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004|回复: 1

[小说] 消失的巴比伦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2 10: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花园又长草了,还是没有一朵花有开的迹象。但一年光景加在一年的头上,岁月却因此显得更加沉重了。一根蜷曲的白发醒目地映在镜子里,一个叫巴比伦的少年终于承认自己步入衰老了。

巴比伦这个名字始自古代文明世界,那里有一座空中花园,也是一处根本不存在的遗址,与巴别塔一样代表着某种神迹。只有在开启潘多拉魔盒之时,透过一些魔法的幻影,才能看到古文明存在的影子。正像理想的存在一样,也需要开启潘多拉魔盒才能实证。

巴比伦空中花园里,有月季,也有百合、薰衣草、茉莉、栀子花、蝴蝶花和一切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巴比伦也像某种理想一样,囊括所有对美好事物的想象,不过,生活回馈想象的却是向人的面部掷回一团稀泥巴。

少年巴比伦在寻找一种植物。植物应该也是蔷薇科的,带刺。少年巴比伦喜欢有个性的事物。但他不得不一再接受现实,比如车费不够,比如他有一个不能给予支持但却总拖后腿的父亲,比如他总是被一些奇花异草所吸引,以至于迷失方向忘了内心的目标。

少年巴比伦把那种植物也命名为巴比伦,主要为了不忘初心。在父亲还不像现在这样每日泡在酒缸里的时候,他去过一些地方找那种植物,遇到了不少人,也失去了很多人。遇到的人会向他解释或证明“巴比伦”根本不存在。他们会说,即使在一个非温室的环境里,野草野花的个性也会被雷电风雨侵蚀掉。你所要找的那种植物恐怕只能永远存在于你的想象里。失去的那些人已经很接近“巴比伦”的存在了,温暖、热烈,偶尔还会藏起个性里的刺和少年握手拥抱,甚至不介意亲吻他。

“可你们不是巴比伦,你们也不是我,你们只是爱我,但不懂我。”少年总在要把失去的东西带回家时突然醒悟过来。他也爱那些失去的,但生命中注定的错过,是如何挽回也不会得到的。失去的人向他展示自己开花的姿态,并且把自己花园里的植物通通呈现给他,请他就此停留,住下来,不要再盲目奔波。他们爱他,愿意给他最好的礼物——幸福,可幸福总是一种假象,少年巴比伦会说“你们只是爱我对美的感知力,却不能接受我对痛苦的表达”。

少年巴比伦的痛苦既有找不到心中唯一植物的痛苦,也有家中花园老父亲无法照料将要荒芜的痛苦。“我甚至不能找到一个和我有相似信仰的园丁”,巴比伦告诉天堂中的母亲,“田园将芜,心已为形役所累”。母亲的回音在梦中抵达:“我可怜的孩子,你何不自己种出内心的花来呢?”

母亲的话让巴比伦醍醐灌顶。但是,花园才刚刚翻土完毕,他就遇到了选种的问题:我要选蔷薇科的种子吗?在筛选了数百种种子后,他选了月季的种子,第一年,花开了,他要闻它的香气,它却扎他。第二年,他靠近它,它还是扎人。他把花园夷为了平地。那些记录种植的笔记,以及穿插在笔记里的良苦用心,还有各种爱的灌溉,都在一夜恸哭后毁于一旦。

“我从未拥有,也从未失去。”寻找依旧继续,却不像当初出走时那么意气风发信心饱满。“只要你像巴比伦,我就爱你。”少年巴比伦看着镜中那根蜷曲的白发,哭笑着,心里觉得或许应该像那些遇到的人所建议的那样,要对时光和生活抱以妥协,要接受所有靠近的东西,要忍耐扎心的刺,并且应该长出老茧,不怕扎伤,可以平和地处理所有伤害与被伤害。

