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382|回复: 3

[散文] 伤逝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18 08: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伤 逝
----- 写给我的小学
     
上次与你作别,还值春寒料峭,而今回首,已是满目苍翠,莺飞草长了。站在这片已经空旷的场地上,晨起的太阳把我瘦消的身影拉得硕长。挖掘机的坚牙利齿已把两排破落不堪的教室夷为平地了,几根梁椽及碎瓦孤零零的躺在尘土之间,那棵滿身叠翠的樟树,颤颤巍巍地在风中摇摆。我仿佛站在母亲干瘪的怀里,无能为力地看眼前的母校无声无息地永远消逝在历史的进程中了。
     我的小学,处在两河交汇的地方,前人取名叫双河口小学。两面环水,三面环山,在学校四周散布着炊烟袅袅的村舍和错落有致的农田。这所小学从七十年代开始,为两河一湾的人们培养了数以千计的文化人。二十一世纪,随着入学人口的减少和教育布局的调整,母校再也没有了学生,小学像一位远离儿女的母亲,孤单而苍凉,丛生的野草和日渐破碎的瓦砾已让她容颜沧桑命运多舛了。我很久以前都在心痛这位满目疮痍的母亲了,怕她经不起风霜暴雨的摧残而潸然倒下。然而,新春的喜讯传遍了这里山乡,在精准扶贫的行动中,在外的家乡商界名流石总要回乡创业反哺乡邻了,计划将闲置的校区进行改造,成为农民致富增收的合作社。高兴于母校如凤凰涅槃般再次重生,再为一隅乡邻殚精竭力。然而游子对母亲的眷恋是与生俱来的,逝去和重生的阵痛,撕裂着矛盾的情感。我不得不写下这篇文字,记录它昔日的点滴和一个游子内心无法逝去的记忆。
    小学就像母亲,让我们脱离无知和收敛野性,对她的情感如校前溪水般绵长深远!从迈入校门的那刻起,学校求知的快乐都已吸引着我幼小的心灵。我的老家离学校还有六里的路程,八十年代的农村,还是蛮荒和古朴,没有机耕路,途中要走一段危险的羊肠小道,路两旁长满山竹和野芦,外边是陡峭的山坡一直插入水库,我们一院的孩子,每天早晨往往还是繁星滿天时,就扒一口母亲做的油炒干饭就上学了,大大小小的伙伴挎着羊肚子手巾缝制的书包一路撒下欢声笑语,幸福的向学校出发。天未亮,小路两旁的路边草藏有一身的露水,尽管我们已经把裤管卷的老高,并用竹棍不停敲打,但还是湿了双腿,湿了光光的脚丫。对面山上的野狼发出凄婉恐怖的叫声,这群求知的少年心中没有艰辛,没有恐惧,只有上学的快乐!
学校面积不大,只有一千来平米,几间七十年代建造的土墙房屋,和一块凹凸不平的场子就是学校的全部,没有运动场,也没有体育设备,河岸边有一排白腊树和一棵秋红树,一直忠诚地守护在校园(不知何时已经被砍掉了 ),但这却是求知的乐园。儿时的眼睛不会觉得学校简陋和狭小,有的只有好奇和新鲜,上课听着老师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讲着新奇的知识,下课在土操场上玩着跳坊、抓子儿、斗膝等简易的游戏,一个用机器钢磨做的钟铃把我们在校的生活进行有节奏的分割,时而唤我们走进教室,时而又把我们带到操场。               
我的启蒙老师,姓吴,人憨厚老实,那会儿他既带语文,数学,也带音乐,虽然他也没高深的文化,但他不厌其烦地教会了我们识字,算术;虽然他教的歌曲跑调很多,但那是存储心底最美的音乐!带我爱上文学的是五年级的王老师,当时他还是刚涉世不久的青年,他经常写通讯报道并发表于报端,那时捧着报刊,看着老师的作品变成隽美的铅字,内心是何等的羡慕和敬佩!于是能发表作品就成为我的梦想。后来,老师改行从政,当了宣传干事,而对文学的喜爱也潜移默化地融入了我的血液中了,虽然不能当饭吃,但足以让我的情感世界永不孤独,在从政的世俗劳累中,总有一片精神家园在花开草长永不荒芜。
    校门口的两条河是我最值得怀念的乐园,东边从梁家庄流下,西边从段家河流出,两条河在山间千折百回之后在学校门口温柔地交汇在一起。鱼虾在这里层出不穷的生长,在河里徒手捉鱼是我们最大的乐趣,盛夏季节,河水不再寒冷,鱼儿自由地在流水与沙石之间穿梭,我们在早晨放学间隙,卷起衣袖,在河水里的石板与岩缝里摸着滑溜溜的鱼儿,在征服与逃脱的游戏中享受自然的乐趣。当上课铃声响起时,我们急速地踏着水花,飞快地奔向教室。湿透的裤子把板凳沁湿,然后又慢慢随体温变干。没有老师的责备,也没有如今孩子安全管理的层层束缚,原始的乐趣张扬着我们儿时的天性和本真的快乐。
     同窗情谊,真挚而悠长。多年以后,昔日的同学大多都已远走他乡了,已记不清每个人的名字和容颜,但在小学几年的生活片断如电影梦幻般定格在日渐模糊的记忆里。阿坤是我最好的同学,当年也不知何时与坤成为如胶似漆的玩伴,我们一起上课,一起放牛,在老家的村落里,我们捅过蜂窝,摇过邻家枣树,在黑夜下用弹弓打过别家的灯炮,我们也一起承受大人的训斥,也一起喜欢班上最美的姑娘……。多少年后,坤已是名符其实的亿万儒商,而我还在这片土地上奔忙着微薄的希望。我们不会忘记昔日同窗情谊,也会珍藏那段美好的时光!
     別了,我最初的校园!多少年以后,也许人们忘记了你的名字,模糊了你的容颜。但你在历史长河里为大山深处的孩子们开启智慧传播文明作出了努力,特别是当年那一批无私奉献的老师们,应该永远铭记。
     感恩母校,感谢生活。愿家乡越来越好!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20 10: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伤逝》:鲁迅唯一的一篇爱情小说的题目,用到这里非常恰当。文中就是追忆小学校舍的前世今生、小学老师、同学、少年生活记忆……文字朴实而功力自见。这篇至少唤起了我对小学生活的相似记忆,大部分人有感触,但没写出来呀!你写了,会有更多共鸣的。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20 18: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31 10: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情真意切。生动感人。带着读者一起,回到了各自已经逝去的学校生活。温暖中有些酸楚,感伤中颇多自励,学习了。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