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378|回复: 2

[散文] 捉蝎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4-18 21:4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捉蝎记

12f7a6c942ac58aa1bb47cb177db7192.jpg



     春末夏初,暖阳高照,蛰伏的蝎子从土层里、石缝里、墙眼里爬了出来。儿时记忆里,乡间孩子们上山捉蝎子就此开始了。
故乡的山呈丘陵状,山坡上多是些石窝窝地,土质干燥、阳光充足,适合蝎子繁衍生息。
蝎子又名全虫,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具有祛风、解毒、止痛、通络功效,近年来,还被一些大酒店开发成保健性的美味佳肴。
那时,不仅供销社药材收购部大量收购,小商小贩们背着包或挑着筐走村串户到处吆喝。个大的蝎子,我们叫“乌老盖”,卖五分钱一个,小点的“黄思公”,二分钱一个。山坡上的野生蝎子多是藏在石缝里或大小石块下面,运气好的,这山跑到那山,翻遍石块扒找,一天也就捉到三十来个。大人们一天到晚忙农活,多是小孩子们利用星期天或放学时间三五成群到山坡上捉蝎子。
上山捉蝎子要带上两样工具:一样是自制的能装在衣兜里的细竹棍夹子;另一样是装蝎子用的带盖小圆瓶。为了携带方便,一些孩子找来厚实、透明的塑料皮让大人们用细密针脚缝成一个长形塑料袋,蝎子夹进袋子里,两手撑开袋口,上下抖擞几下,蝎子就聚拢到袋子底部,然后把袋子顺长折叠几层装进上衣兜里。我总是担心袋子里的蝎子会爬出来蜇人,因此,每次用塑料袋装蝎子格外地小心谨慎。
翻开有蝎子的石块,蝎子一般会稳稳地爬在那里原地不动,若有一丝触碰,就会毫不犹豫快速爬行起来。这时,赶紧低下头用嘴直对着爬行的蝎子“呼、呼”吹气,只需几下,蝎子就缩着身子停滞不前了。如果蝎子往土里或石缝里藏,没及时备好夹子,只好望蝎兴叹了。
捉蝎子,最当心的就是被蝎子尾部的毒刺蛰到。儿时捉蝎子蛰过一回,至今仍记忆犹新。那天,我和邻居家的小伙伴相约到山坡上捉蝎子,开始,我俩在山上翻遍了石块连个蝎子影也没见到。日上中天,沮丧之余,我们转到另一面山坡上继续翻找。我先幸运地翻到一个“乌老盖”,随后,邻居小伙伴也叫着翻出了蝎子,就在他拿我的夹子用时,我竟然在原地翻出了一窝两个“乌老盖!”
天,真是好饭不怕晚!欣喜之时,一只蝎子被石块上掉下的碎土触到,不迭地爬着往石缝里钻,旁边有碎石遮挡,纵是鼓足腮帮子贴着地面猛吹,蝎子头也不回。我忽然想到村里那个“胆大”的,上山捉蝎子从不带夹子,翻到蝎子,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蝎子尾部的毒刺部位,蝎子便束手就擒。只几秒钟的较量,我败下阵来,被急着逃命的蝎子狠狠蛰了一下。
蝎子的毒液沿着手指肆无忌惮的向全身传送,虽无身体大碍,但钻心地痛疼。大人们让我赶紧用手攥住被蛰的部位,又帮忙找了根布带子扎住胳膊下端,以防毒液蔓延,虽然这样,疼痛好像并未减轻。被蛰的手指在毒液作用下变成了乌青色,呲牙咧嘴疼了大半天。消痛后,胳臂、膀子沉困,像长了疮块一样难受。
每年捉蝎子的季节,最头疼的是生产队长和看庄稼的“巡护”。星期天或放学的间隙,村里的孩子们一个个像撒了欢的小牛犊一样在山坡上到处乱串着捉蝎子,有些孩子为了捉只蝎子,哗哗啦啦把地边拦土的石墙翻抄得大豁子小口,田头地边新栽的红薯芽、灌浆的麦子像遭了劫一样,被翻下的石块砸断,踩弯。尽管老师天天教育我们要爱护庄稼,家长也时时叮嘱莫到庄稼地里捉蝎子,我们把这些当成了耳旁风。那时,为了一两块本子钱甚至是家里的油盐零花钱,没人抵挡得住诱惑。我们这些小孩子常常在山坡上和队长、“巡护”“捉迷藏”“打游击”,多次侥幸地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脱。
