爱十堰
查看: 2191|回复: 10

[散文] 贱内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3 15: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贱内,是我血气方刚时处的第九任对象后,才勉强纳入正室的。一,源于来自父亲发号施令的高压胁迫,二,不好意思再玩弄猴子扳包谷的把戏,落下让人不齿的笑柄。
        
       婚前,没有现代小鲜肉们那种浪漫风情,也没有过海枯石烂的许诺,更不说风云激荡扯皮条那般的缠缠绵绵了。婚后十天,我告别爹娘留下贱内,挤上通往县城那辆承载着大千世界,少凳子缺椅的敞篷破客车,在尘土飞扬的弥漫中离乡背井。整整四年,丝毫没擦出任何火花。
      
       记得 婚后第二年,留守在家的母亲右胳膊患上化脓性关节炎,日夜疼痛不止哭泣不息,由于当时信息传递还相对落后,我并不知情。独当一面的贱内,先是东奔西走领着母亲在 十里八乡寻医问诊,甚至发动她的娘家人帮忙找单方挖草药。她除了帮母亲穿、脱衣服,做饭、喂饭、熬药、解手、洗脸、梳头是每天的必修课外,还得协助父亲挑水、喂猪,打理祖宗们刀耕火种过的黄土地。当然,这是后来,我从母亲和邻居们的口中得知的。限于乡村医疗水平的滞后,大半个月下来,母亲的胳膊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涛声依旧。

        贱内征求了父亲的意见,牵着母亲,一路舟车劳顿来到了我所混迹的城市,言说,要到我打工的医院给母亲治病。有意思的是,贱内挎着大包搀扶佝偻着脊背的母亲,沿路打听走向我的住处时,我摇首弄姿正咔哧咔哧脚蹬自行车,按响尖利刺耳的铃铛从她们身旁飞驰而过竟浑然不知。许久到“家,”当看到母亲那种痛苦万状的难堪表情时 ,我的心不禁为母亲而隐隐作痛起来。母亲痊愈回家前,我拿出一个月的工钱,为我的母亲,以及贱内的娘家母亲在裁缝店精挑细选,各做了一件同等质量,同种款式,统一颜料,属于中国传统妇女们最为熟悉的那种大襟布衫,算是对贱内,或者说是对岳母的报答。

        婚后第三年,贱内仍然没有怀孕的讯息,受传统观念熏染,沽名钓誉,做梦都想抱孙子的父亲再也坐不住了。趁着我过年回家的机会,向我发出'善"意的信号,说,儿子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趁年轻有为,赶紧休了再找,以免断后事大哟。之后,父亲又当着贱内和我的面,含沙射影也表明了他的立场。我万分感激和钦佩我的父亲,却只是小心翼翼飘渺过他几眼后,始终啥话没说。

         其实,我当时有和父亲赌气的浪子野心;你不是喜欢越俎代庖逼婚吗?那我就跟瓦罐煎药一样,慢慢煎熬你,让你老人家见识下绝后的滋味。反打正着没有抛弃贱内,这倒成了贱内一生对我念念不忘,温、良、恭、俭、让的确凿理由。她说;“这人靠谱,忠于婚姻。”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城郊购置了百余平米的三室两厅,一家三代五口,小日子倒也相安无事。某个盛夏的傍晚,年事已高的母亲因下楼不慎摔倒无法站立。母亲呻吟不止的惨状,针扎一样戳向我的心头。后拍X光片确认为盆骨骨折。为母亲接诊的大夫是我的邻居,他是赫赫有名的中医世家,也是祖传接骨斗榫的行家。为降低费用支出,收到事半功倍的良效,除了消炎和用桐油、麦麸、苎麻根等混合固定在患处热敷外,另开了几味中药煎服。前提是必须有和年龄相等数量的活土鳖、活蜘蛛捣碎做配方药引。在城区,想找到这两样不花钱的良药并不是件易事。贱内煞费苦心得能人指点,连续两天利用午后时间,冒着七月流火,跑到距家两里外的陈罗村4、5组住着土坯瓦屋的农户家拜年似的,在低矮阴暗潮湿的厨房案板、灶台仡佬角落,及养有牲口的猪圈牛栏地毯式“淘宝。”那阵子,贱内除了打理生意,还得配合我服侍母亲的吃喝拉撒睡。就这,她还不忘忙里偷闲,在家烧香拜佛,祈祷神灵大慈大悲保佑母亲早些康复。按大夫的预期,伤筋动骨一百天,出乎预料的是,母亲躺了不到三个月,就能下地甩开拐棍行走自如。

        我呈现给贱内的永远是一副严肃认真不拘言笑冷漠淡泊的态度,或是说多少沿袭了些父亲身上一种专制独裁的大男子主义行为,同时也隐匿有故意的成分。我们的关系是在不温不火,低调平淡,寡而无味的状态下日复一日的。所幸,有我母亲和孩子,成了我们家庭旋律的调和剂。

        贱内抠门是出了名的,餐馆购买食材,同样东西只认价钱,哪怕便宜5分钱,就绝不多出一分钱。她曾用好几年时间留了一条乌黑油亮的大辫子,被头发贩子一眼看中,开价450块,贱内坚决要500,为此,头发贩子围着她前后撵了两天,最后,贩子一咬牙500成交,才剪走了辫子。我沉着脸说;这是你与生俱来的额外收入,拿去买件衣服穿吧,不够,我再添!最终,她啥都没舍得买,悉数把钱充“公”,用做了孩子在校打伤同学的医院检查费。

        我曾诚心说过,其实,我们常年做生意,你每天完全可以背水一战,从固定收入里抠出30、50块是小事一桩,当做私房钱攥起来。一年两年三年五载,聚沙成塔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未雨绸缪有备无患。贱内以为我试探她,警惕的出口一句;呵,哄谁?肉烂了在锅里,大河有水小河满呢!经多方论证考察,贱内是个很廉洁自律的标准主妇。有时廉洁的直冒傻气!

