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945|回复: 3

[诗歌] 二零一七,有关生存与真理的闲言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7-12-31 15: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踩着2017的尾巴,落套于茫然。是时候与“写”这么一个动作做轻轻的告别,只希望轻到连我自己也没有察觉……回望那么多生活,像遗失的那一次呼吸。


◎九月,我欲忘了身体里的发条


九月,国土的边缘有了初雪的消息
地图的中部,听得见果实在枝条上成熟
我有万亩良田,此刻被上百个村庄的人们收割
而西部的方向,我还有一群打着光棍的贫穷兄弟
在沙漠边缘守望寒冷的月光
这些能活上百年的胡杨兄弟
夜里就被接上蟋蟀与风琴的歌嗓
远方如此在我的内心苍茫——
但九月啊,其实我不想惊动国土上的任何事物
我不想私自地把它们安放在诗中
还擅自为它们接上情感电路,让它们枉顾我憋足的修饰
九月,我欲忘了身体里的发条
只是为了抚慰肠胃的不适,已按时服下药丸两盒
这又是缠人的发条或耽于自由的辩证
而时光依逝啊,生活也讲究节律
至此,写下这首诗应该不至落套于妄然
这许是那么多人还写着的某个甜点般的原因


◎穿过岁月的大街


我就要和你穿过一条漫长的大街
撵着我们向前走的秋风日渐转凉
我想告诉你,脚印后面就是燃烧的时间
但我们的脚印,相隔那么远
仿佛从未挤在一起生活过
那时候,我们从外面带回来一瓶酒
因为爱过我的人,都在恨我
人生总是如此带着腌制的意味
坐在回忆拘留所的台阶前
我们谈过的美好,像纸屑一样撒满街头
到了夜晚月光倾斜,搭在肩头
一部分透过你的手指,筛落在地
但我从未细致的看过你
也没有看过你的大眼睛照亮的世界
但我就要和你穿过一条漫长的大街了
大街上的人们,在时代里激荡
走进镜中的人,再没出来,也不计划出来
大街有一个美好的名字,叫岁月
你的名字让我困倦多年,叫理想


◎到处都是餍足式无聊

他在城市里寻找引擎,它用理想的空气驱动
他在星空中发出寻人启事,那个人化作了流星
到处都是悖论,书籍在图书馆里被设计以最慢的速度燃烧
思想也是。晾在地球上的人,正在氧化
到处都是餍足式无聊,一台手机、一段不着边际的段子、刷屏的新闻
你还会放牧你的欲望的,那只红色山羊的眼神
我看过一次,就无法杀死身体里的草原
现在每一天都是春天,社会关系的雨水浇灌每一个想开花的人
现在每一天都是餍足式无聊,小罂粟花开着也落着
我艰难的保持完整的小私心,例如苟活在人间、悯爱或偶遇上帝



◎在医院的某个心理片段

这么一大间医院,像一颗胶囊藏着人间苦涩的粉末
整整半个月,我从门诊、内科住院部、检验中心来回奔跑
台阶与路障越来越熟悉,例如从内科到门诊穿过血液中心大楼是最近的
蹲在吸烟区抽烟的时候,我在想我多么的无聊呀
竟然在一间医院建立盲人用的心理地图
那段时间父亲就躺在急诊病房的202房1床
他并不知道,外面正经历冷空气,纸屑在马路上自由飞舞
他也不知道,再大的菩萨心肠也不敢服下一颗叫医院的胶囊
这颗胶囊里每一天都有太多的意外与悲伤
一些挣扎着的人,正艰难地在人生的底片上寻找模糊的灵魂
我来到一个垃圾桶旁掐灭烟头,用力的过程
就像掐掉自己每一个戒烟阶段的告解,欲望的罪过应该不可宽恕



◎我们经历那么多生活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们经历那么多生活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知道,整个秋天的碎语也筑不起合理的辩护
我还知道,这一刻我变成一道光怯生生地穿过我们所有的黑夜
也不能调解灵魂的刑场正在发生的某个问题,即使本可以翻阅糖果般的调解
这里:前面抛出的问题是起点,照亮一副生活的骸骨是终点
够了,够了。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经历
我告诉自己要练习坍塌为启明星的视觉,并保持清冷与悲悯


