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331|回复: 4

[公告] 十堰周刊2017年47期文学(黄权林/山中宰相)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1-29 09: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小鬼,这不是情诗(外三首)
■黄权林

四月的坟边,开着新鲜的花
当某个人路过,她不再在意这里埋着的
曾经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时间会为我们预留一扇通往陌生的门
而生活的教科书向我们坦白的一切
它将继续以老先生的形象向人们坦白
因为内心的请求所编织的人生
不过是夏天舔完牛奶霜雪后的脆皮甜筒
多年之后呀,我们都披着一个破旧的皮肉身体
只有时间唇舌上的爱还是新鲜的——
你经过的时候,我会悄悄为自己落下第二瓣花瓣
那时作为一个小鬼,请原谅人生所有的请求
当然,也包含此时你内心的那一个

◎一直想写一本关于神的小说

一直想写一本关于神的小说
我要写,她会带着母体的神性爱我们
向我们归还错过的时间
并重新孕育错位的世界,翻转的价值观
她还会向我归还美好的事物
春天的骨朵、夏日的霞光
秋天的红叶、冬日的初雪
我一直想写,她如何细致的爱我们
给我们青春时永恒主义的爱情
也给我们埋下深刻回忆的皱纹
给我们人的关系之欢乐与困惑
也给我们空茫世界的孤独
她是爱我们的,我喜欢这样的书写语气
她是爱我们的,她没有太多的故事
她竖起了仁爱的手指,但也会在我们调皮的时候
向我们左右晃动一下,表示否认
某日,忧伤绕过人群,要锈蚀我所有时间的铜
她对我晃动一下,以此作为小说悲伤的结尾
这是我计划让所有人不曾料到的

◎命运不能被消解

记起刚刚离校的那一年仲夏夜
出租房中的电风扇在喘息
而夏日的郁热不能被消解
象你生命里莫展的一部分
譬如矛盾地不忘计算一夜的耗电量
譬如你在想我们花多少金钱
才能吹走一夜甚至一生的闷热
这种缠结的事物与生存关系
显然是属于我们人生最初的命题
于是我们就有了足够的理由腾出睡眠的时间
陷入思考,消费掉好吃蛋白质的脑细胞
即使这捉襟见肘的生活让你忘了多久没有吃过肉
……然后你提议,喜欢裸睡的
现在可以放心地脱掉睡衣、内衣
因为你将拔掉电源,你发现为命运创造凉意
这花费,多么不值

◎我想向洼地深处走去

我一直想向某个洼地深处走去
那里杂草丛生,水坑隐藏得很好
我就是想这么走进去
但我还是希望长出一双丹顶鹤的双脚
村里的哑巴,逮住过一只
我记得那艺术般的构造与造物美学
我希望能从预想开始
就增加了走进去的可能性
我要走往深处
我要一次性满足我的记忆与好奇的心理
我知道,我会遇到什么的
就像我们的人生,我们必然会走进一个洼地
有时我们会陷于某处
像陷入融掉奶油中的苍蝇
你说,我们内心也曾长着翅膀的
是否那一双翅膀早已失去远方的功能
而在人生某处的洼地,你是我多年后
还在努力拔出的一声脚步声


==========================================================

老梁的声音在抽搐,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到后来眼泪也在抽搐,它们沿着崎岖不平的路滴进了碗里。碗里没有面条,只剩下半碗汤,老梁把头扎进碗里,一扬头,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人间蒸发
■鳄鱼的眼泪


