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178|回复: 1

[小说] 棋局人生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7 16: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棋局人生


  大槐树下,热浪逼人。楚河汉界,激战正酣。跳槽马,飞田象,你来我往,剑拔弩张。棋盘两边,端坐着两个赤膀男子,一个血气方刚,一个正值壮年。红方棋子攻势凌厉,招招见血。而黑方的防守虽说不是固若金汤,倒也是退守有章,红方一时半会儿也无可奈何。
  我两个小卒可是过河了啊,这下你完了。青年得意洋洋。
  怕你个啥,过了河你就回不去了,只能原地打转,能把我咋搞。
  过河的小卒不回来。我连防守炮都不用,直接过来将你。
  果然,红方自己的营寨里除了那不能外出的士和附近的象外,其他的全部过河,大军压境,红通通一片,黑方每动一步都面临着杀身之祸。
  嘎嘎嘎,死了吧。快投降,别再想了,想也没用,死路一条。青年手舞足蹈。
  没办法了,将死了。围观的人也附和到。
  赢了一盘棋看你那球样,你没输过?那壮年满脸的不悦,一把推翻了棋牌,站起身来找拖鞋。
  把棋摆好。不然今天别想走。青年腾一下站起来,手指快伸进对方的眼睛里了。
  哟嗬,小卵子还想反天了。
  骂声起。
  打斗声起。
  肌肉撞击的声音,树木摇动的影子,灰尘逃跑的尖叫,还有怒骂声,劝架声,喝止声,都夹杂在一起。
  啊——很快,一声惨叫掩盖了所有的嘈杂,时间停止了,世界瞬间安静了。青年手上举着一块血淋淋的石头,咝咝冒着怒火,脚下壮年抽搐着,声音越来越弱,头部下面猩红一片。没有一丝风,空气都停滞了,青年身上汗水直流,围观的人们也是。
  远处,有人影晃动。青年丢下石头,踉跄着朝村外走去。脚步越来越快,身影越来越模糊。树下,壮年像树叶一样静止不动。棋盘从中断裂,棋子惊叫着四处跳窜,一颗棋子逃到了那堆猩红里面,满身通红。有人把他踢到了一边,是卒。
  警察来了,勘查了现场,然后沿着青年逃走的方向追去。
  这一年,马迅十岁,中午被大人逼着在家里睡觉,没看到村头发生的这事。但他们说得很血腥,吓得他大白天都不敢外出。
  十五年后,已是警察的马迅在办公室里追逃的信息里发现了这个人的名字。
  陈猛。
  这么多年,马迅一直在外面上学,每年也就过年几天在家里呆着。所以,老家的事他知道得很少。当问起陈猛的情况时,村里人都说这么多年根本没见他回来过。
  陈猛家的三间土房子已经塌得只剩下半截墙了,两个姐姐都嫁到了外村,母亲在他出事后没两年去世了,父亲熬了几年后也撒手归西了。据听说,当年陈猛的父母去世时,都有警察藏在村口,就是等着他回来,然而并没有看到他身影。
  这娃子也真是心狠,爹妈死都不回来掩埋,要他有啥用。村里人都这样说。
  这个家算是败了。人们都这么议论。
  自从陈猛的事情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没人下棋了,但后来慢慢又有人拿出了棋盘,慢慢有了围观的人群。只不过,大家都很淡定了,输了就是输了,很少有翻脸的。
  村头又围着一群人,马迅走过去后,下棋人礼貌地给他座,被他给拒绝了。他就是想来看看,并不想和谁一较高下。
  当头炮、屏风马、过河车,红方进攻似浪潮推进,秋风扫落叶一般劲厉,但常常由于首尾不能相顾而险象环生;而黑方则稳扎稳打,每一步都谨慎如微,有时看似一步无关紧要的招数,但三步之后返来回看,才发现那是最不可或缺的一步。别人是在看热闹,跟在一边起哄,而马迅则是看出了门道。不用看人,他通过这棋盘就能知道下棋人的年龄、职业。
  听说陈猛这几年在深圳啊?你们见到过没?马迅问一个才从深圳回家的青年。
  之前有人说是在山西煤矿上看到过他,后来又说是在福建的船上,这两年说是又在深圳。反正是一直都有他的音讯,但就是没见过他人。那人回答,他和受害者是一个家族。
  听说就在深圳市龙华一带,在一个厂里当主管,混的还可以,在那儿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另一个小伙子接了腔。
  那为什么没人报案呢?