◎给上帝的叩谢辞

我们一起来跪地叩谢上帝
叩谢他在秋天的树木中埋藏了河流
叩谢他于河流中放置了永恒与不可抗拒的力量
叩谢他照看下,进化论中的达尔文、存在于虚无里的萨特
叩谢他给了谁谁谁苦难,也尝试给他欢乐
叩谢他让食物有了香气吧,叩谢他让植物有了可以成衣的纤维
叩谢他让我们有了野蛮的关系,并继续在基因里野蛮
当我站在秋天的野地里,鸟儿叽喳、田鼠休憩、小鸡忙于探索
我们都正计划分享这个秋天的果实
而我过于倾向一种叫风景的事物,让都市在眼前的平原消失
让我们一起来叩谢上帝,暂时我不是一个痛苦的人
关于这点,你可以用“人除了他自己认为的那样以外,什么都不是”来论证



◎有关生存与真理的闲言


终止工作一段时间,未远行
对于儿女也突然想疏于陪伴
空出来的时间,可以拖拽孤独的外衣
直至露出我们虚妄的肉体
期间,读到一个句子——
“上帝是完满存在的,当然还包含他的全善“
花了两天的时间,欲弄懂这句话的真身
处理起人世经验、人群画像与蒙太奇的命运
我已经到了某种年纪了
可以顺手把拧巴在一起的情感方糖与盐块摆来摆去
当然,那更像母亲要求我处理杂乱的书房
书房即将要腾出来,给日渐成长的孩子
似乎真理必须要为未察觉虚妄的生活腾出肉体
我也同样经历这样一个阶段
舔着咸味的嘴唇,坐在昏暗的屋檐下看雨
时代里那个时间点,姐姐蜷缩于厨房
在潮湿稻草坏脾气的烟雾里烧饭
母亲为家里的两头猪,披着雨衣剁芭蕉作为猪菜
至今每一场雨,都越来越像那一场雨的真身


◎十月的秋天,下了下了一场雨


深秋十月,下了下了一场雨
关于诗与远方,世界很大,还有眼前的生活
焦虑与决裂,不再需要任何解释
不如找一个视角切入某个故事——
维修店里的灯光,像谁牵回来的枣红色的马
女人在光线阴暗的后巷,淘洗刚买回来的东北大米与白菜
散落在小沟渠上的几粒大米,格外刺眼
这个日常经验,我一直铭记,让我每次淘米都特别小心
父亲冒雨过来,要修一台八十年代的黑白电视机
你看:店主在一只手电筒的帮助下,要修理一个时代的窗口了
黄昏,维修店门外布下了一张雨幕,骑自行车经过的人们模糊不清
时光与人都太匆匆,这是我们不会轻易落在谁与谁的故事里的原因
烧完饭后,女主人给一身旧衣裳打上又一个新补丁
而下雨天的维修店里,柴火味道像个在回忆的老妪,消散得特别的慢
多年后,那些幸福才与我在时针的颤抖里打了个照面
它在时间与命运那老槐树般的躯体上留有余温


◎来世的方向

这些天,她试着在雾霾的夜晚
用丝巾捂着脸部撑开一盏昏暗的灯
在邢台、保定、北京,或者在更多的城市
某个愈加震撼的实验室数据爬满眼睛的时刻
她试着修行,用灯光深入这个城市
深入一个萤火虫的意象照不亮希望的夜晚
深入到社会蜂窝结构里,倒泻在桌面的诡辩
她默念,会有人找到来世的方向的
——像远方沙漠里刚种下的两棵树
有了我们曾经相爱的愉悦经历
在苍茫里,硬生生的让风沙擦出爱情的火
这是我们来世的方向,月色撩人的苍茫里
我想和你在大西北,就这么静静地说说话
第一次身体婆娑,熟读彼此


◎下午与低处的希望

“下午与低处的希望”,这不是适合摆在一起的词语
如同“苹果与一堆思想的盐分”,它们没有什么维度关系
你知道,我不能这么说说就算的
一如我爱你,你知道,我不能像晚霞裹挟下的情侣一样说说就算的
下午,女儿与我蹲在柿子树下,蚂蚁要跨过一条小沟搬家
我和她说,能够带着充足的食物搬家是幸福的
走过磨难也是幸福的,下午与低处的希望就这么蔓延
即使暴风雨在一百公里外咳出闪电,即使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甚至我们还没有准备充足的食物与意志,但下午与低处的希望在爬过



