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551|回复: 11

[散文] 贴身的遥远 ★高霜木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2-11 16: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贴身的遥远
★高霜木

雪夜斗室,孤灯只影,清寂深处,阴阳模棱。年来一直濡染于理性思辨、逻辑信仰之形而上语境,与道德情感、世俗伦理之中土圆通实用语境多有牴牾。一般说来,辨别立场观点之是非真谬不难,皆因真理明明白白地摆在那儿;但修正久习成性的思维定式,则刮心烧脑如涅槃脱胎,难乎其难矣。因之需予大脑休息空间,以不致过流短路,熔断思维。我的方法是翻捡浏览老书旧稿,陈报破刊,竟不期而遇三十年前之嫩笔涂鸦,顿生他乡遇故知、异域闻乡音之过望大喜也。重沏新茶,再焚檀香,细读慢品陈年旧章之际,竟惊讶自己弄文初始便“根红苗正”,一口正宗郧县文腔,写人写景写事皆真情实感,镜头干净,没有政治口号、伦理说教、道德标榜写作范式的那种扮装粉饰,乡愿矫情。由是深以为俗言“文章还是自家的好”之谓,既能让文人厚颜无耻,亦可励文人自尊自信,所得者何,眼前是读者,身后有历史。既然自我标榜“根红苗正”,当敝帚自珍,遂誊录电子文档一份,顺贴上社区论坛,为上世纪六十~七十年代的郧阳乡下立此存照。倘或因之得遇儿时伙伴,则幸甚至哉!
是为小序。

我今年虚岁三十,在乡下度过的日子,总起来大约五年左右。童年随在乡下供销社工作的妈妈今儿这儿明儿那儿地生活过两年多,七岁半转学进城上小学三年级,直到1974年夏高中毕业响应“号召”,又到乡下当了两年多“知青”。
不知怎的,我老也忘不掉在乡下度过的那些日子,一想起来便怅然,便向往,便生出激动,便想在里头多呆一会儿:感慈爱潺潺,念慰藉悠悠,依依地不想离开。尤其是遇上连阴雨和落雪的夜晚,这种情绪更甚,缠绵得叫人直想痛哭一场。
我现在是一家杂志的小说编辑,常和一些热爱文学的青年厮混在一起。文人多情,在一起时多说些诗意动情之事。我呢,自然也爱听、爱说一些动情诗意的人事景物,就常把自己的乡下印象说给他们听。一次次,我说的时候,他们竖起耳朵听,像在听一支情歌、一首小诗、一段恬然音乐。我说完了,他们却不做出听完了的表情,个个一副痴痴还想再听下去的样子。于是有人怂恿我写散文,有人煽动我写抒情诗;也有指责我这是“感伤怀旧”的,只是这些指责我“感伤怀旧”的家伙指责之后,又兀自伤感自己为何就没有一段乡村的童年,或者一个乡下的二姨、山里的大舅呢。
我呢,只想一遍一遍地讲,讲的时候忘记了周围世界。

乡下黎明前,天好黑,露水也重。女人们最先起来,不洗不漱也不梳,摸到灶门前把灶火点着,借着灶膛里映出的火光,做梦似地就把饭做好了。她们弄出的响声,很重,很朦胧,沉沉的像是被露水打湿了,又像是梦中的声音,惊不醒呼呼大睡的汉子和倦倦死睡的孩子们。然后她们开门,放鸡,喂猪,彼此照面并不说“早晨好”,像不认识似的只顾忙碌手上的事儿。若发现绳子或者竹竿上遗有衣物,便会大骂孩子甲或孩子乙“眼瞎了”,竟让这遮体保暖之物在寥天地里过了一夜,万一没见了咋搞!汉子们不用叫,幽灵似的不知啥时候就起来了,不说话,开始干汉子们的事。多见到的,是他们担起水桶上井上挑水,默默地把水缸挑满。大冬天井水热,腾腾如担着两桶冒烟澡汤,场景怪诗意的。女人叫不起恋床的孩子们,但只要父亲一声断喝,他们就极迅速地一轱辘爬起来了。
乡下女人,命是极苦的,从黎明起身到到夜里上床,就没有一刻闲。扒锅燎灶的把饭做好,吃时,奶头上还要吊个孩子;夜晚上床,浑身没一丝儿劲了,还要就着豆大的灯亮儿纳几针鞋底、补几针衣裳。婆婆骂,丈夫打,孩子缠,全都得承受,顾不上洗脸,顾不上梳头,甚至顾不上把衣扣扣齐整,常常就半开着怀。来了客,男人只须给女人打声招呼,然后陪来客吸烟坐聊,扯东道西。女人东家借蛋,西家赊油,衔着口水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把香喷喷的几样菜摆上桌后,自己却眼巴巴地退回厨房,坐在灶门前若有所思。倘男人通点人情,把几样菜各拨拉点儿到一个碗里,命孩子甲或孩子乙送进厨房,刚往锅台边的水缸盖儿上一放,立即就有大大小小的孩子馋猫饿狗般围过来,女人也就拿筷头尝个咸淡,然后依次分给孩子们吃。

