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130|回复: 3

[公告] 十堰周刊2017年52期文学(苏瓷瓷/爱睿儿/若离)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0 10: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晚安曲(外一首)   
■苏瓷瓷

我将永远躲在黑暗里为你们歌唱
那阳光之下所发生的事情
除了生育和植树之外
还有什么值得期待?
一个肩膀处停伫白鸽的少年
很早,就清空了我在世间的位置
你无法与清风明月为敌
你只能与蚯蚓一同匍匐前进

搬运工日落而至
把我们体内坚硬的大理石运往溪水处
深深埋葬后,拖着鲨鱼的肚皮
交还给你,硕大苍白的梦境
装满牧草的世界,正缓缓下沉
白羊站在灯下
反复唱着一首晚安曲

我不需要任何安抚
身为一个女人,纵使不成为谁的母亲
孩子们也会落草而生
被销毁的,不是某一个人的青春
如同,日渐稀薄的,将不再是眼睛

◎阿波罗的女人

我想起了浅水湾的那一晚
想起了那种红色
在湖水边恣意的打滚
烧干了的贝壳
寻着黑色的脉络走入山里
百合从上而下的凋谢
一些雪白的尸骨站在火焰下面
仿佛从来不曾触摸,你颈后微凉的皮肤
这种羞涩让我回忆那个初潮的时代
也是这样的热烈,也是这样的盲目

在火焰旁,向日葵敞开胸膛
发梢的金色又暗了一次
生命中仿佛相识的温暖
在下坠中弥合
柴火中一个穿着绿毛衣的男人
伸出手指
纤细、干净的手指,捧起了水藻的芬芳
赶车的女人抬脚之间,腹部涟漪荡漾

一切风平浪静,点起烟火
我在自己怀里已躺了十年
在睡梦里,你是扭曲的阿波罗
双臂潮湿,关节纠缠
亲吻后,嘴唇微微僵硬
午夜时分,蝙蝠飞出你的眼睛
我匍匐在空中,不动声色的流泪
这是一个女人最灿烂的时刻
为了死亡解开衣扣
里面依旧是死亡


---------------------------------------------------------------------------------------------------------------

童年的花柳树
■爱睿儿

栎树是我最熟悉的树种之一,我们管它叫花柳树。

我老家的房子坐南朝北,房子对面就是山,满山的树,不是松树,就是花柳树,色彩单调,山上土层贫瘠,连草都长得不多。小时候放牛,我和小伙伴们宁愿把牛赶到十几里外的汉江河边,也不到家门口的山上去,因为牛到了那里没有草吃,放牛娃不得安生。

花柳树长相平平,我在老家生活十几年,抬头可见,却对它熟视无睹。印象中最亲近的一次,大概是六七岁时的某天,在温暖的阳光下,跟小伙伴一起折了它根部发出来的枝条做游戏道具,你送我,我送你,玩得不亦乐乎。也曾经在后檐沟里捡过花柳树上掉下来的橡子和橡碗当玩具。橡子圆溜溜的,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一转,它便在地上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

它也派不上什么大的用场。我家有片柴扒,全是花柳树,有不少树很有些年头了,一抱粗的都有。家里请了木匠做家具,但是木匠连花柳树看都不看。花栎树的材质很硬,很结实,却只能拿来当柴火烧,房檐下挨墙堆着一排劈好的柈子柴,也是以花柳树为主。

花柳树不像松树那样很容易烧着,但它特别耐烧,冬天用它烤火最合适不过。1980年代,我的哥哥们不知从什么途径获得了一些新信息,曾用花柳树种过木耳,费了老大的劲儿锯树,再分段、打孔、种菌,多少也收了些木耳,但终于还是不了了之,沤成了粪土。我听说,大集体的时候,生产队里还在花柳树上养过柞蚕,我却没看见一只蚕。

