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6719|回复: 0

[中医] 中西医之辩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2-19 14: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中西医之辩
贾斯炜
一法界导师七十大寿,众后生前往庆贺,与我同席的有两个律师界中老年人士,稍微年青一点的是在美国修西医回国从事律师的,一个稍微年长一点的是修中医后改行做事律师的。
因为这两个人在我们这一席上都是重量级的,大家好像是非常自然地谈到了中西方文化方面的问题,又很快具体到了中西医的问题。
俩律师一个说中医好,一个说西医好。
西医的律师显然占了上峰,且穷追不舍,说:“首先,中医完全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其次,中医完全建立在伪科学的基础上;再次,中医的理论基础没有道德底线。”
论证过程最经典的说法主要有三件事情:
第一,一些甚至是牲畜都不吃的花草腐虫之类的东西都拿来给人治病。
第二,治疗过程连仪器都不用,给人家摸一下就脉就确定病因、病情的。
第三,也是最典型的也是证明中医没有道德底线的欺骗性,煎完了的药渣子,倒到十字路口,让行踩着后把病让人家带走。
而西医是上帝赐给他的孩子们的真正的礼物。
……总之是大有立即消灭掉中医让西医独统人类的气势。
见其越说越激扬,我道:“您在美国读医学博士,没有毕业就在中国取得了律师资格,有人说您是那些年大行捐资格时取得的,因为您取得律师资格前一天中国法律都没有学过……”
“都是些放他妈的屁的话,老子的律师资格是硬考试来的,一分钱都没有出。……”
“西方医学那么好,还是上帝赐与人类的礼物,多么高尚呀!您又是西医学博士,怎么就不从医了,来中国当律师,要是来中国从事西医,迄不是把上帝的恩赐带给中国人民……”
这西医律师沉默了下来,……
我说:“我刚才那么说您,绝对没有攻击西方医学和您本人的意思。人虽万类,性同一理,生时殊途,死时同归,中华和西方人种色彩有异,然饥而食、夜而眠、病而医,同享天覆地载、日月普照、雨露甘霖,可谓同具一心。其实中华文明也好,西方文明也好,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没有优劣之分。西医优于中医的部分主要在特殊事件的应急处理上,中医优于西医的部分主要在辩证施治,表本归一。就像哲学上的形而上学还是辩证主义都是不能相互取代的,都对现实具体的指导作用,少了哪一个流派都不行。您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辩证主义也仅仅是中国解放后的哲学观点,不被现代文明所认可。”
“西方哲学创始人是谁?”
“这个……”
“是不是古希腊阿那克西曼德?”
“好像是的。不过……”
“其实就是的,西方最早的哲学派别是古希腊的伊奥尼亚学派,它已经具有关于对立统一的思想。这个学派的创始人之一,阿那克西曼德曾经以非常朴素的形式提出了,在统一的物质基础内部存在着对立面的问题。他说自然界统一的物质本原是‘不固定者’,从‘不固定者’本身分出冷和热,干和湿。您说说冷和热,干和湿是不是对立的?”
“单纯从词语上看好像是的。”
“阿那克西晏德进一步认为冷和热,干和湿唯有到达平衡时万物才可能稳定,否则就会出问题。这和中国的阴阳论,也是一致的。中医正是根据阴阳平衡理论,采取药物的,物理的、化学的,甚至是心理的等方法进行调理,使失衡的各方达到平衡,身体各部位平衡了病就好了。”
“就算理论跟西医一样,也不能说他是正确的?把病让别人带动,既不科学,也不善意。……”
“您的这一说法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您把科学绝对化了;再者,您错误地认识了中医要求将药渣倒在十字路口的原因。”
“这我到想听听您的高见。”
“那您可是要赖心地听我慢慢说才行。”
“好!我就洗耳恭听一次贾大教授的高见吧!”