师傅即将退休。岳群被他叫进了办公室。

坐吧。师傅有点落寞,指了指沙发。旁边,一杯绿莹莹的茶水正热烟劲舞。

师傅,你这也属功成名就了,辛苦了大半辈子,可好好休息休息。岳群以为师傅为退休的事伤感,便想着安慰他。

这个我看得开,只是干了一辈子刑侦,却有一个遗憾,看来只能靠你才能解决了。师傅眉头紧锁。

22年前我办过一个杀人案,嫌疑人陈天奎作案之后逃跑了。我们当时也花了大力气追,但那时候各种技术手段还很落后,只能靠一张嘴和一双脚,连个手机都没有,案情被耽误了。后来,为了抓到他,每年过年都要去他们家蹲守,但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的影子。问周边邻居,也都说他就没回来过,家属说估计是死在了外面。这么多年了,我从来就没有放下过这个案子,但我这辈子怕是有遗憾了,你一定要想办法帮师傅完成这个心愿,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师傅所说的陈天奎杀人案岳群知道,这两年每次有专项追逃行动时都会对这个人进行搜索。尤其是前两年的破案会战和每年年底的追逃,他都曾经带人去过陈天奎的老家进行走访,调查,但结果和师傅说的一样,这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自从当年发生那件事后,陈天奎的父亲由于气愤、抑郁,加上担惊受怕,便撒手归西了。母亲带着陈天奎两个年幼的弟弟改嫁了。岳群他们也曾找过陈天奎的母亲和两个弟弟,但他们都说从未见过,两个弟弟还说早已忘记了大哥的模样。

走出师傅的办公室,天已经暗了下来。岳群决定去城西头吃碗拉面。

一排小吃店,岳群直接来到了最东头的老梁拉面馆,他是这里的熟客。店老板姓梁,不但面拉得均匀、滑溜,而且炸酱调得很有特色,油而不腻、辣而不呛,咸而不朐,一口下去,每一个毛孔都舒服,通体舒泰。

岳群经常来这里吃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老梁夫妇特别善良。他们有一个脑瘫的儿子,说话吐字不清,走路还要靠拐杖,更要命的是智力好像还有点问题。岳群看他都快20岁了,但每次老梁夫妇和他说话时,都是以哄五六岁小孩的语气逗他。客人少的时候,老梁会搬一个小矮凳坐在儿子身旁,一口一口地哄着他吃饭。

孩儿,嘴巴张大。喔,对对对,再大点,吃进去了,真好。老梁操一口地道的河南口音。收拾碗筷的老梁媳妇秋丽不时回过头来看着他们父子,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每次吃完饭,岳群都喜欢坐在一边等客人都走完了,然后看着他们一家这温馨的场面。有时候他都在想,老天真是不公平,这么好的一家,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儿子。时间长了,岳群忍不住就劝老梁。

你们怎么不想着再生一个呢?这也符合政策。

唉,没想过那事。就这样也怪好的,你看我儿子无忧无虑地,我们就这样伺候他,等将来我们老了,就把他送到福利院。老梁说这话时,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岳群的心里更加感动。

看到岳群进了店,正在忙碌的老梁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老梁是个瘸子,据他自己说是年轻时下煤窑被砸的。所以,他揉面的动作就和别的师傅不一样,别人是两只手轮流使劲捶面,而老梁只能一只手用劲,另一只手因为下肢的不平衡只能做辅助工作。他的身躯在面板前左右摇晃,像一只苍劲的钟在摆动。光影里,面粉飞舞,那一大坨面团挣扎着,碰撞着,被老梁的大手扯成面块,再扯成面片,又扯成面条,最后,成更细的面条。这里,在发生着一场战争。

好了。秋丽把面端到岳群面前时,他还沉浸在老梁艺术般的工艺之中。

想啥咧,吃饭了。秋丽笑着打趣他。

岳群决定再去一趟陈天奎他母亲的住处,这一次他下了狠心,不查出个结果不收兵。一方面是为了师傅的心愿,还有一个原因,上级公安机关给下了追逃任务,今年必须要把陈天奎追回来,不然年底考核完不成任务。局长给岳群下了死命令。

在秦岭深处的山旮旯里,两座小楼格外醒目,这里就是陈天奎母亲改嫁后的地方,两座楼房分别是他两个弟弟的。远远地,岳群看到房门前对联的颜色,心里就叫了一声,不好。和他并排而行的大殿看到他的脸色突然沉下来了,以为他哪儿不舒服,就连忙问他怎么了。

陈天奎的母亲可能去世了。

两座楼房铜锁紧咬,大门上都贴着暗绿色的对联。上联,巧手持家今已逝;下联,花容耀眼化为仙。横批,仙驾西方。跟邻居一打听,原来老太太去年冬天去逝了,她的两个儿子也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并没有人。

岳群垂头丧气。

这才刚出师,线索都没了。走吧,去找找村书记,先了解下情况。

几人失落地走在乡间小道上,却被后面一阵猛烈的喇叭声和锣鼓声给吓了一跳。道路太窄,岳群他们只好跳到旁边地里来避让。

一辆CRV打头,后备箱的盖子被掀起,从里面伸出一个摄像机,对着后面的一排迎亲车辆进行拍摄,当然还有两边的树木,道路,还有旁边形态各异的人。包括岳群他们站在地里狼狈的样子也被照了下来。几天后,新郎、新娘还有他们的家人在观看时,肯定会嘲笑这几个陌生人的表情。没见过这么多车?没见过这么好的车?
大殿面有愠色。转过了身子,背对着车队。岳群望着那个CRV若有所思。