少年巴比伦开始改造荒芜的花园,种上了各种植物,那些明媚的、阴暗的、忧郁的、活泼的花,他都种上了。一年过去了,没有花开,且大多夭折了;两年过去了,还是没有花开,空有枝桠长成,有开花的姿势,却无花苞。少年巴比伦非常气馁,心里也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向从前那样用一种一如既往、至死不休的态度来伺候园子里这些形态各异的生命。

“我很疲惫。”少年巴比伦想告诉母亲这点。看着父亲常常醉酒后躺在花园里,他无能为力,只能跪在一边的泥地里祷告。他想起父亲从前也是一个极好的花匠,会小心地对待每一朵花,太阳毒辣时,会给花朵支伞;下大雨时,又会给花朵建起小塑料雨棚。但现在,这个常常醉得一塌糊涂的老人,只会把呕吐的秽物尽皆溅到花瓣上。

对目下的一切,少年巴比伦感到自己就快要失去爱的能力和耐心了。他心中那唯一一朵最美的存在离他越来越远。他也想喝酒,因为父亲就是这样,不喝酒的时候总是对生活充满憎恨和抱怨,喝过酒以后才能完全安静下来。他倒是没有抱怨,但极其绝望,看着花园里种了一遍又一遍却总是发芽不长大的植物,他自知所有的努力都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巴比伦自杀的念头始自一个美好清晨。那天黎明的阳光美丽得过分,柔和得有些异样,照在人身上暖和的同时却有点毛毛的感觉。远处的小树林有悦耳的鸟鸣声传来,一阵阵的,间断以后的延续没有联系。早晨的露水也很重,但饱含清凉气息,有微风拂面撩动撒野的心。巴比伦去井里打水准备浇花。他看到井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美丽少女的倩影。她向他微笑,眉语间尽是温柔。她嘴唇翕动,似向他诉说一些什么,巴比伦读不懂那些唇语。他向井中投掷石块,想确定不是幻影。水波荡漾,少女的脸摇碎了又复原,继续看他,微笑。他把桶放下去,想把少女捞上来,水上来了,少女却消失了。巴比伦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进而想到自己的一生都在错过,那些真正美好的东西与他无缘,他应该回到最原始的生命状态中去——死亡。

巴比伦没有用刀、绳索或是农药一类的东西,他只是吞下了许多植物的种子,一百颗、两百颗,他自己也不知道。然后把父亲未喝完半瓶白酒通通倒进了肚子里。他等着花朵把自己视为寄主,在自己肚子里开花。他等了一天、两天,等到第三天的时候开始肚子痛,翻来覆去,有呕吐感直冲喉头。他跑到花园里,张嘴就吐。一颗种子砸进土壤,立刻就开了一朵花;又一颗种子砸进地里,又开了一朵。

“向日葵,向日葵!”巴比伦高呼,围着那些那些高大的向日葵转圈,又跑又跳。向日葵的开花带动了满花园的植物开花,月季、牡丹、玉兰、紫罗兰、郁金香都开了起来。

“老爸老爸,快来看啊。”巴比伦冲进屋内找寻父亲的身影,却遍寻无着。他又跑出花园想到父亲常去的小酒铺里告知他这个喜讯。在路边,他看到了父亲歪在一棵大李子树下,似睡非睡,等他走近了去看,父亲已经没有呼吸了。

向日葵凋谢后的那个冬天,巴比伦把园子分成了两块,一块继续种向日葵,一块继续种月季。他把父亲葬在月季地里,他知道父亲身前最爱月季,因为那也是母亲最爱的花,母亲也葬在那里。巴比伦则躺在向日葵地里,他想,或许有一天我也会葬在这里,和我的妻子一块。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五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7 10: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向日葵凋谢后的那个冬天,巴比伦把园子分成了两块,一块继续种向日葵,一块继续种月季。他把父亲葬在月季地里,他知道父亲身前最爱月季,因为那也是母亲最爱的花,母亲也葬在那里。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