村里有个比我们高一班的学生,塌鼻子,小眼睛,个子敦实。上山捉蝎子常常独来独往,在小伙伴们面前从不谈论自己捉了多少蝎子。有一天,一个小贩在村里吆喝着收蝎子,“小眼子”一次竟卖了一斤多,小贩掏出花花绿绿的票子给他数了几十元,围观的人眼都看直了,“啧啧”地夸他“蝎财”好。“小眼子”掩饰住内心的兴奋,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不紧不慢地说:“好个啥,捉了多天才攒下的。”
“小眼子”成了我们羡慕的“蝎子王”。有个星期天,我和另外两个小伙伴暗地跟踪“小眼子”,看他到底在哪儿捉到那么多蝎子。
我们撵上他时,他正一个人厥着屁股在一片慌坡地里翻石块找蝎子。荒坡地杂草覆盖、荆棘丛生,没有庄稼地里的石砊上蝎子活动多,“小眼子”咋会在这里捉蝎子?难道他在这里发现了什么秘密?
我们相互递了下眼色,今天就是一个蝎子捉不到,也要揭开这个谜!
临近晌午,村子里飘起了袅袅炊烟,山坡上的人陆续收工回家。小眼子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把我们三个叫到一块,指着对面的山坡说;“待会儿我们几个散开,到那片红薯地里捉蝎子!”
对面那片红薯地朝阳,是黄土地,村里人都知道那里蝎子多,只因那个半山洼里埋着几个服毒,上吊的凶死鬼,又传说一个走夜路的人被“鬼”迷到了那里,一夜昏迷不醒,第二天清醒后,自己竟爬在一个乱坟堆上,满脸被“鬼娃子”用黄土搪的五花八门。因此,晌午头或黄昏时分很少有人到那里去。
我们几个正在这片红薯地里麻利地翻石块找蝎子,忽听山坡下有人厉声大喊;“统统给我滚下来,哪个敢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听见是队长的声音,我们几个吓破了胆,旋即不约而同飞快地往山背后跑去,刚上路口,被看庄稼的“巡护”凶神恶煞般拦路截住了。
队长和“巡护”把我们几个带到生产队仓库里,两人暴跳如雷,吼声震天,挨个巡返训斥,险些巴掌落到我们头上,我们个个低着头屁都不敢放。僵持了近两个小时,他俩喉咙干了,嗓子哑了,和我们一样饥肠辘辘,凝固的空气才慢慢散开。最后,队长让我们每人写下保证书,才算唱完了这出戏,放我们回家。
时光荏苒,据说现在一斤蝎子要卖好几百元,市场上供不应求。即便这样,乡间也没啥人上山捉野生蝎子了,人们的日子好过了,不在意去挣那点不安全又辛苦的钱。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4-19 21:49:10 来自wap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十几年前,五堰河道有人蔸售,我在那买过(估计那是人工养殖的)。

点评

我们那儿山上蝎子多、蜈蚣少。十堰这里蜈蚣多,蝎子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8-4-20 18:56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8-4-20 18: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赵国章 发表于 18-4-19 21:49
十几年前,五堰河道有人蔸售,我在那买过(估计那是人工养殖的)。

我们那儿山上蝎子多、蜈蚣少。十堰这里蜈蚣多,蝎子少。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