花柳树的叶子,我们叫糊叶叶,对这名字的来源,我一无所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叶子干枯之后就像烤糊了一样。花柳树的树干虽不能做家具,但确是好柴火,只是它的叶子却连柴火也做不了。农村做饭要柈子柴,还得有引火柴。最好的引火柴是松树叶,我们叫松毛,松毛里含有松油,一点就着,又比较耐烧,火力也很强,糊叶叶跟松毛比,简直一无是处。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我对花柳树的了解也并没有增多,远离了花柳树,也从未曾怀念过它。但老家的花柳树显见地更加茂盛了,如今村人所剩寥寥,花柳树尽可撒着欢儿地野蛮生长了。

如果不是几天前的一次闲游,我对花柳树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那是一个周六,久雨天晴,阳光明媚,以致我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便决定到附近的山体公园走走。从北京中路上山,林中树木以花柳树居多,其次是松树,跟我老家很像。花柳树才长出来的叶片浅绿近似鹅黄,鲜嫩无比,透着无限的生机。阳光透过树林,把花柳树的叶子照得晶莹剔透。我沉醉于这通透的新叶,边走边贪婪地欣赏着。走着,看着,便勾起了心底里关于花柳树的种种往事。

再后来的某一天,突然看到查尔斯·兰姆的一句话:童年的朋友就像童年的衣服,长大了都穿不上了。我的心,在那一刻为之一振,花柳树,其实也该是我童年的朋友吧?


---------------------------------------------------------------------------------------------------------------------------

童年与故乡   
■若离  

六一,让很多人怀念起自己的童年。

一个朋友指着六堰山,跟我讲起她童年时候这里原本是怎样怎样的荒山,怎样怎样的野果、虫鸣和花草。她十分动情地发表一番童年与故乡的感慨,而我一脸茫然。
她不知道,这是我生命里永远的空白。

一直觉得,当一个人慢慢老去的时候,他所怀念的故乡是童年里的故乡,所怀念的童年也是故乡里的童年。故乡与童年,缺一,便不能将那种落叶归根的情愫铭刻心底。

而我的童年,时空错乱。山西长治、河北邯郸、河南周口……


没有哪个地方,当我离开多年后出现的时候,会有人带着惊喜表情脱口唤出我的名字;没有哪个地方,有我可以说得出的,暗语一般让外地人完全不懂的方言;没有哪个地方,我可以骄傲地以主人的身份宣称:我见证过它前后二十年的变化;没有哪个地方,让我踩在那片土地的时候,立刻涌出无数纯真回忆和踏踏实实的归宿感。
没有。

我也有很多童年记忆:长治那个大大的四合院,院子门口一棵异常高大的三个孩子都抱不过来的杏树,杏子熟时就啪嗒啪嗒地往地上掉,满院子熟杏的香甜。太原某个雨后的树林子里找那种白色的肥肥的蜷成团的虫子喂鸡,林子里的鸟鸣很清脆,像是布谷的声音;邯郸某个野山上采野葡萄和野酸枣吃,结果看到一条蛇盘在树根下,大家没命地往山下跑;西马项村某片麦田里,偷麦子烤着吃,结果被主人发现,大家都跑了,我跌倒,右腿膝盖旁边留下一个伤疤,至今仍在。

我和谁一起去小溪里捕虾子,淤泥里捉泥鳅,去稻场里疯玩结果丢掉了家里的钥匙;我和谁一起将爸妈给的零花钱藏到山上的某个石头下,然后记不起是哪块石头;我和谁一起因为听不懂老师的方言而不愿上课,磨磨蹭蹭到了学校,然后假装肚子疼逃课……

我也有这么多的童年记忆,可惜这些片段都和故乡无关。有故乡的童年才是有根的记忆,尽管时光流逝,却日益枝繁叶茂熠熠生辉。不像我的这些记忆撒落在各个角落,还有那些小伙伴,我不记得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统统都是模糊的,支离破碎,七零八落。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完整装下这些细碎的童年,就像没有根的叶子和花瓣,随时光飘落。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0 17: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0 17: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5 14: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