“不敢!不敢!科学也有绝对和相对之分,比方人不吃不喝不得活,这就是绝对的科学。然而,有胃病的人,特别是胃病特别严重的人,不能吃红薯就是相对科学。”
“这相对科学是怎么个说法
“我有严重的胃病,今天和同伴们误入了一‘绝境’,同伴们带的有红薯,如果我不吃必定要饿死,您说吃还是不吃?这就是相对科学。中国人叫做两形相害择其轻,因为生命之于胃病谁重谁轻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你这假设的特殊情况不能代表普遍。有点近似于诡辩了。……”
“食品中有了非食用性东西属于什么?”
“肯定是污染了啥!”
“对,我们往往就是在利用这种污染来为我们服务。我们在盐中加碘是治疗和防止甲状腺肿和克汀病,为解决广泛存在的碘缺乏问题,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全民食盐加碘。……”
“这与食品污染有什么联系?”
“西方人要求纯洁,西方人的规则和人权意识又特别强,食物不得含有非食物,在他们没有发现粗脖子往往是缺乏碘之前,如果发现食用盐里面含有碘,那还了得。不把您毙了,也要把您关了。这点您认同不?
“这点我倒是认可的。西方人的规则意识确实特别强,不像我们中国人。……”
“这就对了,污染也可能造福人类。这就像西方人生产化肥来轻微污染土地,达到增产的原理是一样的。”
“你好像说的不是中西医方面的事情。”
“好!那我们就回过来再直接说说中西医吧!用种牛痘的方法防止天花是谁发明的?”
“英国乡村医生琴纳在人痘接种的基础上发明了牛痘接种
“您说的对,但是琴纳发明牛痘接种术之前是个什么状况不?”
“得了天花就只能是等死。”
“您所说的人痘接种又是怎么回事?”
“通过人为传染,将这个人的病毒转移到那个人身上?”
“人痘接种又是谁发明的?”
“琴纳呀!”
“琴纳是通过思考人痘接种,发明牛痘疫苗的人,可不是发明人痘接种的人。也就是说,那时没有学习到中医的西方国家有人得了天花就只能等死。”
“啥意思?”
“晋代时,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已有记载:‘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戴白浆,随决随生’,‘剧者多死’。这就是关于天花流行的最早记载。天花记载的是起自东汉光武帝建武年间。  
“公元九世纪时欧洲天花流行甚为猖獗,在日耳曼军队入侵法国时,兵士感染者一律处死。
“而中国清代医学家朱纯嘏在《痘疹定论》中记载,宋真宗时期,四川峨眉山有一医者能种痘,为宰相王旦之子王素种痘获得成功。后来王素活了六十七岁。
“到了明代就在范围推行了人痘接种术。到了乾隆时期,医家张琰在《种痘新书》记载:‘余祖承聂久吾先生之教,种痘箕裘,已经数代’。‘种痘者八九千人,其莫救者二三十耳’。
“这些记载说明,自十六世纪时,我国已经广乏使用了人痘接种术。”  
“那中国当时是怎么接种的?”
“医家张璐在《医通》说:用棉花醮取痘疮浆液塞入接种儿童鼻孔中,或将痘痂研细,用银管吹入儿鼻内;或将患痘儿的内衣脱下,着于健康儿身上,使之感染使之产生抗体来预防天花。
“张什么写的东西是正史吗?”
当然是的,但不是历史专著,是医疗专著,但里面很多内容就是后来说的医疗史。
“你见到官方人痘接种是中医搞的吗?”
“当然见过。康熙在《庭训格言》说:‘训曰:国初人多畏出痘,至朕得种痘方,诸子女及尔等子女,皆以种痘得无恙。今边外四十九旗及喀尔喀诸藩,俱命种痘;凡所种皆得善愈。尝记初种时,年老人尚以为怪,联坚意为之,遂全此千万人之生者,岂偶然耶?’
