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954|回复: 0

今夏,这里炉火正红——通用铸锻厂铸铁车间战高温保生产纪实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7-25 16: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文章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夏,这里炉火正红——通用铸锻厂铸铁车间战高温保生产纪实

连日来高温不退,室外已然酷热难耐,那么,高温、高热铸铁车间情况将又如何?近日,正值一天中最热的时段,笔者来到铸铁作业部铸铁车间进行实地体验。

步入铸铁车间,只感觉热浪滚滚。在熔化工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电脑屏幕上黄色的数字“1504”,那是无线接收温度系统实时监测的熔化炉铁水的温度数据。浓浓的烟尘伴随着轰鸣的机器声,空气里充满着重金属的气息,给人感觉气闷难忍。走到炉台附近,正好看到中频炉缓缓打开,几名全副武装的员工排成一排,站在炉前正做着扒掉准备,汗水已在衣服上浸湿了一片。

07.jpg

“熔化工段的温度常年在40℃~50℃之间,因为铁块熔化后,在1500℃铁水上的浮渣必须当面扒掉,人与数吨铁水距离也只有两米左右,扒渣时需要忍受达50℃的高温。在这大热天,扒渣是最难受的。往那里一站,胸前立马就是一团火,火辣辣的。3、4个人必须轮流憋气完成。”熔化浇注工刘保山说,刚来到这个工作岗位,一年四季身上汗不干,真有些坚持不住,现在工作了10多年,我们都习惯了。

炉前扒渣完毕,看着奔腾炙热的铁水被倒入浇包中,像火山喷发时蠢蠢欲动的岩浆,四溅的火花喷射在地面上,留下猩红的小点,绚丽壮观。浇包中的铁水灌满后,天车司机将浇包运至扒渣区域,进行再一次的细微清理。

抬头望去,车间内4台体积庞大的天车,正吊着沙箱或铸件有条不紊的移动,十几米的高空处,挂着间不大的操作室。笔者决定上去看看,顺着天车扶梯越往上走越显得陡,扶手经过高温的烘烤有些烫手。来到一台天车前,狭小的空间,坐着一位老师傅,正在根据地面指挥人员的要求,不厌其烦一遍一遍操控行车,运送重物,精准的放到地面指定位置。这位老师傅说,以前,天气炎热,在操作室里就和进了“烤箱”差不多,汗流浃背是常有的事儿,就像自己做了一次汗蒸。一热就容易疲劳、情绪浮躁,但是操作过程我们必须保持集中精力,否则很容易发生危险。现在工厂为我们安装了天车空调,条件好多了。说话的间隙,笔者看到在他后背衣服上依然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

在造型区域,周围充满着一股股刺鼻的树脂酸味,“全副武装”的员工们,头上顶着安全帽,鼻子上挂着口罩,双手上戴着长袖帆布手套,或蹲、或跪、或俯身,正在紧张有序的往放在沙箱里的铸件模型型腔里双手不停的填充着黑色的沙子。

班长单国臣介绍说:“这段时间,模具铸件生产很饱满,每天都在50—60吨的产量,订单大多都要确保在高温假之后发交,交期紧任务重,为了不耽误下道工序的生产,也保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订单任务,没办法,我们只能开启高温战斗模式”!
这么高的温度,即使不干活,光是站着的我就已经热的受不了了,何况这群抢生产任务的员工们呢!汗水顺着脸颊如雨一般落下,工作服被浸透了,当笔者问到辛不辛苦,有位员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平淡的说:“其实也没什么,习惯了就好,都是为了工作嘛。”

来到铸件清理区,烟尘弥漫,只听见现场风镐清理声、砂轮打磨声、电气焊切割声此起彼伏,振聋发聩,一时间仿佛让人置身于一处激战正酣的烽烟战场。10几名穿着长袖长裤,安全帽、手套、眼镜佩戴齐全,防护严实的员工正借助铁锤、风镐、钢钎、砂轮机等劳动工具,对铸件进行除砂、打磨和毛刺清理,生产景象异常繁忙。在铸件交检区,有的挥舞铁钎全力清除铸件拐角残余粘砂,有的则两人搭档进行小件搬运称重及最终交检。一个个大汗淋漓,湿透了衣服,黑灰挂在衣服上、脸上,可他们全然不顾,依然忘我的工作着。

笔者走出他们火热工作现场,不仅为他们的工作热情所感染,更为他们敬业精神所感动。其实在其他车间和部门,还有一群像他们一样坚守在自己岗位上的干部员工们也正接受着烈日的考验,成为一道通用铸锻厂亮丽的风景线。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