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5080|回复: 0

[小说] 母亲的首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6 11: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母亲的首饰
贾斯炜

张绪德的父亲是地主,母亲的家庭成份也是地主,贫下中农们叫作秃子约秃子,光光约光光。
张绪德从记事那天起,就知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子的儿子会打洞的道理,所以父母不是好东西,他自己当然也不是好东西。
上四年级这一年张绪德十二岁,因为不能忍受同学们的奚落,不论父母怎么规劝最终还是辍学了。
次年公社盖房子,从下面抽人,父亲被抽去了,母亲要求张绪德和父亲一起到公社工地干活儿。队长说:一个十二三岁,鸡巴毛都没有长的小娃子,怎么可能到公社土地干活,人家还会说我们应付党和政府。母亲给大队书记送了两斤红薯干,最终还是同意了。
不巧,这张绪德第一次随父亲出工不久,就亲眼看到父亲从房顶上摔了下来,当场断气了,公社安排人,出钱安葬了父亲。
张家就张绪德这一个独苗,大队要调他回来,母亲坚决不行。安葬罢父亲,张绪德就又到公社工地上去了。
从此,但凡有建设,需要从他们大队抽人的,这张绪德的母亲都要要求他主动参加。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跟泥巴打交道,一晃五年。
十八岁这年,公社成立施工队,张绪德顺利地被抽调去了,从此成为了一个“正式工”了。十九岁这年公社书记力排众议,将其提拔成了“技术员”。
没有想到,这张绪德也着实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提拔成技术员不久,便和施工队小会计玩起了暧昧。一个地主的娃子,竟然敢打根正苗红的,另外一大队书记的女儿的主意,这还了得?事情报到了公社书记案上,张绪德被开除了。
谁知这小会计却不依不饶了,声称生是张绪德的人,死是张绪德的鬼,绝起了食。
见小会计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这张绪德毕竟是公社书记亲自提拔的,出个什么事情自己也不好交待,遂叫来施工队队长和两个涉事大队的书记,商量解决办法,最后一致认为,张绪德虽然是地主子弟,但政治立场坚定,一直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努力为社会主义建设做贡献,为了改造自己,还和贫农的女儿谈恋爱。所以,恢复其“工职”。
于是两个大队都给自己相应的社员开了符合结婚条件的证明,在公社撕了结婚证。四个月后,这小会计生下了一粉白细嫩的女儿。第三年冬天,又生下了一对儿壮壮实实又胞胎儿子。
不久,唯成份论寿终正寝,接着国家又实行改革开放,施工队老队长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张绪德被提拔成了队长。
从此,公社施工队业绩步步攀升,到后来改制时,这张绪德顺理成章的成了名符其实的老板,成立了“椿梁建筑有限公司”。
张绪德两口子把公司打理的有声有色,但改革开放初,起来的一些富人,大多都没有办法持续发展,保有财富好像是那个时代的通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婆觉得张绪德不对劲,一个国内的小企业老板,成天都在往香港、澳门跑,而公司业绩一天天下降,无论怎么说,张绪德都有他自己的理由。

大家都知道,张绪德可是远近有名的大孝子,老婆没有办法,只好将情况反映给老娘,老娘也没有套出任何结果来。但老娘隐约觉得儿子一定作的不是正事,早晚这个家和公司要毁在他手里。
这天,老娘叫来张绪德夫妻,道:“妈这一辈子,出生在富裕家庭,年青时是人见人爱的‘大小姐’,跟你爹结婚不久,没想到后来就被共产了。妈一直在想,要是还有点老首饰陪着妈,妈就满足了,……”
从此,这张绪德隔三差五地都要给老娘淘些老旧金银首饰回来,老娘也心安理得地接受着。
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又是七个年头,老娘这天觉得儿子好久没有淘首饰回来了,也没有主动与自己联系过,遂找到儿媳妇询问,儿媳告诉老娘,张绪德也已经五天没有接她的电话了,打得没有办法时,只是回个短信说是有事了之。
一个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老娘焦急地等待着,果然外面传言张绪德在澳门赌博,押上了所有的财产而倾家荡产了,只等人家上门办理产权转移手续了。
婆媳俩多方打探,将张绪德从一贫民窟接了回来。
老娘进屋拿了一个红绸子小包,交给了儿媳妇,对他们说:“妈老了,你们给妈淘的那些旧首饰都在这里
儿媳用颤抖的双手,一层一层地打开了绸子包——一个存折,“哇”一声哭了起来,扑腾跪下:“妈!……”
老娘拉着儿媳的双手:“这个家看你的了,用这一百七十万,东山再起吧!……”

二O一八年五月六日
Responsive image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