  出去后都是湖北一个地方的,谁好意思举报。
  十五年了,公安机关为抓陈猛付出的努力不是“谁好意思”这句话能说得完的,好几个当年接触过此案的人员都退休了,脱下服装时,他们都遗憾没有抓住凶手,而人民警察的责任和使命也决定了不能凭感情来办案。马迅在心里默默地反驳,转身离去了。
  深圳市龙华镇骄龙塑胶厂区外,一排小吃店正对着厂区。此时正是繁华时期,下班的工人拥进这狭窄简陋的店里,顿时,烟雾和丁丁当当的炒菜声四起。乔东出现在一个刀削面店里,他吃不惯厂里给他准备的中层干部餐。南方的菜太寡淡无味,没有家乡的饭热烈。酸得地道,辣得激烈。但他的记忆里已经封存了,这种回忆只是偶尔的一次闪光而过。
  门外的桌子上两个人正在下棋,你来我往,杀气腾腾,棋子和棋盘啪啪的撞击声不时传入耳中。乔东被吸引住了,他端着饭碗走了过去。
  两人的棋路基本类似,都是进攻型的,刚劲有力,快意恩仇。但结果却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往往是一片大好形势最终却落得个身陷囹囵,乔东一边看一边摇着头。
  咋的?也喜欢下棋?来来来,你跟他下一盘,我来搞份饭吃。一个短头发站起身来,把乔东拉坐下。
  他抬手看看了手表,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时间足够。
  两方摆开阵来,进炮,上马,出车,常规的套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乔东一一沉稳化解,在稳步防守的同时,他对进攻似乎并不感兴趣,不急不躁。然而,细看棋盘,那铜墙铁壁的后面却是暗藏着进攻的利器,有明枪,也有暗箭,它们隐藏在后面,只待时机成熟,便会倾巢出动,一招致敌,连环补刀,让对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马迅看到乔东的棋盘布局时,从心里由衷地佩服,真是水泼不进,密不透风。看来,此人行事属于沉稳型的,对待这种棋风必须要有出奇制胜的招数。马迅一边继续派出车、马、卒在前面作出攻击的姿态,随时都准备冲击对方的前沿阵地。而在后面,则调兵遣将,支下炮台,瞄准了对方的后营。
  小卒过河。马迅推出棋子,并喝了一声。
  啪。还没等他的卒站稳,那成了那当头马脚下之魂。
  吃。马迅的并线车紧急驰援,却被在中路埋伏已久的护帅车斩于马下。
  就在乔东撤出这枚护帅的棋子之后,他发现自己上当了,中路大开,对方部署的连环炮已经搭出了炮台,直逼自己的帅府。
  一箭穿心。
  陈猛,该回头了吧。对面那人收起了棋盘,不紧不慢地说。身边,几名大汉已把他团团围住。
  你们……?
  对,我们就是从老家过来的,专门找你回去。
  那年酿下大祸之后,我其实一直在山上趴着,不敢回家。当时并没想到把人家打死了,后来第二天才知道,吓得我赶紧逃跑了。这些年担惊受怕的,见到警察都躲得远远的。爹妈死的时候我知道,也回去了,但只是远远地躲在山上,不敢回去。我应该早点去该自首的。
  马迅还沉浸在刚才的棋局里。
  其实你刚才不用那个车灭我,用马后炮这一招,你就不会输了。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31 10: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