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702|回复: 0

[小说] 渔家晚宴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1-27 14: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渔家晚宴


  看到目标出现但却不能动手,这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情。尤其这还是个重大案件的嫌疑人。用煮熟的鸭子飞了这句话来形容陈猛都觉得不够贴切,切肤之痛才算准确。
  但他不敢贸然动手。在这个北方陌生的城市里,来自内地的警察陈猛第一次感到了无助。
  半个月前,他们追着线索来到了这里。找到嫌疑人秦雄后,陈猛想着很快都能将其缉拿归案,但一接触,他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当地的警方热情接待了他们。管吃管喝,但轮到说正事的时候,不见了人影。在一个早晨,陈猛堵在了刑侦队长的办公室门前。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个说法,否则我坐到你办公室。
  队长满脸笑容地把陈猛拉进了办公室,沏水,递烟。
  兄弟们都不在。要么出差了,要么下去抓人了,我这也是难为无米之炊。
  碰了一鼻子灰,陈猛返回的路上觉得路边的垃圾楼都在笑话他。他抬起一脚,把一个空瓶子踢了出去。咣——,声音传得老远。
  这一脚却让陈猛有了意外的收获。回过头,看到身后有两个头皮锃亮,戴着大金链子的男子紧张地看着他。
  有人跟踪。陈猛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在内地有谁敢跟踪警察。
  返回到宾馆后,他拿着望远镜仔细看了看,凭着多年的职业警觉,他发现至少有三个尾巴。背上一阵一阵地发凉。
  秦雄手下豢养着一批小弟,出入从不落单,两个身高马大的保镖一直在他左右。这个曾经当过警察的大毒枭熟知公安机关的办案流程,反侦查意识不是一般地厉害。有两次,陈猛他们驾车跟踪秦雄,明明看到他上了车,但到了目的地后却发现车上的人并不是他。至于在车流中被甩,那是经常的事。
  相较于这些暗潮汹涌,一些明面上的势力也让陈猛他们感到了巨大的阻力。自他们抵达这个城市与当地公安机关接洽后,每天都有人来看望他们,以接风、慰问为名,把他们拉出去吃大餐,逛风景。一开始,陈猛觉得大概是当地人热情,但两三次之后,他听出了味道。这些人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个信息,放秦雄一马。
  自此,陈猛和兄弟们都交待,闭门谢客。但是,客谢下来了,工作陷入了僵局。
  这样不是办法,陈猛决定主动出击。面对又一拨儿的“慰问专班”,他应承了下来,但有一个条件,要刑侦大队长洪贵也参加。
  秋风劲辣,渔家晚宴。所有的海鲜都是渔民现捞上来做的,在盘子里甚至还能看到它们蠕动的身影,还有海洋的体味。洪贵从甲板上拿过两只洗干净的海胆,抄起旁边一把剪刀撬开布满芒刺的软壳,然后用羹匙从里面挖出一块黄黄色的东西,丢在旁边配好了柠檬和盐的冰水中,整个动作干净利落,这看似复杂的程序在洪贵手中眨眼间便完成了。他一边用纸巾擦着手,一边给陈猛说。
  你要是敢把这个生海胆吃了,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
  吃饭又不是刀山火海,你等着。陈猛一撸袖子,一桌人哈哈大笑。
  话音才落,洪贵便将冰水里的海胆捞起,倒入另一个装有芥末和酱油的碗中,递到了陈猛面前。
  就这样吃?
  就这样吃!
  接过碗,陈猛分明看到海胆在碗里蠕动着。一桌人的目光都瞅着他,江贵站在他身边,脸上表情让陈猛看不出来究竟的挑衅还是嘲笑。从小看到软件动物就怕,别说吃了。陈猛的内心里挣扎着,脸上尽量装着平静。
  咬咬牙,陈猛把眼睛闭上,端起碗一仰脖子,连汤带汁全进了肚里。
  这是一种怎样的味道,他差点没把胃里的东西都呛出来。芥末呛得他满脸泪水,对海胆并没有感觉,就是觉得它在胃里来回翻滚。
  谁让把芥末都喝了?哈哈哈哈。来来来,喝酒。洪贵拉过陈猛。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当晚,陈猛烂醉如泥,把洪贵搞定了。并不是洪贵喝不过他,而是他看出了陈猛的真情,便把他拦下了。
  洪贵顶着风头,悄悄地和陈猛配合。在一个大雨如注的夜晚,潜入到秦雄的家中,将其秘密抓获。
  你们不要再开车了,坐火车吧。将他们送出城后,洪贵对陈猛说。
  一直把他们送到火车上,洪贵才离开。窗外,他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陈猛也使劲挥了挥手,他知道洪贵能够看到。
  列车上,陈猛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军用大衣和棉帽,把秦雄和自己都裹得严严实实,北方的冬天来得早,这样的打扮并不意外,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车辆晃动,连日高度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后,陈猛有了困意,昏昏欲睡。
  感到秦雄身子动了一下,陈猛警觉地扭过头,看到他正把头朝自己这个方向偏。但手铐和脚镣的束缚,还有大衣的缠裹让他动弹起来很困难。陈猛看着他,只见他嘴唇一张一阖,似是有话要说,便把耳朵凑了过去。
  200万。
  什么200万?
  现在放了我,电话借我用用,立即给你送200万过来。秦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陈猛。
  陈猛扭回了头,目光抛向了窗外。多么诱人的一个数字,一名警察风里来雨里去,出生入死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也没有机会看到这么多钱。现在机会就在面前,心里怎么就没有一点涟漪呢?而且他还觉得受了莫大的侮辱和委屈呢?看着窗外飞倒的树木、房屋,半年来为了破案所经历的艰辛、煎熬和危险,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播放,历历在目。想到这一切,陈猛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对于一个警察崇高的使命来说,任何金钱都是微不足道的。找到了心如止水的源头,陈猛回过头来狠狠地在秦雄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中途转车的时候,他们在车站旁边找到了一家小旅馆。实在太困了,陈猛检查了一下秦雄的手铐、脚镣后,又拿出一副手铐把自己和他铐在了一起。
  当列车踏入湖北境内,陈猛的心真正放下来了。他脱去了厚厚的大衣,找到了列车长,亮明身份后把秦雄带进了一个软包里。他把自己狠狠地摔到了床上,想睡个天昏地暗。身下,车轮欢愉,叮当作响。
  列车还没停稳,陈猛已看到站台上公安局领导和大队班子排着整齐的列队,静候着他们。
  把秦雄交到大殿手中时,陈猛拍了拍手下一个兄弟的脑袋。
  我吃了顿豪华宴。
  什么豪华宴?一脸的懵懂,扭回头来找陈猛。
  阳光夺目。站在队列前面,陈猛一个标准的军礼,一双双温暖的大手伸过来时,从他们指缝里钻出的光线刺中了他的眼睛。
  泪如雨下。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