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689|回复: 0

[小说] 打针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2 17: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看到群发的祝福,大家都是喜气洋洋的。
今天是元旦,她嗓音嘶哑也祝福自己健康,快乐开心。
座机铃声响起---准是婆婆。接的时候没声,再响再接。他有些不耐烦。
下午要带孩子去医院做雾化,这会儿娃子还在睡着。
婆婆想看小外孙子,安抚他对雾化白烟的敌对情绪。刚一岁的他对这股既不疼也不痒的烟子就是要逆反,挺直了肚子的哭闹,从开始直到结束。
婆婆按照自己的估摸,不按点,不午休,径直去医院守株待兔---不跟我说?总能逮着你们!
哪料这会儿落了空里,不打个电话说不过去。
  
老公给她冲了一杯奶,有些温凉,她端起来一口气喝光。
这是第几次冲,她记不清了。最开始是满满的一杯,淡无味的,她还调侃怎么不冲一盆?这边大儿子忍不住地笑。
刚开始的日子是美的,带点新鲜,带点有趣。越到后来,她发现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一些负气场,动辄抱怨,牢骚,埋怨,眼看着就在自己的牛角尖上固步自封,她也被这股糟糕的情绪感染。
每个人得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是吗?盛蛋液的碗洗边,搅蛋液的筷子洗柄的这个男人自己的稀饭锅洗不干净,却毫不谦虚地指正别人电饭锅上的一滴水!
生气,唯有生气才能痛定思痛。
  
小孩子生病,大人心疼也受累。
今天两针又没扎上,额上一边一个止血棉球,娃子又成了“小白兔”。
本来也没啥,孩子小生病很正常。
旁边的一个家长说了句:娃子好吃亏!她眼睛一热,赶紧眨了眨,觉得眼角凉凉的。
小家伙也机灵,躺在软案上,眼睛咕咕噜噜看来看去,感觉要开始扎针了,才开始放声大号。
号也没用。要不是可爱,谁会喂他吃的,一会儿喂,一会儿喂,直到吃出毛病来。
她之前没见过脱水,这会娃子快一天不吃不喝,上吐下泻,摆在那就是那,不哭不笑,不动不闹,懈在她的怀里,闭着眼,给他奶嘴,既不吸也不反抗,就像要失去了意识。她慌了,抱起娃子再去看医生。
脱水,幸亏是轻度,中度的。

元旦假期就这么过。
幸好有他陪在身边。前两天,还说得动话,述病情,指挥他拿东拿西,做一个无可奈何的“拨动棒子”。两口子如比翼鸟,振翅齐飞。到她这,一边翅膀忽闪忽闪飞不起来。娃子这边哇哇哇,一转头,看他低头看手机,再转头,刚把头抬起。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正在低头看手机。气愤至极无用,摔手机?摔过。再摔?钱受不了。
突然觉得有些人的眼神具有杀伤力,练出来的。
看他窝在长椅的角落里,鼓起腮帮子专注地吹风车,心里的瓶子又倒了,味道乱窜了一地。
这个老实巴交的人。

今天嗓子彻底哑了。还说什么勒?闭嘴吧。也该闭闭嘴了。

本来不愿多说,又说了许多恶人话。也许自己当回恶人,别人的担子会轻些。事实证明并不是这样。娃子生回病自己的容人之心都没了,这回是惩罚,该受着。
不管他是否适应,拍了两下巴掌,己站在她面前。
她在给娃子把尿,冲门扬扬下巴。
“什么意思?”他摸摸脑袋,脸上全是睡意。
还能有什么意思,让他关门。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又冲门扬了下巴。
“什么意思哈,你知道我笨……”她想张嘴却出不来声,或者说了他还会再问。眼下很明显,她又跟他扛上了。
只见他,打开卧室的灯,再打开客厅的灯;把门里外里瞧一瞧,搬来一个凳子,站上去把柜门打开再合上。
她想狠狠地扇上他,但把着娃子,没腾出手。

也奇怪,今天她趴下,作为另一边儿翅膀的他,倒是适时的扇动起来了。
公交车上抱着娃子,一改平日沉默寡言的作风,给娃儿讲东讲西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
娃子的针总算是打上了,半上午了两口子这才想起来吃早饭。
他把红豆包体贴地往她嘴巴里面送,还不要提醒的赶紧把自己的早饭迅速解决掉。
今天她没有指挥他,他也没有冲她发牢骚。一个眼神过去,他似乎也明白了那些既定的程序。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俩把小娃儿送回老人家。她发着温烧,浑身酸疼,也极力想摆脱这种不适应,他跟在后面撵。
公交车上人很少。他揽过她的头到肩上:“我告诉你,这辈子甩也甩不掉”她听见他轻轻地说,有些心疼。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