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598|回复: 0

[小说] 小丑菊的文艺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15 19: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的文艺
        正午还晴空万里的天,此时灰蒙蒙正下着雨。倪倪撑着一把遮阳伞走在遍布积水的路面上,鞋子有点渗水,头脑也有些发胀。
        “滴答,滴答……”她的眼前、耳边仿佛有个时钟,清晰地听出机械声。下午的演出已结束两个小时了,整个场景却还在脑中挥之不去。
        那个明媚的清晨,倪倪握着手机坐在办公室里查找资料。校长找到她。“这个……不行啊,还是要请你上场……”校长客气地说,边搓着手心。
        “惨了,”她心里说着,“这次又要心软了。”倪倪心里这样想的,嘴上也是这么说的:“行吧。那我,就尽力吧!”最后还说了句“谢谢校长的信任。”
       四月份的经典诵读活动,每个学校只选一个。倪倪的歌舞节目被毙掉了,她本想让自己休整几天再投入到六一的活动中,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半路接的活不好处理,倪倪知道这个理儿。从人员配置、道具设置、服装构想都是陌生的,光熟悉这些就要好久。更何况活动的过程艰辛乏力,烧脑操心还不算,结果怎样都是未知。再说框架是别人的策划,不能过于指手划脚。
       敌不过热心,倪倪还是承接了下来,并准备全力以赴。
       她下午就着手进入排练,大幅度整改了动作的编排。在排练第四次的时候,倪倪的心里才有一点谱,大片串词倪倪抓住了几句关键,使整体效果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只要抓住关键点,就能省时、高效。目前来说,这个节目没问题!”倪倪乐观地联想着,仿佛一幅成果蓝图正在脑中渐渐展开。
       阳光好明媚,倪倪带着学生们在操场上晨练。“拿出你们最好的状态来,为洪小争光,为集体添彩。”倪倪激情四射。“站姿……握扇……表情……”她不知疲倦地一一指导。
       周五一大早,所有参演人员全部到位。除了道具,大家统一换好了演出服。现场写书法和绘画的,笔墨纸砚铺满了六张桌子。倪倪来回穿梭在场子中间,指挥演职人员上场、走台、谢幕。
       “真是风光无限啊?!”一个浑身发光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倪倪面前。她看了眼四周,大家都没有异样。倪倪感到惊奇,这个人从哪冒出来的,笑语盈盈的,试探的语气,似曾相识。
       “挺能干,一个人指挥全场。”这声音直向倪倪的心底。
       “没什么,这是应该做的。光一个人成不了集体,对吧?”倪倪礼貌地应答着。
       就在节目基本成型时,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了雨,所有的人及时收队。倪倪抱着两盒子折扇,快步走进办公室。她收拾好物品,却不知道接下来想要做什么。眼前忽闪忽闪,那个浑身发亮的人又跳到倪倪的面前,也不说话,微笑的看着她。
       倪倪礼貌的问道:“你是谁呀?我们认识吗?”
       “我叫方能。”对方俏皮地眨眨眼。“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的,我保证随叫随到。”没有违和感,倪倪感觉很亲切,这个看不出身份、性别、年龄的方能,有巨大的吸引力,让倪倪很平静、专注地与之对话。
      
       演出时间还没有定下。
       本周第一次的排练有些扫兴,人没到齐,撇下学生这边重复的练习不仅没有提升,反而让孩子们的腔调变得越没滋没味。
       倪倪像一把螺丝钳,把孩子们这些螺丝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始终等不来最佳时刻。
       她硬着头皮把那些需要注意的衔接处一说再说,却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效果一遍不如一遍。倪倪觉着自己在同事眼中被一层层削磨,一点点变轻。
       倪倪走到一直坚持排练的两位姑娘面前,叹了口气:“好吧,今天先到这儿。再练无非是在浪费时间。”
       边上一个学生撅起了屁股拦住狭窄的过道,另个学生着急地大喝一声,响彻整个舞台。倪倪将就活动结束,留出点时间去处理,此时正懊恼着。
       方能从头脑中跳出来:“你为什么要自责?”