◎再说说冬天与灵魂

再说说冬天,说说雪迟迟没有飘下来,但依旧寒风般贴着心窝的冷
人们都躲在房子里面,有些事物就可以在视野的透镜中聚焦了
譬如,街道上贫富被两个人即可无限放大
我捣弄响开了七年的摩托,在她们之间呼啸而去
你得明白,这有多么的难,形式的冲破一种活着的维度
除此之外,还得再说说冬天,这个季节战争与欲望都被放缓
缩在被窝里,我努力地保持肉体温暖,但灵魂似乎不需要
它有一堆小野心可以生火,而我害怕的正是这点



◎我们必须尽可能的疑惑


从凌晨开始把自己困在一部电影里
你总会抽芽出一些怪诞的想法
例如希望地图上的分隔线,从实线变成虚线
例如从虚线的下一个缺口,美好地遇见她
哪怕是电影情节下,硝烟开始前的一个微笑
然而,我们局限于一个小城,并不能解救什么
凌晨三点,工业文明的围裙,让星空寥落
虚无的人醉酒并开始黎明前的呕吐
镜头失望的从他身上移开后,四周只游荡着
环卫工人打扫垃圾与落叶的声响
暂且,环卫工人的苍老、即将被刷白的夜色与凌乱的大街
可以解释世界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
例如,世界在用自己的方式清理自己
此时你可能认为,神或上帝用凌晨三点在疑惑
尽可能的疑惑,如同在谈论下一个天气的好坏
如同在谈论小情侣的爱情收场,并计划新的甜蜜
你必须尽可能的疑惑,以便相信生活的根源足以抚养灵魂



◎养一只叫王尔德的猫

在村子里有我的一块菜地,种着玉米与香菜
还养着为我女儿专供鸡蛋的几只母鸡
喧嚣的工厂与小镇,都在它们之外
傍晚,我在菜地小心的打理着一颗农民之心
很多次,我被建议除去上面的杂草
那行为类似于,为某个欲望争取更多的生长空间
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如同我熟悉人间的规则
现在,玉米与香菜之间,野花恬静、草籽饱满而美
这就挺好。况且,她们也没有别处可以安全地生长了
我自认为吧:这一片小菜地,就像我养着一只叫王尔德的猫
它唯美主义的存在,远不止于生活的纯粹美学




◎把我晾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请冷漠的把我放下,在春天潮湿的土地上
但勿在我身体上留下余温,我很容易发生眷恋
在世界这本词典里,向我归还一个词吧
我有终极驱动力的意志,带着蛀虫的思维穿越黑土与世界
我有一弯海湾,迎接月亮的潮汐
这个世界多么的奇怪啊,如果没有月亮
我们表象的认为,海浪就是大海的愤怒
向我归还那一个词吧,她能够催动我在春天默默地开出一朵玫瑰
因为爱,上帝才会恻隐的让我对着万物熨烫下情话
我不需要彰显某个意味的开在高原、霜雪的环境
请冷漠地把我放在卑微处,放在修坏了路的败破的村庄
放在一个老人的院子里,某个不显眼的破裂花盆
爱应该要小范围的开始,在表象的春雨纷飞的时节
需要寻找适于摆放耳朵的位置
以便于倾听最真实的自己与尘嚣的世界




◎睡在一粒稻谷中央的人

睡在一粒稻谷中央的人,暂时我们叫他做梦的米虫
像饥荒的年代,遇到最易满足的好消息
我们随处可以与之相遇,例如——
等在咖啡馆打扮得体的人,关于生活与爱情随意上手的人
释放权力魔杖力量的人,当然还有为一只烤鸡咽下口水的民工
我们有拆解为每一天的一生
每一天,你都会制造并期望完成一个小欲望
暂时,别去理会灵魂的枷锁越扣越多的金属环
我们早已学会减法,例行公事的告解与禀神
而冬夜的床上,必须要完成一些关于虚妄的快乐
睡在一粒稻谷中央的人,正伸手握住一只丰满的乳房
一方面是为了性,一方面是为了短暂的避世
当然,想到这里他会突然缩回手的
因为那日积月累漫漶思想的忧伤