乡下的汉子们,耐劳如牛。汉子黄广发,身长不足一米七,却极有力气,极其能吃,真不知他的力气从何而来,也不知他吃下去的东西装在什么地方。黄广发能挑三百多斤粮食进城,能扳着牛角把大黑犍子拧倒在地。一日,因要趁早进山砍一挑硬柴,他鸡叫头遍就起床弄饭吃,问老婆把给他预备好的米放在哪儿。老婆知道进山砍柴是件大苦力活,睡前就把一升米准备好了,告诉他米就放在案板头上。黄广发摸黑做成一升米的干饭,胡扒乱吞下去,拍拍肚子上了路。等黄广发老婆起床做饭,见那升白米原封不动的还在案板头上,装谷米头子的升子却是空的,知道是自家男人把谷米头子做成饭吃了;想到谷米头子里的那些硬谷壳子碎石籽儿,鼻子一酸,泪就忍不住地簌簌落了下来。黄昏时分,黄广发把一担三百来斤的花栎棒子挑回家,吃饭时,不知就里的黄广发见老婆边给自己端饭边抹泪,心下纳闷儿,说:“你今儿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嘛?”听老婆哽哽咽说罢根由,黄广发哈哈大笑,说:“这还值得你哭成这样,啊?我这不是囫囫囵囵的回来了嘛!小石头娃子不要紧,顶饿!”