       “哦…”他的问题一针见血,倪倪不知从哪开始回答。方能好像早看出她的不自信。
       “好像是一个瓶颈,总是没有提升,我感到自己有些无能为力。”“这是一个过程,你要试着突破啊!”方能鼓励倪倪:“不要着急,慢慢来。期待你的优秀表现……”
       缺乏定力和耐心是倪倪的短板,这一点似乎瞒不过去。倪倪有些烦恼,她朝方能望去,却被阳光刺了一下眼。
       第二天排练时,倪倪的小蜜蜂没电了,她借了一个扩音器。倪倪听见自己的声音飘在耳朵上空。
       操场上的一只篮球队躲在一片阴凉处把球没完没了的在地上碰着,时不时跑一圈队伍把倪倪的声音赶得支离破碎。
       看着学生不进反退的动作,倪倪大着嗓门儿对着成员发了牢骚。
       “人到不齐又怎么练呢?”倪倪对着总指挥发问。
       周四就要演出了,这还是倪倪听来的。她跟总指挥碰面时,在两节课后的厕所。
       倪倪苦着一张脸,看起来比总指挥还着急。
       时间不等人,周三下午即彩排,所有的事情要赶在彩排之前敲定。这次总指挥硬拉了两位写书法参与排练,又找到三位替补走场。这次,拼拼凑凑的人是到齐了,哪知他们在激烈地讨论字板,在上面指指点点,询东问西却拿不定个主意。
       倪倪不好表现的太过于凌厉,这天下午就变得没有主意了。遇到她不了解的交涉调转头就找总指挥,一副不求甚解,虚心求教的模样。
       倪倪试着不发脾气,在她大概了解了商议内容后想说句玩笑话来调节一下气氛,只可惜声音太轻,还没被听进耳朵,就被风吹散了。                  
       “今天上午最后一次排练,下午两点准时从学校出发,参加彩排。”校长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把要求重申了一遍。
       倪倪昨天看过了场地,她把学生进场的顺序一改再改,也不管其他演职人员得空还是聚在一起,在字板或画纸上指指点点,商榷不定。
       她记得昨天方能提醒过:“活动也不是活动本身,这是一个互相沟通、协作提升的过程。”正如倪倪之前所说,一个人成不了集体。“有时候,每个人都必须放低姿态,努力地去做某件事情。只要尽力了,不完美即是完美。”
       倪倪比之前看得开了。她继续请来语文老师为学生纠正腔调和咬字,自己跑去和朗诵老师们沟通,调整一举手、一投足、一个重心的转移、一个眼神的转换的最佳角度与状态。在必要时走上去委婉地打断他们的专题讨论,温和地提醒她们准备上台。
       倪倪告诉学生,上台要帅,站姿要直,表情要美。她或柔声或严厉,偶尔喝斥一句即转入和风细雨。
       临到下午出发前,有两个学生说演出服丢了。总指挥找了九套书童装,和倪倪商量着替换进去。
      书苑路程不远,倪倪同学生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孩子们个个体力充沛,她要赶着几个胖孩子在后面压阵。
      总指挥前一晚上做好的幻灯片到达现场就出了问题。参演的老师们在旁候场,校长指示倪倪快速整理好学生带队进场。
      礼堂里坐了几拨别的单位的人,大家怎么都不说话?同样都把目光投向了带学生上台的倪倪。倪倪对场地也是陌生的,她要现找中心点,前台线、中台线、后台线,并且给学生找几个好辨识的标识物。在此刻倪倪感觉到有压力,她不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到近前看不到整体,到远处却叫不出这些孩子的名字。她小心翼翼地指挥着:“你,对…就是你,再出一来点,好…再出来一点……”在这座环境雅致、翰墨飘香的书苑里,倪倪生怕自己说的话不合适,被别人瞧不起,说她们是小地方来的人。
       倪倪此刻需要援手,她四处找方能,却没有看到他的影子。倪倪跑前跑后,为每一个孩子指定位置,甚至直接从台子上跳下来。
       倪倪不管不顾了,她得豁得出去,抵住压力。彩排一结束,倪倪跟总指挥打个招呼,看学生去了。倪倪尽管长了三张嘴,一张嘴提醒学生把物品收好,一张嘴提醒口渴的按序取水,一张嘴提醒学生不要乱跑随时收队。三张嘴都不够用的。尽管也有几位老师帮忙提醒,但孩子们仍像蝴蝶一样,兴奋地扑来扑去,走到哪都像一群机灵的雀儿,叽叽喳喳地跳来跳去。
      一个下午倪倪的屁股都没落座,楼上楼下地跟着学生转得腰酸背疼。收队时,一个学生说裤子丢了,倪倪叫他赶紧去找。带队的男老师看倪倪在场,“咦”了一声,摇着头同其他老师先走了。裤子没找着,倪倪带着学生们走不了。
       校长在门口处招手,示意倪倪带学生返校。倪倪带着被撇下的哭腔,向校长如实汇报。跟随着旁边的总指挥立即就打了个电话,刚才出走的老师回来了一个,手上拿着条裤子。清点完人数,校长同倪倪把学生领出书苑大门。带队老师正在等她们。倪倪快步跑到围成圈的老师们面前,有点不放心:道具都收了吗?得到她们肯定的答复,倪倪快步撵上学生队伍。
       “累死了。”坚持走回家的倪倪把自己扔在垫子上,腿高高的搭向沙发。她有些生气有些委屈,但有头无尾,只把爽歪歪的空瓶子叼在嘴上使劲地唆着。
       “好点儿了吗?”方能微笑着出现了。
       “下午你在哪儿?让人帮忙看个队形都没有……”倪倪还在郁闷。“今天彩排的效果怎么样,哪些地方还需改进,明天还要准备哪些东西?”“彩排之后,是不是应该聚到一起说一说……”倪倪心里没底,她把疑虑一一摆设出来。为保证最佳演出效果,她们几个人从中午吃完饭就开始包装道具,“明天呢,明天的正式演出,就这样上吗?”倪倪等待一个回复,需要有人告诉她,这样包装是不可以,她会立即停止,或还可以,她仍要继续。
       “呵呵呵……”一直听她絮絮叨叨的方能笑了起来,“你倒是很能操心。”方能看着她说:“你设想的没错,不过……”方能突然话锋一转:“大家都很忙,不是吗?”
