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680|回复: 2

[小说] 公证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3-9 11: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公证
  深夜,雨冷风寒。小岳穿着多功能执勤服,窝在值班室的椅子里,尽量把身体蜷缩成一团。对面的大殿拿眼角瞅着他。你这是要冬眠还是在施法?
  我在施法,保佑这个班平安无事,尽快过去。
  门口出现一团黑影,随即报警铃声响起。
  你这法施的还真是准。大殿拿起了遥控器,一边开门一边讽刺他。
  值班大厅里一下子拥进五条大汉,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警官同志,我想问下,你们这儿能不能做公证?
  公证是到司法公证处做,公安机关没有这项业务。大殿解释到。
  噢。几人面面相觑,准备退出大厅。
  等等。小岳站了起来。
  自这五个人进门起,他就一直在暗暗观察。但见中间的一个人神情沮丧,耷拉着脑袋,脸上红肿着。而其他四人无论是在行走还是站在大厅里,一直是对该人呈U字型包围姿势,好像是怕他逃跑。在这半夜三更,不得不让人起疑心。
  你们要公证什么啊?拿来我看看。
  你们不是没这业务吗?那就算了。说完这句完,带头的男子转身就欲带着几个人出门。就在中间男子被推搡的一瞬间,他抬起头看了小岳一眼,红肿的脸上写满了憋屈,眼睛里露出求救的信号。
  都给我站住。小岳大喝一声,把一旁的大殿都吓了一大跳。他有些不解瞅着小岳,但行动上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立即从接警台出来,拦住了几人的退路。
  带头的男子转过身来,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小岳。
  欠条。因我睡了李小斌的老婆,现自愿拿出14万元做为赔偿。黄三斤。
  看到这张要求公安机关做公证的欠条,小岳和大殿心里都忍不住笑了。
  男子又从口袋拿出一张协议书,内容和这张欠条基本相符,只是写的更细一些。
  标准的敲诈勒索。
  刚才还求神保佑你今晚平安无事,这下可好了,今天你别想睡觉了。关键是还要连累其他兄弟。大殿一边打听话叫人增援,一边吐槽小岳。
  这不好吗?大冬天夜里,让你开开眼界,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是有多奇葩。
  小岳义不容辞,担任了主审,审讯那个带头男子,就是李小斌。
  唉,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啊。临进审讯室前,小岳还没忘记自吹嘘下自己,惹来身后兄弟的一片整齐的嘘声。这大冬天里把大家从被窝里拉出来加班,心里明显都不高兴。小岳只能靠着嘴皮子来缓和下气氛了。
  李小斌很配合,不用小岳多问,就把自己做的事全部说了出来,坦坦荡荡,一泻千里。而在小岳看来,他很天真。他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所有的错都在黄三斤身上。
  李小斌家住县城乡下,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子娟娟貌美如花,不满周岁的儿子憨态可掬。但要过日子,李小斌不得不别离妻子,到外地打工。实际上,他也确实是放心不下妻子。他不是不相信妻子,而是不相信这个社会。所以,他尽管不能够做到经常回家,但基本上每天都能够给娟娟打电话。
  然而,令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过年回到家后,家人告诉他,娟娟有问题,经常朝城里跑。
  他气疯了,质问她,对方是谁。娟娟一口咬死,并没有这回事。但手上的苹果手机,身上的时髦衣服,这些都不是他们这个家庭的收入所能承担的。
  他动手了。柔弱的身体抗不过小斌的铁一样的拳头,娟娟招了。对方是个工程小老板,叫黄三斤,远在市区,是通过微信认识的。
  李小斌叫上了自家三个弟兄,家丑不可外扬。这事不好让别人出面。然后让娟娟约黄三斤。他们要现场捉奸。
  这一段时间忙工程,没有和娟娟联系了,黄三斤心里欠欠地。正准备打电话,没想到她主动送上门了。黄三斤心花怒放,生意,感情都不耽误,爽!
  按着约好的地点和时间,黄三斤开车接上了娟娟。关上车门,他的手都不老实了,但被娟娟挡了回来。欲火攻心的他没察觉出异样,更没有发现他身后面跟着的两辆摩托车和四个大汉。
  轻车熟路,黄三斤直奔宾馆,拉着娟娟进了房间。这一次,娟娟和往常不一样,让他先去洗澡,黄三斤照办了。看着他进了浴室,她拿起了手机。
  凯旋宾馆408。正懊恼自己跟丢了,李小斌的手机上一哆嗦,短信来了。四人直奔目的地。
  房间里,黄三斤兴致勃勃,刚准备风流快活。门被踹开了,四个大汉把他拉下床一顿暴揍,连内裤都没穿。挨了一顿揍之后,他才明白对方原来是娟娟的丈夫。
  怎么办?公了还是私了?李小斌指着蜷缩在角落里的黄三斤说。
  私了吧。黄三斤战战兢兢。
  李小斌拿过了他的手包,里面有一张九万元的存折,还有别人打给他的五万元的欠条。
  来,先写个协议,这九万元算是精神赔偿。我回去肯定是会跟她离婚的,这五万算是给我儿子的抚养费。李小斌拉着黄三斤写下了协议,并打下了一条欠条。准备两清。
  李小斌突然想起,这要是黄三斤到公安机关去报警说他们敲诈该怎么办?不如先下手为强,听说做了公证就有法律效力了,何不去公安机关问问呢。
  几人架着黄三斤就来了附近的公安局里,结果遇上了小岳。
  案情明了。天也亮了。办完一切手续后,小岳把李小斌他们送进了看守所。
  几天后,小岳和大殿按着地址找到了李小斌的老家。在一个农家小院里,娟娟正在洗衣。冰冷的水把她的手冻得又红又粗。屋里,儿子独自坐在圈椅里吱呀呓语。小岳和大殿跟娟娟谈了半天,她的眼泪都没有干过。
  看守所里,面对小岳的询问,李小斌很决绝。离,肯定离。
  小岳拿出手机,翻出照片给他看。娟娟一人在家也很不易,又要干活又要照顾孩子,饭都吃不到嘴。不能因为犯了错就一棒子打死了,离了儿子怎么办,娟娟怎么办?
  李小斌不说话,红了眼圈。
  你要是能回去好好过日子,我给你申请办理取保候审。
  又一个星期后,小岳开车把李小斌送回了家。
  那天,雪后初霁。小院里的梅花傲雪绽放,娟娟抱着儿子站在树下,泪水长流。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4-24 10: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4-25 16: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农村留守妇女在道德和精神的纠葛中,生活难免扭曲变形。生活真的不易!娟娟所为是该不齿还是同情?至少她还有自责悔改的底线,还在坚守为人妻为人母的本分,要是什么都无所谓了,那样更加可怕了。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