乡下的小伙伴们,多“屎包肚子”大脑勺,穿对襟衣袄,有爱流鼻涕的传统。我的一位朋友在他的一首获奖诗中写道:“后脑勺不大/鼻沟里不淌鼻涕/就不是大山的孩子”,是极准确传神的。我和乡下娃子们相处得很好,常常偷偷从供销社里拿几颗水果糖,或花生粘给他们吃,并吃惊他们咋吃得那么细发,一次只咬一丁点儿,一颗水果糖竟能被有的娃子“吃”好几天!他们也常送给我烧红薯、烧苞谷穗、红薯干之类的“零食”,仿佛以此作为回报或者交换似的。小孩子怪毛病,老是觉得人家碗里的饭香些,我几乎每天都会用面条、馒头、白米饭之类的“白米细面”与乡下小伙伴们换掺有杂粮瓜豆的“粗饭”吃,吃与他们换来的饭,我不仅觉得喷儿香,还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特殊风味,因之常常能多吃一碗两碗的。陪小伙伴们一起放牛,他们就扶我骑在牛背上,若遇到蛇,他们就会留一个小伙伴“保护”我,其余的大呼小叫、奋不顾身地去拼命追打,一般总能把蛇打死。我们常在山坡、河滩上玩游戏,在桐子树上”摸猴“; 在河边半深半浅及腰的水中比赛“扎幂子”:用拇指和食指把两个鼻孔捏紧,一头扎进水里,在水面蹶一排屁股蛋儿,不憋到接近头裂肺爆时,绝没人把埋在水中的脑袋拔出来。上一年级时,男同学常在厕所里比赛看谁尿得高:一排面墙立定,叫声“预备起”,参赛者便开始梗脖哈腰挺肚子,使劲将尿线往高处送,只是几乎每次都有人因用力过猛把尿撒进自己嘴里,“哎哟”一声停下,象征性地”呸呸“几声表示自己讲爱国卫生,然后咸咸羞笑;大家伙儿见状个个笑得人仰马翻,就没有人再去计较名次之类,所以这项经常性开展的比赛,从没产生过一次冠军。夏日正午头顶烈日偷偷跑到潭里洗澡,河滩上的沙烙脚,却都挺得住,有胆子大的从家里偷出一、两个鸡蛋,往沙滩里一埋,做个记号,扑扑通通洗罢澡后刨出来,鸡蛋就熟了,一人掰指甲大一砣砣,虽只是塞个牙缝儿,却那样的余味无穷。
我没上学之前,常和几个儿娃子和小丫头一起在农家门前场院上跳方、跳绳,在黑黢黢的小饭桌上抓石籽儿、弹樱桃核[hú],在村边小树林玩“咕嘟嘟“等等。最有意思的是玩”咕嘟嘟“:每个人都带点随便什么吃的东西,聚齐后上交归拢,选出”爹“和”妈“在”屋里“做饭,其余的全去”劳动“。吼吼叫着跑开去,乱蹦乱跳、乱爬乱扒一阵,就算”劳动“罢了,装着筋疲力尽、东倒西歪的样子”回家“开饭。可能是我带的东西最多最好吧,基本上每次都是我装”爹“,一个叫秀娃儿的装”妈“。秀娃装”妈”装得很像那么一回事儿,用一条毛巾或布条把头缠住,怀抱一块石头什么的当“娃娃”,还用我的手绢把“娃娃”搭住,“噢噢”地哄过来哄过去。估计是跟她妈或是她嫂子学的。

乡下的景物,温暖、亲切,像陈年老酒,像藓阶苔井,像黄了的旧画,分明就在眼前,却给人以遥远的感觉,缈缈如仙境,依依似梦寐。
冬天,落雪的时候,人们不爱走动,炊烟也升不起来,从山墙上面的屋架空里、从矮矮的屋檐下弥漫出来,萦绕着,像蒸气,你就会感到屋里的人全都围在火塘边烤火。除去真的生病,乡下人没有赖床的习惯,说那样会睡散身子骨,必须起来烤火。一家老小蜷缩火塘周围,双手插进袖筒,腰哈得低低,脑袋全集中在火塘上面。火塘里的火似有似无,温热如孵小鸡的炕。底火是做完饭后从灶膛、灶窑中铲出来的“腐炭”,软软的火力不大。火塘上压个大疙瘩柴,又不让它充分燃烧,只让它一层层慢慢沤化。火塘中的火灰里,有时埋有没烧完的小柴头,先吹起一个小灰泡儿,然后开始缭绕一线细细的烟儿,扭出各动作,慢慢往上升。实在感觉不到温度时候,大人就用一根棍子刨刨火,刨火是从四周往中间拢,而不是由中间往开刨,刨一次,可露出十多个小红点,不一会又化成白灰灰儿了。夜晚,恋火的女人喜欢守疙瘩柴已晾到一边了的火塘余温,边掰弄点手头小活路边颤(chàn)瞌睡,最后就把双脚伸进热灰中,鞋底里的湿潮被蒸发出来,咸咸儿酸酸儿的,味道居然幽幽好闻。直到基本没有一点儿温度了,固守余温的女人这才恋恋不舍地起身,扯几下衣襟,拍几下身上的灰,自言自语道:“睡哟,正会儿这可是连一丝儿火火儿气儿都没得喽!”唉,在乡下火塘边烤火,总觉得有点儿冷,唯这一点儿冷,才是在真正的体会温暖,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温馨。