       方能例举着:“总指挥昨晚制作幻灯片忙到12点半,到现在还留在那调置。”他把话锋又一转:“那么你希望谁来帮助你看管学生呢?”
       倪倪想了又想,他说得有道理。除了演职人员,就是校长、总指挥和她。
       倪倪沉默了,似乎在思考。“不管有没有人给你规定,管好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不仅要管理好他们,还要全力保证节目的顺利演出。”方能的态度毋庸置疑。
       倪倪站起身,觉着身上的担子沉甸甸的。不过,头脑似乎也清晰了许多。
      
       今天是演出的日子。上午11点准时从学校出发。倪倪是最后一批跟车的老师,带了五个学生。
       按照校长的吩咐,她们到达目的地就直接去食堂。吃完饭立即化妆,演出两点半准时开始。
       倪倪领了一份饭,顾不上细嚼慢咽。这边早到的学生已经开始列队。她迅速把餐具收拾一番,带领第一批学生去换衣服准备化妆。   
       服装是学生自己拿着的,道具却不知被放在哪。一个矮个儿学生跑过来报告,说,鞋子丢了一只。倪倪看着他:自己去找。从食堂方向过来一个哭泣的学生,说,吃饭时演出服不见了。
       倪倪戴着扩音器,一边打着电话一一联络。离演出还有两个小时,这些状况的出现让她觉得可笑。
       要管理好学生。倪倪在心里重复着,包括一切演出时可能会用到的物品。尽管学校专门请了化妆师,倪倪仍买了一包皮筋和一板卡子,以备不时之需。
       倪倪把皮筋一根根串连起来,为保证在一个寸板头的男孩子头上固定住帽子。“可以没有功劳,但一定不能出现失误,万一帽子半中途掉了,就全完了。”倪倪手上很麻利。
       但是,今天的皮筋一定要开她们玩笑,价钱偏贵不说,质量特别的水,十有五六一绷就断。这个状况倪倪始料未及,反反复复地接上,再断,不停地再接。
       倪倪有一盒子的皮筋,不怕它更糟。可是情况真就更加糟糕了,化妆师不管发型,有几位老师已经开始跟倪倪抢皮筋和发卡了。这些信息倪倪一概不知。但当着大家,倪倪没有发火,她一遍遍在心里换位思考,既而心理平衡。“好吧,我要把学生管理好。从头开始,发卡、皮筋,到脚下的鞋带,这都是我的事儿,也是份内的事儿。”
       昨天的舞台又多出了一排凳子,倪倪见缝插针带着学生又走了几遍场子。
       临上场之前,那个学生的鞋子还是没能找着。倪倪着急地换来换去,一直没有找着合适的。有人给倪倪出谋划策,顺序犹如田忌赛马。此时总指挥及时出现,并拉来初中的一个孩子脱下鞋子先给他换上。
       总指挥又问:“倪倪,扇子怎么少一把?”倪倪不知怎么解释。她好说,昨天的扇子不是我收的?她们当即就决定把领读小姑娘的扇子换过来,再临时给她设计几个动作,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舞台撑起来。
       正设计着动作,有两个孩子嘻闹又把一个扇骨别断。  
      
       现在倪倪想来,这些状况一出一出过于奇葩,使整个团队经受了巨大的考验。倪倪像跑了几个千米,精疲力竭。
       好在演出很成功,除了东道主,她们的节目得分最高。所有的付出都没有白费,这也是大家众望所归的结果。
       活动结束时,大家合了影。倪倪选了个靠边的位置,站得笔直。
       她看见方能在座位间冲他们开心地笑,他在朝倪倪招手,并竖起了一个高调的大拇指。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 金币 +3 收起 理由
老松树 + 5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