        我们虎视眈眈爆发过一场凶猛的内战。那是N年前有次贱内外出送餐,我让顺便带包烟。她买的是5块一包的红金龙,“我抽的是XXX10块的烟不知道?”我从牙缝里使劲挤出了一句。“不都是冒股烟嘛,有啥区别?”趁贱内回敬之际,怒不可遏的我一挥手直接把烟扔到了门外路上。因当时还有客人就餐,顾及影响,彼此憋足一口气相视无语。等左右邻舍相继打烊回家,我们各自心中的无名怒火就像火山一样喷薄而出。从恶毒的齿枪舌战到肢体冲突,直至把战火推向你死我活刀光剑影的对决巅峰。后来是两个店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平息战乱。

         此后,我们分床各眠,表示井水不犯河水,开启了一场马拉松式的长途冷战。为遮人耳目正常经营,面对客人各自装逼。我按菜单出菜,她点菜收钱,再按菜单所需一趟趟跑向市场采购,然后·······无话可说。冷战持续了整整一个半月,是贱内率先抹开脸皮示弱妥协,我知道,这是一种较高的境界。原本,彻头彻尾的责任在我。


       终于放下生意,一身轻松了下来,我把学车的事正式提上了日程。因年龄偏大,记性悟性混沌,加上没有一点机动车驾驶基础,致使科二挂科,科三一挂再挂,我信邪,坚称叫邪门。按规定挂科后,务必在十天以后重新约考,也就是说,连挂两次,至少又得耐心等待漫长的一个月时间,补考得交钱,练考车得交钱,还得和严苛酷毙的教练过招,没受过委屈的人很容易自暴自弃。科三又莫名其妙挂在了不是问题的小儿科上后,我彻底心灰意冷,感觉学驾根本就和我无缘。教练拉长黑炭一样的大长脸,好一番调侃,说,等着回家跪搓衣板吧。其实,如今这种魔鬼般的驾考,所有学员有种同感,考试时汗毛倒立神经过敏高度紧张,尤其是,越挂越怕越紧张。中午回家后,我沮丧到了冰点,如一滩烂泥瘫坐在沙发上。贱内倒好,挂掉打给我的“慰问”电话,直接买回脆皮烤鸭一只,顺风半斤,扬言要为我压惊驱邪。她说;“挂了去求,大不了再花时间再交钱再考,怕求!年轻人都有挂的,何况你?”贱内话粗理端,干脆利索。


        因为久拖未决的遗留问题,我被贱内挟持到医院,又动了一次真刀。从医院到家,步行绕道约需20分钟,从早到晚多数情况下,贱内明明怀揣公交卡,她偏要带上三岁不到的孙女跑路。我问;“你傻呀?”“嗨,颠腿跑跑,身体锻炼了,还省出了孙女的雪糕钱,划算。”由于儿女们都是来去匆匆,整整十天,一天三趟几个回合,贱内风雨无阻送饭、擦澡、洗头、倒茶、倒尿袋事无巨细侍奉榻前。出院回家,谨听医嘱,需要静养。扶进门,贱内向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快去躺下,油瓶倒了你都别管,啥事有我!


       《半世夫妻三生情》这篇文章我不止一次读过。说的是70高龄著名的经济学家张宏驰,在夫人过世后,竟从天津乡下领回来一个行将就木已是古稀残年的文盲老太太——王秀珠,让她成为继室,还要将千万财产分给她一大半。这让张宏驰两个儿子大为不满和不解,经过层层抽丝剥茧,原是张宏驰学业有成人生发生变化后,抛弃了前妻王秀珠。而文革期间,张宏驰的人生跌宕起伏如瀑布溅落。在累及家人,生活拮据穷困潦倒的岁月里,又是王秀珠和她的再婚丈夫穷其半生倾其所有默默付出,支撑着张宏驰一家老小走出了困境。她把一个女人一生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他,她的一生贯穿了他的整个生命、、、、、、


       我与贱内也算是半世夫妻了。一直以来,自我表现的都是高傲、冷漠与不屑,虽然不及张宏驰、王秀珠他(她)们的感天动地,而贱内同样有着王秀珠身上那股子勤劳、朴实、善良、隐忍的倔劲。使得人到中年的我,徒然感受到了那种空前浓厚的相濡以沫!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3 16: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4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3 17: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写得好感人。这个世上,有人真心实意对你好,对你的亲人好,就应该好好的对她。祝福你们!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5 09:2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7-10-9 10:56:25 来自wap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9 11: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岁月沧桑,文笔老道。向国章同志问好。

点评

惭愧,问好段老师,该向您学习才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10-10 19:29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9 20: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嫂子是个勤劳、贤惠、会持家的人,祝福你们幸福美满、平安吉祥!

点评

共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10-10 19:30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7-10-10 19: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7-10-10 19: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0-11 17: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