乡下夏天,正午,每一棵大树上都有知了“吱--儿、吱--儿”的叫声,响成一片。村子像被晒蔫了的南瓜叶儿,懒洋洋毫无生气。田里的秧苗乌蔸蔸,发出一阵阵团状的老泥闷香。若有汉子头顶破草帽在自留地里劳作,望上去汗光涔涔,眩晕模糊得如同影子。卧在树荫下的牛,闭目养神,很超然物外的样子,一下一下地搓动着下巴慢慢咀嚼,任牛屎八哥从身上跳到头上啄食,并不把眼光睁开。卧在水塘边的水牛,只露出脑袋在水面,偶尔摆动几下尾巴,搅起一块儿浑水慢慢沉淀,然后复归安静。夏日黄昏喜欢下雷阵雨,起先天边只有一块乌云,瞬间便翻卷扩大,黑压压铅似地往下沉,狂风把树叶子吹成银白色,各种小鸟黑色子弹似地从人的头顶掠过,一闪便没了去向。倾盆暴雨,雷呼闪电让人们狂喜万般,打着呜吼儿(扯着嗓子尖声怪叫)奋力抢场,汉子们堆垛,女人、娃子们则往仓库里搬运脱粒了的粮食。无论如何,总有一部分粮食被淋湿,这样,刚抢进仓库的粮堆子就会发出那种热烘烘的麦香味。几乎全生产队的大小劳力集中在仓库内外,听雨,呆乎乎地望着近树远山,迷蒙天地。不习惯闲着的人们终于忍不住寂寞,就开始拿女人取乐开心,尖叫声、娇嗔声、嬉闹狂笑声响作一片,比雨鞭滚雷的声音还要大。末了,总有人笑得捂着小肚子叫疼,几位疯八叉女人和年轻媳妇,多披头散发,脸红气喘,落扣少鞋,衣衫不整了。

秋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淅淅沥沥、缠缠绵绵像要把地球泡酥。堂屋暗,房屋(即卧室)里更暗。乡下的小房屋幽影梦幻,有一种清寂晦昧情调,似乎最宜窃语偷情。柜子和抽屉桌皆老式,油漆斑驳,床是宽梆,花被笨重,豆腐块状的小窗户,用红纸或者黑皮纸糊着,只能透进天擦黑儿时那样的微弱光晕,床底和犄角旮旯传出的鼠尿、潮霉味道,吸一口进肺里,并不令人反感,反倒觉得亲切。最惹人情思的,是挤在檐下阶沿坎上的慵鸡立雏,尤其护着一窝秋鸡娃儿的老母鸡,架着翅膀半蹲半卧,把绒毛小鸡护在自己怀抱,小鸡们一个个伸着小脑袋东瞅西望,小眼睛闪动着稚气和好奇,偶尔跑出一只来,在“妈妈”的注视下探到小水坑儿边去喝水,先小心翼翼试几下,好像要品一品水中有毒无毒后再决定喝还是不喝。小鸡们的幸福,叫人嫉妒,叫人想起母亲,叫人想起一些委屈的事儿,叫人生出返回童年的悠悠眷恋、无限向往。屋内,一家人坐在堂屋的苞谷堆上用拇指脱粒苞谷,懒懒散散,有一搭无一搭的,这时节小男孩喜欢一趟趟跑出去撒尿,一趟老半天,为了表白自己不是借故偷懒,就嘟囔抱怨大人不该把饭做稀了。大人却说:”天凉了,人身上的火气不足啦。“

乡下的冬春交替界线十分模糊,常常打春后的天气比十冬腊月还冷,谓之”倒春寒“。只是,立春那天,就是地冻天寒,女人们河边井上洗衣淘菜回来,都会说:”节令还是狠啦,今儿个的水,那硬是不乍骨了咧!“说明心理暗示对人的感觉影响巨大,为唯心主义做了证据。不由间,那些曾在寒风中抖索的粗枝细条,突然于某个清晨给世界送来惊喜,人们讶然发现:”妈的,树咋都冒芽儿啦!”款款进入阳春三月,柳丝轻拂,山花迷朦,麦苗青青,李白桃粉,一片片金灿灿的菜花儿,明媚眩目,非眯缝着眼看才行。嗡嗡穿梭飞舞花海间的小蜜蜂们的交响,该是最悦耳赏心的春光曲了。

原作于一九八六年深秋
电脑誊录于二零一七年腊月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哎呀,真个太生动传神了。又让我回到了当年的农村老家,看见了我那些好多好多的少年伙伴儿。
童心不老,青春不老,祝贤弟永远快乐。
春节说着就到了,预祝新春愉快。健康幸福。