“还有俞正燮《癸巳存稿》载:‘康熙时,俄罗斯遣人至中国学痘医’。这是最早派留学生来中国学习种人痘的国家。种痘法后经俄国又传至土耳其和北欧。十六世纪初,英国驻土耳其公使蒙塔古夫人在君士坦丁堡学得种痘法,三年后又为自己6岁的女儿在英国种了人痘。随后欧洲各国和印度也试行接种人痘。十八世纪初,突尼斯也推行这种法。乾隆十七年《医宗金鉴》传到日本,种痘法在日本全面铺开,其后又传到朝鲜。到了十八世纪中叶,中国所发明的人痘接种术已传遍欧亚各国。后来英国人琴纳对中国人痘接种法进行改良,试种牛痘成功,这才逐渐取代了人痘接种法。
“为此,法国启蒙思想家、哲学家伏尔泰在《哲学通讯》中写道:‘我听说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这还不能说明中医发明的人痘接种术对人类的贡献之深远,影响之广大吗?
“况且,人痘接种仅仅是中医对人类贡献的冰山一角。……”
“你说的这些我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可以肯定,中医的这些方法原始、野蛮、不科学。”
“没有这样原始的,野蛮的人痘接种方法,您我可能就没有今天在这里说这一些话的基础了。甚至是统治地球的也许就不是人类了。至于科学不科学我倒要问问您,为什么西方人借用我们的就是科学的,中国人用它来拯救了人类反而就不科学了?那在西医里面说吃药时药丸掉到地上了不能捡起来吃,因为是病掉了就科学了?
“西医并没有这个说法。只是中国人想像而已。”
“对头儿!您说的完全正确。药丸掉到地上后不能捡,因为病跑了,只是中国不懂西医的人想像而已。正如您所说的,中药渣子倒到十字路口让人把病带走,自己病好,他人患病一样。”
“这怎么是一样的?”
“在远古时代,应当是六七千年左右,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发现了一些生物可以解除病痛,并通过长期生产、生活积累了大量的用药知识。但毕竟还不是每个人都懂得药理,过去的人自身免疫力强,用药少,遇到病了找医生困难,把药渣子倒到十字路口就有两个作用:第一,同类病的人可以按照药渣采集药物;第二,可以直接收集回去再次煎煮治疗。
“我父亲的成份是右派,不能享受合作医疗,长咳无钱治疗,我们大队有一个人也是长咳,每次父亲都要求我们晚上偷偷地将那个人倒的药渣子揽回来反复煎熬,直到汤水没有颜色后倒到一起,放到红薯窖里面慢慢喝。那个人的病好了不久,我父亲的病也好了。
“这就是中国人说西医丸子掉了是病走了一样,因为西医讲求卫生,掉了可能就污染了,中国人不知道原理就说是把病掉了一样。现在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证明中医甚至在急救方面也没有西医药能够媲美证据?”
“少给我哗众取宠,哪儿有啥证据?
“请您把您的右手伸到您袄子里面的左内兜里面。”
“搞什么鬼吗
“摸摸那个小药葫芦。”
西医律师拿了出来:“速效救心丸呀!”
“看看是中药还是西药?”
“肯定是西药呀!……”
我提前把国家发布的,速效救心丸的成份资料发在了西医律师的手机短信上后,西医律师没有注意到短信提示,我遂将手机攒在右手,伸到裤子兜里面,按了一下发射,道:“其实我也找球不到速效救心丸到底是中药还是西药,只是逗您玩一下,供大家开个心。……”
此时西医律师手机响了起来,等接听时,我又立即挂掉了电话。
西医律师道:“哪个扳儿惛打球了一下挂掉了。”同时翻动着屏幕,突然盯着屏幕,眉头紧绉琢磨片刻道:“我说老贾,你也太㞞了吧!……”
O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于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斯炜理事:729887056@qq.com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1栋2—603室。

相关联接:http://user.qzone.qq.com/729887056/blog/1513227612。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Responsive image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