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920|回复: 0

[小说] 翻 冈 门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6-8 08: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翻 冈 门
贾斯炜
曾德寿生下来就是一副机灵相,两岁的时候起就喜欢掰弄锁,十岁的时候随便一个东西就能把各种锁给打开,但就是读书不行,四年级的时候仍然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成天逃学,跑到修锁摊上看师傅们修锁。
父母见曾德寿不是读书的料,想到喜欢修锁也不是坏事,将来可能就是他谋生的手段,只要是不学坏也就任他去了。
凡事总得有个门户,曾德寿小学毕业后就拜了个师傅,学习修锁去了。
半年下来,师傅的手艺远远地落在了他之后,曾德寿出师后,自己在另外一个街道上支起了个台子,开了个修锁摊。
这年头,修锁的人越越少了,一个小娃子摆摊更让人怀疑他的水平,挣的钱甚至连生活费都保不住,曾德寿想: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呀!
磕睡来了遇到枕头,这天天快黑的时候,一对老夫妻来修锁,等待过程中,老太太问老爷子:“张家老二到底做什么生意,成天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好像怪有钱的。”
“搞他妈的个屄,狗日的不务正业,在外地偷人家……”
一语惊醒梦中人,曾德寿边给老夫妻修锁,边观察起了马路对面楼房上的情况。锁修好了,索性不回家,继续观察,天黑后干脆就假装睡在了修锁的台子上。
凌晨三点时,曾德寿发现四楼的一家窗户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没有亮过灯,遂断定家里没有人,便摸了上去。
曾德寿就是曾德寿,不到十秒钟就毫无声息地打开了这家的门。室内果真无人,第一次得手就是七十二块,足足是他一个星期的修锁收入。
得手后,曾德寿又继续在台子上睡了起来,上午十点多钟,这家的窗子开了,一直到晚上下班好一会儿,还是没见警察到访。
晚上回家,曾德寿给父母说,南方人有钱,修锁给得起价钱。第二天便离开了这里,到南方去了。
人家专业小偷一般只偷现金和贵重便携物品,这曾德寿不同,如果确认安全的情况总是还要看看有没有年龄、长相相仿的男人身份证。
不久,曾德寿在业内就小有名气了。
曾德寿作贼有一个特点,在任何城市不超过五次,且在两年内不再重游这个城市。
日子过的真快,一晃十年过去了,曾德寿在业内已经成了泰斗,从来没有被抓过,业内人称其为“总得手儿”。
“总得手儿”来到红椿坡整整一周了,一次都没有得手。其实,这“总得手儿”还是怪有传统文化观念的,知道一周就是一个周期,一个周期没有得手就会有问题。于是,打算离去,但又觉得空手离开一座城市,一则,不吉利;二则,真是有损他行业泰斗的声誉。
还是晚上看看再说。当天晚上就又行动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周没得手,得手得一年——整整二十万没有开封的新钞呀!
天亮后等到银行上班,这“总得手儿”就跑到银行,将二十万现金存进了自己的账户。之后,来到了火车站,买了票,顺利进了候车室。
总得手儿刚在候车室坐定,广播响起:“翻冈门乘客注意了,翻冈门乘客注意了!由于我站工作人员失误,在身份验证时误将一张同样式作废车票给了您,为了不耽误您的行程,请听到广播后,速持身份证到验证处领取您的车票……”
这总得手儿一惊:若非?立即掏出车票一看,自己手上果真是一张过期的车票。
只怪自己粗心,当初只是选了一张年龄、长相与自己相仿的身份证,但对上面的“番冏闬①”三个字是什么读音就没有注意了。
不过,我“总得手儿”就是总得手,毕业读了个小学毕业,多少还是能认得几个字的,况且这不是正在广播嘛,看看上面的名字与广播对照一下不就知道了。遂认真地听起了广播上面到底是怎么说的。边听边对照身份证看,对这三个字不就是“翻冈”嘛!
“翻冈”的读音终于确定下来了,这总得手儿心里顿时美滋滋的:这读书还是真有的用呀!得意的来到了身份验证处:“大叔,是我的票你给错了。”
“你叫啥子?”
“广播上不是一直在不在喊嘛!”
“我这是在问你,不是在问广播。”
“没听到是‘翻冈’呀?”
“身份证拿来看看。”身份验证人员验过曾德寿的身份证后,客气地道:“对不起!我的工作失误,给您带来了麻烦,请原谅!翻冈门同志。
这“总德手儿”刚刚上车坐定,就被警察带下车了……
后来,公安人员提取的监控本来就不清晰,加上没有其他任何信息,故,对那个身份验证人员怎么这么快确定曾德寿身份的。百思不得其解。
决定问个究竟,得到的答复是:公安提供的照片相貌虽然不算清楚,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特征与“总得手儿”相似的。于是,就故意给错车票,以争取时间,予以印证。而小偷一般文化程度不会太高,所以,故意将“番冏闬”广播成字形相近,读音完全不同的“翻冈”,以此试探其身份的真伪。
如果他来换,并确认了读音是“翻冈”的话,完全可以认定身份证不是他本人的;如果他不敢来换,必然是要从这里出去的。如果来换,确认读音是“翻冈”,就可以通知公安了;如果不换,从这里直接出去,肯定是一个有问题的人,我们完全可以先对他进行限制。
更何况,那“总得手儿”在说出“翻冈”三个字时,明显感觉他的底气不足,自己也不敢肯定就是读作“翻冈”, 说出这三个字时,明显是一挪而过的。
当公安人员问及他是如何想到这种办法时,这身份验证人员诡迷地道:“有逃犯需要我们配合抓捕的时候,尽管照会领导我们一下,由我来身份验证台值班就时是了。”
【注释】①番冏闬:读作bōjiǒng hàn
二O一八年六月八日凌晨于
四方山脚下随性斋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斯炜理事:729887056@qq.com。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1栋2—603室。

相关联接:https://user.qzone.qq.com/729887056/blog/1528266716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