点评

夜话兄如见:您能耐着性子把这篇5千余言的老文看完并予复评,诚以为奇,因之当谢! 拙文较“长”,如若不觉“臭”而聊堪卒读,则没落“懒婆娘裹脚”之属,吾愿已也。 当年时候便诧异自己为什么“小说写不长,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6 天前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武当夜话 发表于 18-2-12 17:00
哎呀,真个太生动传神了。又让我回到了当年的农村老家,看见了我那些好多好多的少年伙伴儿。
童心不老,青 ...

夜话兄如见:
您能耐着性子把这篇5千余言的老文看完并予复评,诚以为奇,因之当谢!
拙文较“长”,如若不觉“臭”而聊堪卒读,则没落“懒婆娘裹脚”之属,吾愿已也。
当年时候便诧异自己为什么“小说写不长,散文写不短”,且欲予痛改,过程中发现此天性使然,便听天由命,顺乎自然,不再兀自为难了。
又想起当年写作拙文之立意,非歌颂勤劳善良、四季田园,亦非代诉落后贫穷,悲苦命运,竟是为了欲予“乡土气息”正名、为“我的文学”安身。
应记得斯时“乡土气息”作为一条政治正确、艺德高尚标准十分鼓舞人心至今仍以“接地气”名义哗众取宠,亵渎文明,激励不少酸腐秀才趋之若骛,唯恐不及。方言俚语、俗谚侃子、偏词僻义、滑调油腔、歪术劣巧、丑态陋行天蔽日,波涛汹涌,洋洋大观,山摇地动!我曾笑有些酸腐恨不得直接把自乡本土的臊泥巴糊到稿纸上方称心如意,才善罢甘休。作为一名郧县藉文学(字)编辑,我是有意拿“郧县话”作例,进行一番“文学话”试制,以在心里对这种“审丑观”进行表态和规劝。
当年还深怀对伪德、乡愿进行暗中抨击声讨,同时为自己做个区别标明之意。可见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当时相中了我的主流意识形态的“自己人”,当其时,我已心知在比“当时”还早之时,我便诚恳地朦胧着通过文学之途探寻生命真相及对世界整体看法的孤傲狂妄,狼子野心。所以我一直暗许自己一定不能趋炎附势,吮痈舐痔,谄媚流俗,曲学阿世,即便上穷碧落下黄泉,亦要九死而无悔地坚持“我的文学”之理念并独体孤行之。故后来的不屈服、不妥协、不合作选择,也是早伏命中之定数,可以“怨天”,但绝不能怪任何别人。
今天,从《贴身的遥远》嫩弱却执拗的“远离道德伦理,近乎‘自然主义’,鄙夷王道正统,紧贴日常生命;自己眼观,眼观自己,自心体会,体会自心,自己判断,判断自己,自己说话,说自己的话”的性格模样来看,其依然可照心,可存史,不落后,不丢人。所以,30年后的我,仍愿给它打70~80分。不知夜话兄可否以为我是在孤芳自赏、自吹自擂抑或自我标榜呢?
扯远了,说多了,就此打住乞谅。

点评

个性即共性,民族性即世界性。有特色的文字,永远不会过时,且弥久益香,如陈年老酒者。茅台标示多多少年窖藏虽然多为骗钱,但说明好东西如古董皆因时空久远才值价。红楼梦,我至少读了四遍,却越读越感觉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6 天前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卓尔老妖精 发表于 18-2-13 04:18
夜话兄如见:您能耐着性子把这篇5千余言的老文看完并予复评,诚以为奇,因之当谢!
拙文较“长”,如若 ...

