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154|回复: 2

[小说] 沸腾的油锅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6-26 09: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沸腾的油锅


  生而为人,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便注定是艰难的。
                                     ——题记


  为什么要做这个?做了多长时间?
  ……
  任秦风怎么问,对面那女的就是一言不发。低着头,长发遮住了脸,再问下去,浓密的头发里面传来了啜泣声。秦风很是厌恶,提高了声调,甚至还拍了桌子。
  装什么装?抓住你了装作后悔的样子。要是早有这种廉耻之心,也不至于做这种事。他在心里这样恶心她,却没有说出来。
  尽管她啥都不说,但是那个男的什么都招了,还有店里的老板。因卖淫被行政拘留七天,并罚款1000元。但是在送达拘留通知书的时候,秦风犯了难。因为她不开口,无法与其家人取得联系,而老板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叫娟娟,哪儿的人都不知道。
  做我们这行的,都不问真实姓名。又不是长期的,我也没见过她身份证。老板交了底。
  只好当作特殊情况来处理,娟娟被送进了看守所。
  但就在这时,出事了。在看守所里办理交接时,一名女民警看着她。谁知她趁人不注意,突然站起来用头撞向对面的墙,随即瘫倒,地上一瘫血。
  秦风他们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抢救,伤不重,轻微脑震荡,还有外伤。这种情况看守所肯定不收,娟娟就只能在医院住下了。因为这件事,秦风他们还被局里通报批评。
  想起这件事,他气得牙痒。因为要出差,这个案子就移交给其他同事了。后来听说,娟娟只住了一天就出院了,拘留并没有执行。
  这件事过了很长时间,就在秦风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那天早晨他在街上遇到到娟娟。天刚蒙蒙亮,人影还有点模糊,在一个老小区的路口,简易锅炉里热油翻滚,油条上下起伏。一少妇正熟练地用刀从一堆面块上切下一小块,徐徐拉长,然后伸手拿起旁边一根小棒槌在上面来回几下,一条宽窄均匀的面片横卧在案板上了。只见她两手轻轻一抬,这面块和另外一块早已擀好的面片完美地叠在了一起,它们相互搀扶着兴奋地跌入油锅,尖叫着,呼啸着,在锅里掀起油花,舞动着身躯。旁边一名老妪拿着一根很长的筷子,迅速拨动。
  原本这个很普通的小摊却吸引住了秦风的脚步,这个少妇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天还没大亮,见有人在摊前,女人热情地招呼着。
  吃点什么?
  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
  刚出锅的油条,热腾腾的豆腐脑快要溢出碗边了。油条很有筋道,软硬适中,火候把握得很好。才吃两口,秦风看到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男孩来到了摊前。
  妈妈,我要去上学了。
  来,把这拿上。旁边有一杯装好的豆腐脑和油条。
  坐公交时慢点。少妇又随手从一个纸盒子拿出两个钢崩。
  妈妈再见,奶奶再见。小男孩礼貌地打着招呼,边走边揉眼睛,没睡醒的样子。
  秦风想起来了,她是娟娟。他站起身子准备走,油条和豆浆都只吃了一半。
  走了几步之后,他又返回来,把那半根油条拿在手中。一路上,秦风满脑子都是那小男孩的身影,还有那稚气的声音。
  之后,秦风每次从那个路口经过的时候,都要多看一眼那个摊位,看着那个胖墩墩的小男孩。有几次,他都想问问那个男孩,但看到孩子忧郁的眼神,他忍住了。又一次经过时,秦风习惯性地扭头,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没有了喧闹的热油翻滚声音,也没有了热情的招呼声,秦风突然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是如此地偏僻,了无生机。他在路边站了很久,上班的人们都急匆匆地都走了,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始终不见那个简易的小吃摊。
  回到办公室,桌子上放着几张行政拘留审批表,他扫了几眼,发现是涉黄人员,便没有再看下去,只在自己签字的地方写下了名字。在之后的几天里,他再也没有从那儿走过。上班的时候,他宁肯多绕个大圈。
  大约十天后的一个上午,秦风正在值班,接到了一个家暴的报警电话。
  穿过这个城市的繁华,一条很长的小巷子尽头,有一排排石棉瓦房,它们像是隐藏城市私密处的疮疤,见不得光。巷子里没有阳光,逼仄潮湿。白天这里基本没什么人,沿着那愤怒的声音,秦风他们就找到了报警人。
  你们可算来了,快来管管。见到警察,一位老妪迎了上来。屋内地上坐在一个妇女,披头散发,头垂得很低,身边放在两个包裹好的袋子。
  慢慢说,不要吵。秦风安抚她。
  我要回家,不跟她住了,但她硬是拦住不让我走,还把我东西藏了起来。你给评评理?
  你为什么不跟她住了?
  我丢不起这人,跟她这种人住一起,我对不起祖宗。
  咳,咳……还嫌丢人不够……咳,咳。屋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老妪停止了说话,转身进了屋。
  这时,那坐在地上的妇女抬起了头。秦风惊住了,这不是娟娟吗?坐定后,娟娟也认出了秦风。
  反正已经这样了,我索性把啥话都说了吧。
  她叫黄凤,和丈夫从小是青梅竹马。结婚后两人白手起家,贷款买了一辆后八轮大货车,丈夫在外面没日没夜地挣钱,而她每天做好饭后骑着自行车去送饭,风里来雨里去,家里的条件慢慢有了改善。土坯房换成了楼房,各种家电也都添置齐全了。但是突出其来的一场车祸让他们的憧憬彻底破灭,丈夫撒手归西,车辆报废。老公公急火攻心,脑溢血,后来总算抢救及时,但也落下了半身不遂,整天瘫坐在床上。
  她完全可以带着儿子改嫁。别人也是这么劝她的。但是,她没有。丈夫临终企盼的眼神和托扶的手势她刻骨铭心,她要是走了,公公和婆婆估计日子就要到头了。但在家里,仅靠那二亩地养活不了一家人。于是,她带着一家人进了城。
  她捡过垃圾,当过服务员,做过保姆,甚至一天做过几份工。尽管如此,仍然不够公公每天的药费。后来,她学会了炸油条,做豆腐脑,婆婆也可以在一边打下下手。每天有一两百块钱的收入,勉强能顾住一家人的生活。
  但孩子一天天长大,公公的病情仍在恶化,所有的开支都要靠她来挣。终于,残酷的现实撕碎了她坚守,生活践踏了她的尊严。她对家里人谎称找了个上夜班的超市,凌晨下班后稍微休息下就要起床准备早餐摊点的食材,每天连轴转。
  那天被秦风他们抓住后,她一直不开口说话,就是怕家里人知道。在医院里只住了一天,因为她没钱付医药费,更重要的是,她要赶紧挣钱。但这一次,没有那么幸运,民警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婆婆的手机上。他们觉得很丢人,宁肯回家饿死也不让她养活了。
  听完这一切,秦风默不作声,他转身进了屋。但老两口执意要回家,斩钉截铁。黄凤留了在城市里,儿子要上学,她也要挣钱给公公治病,她对秦风说自己以后不会再去那种地方,这次是真的去超市。
  之后早晨的时候,秦风在路口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还有那个小男孩,长得很快,像旁边新种的树苗。后来,她还告诉他,自己买了个摩托车,隔三差五回老家送药,看看两位老人。
  又有很长时间没看到那个沸腾的油锅了,秦风忍不住去打听。
  出车祸了,骑摩托车回老家时被车撞死了。知情的邻居告诉他。
  秦风呆若木鸡,就在这个了无生机的地方。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6-26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7-4 10: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