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690|回复: 0

[公告] 十堰周刊2018年38期文学(张泽雄/赵向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9-21 16: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个山凹(8首)
□张泽雄



◎一块草毯

一块草毯
诡异地铺在山坡上
绿茵茵的。
柔软、有质感
一团一团挨在一起
安静而不招摇
不像野草那么疯
显然是种植的
夏夜,一个人坐在草毯上
也不孤单
我们漫无边际
看旁边高楼
在草毯上的投影
看头顶上那小块天空
哪颗星星最亮

◎早晨,植物园一瞥

早晨,寂静而宽敞
风拂发际
休闲的草木换上了朝服
露水提前醒了
鸟儿也是。花草树木
在各自的节日里
轮番占领
现在是杜鹃
一颗弃绝之心在盛开
在啼血
如此清新的早晨,令人窒息
门石镇在南门口
一枚硕大的印章按下
回音溅起的鸟羽,不知所终
路径的拐弯
仍在原处折叠
游园的人还在路上
我手里的尘埃
未有打开

◎山中小径

山城十堰
山是它的地脉、屋籍
水有时,只是一个虚名
春天,皮肤肿胀
万籁生姿
满手干瘪的词语开始注水
眼中的花朵、绿树
肆无忌惮。整个天空
只剩一副形状完整的性器
不避耳目
褪下长衫和年轮
爱、醉酒、写诗……
承受季节反复
所谓来路与去向
只是谶语。我只关心
那条山中小径

◎云雾帖

视线折断。
山峦逶迤、远遁
我手边的草木、石头
溪涧、河流……
佯装已经离世
谁在白天挖下陷阱
谁又将落日隐瞒
有种东西
注定伸手是握不住的
有一张薄纸
注定无法被词语触及
不必遮掩、躲藏
不必忏悔。一个妄想
就能推开虚掩的门
从羊群里转世
◎艳遇
艳湖,这个俗
而充满肉色的名字
曾经,小城人的泳池
兼后花园
格局细小、狭窄
当然精致无比
亭榭楼阁、小桥流水
相互依靠缠绕
湖边,石级分岔的小径
铺满各种
颜色的石子图案
像是在指引
石子缄口
它们已带着过多的爱上岸
可总有人
想探测湖水的深度
并以身相许
那次堤坝冲毁
我见到了湖底的
钥匙、石头、枯树兜
以及白骨

◎在四方山顶遇一池睡莲

我上来时夜色已离开
草坪空空
偶尔的鸟鸣星星点点
满园植物
在自己的季节里
忙碌、葱茏
没有谁想退场
山顶上的一个水洼
一池睡莲,伸出盈盈笑脸
一只只举起的手掌
在等提问的人
夏天已逝
与一堆剩下的日子
挤在一起,天塌下来
也没醒的意思

◎草木之心

它们羞涩,依然纵情
在自己的光阴里
画圈。一圈一圈地
反复枯荣
反复增加年轮和重量
它们偏安一隅
汲取,并运输黑暗
与阳光
安静的时候
看不到丁点睡眠漏掉
从风中轮回
它们一脸恣意、势不可挡
在霜雪中沉沦
被雷电、暴力折断
它们恪守内心的矜持
可以停止
绝不会减少

◎一个山凹

清晨。虫声未有止息
植物们醒了
列在道旁,将游园的人接纳
樱、槐、石榴、兰、菊、月季
栾、楝、梅、苇……
一个山凹移植的风景
各安天命。
每一株植物都自带颜料、画笔
我会隔三差五地,来取走
它们的作品。
紫木槿羞赧地开在路口
嫣红的扶郎、葵菊匍匐一地
透过细碎婆娑
石榴提了一盏盏
刚捻亮的红灯笼在赶路
稀疏的杜英
朝向夏日曦光
步履有些迟缓。一絮一絮的芦花
高出自己,正青里转白
被冬雪折断的荆棘
绿莹莹的冠盖,让我心生慨叹
沉甸甸的青柿子
已垂满枝间,似在等秋风
昨梦一棵花树,空空的
眼前,樱花树顶着一树空叶
茂盛地织着光阴;
只有黑松、万年青
是一年四季的衬托,没有改变
我在《斯卡布罗集市》的幻觉里
取回了异域的石楠、芫荽
迷迭香、鼠尾草,此刻
它们正在植物园里
翘首张望;对节白腊、金弹子
树上的悬崖、飞瀑、滚雷与顿挫
阵形已具;槐叶细腻、圆润
只一眼
就认出了故乡的形状
还有朴树,灰扑扑的树身
仿佛长在老屋的院子里
夏日的乌桕,嫩绿的弧形叶片
它专一的几何学
将一颗颗心描绘得
情深意长,无以复加。
满园植物,并非争奇斗艳
而是,在各自的节拍里
独自抵达光阴的核心。晓风拂面
几只觅食的小鸟儿在交换枝头
游园的人
坐在藤廊下的空椅上
除却嘈杂喧嚣,静听草丛虫鸣
与远处汉水卷走的波浪声
等时间经过。

------------------------------------------------------------------------------------------------------------------------------

有真人而后有真知
□赵向前

◎如果一个人把幸运之事归功于自己的聪明智慧,那么他的结局多半会是不幸的。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别人所懂得的我们也未必就知道。只有不断地更新自己,不断地完善自己,不断地往自己道德的银行里存款,让那些看不见的美德聚在一起放光,幸运之神才会频频的在我们身上降临。

◎一个人,如果处处都想着钱,每一步都想着要挣钱,且什么钱都想挣,这样的人必定是很可怕的,他道德的银行里一定没有任何存款,总有一天,他会卖了他身边所有的朋友,甚至亲人,来获取他想要的财产,从而住进他钱眼一般的世界里,过上井底之蛙的生活。

◎以前给友人画过一把扇子,题了杜荀鹤的两句诗:“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友人很喜欢,说这正是他所向往的人生境界。其实说回来,我们之所以向往那样的境界,大概是因为我们都觉得自己根本无法企及吧,所以,觅得桃源安于一隅,终究也只是多少人心中的一个念想而已。

◎不要动不动就说自己搞的是什么“道”,多少人研习一辈子也不敢说上了“康庄大道”,在通往“道”的路上我们还差九九八十一难呢。更不要轻易说“德”,“德”怎么能说呢,真正有德的人是不会说德的,只有缺德的人才老是说德。

◎文章写得没有意思,画画得没有意思,大抵上都是因为人本来就没有意思。正如庄子所说:“有真人而后有真知。”

◎学会发现别人的优点,但不要盲目崇拜,否则,自己给自己设立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心理屏障,永远都只能是“遥看青山已相近,走过一程云又遮。”

◎辛弃疾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这真的是大词家的气派。画山水者如能领悟物我两忘,明白山水即我,我即山水,方可理解山水之精神,从而达到“与山川神遇而迹化”。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