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257|回复: 0

[小说] 六十年后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5-27 20: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六十年后
贾斯炜
此次南行,在这个大都市的文化广场溜夜时,听到了一个让人心酸无比,而又悲喜交加的故事。
灾祸的三年间,东头庄上的两百多人已经饿死了近百人,就连把守庄口的民兵也死了几个。
陈德一家五口,两口子及老大先后死去,剩下一八岁的女儿春儿和七岁小儿子秋儿。
姐弟俩听父母生前说过,百里之外的太阳落山的方向是大山,山里面可能有野果,至少也有树叶子度命,商量着如何乘月色逃出庄子,寻找父母所说大山。
中秋月圆夜,应当是民兵们最不警觉的时候,春儿在家收拾“衣物”,秋儿老早地来到庄头进行侦查,确认路线。
夜半时分月光娇美,姐姐春儿背着包袱,拉着弟弟秋儿,沿着天亮前侦查的路线出发了。
刚出庄子不远,突然一上十岁的男孩子冲上去抢夺春儿包袱,姐弟俩及那个孩子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撕打,见姐弟俩力不及对方,秋儿便抱着那孩子的腿拼命地撕咬了一口,一坨肉掉了下来。
那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少了一坨肉的腿,秋儿仍然不敢松手,紧紧地抱着这孩子的腿不放。过了好一会儿,这男孩慢慢地松开了抱着伤腿的双手,倒下了。
秋儿见状,放下那孩子,拼着命艰难追赶姐姐,走出不远,腿一软无法挪动脚步了,顺地坐了下来。
秋儿口干得裂心地难受,一抬头看见从月亮上掉下来数也数不清的硕大的馍馍,伸手去接,怎么也接不着。
正在这时,隐约间,两个男人远远地向这边走来,秋儿挣扎着向起爬,准备逃跑,最终没有成功。
突然,那两个人同时蹬了下来,虽然都是很小的声音,但秋儿听得一清二楚:“好像是晌午在刘村茅所①找蛆吃的那个娃子。”
“是的,刘庄狗娃子的儿子。好像已经……”
“是的,很能吃上几顿……”
“赶快……”
两个男人分别拽着那个孩子的手和腿飞快地向庄内跑去。
不一会儿,秋儿隐约可见庄子的一户人家的房子上飘起“炊烟”,不时,又见那家人阔大的堂屋里的大桌子上摆放着各种丰盛的大碗肉,还有糯米酒,香气扑面而来……
秋儿醒来时,见到了自己两个在世,且在身边的亲人,一个是舅舅,一个是舅舅五岁女儿。秋儿从此失语、失聪,成了聋哑人。
舅舅、秋儿和表妹一家三口相依为命,一晃十一年过去了,舅舅那些年省吃俭用地拉扯着他苦命的兄妹俩,虽然两个孩子长大了,自己的身子骨却一天一天地萎缩了下来。
这年舅舅做主,他表兄妹俩结婚了,不久舅舅去世,第二年表妹生下了第一个小子。
时世变迁,这里早已成了移民大都市,原来的地貌没有了,原来的人也都不见了。
几十年来,姐弟团圆,一直是秋儿夫妇最大的愿望。每天一有时间,秋儿都要到自己认为的当年的庄头儿,也就是现在的文化广场坐一阵子,无论春夏秋冬,一天都没有间断过。
一晃六十年过去了,秋儿已经是六个孩子的爷了,这年腊月三十雪下了个昏天暗地。
一大早,老婆在家指导孩子们准备团年饭,秋儿又来到了文化广场。广场上空无一人,只有几只喜雀在树上飞来飞去,偶尔下地觅食,留下脚印一串串。
中午时分,一雍容华贵的老太太来到秋儿的身边:“这位大哥,这大过年的怎么还不回家?”
不知道老太太说的什么,这秋儿只能是摆摆手,指指自己的嘴巴和耳朵。
秋儿一转身,见地上的喜雀脚印,顿时灵感来了,折了个大柳树枝子,在雪地上写了下大大的两个字——“春儿”。
这老太太接过秋儿手中的树支,也写下了两个大大的字——“秋儿”。
两位老人先是一愣……
【注释】①茅所:所,音si茅所,地方语,即厕所。
二O一八年五月十七日于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斯炜理事:729887056@qq.com。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1栋2—603室。
相关联接:https://user.qzone.qq.com/729887056/blog/1526730492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