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131|回复: 1

[公告] 十堰周刊2018年20期文学(霍中南/贺进修)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21 09: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小小说二题
□霍中南


◎ 老更叔

那天,上班的时间到了,值班室的门紧闭,个个壶都是空的。这真奇了怪了。推开门一看,老更叔手拿破蒲扇,铝壶的水烧干了。

老更叔姓杨,退役军人。说是有复员费,可能是太少,顾不了家,一直给机关看大门。大方点的给800,小气的给500。有人说话了,你咋给这么点钱?局领导说:"他还有复员费呢!”好像复员费也是他发似的。

开始都叫老杨,不知是谁叫一声老更叔,就再也没有人叫老杨了。

给机关看大门,说起来简单,不就看个大门?实际上这钱挣得不容易。机关的公私车辆,有几辆是按时回的?十冬腊月,天寒地冻,喇叭一响,光身子,冷棉袄,浑身哆嗦,嘴里还不停地答应,“来了来了!”

不仅看大门,还得打扫内外两大院落,烧几十壶开水。清晨四点起床,煤烧铝水壶的那种。刚刚烧满,就到了上班时间。煤不地道,隔夜煤熄了,赶紧发火燃煤,上班时,竟有一半水壶没有满。

从部队转业的女人骂开了。“老杨!叫你来烧水的,不是来睡觉的。这么半天,水喝不上一口。”老更叔用破蒲扇使劲儿扇,越急越不开,那女人骂得更凶了。有人劝,这么长的夜,谁还没个瞌睡?那女人接着埋怨局领导:局长也是,到哪儿请个当爷的!

老更叔找到局领导:局长,人上了年龄,活路跟不上趟儿,你还是另请人吧?局领导忙说:那女人,莫听她的,她就是个乌鸦嘴。

局领导心里想,我到哪儿去找500元一个月的人?局领导又亲自找到这个女人:要换人,行!超过500元的钱,从你工资里扣。

就这样,老更叔又干下去了。

那天,上班的时间到了,值班室的门紧闭,个个壶都是空的。这真奇了怪了。推开门一看,老更叔手拿破蒲扇,铝壶的水烧干了。

老更叔走了。

局领导擦擦眼角的泪,老更叔啊,这下你能睡个囫囵觉了。

◎ 这就是爱

半道上准备把钱揣进包,突然感觉到哪儿不对劲儿。数一遍钱,竟然多出二十。人家做点小生意不容易,这钱断然不能要。

今儿过生日,又逢星期天,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来到菜市场,直奔肉摊。

卖肉大婶四十多岁,体重明显超标。天不热,袖管却捋到了胳膊窝,俩手臂满满的疙瘩肉。活脱脱的孙二娘形象。但也并不太准确,她脸盘子虽大,却有一种粗犷豪放的秀丽,是那种大方纯正的飘逸。总之,人不显臃肿,不显丑陋,倒有几分躲藏的俊俏。

两把牛耳尖刀来回地猛蹭,嚓嚓嚓……像是随时准备杀人似的。冷不丁间,听她断喝:“黄焖或是爆炒?”

我一时被降住,竟然无语。直到她又一遍催促,才怯生生地说,五斤,黄焖。

话音没落,“嚓”地一声脆响,牛肉在她刀下竟如面叶顺溜无碍。一刀下来,剃头匠挡刀布似的肉条,稳稳飘落到秤盘上。嗬,不多不少,五斤!
这功夫练!

她拿出计算机猛戳一气:四五二十,五五二十五……每斤二十五元四毛,一百二十七元,刚好。我数学不行,还有个四毛零头,口算肯定算不出。像她这样的爽快人,也耍不了奸猾,没说二话,抽了两张红页钱给她,她在装满钱的抽屉里乱翻一气,“哎!”她把一叠钱递给我。

拎肉走人。

半道上准备把钱揣进包,突然感觉到哪儿不对劲儿。数一遍钱,竟然多出二十。人家做点小生意不容易,这钱断然不能要。

大姐,你这钱不对?

她仍是肉案子上下地忙。没有功夫闲扯,我会找错钱?

你没少给,是多给了。

她看都没看我一眼。你有病?别说我不会多给,多给了,你拿走,我认!

大姐……

我在火里你在水里。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今儿这是咋了?二十块钱,不要还真不行。

这样的事出现一次倒还罢了,到下一档买木耳,竟又硬多给半斤,简直不可思议。正和老板吵得不可开交,“孙二娘”过来了。原来两家儿生意都是她的,这里是她妹看摊。

你这人怪,多给你东西,是我情愿,人五人六的一个人,咋这么不开窍儿?

说着说着,我真来了气。你少我的不行,多我的也不行!

等到复了秤,抓起木耳,悻悻地走了。

刚到门边,她妹追上来。真对不住了!我姐没多少文化,我姐和姐夫离婚五年了,我姐是真爱他,只得敬重一切有文化的人,来取代那份爱。每年这天,她都要找一个和姐夫年龄相仿的文化人送点东西,希望你能理解。

我默默地接过她送来的一包木耳,眼眶竟然有些潮润……

------------------------------------------------------------------------------------------------------------------------

纯属意外
□贺进修


正午的太阳火一般的泻下来,热浪一阵阵袭来。大虎跑车回来喉咙干得冒烟,他径直走向了楼下的百货店。老板娘歪在躺椅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玩着手机,她满面春风荡漾,全然忘记了来买东西的大虎。

“买瓶水喝,百岁山的。”大虎掏出一张十元的钞票递过去。

老板娘把眼睛从手机上移过来,瞟了一眼大虎,又漠然地回到手机上。她懒懒地接过钱,扔在屉子里,又从身边的货架上递出一瓶水来。

大虎刚接过水,电话突然响了,匆匆到屋外的树荫下接电话。接完电话,大虎把手机插进裤袋正要上楼,突然想到,还有七元钱没找呢,就匆匆走回店里。
老板娘依然在玩她的手机,也懒得理进门的大虎。

“还没找钱呢?”大虎提醒她。

老板娘一愣,一脸茫然的样子。大虎把刚买水的过程重播了一遍。

“已找给你了!”老板娘一口咬定。

“刚过身的事,怎么就不认账了呢?”大虎急了。

“我见的钱多着呢,还在乎你那几块钱?”老板娘很不耐烦,调门就高了起来。

本来钱不多,没想到老板娘这般口气,大虎有些怒火中烧。两人互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声音越吵越大,惊动了树上的鸟儿,也吵醒了里屋睡午觉的男人。
男人走出来,睡眼惺忪。大虎把经过给男人又重播了一遍。男人看看两个正较着劲的人,又看看墙角的摄像头,说:“调录像看看不就清楚了嘛!”

三个人很快都挤到电脑监控录像前,眼睁睁地看着录像的回放,生怕放过了哪一个细节。 突然,女人脸刷的红了,男人眼睛直了。大虎分明看到录像里老板娘正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抱在一起……

屋里的空气顿然凝固,男人眼里像冒出一团火,扑向老板娘。大虎脸一热,噌的跑出了百货店。

紧接着大虎听见摔电脑的声音,男人的叫骂声,女人的惨叫声……

没过多久,警车来了,救护车也来了。女人拉走了,男人也带走了。

大虎浑身是汗,懊悔不已。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21 16: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