◎在小镇,数数秋天的金头发

在小镇,数数秋天的金头发
树木安静,霞光渐淡
星点就沉甸甸的垂落人间
在小镇,寡言的几个老人陆续搬离尘世
而你反复预谋着要抖落繁重的自己
只是落下的他们,熟谙再次埋伏的路径
在小镇,大河与时间一起流淌
流水多年艰苦拐过的弯,正迷失生活的弧度
你藏起的月牙儿与狠狠的爱也褪去锋芒
例如:月儿消融,而“狠狠的爱”没有了“狠狠”两字
如今搬来的小凳上,坐着被旧时光追上的人
万念,却别无他物——
在小镇,那个人不是我,有那么一刻
我发现他没有我照看的儿女、稻田与人间



◎大问题

就像繁华落尽了,我们要相信显然虚妄的事物
早晨,起来的时候,太阳已升起
日光又再一次让人们熙熙攘攘的忙碌起来
这似乎构成了世界本质的部分
我离开一个梦,开始清洗平底锅
为妻子与女儿准备早餐,时光飞逝,秩序如常
没有事物要在一个灵魂里另寻出路
一份早餐,一份谷物并非晦涩的自然香气
表达了人间生活的所有宽慰
而出于对日常美学的敬畏
这个早晨,还是让人从一颗蒜联想起洋葱
战争、苦难与孤独,茫茫的人世里
灵魂的符号学应该让人热泪盈眶


◎一只蜜蜂的私欲或关于“生于25,葬于75”

我用一只花朵的碗招待您,在生命的第五个季节
我可悲的只存下少量的花蜜,当我已经用某种仪式死去
我挑选一天中的第二十五个小时
缓慢地脱下自己的形体,直到只剩下一只蜜蜂的私欲
对的,我们都有愿意皈依的远方
那里,被光的养分饲养长大的花草随风而动
自由大碗大碗的摇曳,空气与泥土都变得私有
不过,最后上帝还是会交给我一枚闪电
点亮我命运的掌纹;而在一面让人生仅存幻影的镜子里
“他只是艰难地攫取少量维持生命的蜜”
现在这个镜像与一只蜜蜂的私欲,要求我们更好地把玩人间活法

◎需要一张黑幕才能看到体内的光

在秋天,布满岁月的抓痕与火焰
走在规划好的城市森林的街道上
到处都是忙于追捕猎物的人
这些人与猎物都没有留下姓氏
你也懒得喊出他们的代号
孤独地坐在海堤边
看着远处发电厂的烟囱吐着白烟
应该是有些人生段落可以放逐天际的
再陪霞光推搡下的影子一会儿吧
我将带着一群鱼,从远方归来
每一条鱼都能跃出肉体的水面
每一条鱼都能变成灵魂的星星
如果我现在给你一个观星的可能
那你就不要追问我——
如何能够为你拉回来一整个夜晚的黑幕


◎小语

关于命运的词语,现在像雪花与落叶,
自然的落,自然的缤纷。自然——自燃。
大海与尘世上归来的黑暗,会带着月亮的镰刀,
收割我们,也收割灵魂上的星星。
不眠的汉子,他悲悯的一切,都已经装进人生的口袋中。
于是,你暂时不是你。在深夜,你有更好的去处,
夏虫秋鸣刚过,而你已听出冬天雪花落地的声响。
整整一夜,像进入最细致的思考,
关于人间一根针落地的声音,关于针尖遇到针尖。


◎抵达

寂寞黄昏,适于按下快进键
快速的过完一片夕阳无限好
尔后听一匹夜色的马哒哒的抵达
这个春天就可以被完整的解构
雨水连着蛛丝,路灯暗哑
命运的画家一生灰暗
没有让我看清村道旁的菜贩与狗
在小桥上点一根烟,烟雨的南方
多少人在等一个带来消息的使者
从电线杆上的招聘广告
我试着想象那使者的模样
而春天的雨水,保留蒙牛小布丁般的甜言
让黄金珊瑚在栅栏上攀爬,并开出橙红的花朵
迈着花香的猫步,穿过花蕾的门
抵达的是小幸福、苦恨与隐忍
而我应该尽可能的打开我自己,当生命尽放
一只蜂鸟会飞过来,抽取我人生的蜜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5 09: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先看了一半,有时间再继续。问好纳老师,远远地握手!很喜欢这种生活气息浓郁的诗,希望某天能有机会听你解析指点写作的经验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