农村里结婚也这么大阵势,都是请的车队。村支书家里,岳群聊起了闲话。大殿在一旁急得直搓手。

现在农村并不比城里差,车队、摄像、戏台、乐器队,还有专业做饭的厨师。只要有钱,啥都不用操心,全部都安排得妥妥帖帖。村支书自豪地说。

是光结婚还是所有的红白喜事都是?

所有红白喜事都是。现在还流行小孩过12岁,都是跟结婚一样……

对了,那个陈大奎兄弟两个在哪儿打工?我们想见下他们。岳群突然话锋一转。

倒是不远,都在县城里,一个电话下午都能回来。

大殿和兄弟们都不知道岳群葫芦里卖的是啥药,只是茫然地跟着他。

半下午,大奎和二奎都回到了家里,看到岳群他们,态度不冷不热。估计只是碍于村支书的面子,才把他们让进了家里。

大奎,把你母亲上山时的那碟子拿出来,岳队长他们想看看。村支书说。

磨蹭了一会儿,大奎从卧室里拿出一张碟片交到了村支书手里。岳群也不客气,直接进了大奎家中,把碟片插进了DVD中,在电视上播了出来。哀乐声声,大奎兄弟和村支书他们觉得很压抑,都坐到了院里。

从头看到尾,岳群在带着重孝的后代中,只看到了大奎和二奎,并没有看到其他男子。并且在孝子中,也没有看到有疑似和大奎他们长得相像的人。岳群没有放弃,便倒回来一帧一帧地回放。突然,画面中出现了一名身披重孝的女子。因为重孝的孝衣和其他普通的孝子不同,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怎么会有一名女子,难道是大奎的姐姐?没听说他们家有姑娘啊。一边看,岳群一边揣测。

随着画面的播放,再仔细端看,岳群大吃一惊。

这个女子竟然是秋丽!

反复看了三遍之后,他关掉了电视,若无其事地走出了房门。又问了问大奎兄弟俩一些事情之后,便礼貌地告辞了。

秋雨潇潇,路灯暗黄。岳群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缓缓地走进了老梁拉面馆。下雨天,店里没客。老梁正在哄儿子吃饭,秋丽坐在一旁择菜。看到他,秋丽先站起来了,然后老梁也准备放下碗去做饭,岳群示意他们不用起来。

今天来不吃饭,就是来聊聊。岳群一边说一边坐在了老梁对面。

坐下的时候,岳群口袋里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当声。老梁循声望去,有个锃亮的铁环东西从口袋里伸出半个身子,冷凝的光芒刺得他眼睛生痛。他缓缓地端起了碗,继续哄着儿子吃饭。秋丽边择菜边和岳群聊着,但她发现今天他有些心不在焉。

来,张口,好好吃,长高高……老梁的声音在抽搐,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到后来眼泪也在抽搐,它们沿着崎岖不平的路滴进了碗里。碗里没有面条,只剩下半碗汤,老梁把头扎进碗里,一扬头,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我想去看看我母亲,22年了从没有见过她。老梁一跛一跛地坐上了车,眼睛看着岳群。

我带你去,怕你找不到路。岳群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在心里纠正着自己的观点。

其实,老天对谁都是公平的。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1-29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7-11-29 16: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1-29 17: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2-4 23: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四月的坟边,开着新鲜的花
当某个人路过,她不再在意这里埋着的
曾经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时间会为我们预留一扇通往陌生的门
而生活的教科书向我们坦白的一切
它将继续以老先生的形象向人们坦白
因为内心的请求所编织的人生
不过是夏天舔完牛奶霜雪后的脆皮甜筒
多年之后呀,我们都披着一个破旧的皮肉身体
只有时间唇舌上的爱还是新鲜的——
你经过的时候,我会悄悄为自己落下第二瓣花瓣
那时作为一个小鬼,请原谅人生所有的请求
当然,也包含此时你内心的那一个”

以上这首诗让我想起拜伦一首著名的诗,主要意境非常相似。。。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