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240|回复: 1

[散文] 那年冬天的记忆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6-13 08: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时光总走得匆忙,2002年的冬天已经走得很远,但那个冬天的记忆如那年冬天的寒风般刻骨铭心。
       那年,对于长期拿低工资的教师来说,无疑是异常兴奋难忘的一年--教师真真切切的涨工资了!在多年工资仅够维持生计的现状下,如今有了实质性的翻倍的增长。我们家三个穷教书匠在涨工资的喜悦中,膨胀了美好生活的希望,便有了改变生活现状的冲动。经过商议和中长期家庭预算,我们形成了一个重大决定:到县城买房!山沟的生活实在不便,早已不堪忍受肩挑背驮交通不便的生活现状,想起妻子第一次到我老家时脚走得红肿的情景,这个改变现状的意愿来的那么必要而又强烈。
       在我祖辈的基因里始终甩不掉贫穷,到县城买房,是做梦从未敢想过的宏愿,大家都充满信心,但心里都清楚,虽然工资涨了,但与房价比真是杯水车薪!父亲虽然支持,但在他笑颜的背后,心里却装着一座山。我们把自己的微薄积蓄全部拿出来,又把亲戚朋友的帮助都全部筹集到位,发现离房款还差一定的数目,尽管当年房价不高,只是个位数的额度。
       父亲不善言辞,越是着急的时候,烟抽的特凶。早晨起来,一地的烟蒂。母亲看着心疼,说:人还会被尿憋死?父亲仿佛突然开窍,他想起了他的一个学生在农村信用社工作,这让他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兴奋。第二天一早他早早就走到集镇上的银行门口,他终于见到了他的学生。学生念及师生一场也没辜负他的来意,说贷个五千元钱应该没有问题,用工资卡担保就可以,他到时候给银行主任说一声就可以了。父亲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如果落实五千元贷款,买房的事就基本解决,他如释负重的回到家。
       新房在县城的老街上,虽然是私人开发的砖混结构房屋,但能到县城居住,能住上楼房的喜悦仿佛做梦般的美好,让这个冬天都充满阳光。农村有六(月)腊(月)不搬家的说法,父亲把搬新家的日子看在冬月初,简单的装修后,就等搬家的日子到来。
       为确保能顺利搬家,父亲多次和他的学生确认贷款的事,他的学生给他宽心说没事,可贷款的手续一直没落实,父亲心里像秤杆出手—心上心下,他知道如果在搬家前房款不付清,搬家就存在问题,卖房子的老板反复强调过。
       搬家的日子在期盼中缓缓而来,可贷款的事主任一直还没同意,这下又让父亲着急了。那个周末,我从邻乡我工作的学校回老家和父亲一起去集镇的信用社去找主任落实贷款的事。清早,风凉飕飕的,来办业务的人还真不少,我在窗口看到我初中同学华子的母亲正在给小儿子办上大学的贷款。她说从九月份一直办到现在终于把五千元的贷款拿到手了,还多亏有人帮忙说话……,她满脸笑意难掩生活的沧桑。我们找到父亲的学生,他面露难色,贷款迟迟没批,他也觉得尴尬。他说主任今天在老家有事,建议我们到家里找他当面说明情况,让他签字放贷。
       那天太阳被浓厚的雾霭裹得严实,半天没漏出脸来。初冬的冷风一阵紧似一阵的刮着,让人感到清冷。事不宜迟,我骑着摩托车身后带着父亲,从集镇上向街上的主任老家飞奔而去,一路寒风呼呼作响,脸和耳朵一会就变得麻木,父亲在身后不停地咳嗽,我的心揪得很紧。在街头的三间红砖房前,我们找到了主任家,父亲让我在路边等他,他在旁边的商店里买了一盒他平时从不会舍得买的香烟,就到了主任家。没过多久,父亲一脸失落的出来了。父亲点燃一支烟,狠命的抽了一口,他说主任说今年计划放完了,贷不了款了。父亲问我也不知道主任说的是不是真话?但他学生没说这事啊!父亲突然一拍脑门,他说主任今天过生日,家里有客,我去送个礼吧!?我一看,主任门前的地上一层的鞭炮纸屑。
       这让我有点意外,父亲生性耿直清高,从未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人,看他茫然无措的样子,我的心里腾的升起一股火焰。我坚决的说,不贷就不贷,偏不讨好这样的人!我紧拧油门,摩托车冒出一阵黑烟,我带着父亲一溜烟跑回老家。
       夜晚,老家的炉火前,火苗很旺也很温暖。但大家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快。大家无语,真有文钱憋死英雄汉的无奈。父亲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纸烟,烟雾把屋子笼罩的隐隐绰绰,我依然分明看到父亲的苍老,和他内心的焦虑。
       天无绝人之路,我在想着如何解决这燃眉之急。第二天一早,我去上班的路上,在华子家门前看到阿姨正在扫院子,她热心的问我昨天事办成了没?我把情况给她说了。正要走时,阿姨让我等等,她进屋把昨天刚取的包的严严实实的一沓钞票递给我。阿姨说,孩子,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你先拿去救个急吧,我们可以缓一个月用。刹那间,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知道叔叔已经在煤矿厂下岗了,她为供两个孩子上大学,家里基本上是家徒四壁了,我深知这笔贷款对于她们家的份量,我更没想到阿姨敢这么大度的把钱借给我?我接过钱,攥在手心,一股温暖传遍全身,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回到单位后,我在当地的信用社很快就贷到了款,也及时的还了阿姨的借款。搬家如期进行,终于从山沟里走进城市,并有了一隅栖身之地。就像世代囚居山里麻雀,经过艰难的飞行,终于有了更大的世界和蓝天,虽然苦涩,但心里终归是幸福的。在那个物质并不富裕的年代,创业的艰难让人体味深刻,也让我在奔忙中感受到了人情的冷暖,总有一些善良和大度超乎平凡并让人生温暖。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因病过早的抛下他难以割舍的世界,长眠于土地。时代越来越兴盛,日子越过越好,他老人家却没有福气享受时代发展的繁荣,甚为心疼。我也从普通的乡村教师走上公务员的岗位,并多岗历练,服务于民。不管在哪个工作岗位,我始终保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态度,始终牢记我是一名普通的服务于人民的勤务员,不摆架子,不走俗套,不卡别人脖子,能办的事客观公正尽力而为,不让别人再经受父亲当年的无奈和折磨。这也许是我对父亲最好的孝道,也是我内心最大的安宁。
                                                                                     (2018.6.12于庸城,写在父亲节来临之际)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6-16 17: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