       个性即共性,民族性即世界性。有特色的文字,永远不会过时,且弥久益香,如陈年老酒者。茅台标示多多少年窖藏虽然多为骗钱,但说明好东西如古董皆因时空久远才值价。红楼梦,我至少读了四遍,却越读越感觉新意频频品咂无穷。周梅森的文字,我是百读不厌。苏童的文字,更是值得咀嚼的好东东。一如贤弟此稿,其实愚兄亦非第一次拜读,但此次再读,依然口舌生津,韵味隽隽。无他,皆因其平实直诚,看见一颗心紧紧贴着生活,没有做作,没有无病呻吟,文里行 间,勃勃地跳动着一颗无瑕正直的心。与弟有如,愚兄向来恶心那些向空虚构,胸无点墨却硬充大头蒜的所谓“诗人”之流,经常将自己认识的几个汉字拼成行,前言不搭后语,撂天一句。撂地一句,苍白无力,少血缺肉,稻草人都算不得的怪胎,还不知羞惭示之于人。返胃恶心之余,予于日前诌有打油一稿,曰《“诗”》以嘲之。

点评

夜话兄好!不知您那里可否保存有当年的《东风》杂志?翻捡旧报老刊时,无意间发现载有拙作《我的街邻》的《东风》一九八四年第1期(总第二十一期)上,拙作却忘了是被自己还是被他人裁走了,该期《东风》上,接续第4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又,适才有点小事,中止了啰嗦了一半儿的话头。读贤弟的文字,始终有一种感觉,即使说不出具体的明确感受,但情绪随着文字的流淌起伏着热流。真诚,磊落,坦荡却不失阳光朗照。透过文字,总有一个铁骨铮铮的形象永远不屈不挠的矗立在脑子里边。人,可以无权无势。但即使永远位列低层不闻达于人前,但决不可以没有傲骨。“所以我一直暗许自己一定不能趋炎附势,吮痈舐痔,谄媚流俗,曲学阿世,即便上穷碧落下黄泉,亦要九死而无悔地坚持“我的文学”之理念并独体孤行之。故后来的不屈服、不妥协、不合作选择,也是早伏命中之定数,可以“怨天”,但绝不能怪罪任何别人。” 听听,这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看世间人潮汹涌,东奔西走,多为衣食计而忙碌,有思想,有报负却永远不趋炎附势者,有几?
        ......不多说了,言多必失,再说下去,担心一时兴起,胡言乱语,倘 哪一句不慎,触犯了天条,当不是玩的,暂就此打住。
        春节来了,再次祝贤弟愉快健康。
         山中方数日,世上已千年。多到外边走走,换换空气,对身心都有好处的。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乡民、乡风、乡情,俗人、俗语、俗事,真人,真知,真功夫!

点评

老兄好!复信先拜个早年并揖颂安乐! 对老兄之赞,俺若虚意客套,该说:老兄过奖;然倘实说实说:就是:这话爱听。 噢,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天命老夫多忆泪,似悟出天下众生无论所谓高低贵贱、成败荣辱,皆不过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6 天前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文,行文之从容自如也不像是30岁的人就能写出来的,这么长,我竟然还读了两遍。

点评

若离好!复信先拜个早年并颂安祝乐了! “我竟然还读了两遍。”~若过程心灵产生过哪怕些许所谓“颤栗”,面颊和鼻尖隐隐产生过生理上的酥麻酸楚,则吾不误君也。 因为吾名“霜木”,看上去有点沧桑老气,加之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6 天前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若离 发表于 18-2-13 17:20
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文,行文之从容自如也不像是30岁的人就能写出来的,这么长,我竟然还读了两遍。

若离好!复信先拜个早年并颂安祝乐了!

“我竟然还读了两遍。”~若过程中心灵产生哪怕些许所谓“颤栗”,面颊和鼻头隐隐产生过生理上的麻酸楚,则吾不误君也。
因为吾名“霜木”,看上去有点沧桑老气,加之追慕古汉语的山水精神、陶质琴韵,文字相对平实敦醇;又本能地不爱鼎革后的新词新腔、新倡新范,不喜所谓“现代风格”的欧化时髦,加之所作所言力避跟风邀宠、盗名欺世,透一种所谓田园情调、林泉意趣倾向。所以20几岁在文联当编辑时,外面风传“高霜木是个老头”,以致首度谋面的人根本无法将此眼前人与彼纸上文联系起来,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是名字印在纸上的那个“老家伙”

豫剧、交响皆悦耳,诗经、逻辑都会心。 曹操的诗、王勃的文;雪芹的长篇、鲁迅的短制;托尔斯泰的《复活》、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卢梭、伏尔泰和叔本华,尤其美利坚的几位开国伟人,对我意义非凡,影响巨大~吾审美趣味及价值取向大抵如此。······

尤瓦尔·赫拉利告知:过去信息稀缺,极权专制审查机制也以阻断信息流通来达到愚民目的。今天,审查机制不再封锁信息,反过来居心不良地用大量不相关的垃圾或错误信息轰炸我们,以致于被淹没在信息洪流中的我们不知道应该注意什么、相信什么,把大量时间浪费在琐屑表面的奇事怪人、明星大款、娱乐消费等花边趣闻上,忽略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说,甚至傻呵呵地深陷其中,常乐不疲。故而,当今知道什么该忽略,才能获得真知卓见,才能真正使自己“强大”。以我的“经验”,纵然世上文山海,但于个人而言,真正启智慧、予力量、具价值的根本性经典,不会超过10本。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三宽居士 发表于 18-2-13 16:02
乡民、乡风、乡情,俗人、俗语、俗事,真人,真知,真功夫!

老兄好!复信先拜个早年并揖颂安乐!
对老兄之赞,俺若虚意客套,会说:老兄过奖;倘或实说实说:
该言:这话爱听。
噢,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天命老夫多忆泪,似悟出天下众生无论所谓高低贵贱、成败荣辱,皆不过肉胎凡夫,人间烟火。那些所谓这呀那的说辞和故事,全都是编出来相互唬弄的,天下无英雄,千万别当真!或问识透了见底了当如何?答:会心一笑,自我幽默。然后说:“噢,原来大家都一样呀!”但愿不是:“妈的个脚!老子这辈子糊粘nián)潦通、煞有介事地真他妈白活了!“

且不知老兄以为然否?······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武当夜话 发表于 18-2-13 11:10
个性即共性,民族性即世界性。有特色的文字,永远不会过时,且弥久益香,如陈年老酒者。茅台标示 ...

夜话兄好!
不知作为“重点作者”的老兄那儿可否保存有当年的《东风》杂志?翻捡旧报老刊时,无意间发现载有拙作《我的街邻》的《东风》一九八四年第1期(总第二十一期)上,拙作却忘了是被自己还是被他人裁走了,该期《东风》上,接续第40页的竟然是第47页!犹记《我的街邻》写的我对小县城的市井风情、邻家人物之少年印象,怪有味的。面对缺页老刊,我现在就像思念早年走失了亲生儿的人一样,很想念那篇《我的街邻》,真的很想念!若老兄那里存有一九八四年第1期(总第二十一期)的《东风》杂志,可供我复印誊录的话,其功德堪比人民公安把被拐卖多年的受害女解救回日思夜想、并为她哭坏了双眼的父母身边!如果需要锦旗,我一定亲制亲奉。还有:带两斤品质、价格绝不输窖藏茅台的好酒与兄同醉。
若老兄处没存这期刊物,可否某日利用散步时光散到市文联,向贵联资料室(档案室?图书室?)找寻复印一下?抑或到市图书馆,说不定那儿比市文联还俱便些。
另,关于白话诗的问题,容抽空再聊。大的态度是首先根本用不着生气,生气,那是自己心里还把其们当回事了,用一个成语,这叫“耿耿于怀”。所以根本用不着与那些“豫腔美声大师“生气,那是老兄高看人家啦。写到此,我突然想即兴仿腔胡诌两句”现代派“:”晚霞摊在坡上晾晒自己/风把苍云哭得一蹋糊涂······“(”一蹋糊涂“也可以换成莫名其妙、凄凄惨惨、大惊失色······等等,等等)看看,你敢说我这两句”诗“不高深、不现代?但实在是即兴胡编的,且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又想说什么,文字游戏而已。

在此一并拜托读到这则回复的活雷锋、热心人、君子朋友善男女,若谁能助山中园仆了此寻刊渴望,不胜感激涕零,定当好酒佳茗以报!

赞  分享淘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