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591|回复: 4

[公告] 十堰周刊2018年40期文学(李秀峰/段吉雄/赵向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9 16: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河之水,闪亮一座城
□李秀峰

◎玄鼓山上,那些树修得正果

布谷声声,催促林间
更多鸟语,如歌
玄鼓山上,鲜果云集
枇杷,桃子,
杏子,梅子……
那些果树仙风道骨
修炼出来的正果
在玄鼓山上等你
双脚沾点泥土
衣衫沾点雨露
天河、小城、还有你
在这片桃园三结义
五谷杂粮
滋养了人间烟火
这些鲜果
生长出劳动的甜蜜
石榴树红光满面的时节
来一趟玄鼓山
不为修仙问道
也能满载而归

◎夜行天河水乡

不必等那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抬腿就走
于小城南山下,剪一段天河流水
拨快我的心跳,放慢我的时光
步行者们头也不回。听天河水响
随碧波,逐清流。停停走走
汉江在前。海纳百川,不舍昼夜
此时,水是最好的向导
认准江海的方向
欢快地往低处流淌
此刻,我已抛却那些
怎么样也飞不高的高度
把城市霓虹甩在背后
我搀扶着踉踉跄跄的中年
在这天河水乡的星辉里
左手依山,右手傍水
跟着童年,蹒跚学步
追寻着我的诗与远方
还有传说中的织女牛郎

◎我在小城,等待一列高铁

我在家乡郧西等待一列高铁
从武汉、十堰奔跑过来
高铁拉上我,首先去西安
去吃biáng biáng面
去听信天游,去看兵马俑
去学吼几声秦腔
我要带上一些天河水
装满牛郎织女的传说
去大唐的梦里走一回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我和小城郧西
等待一列高铁
等待一道飞奔的风景
等待一个久别重逢的姑娘


-------------------------------------------------------------------------------------------------------------------------------

风没有停留,她继续穿行在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地方。风从满树的果实中肆意而欢快的游弋,抚慰着每一粒琵琶果和树叶,没有偏袒,也没有歧视,把力量均匀到每一处能触及的地方。
四月的风
□段吉雄

如同一位豆蔻少女踏着碎步缓缓走来,四月的风温柔得让人痴醉。随便抓一把甜蜜的风放进杯子里,都会冲出一壶琼浆玉液来;吸一口,便能生出一阕优美的诗词。她细滑的手轻轻抚过山峰,唤醒了还在沉睡的花蕾,灿烂的笑容顿时把黛色的峰峦装点得五彩缤纷;她踏着莲步迈过池塘,那苏醒的鱼儿和嘹亮的蛙声便搅动了一池春水,细柳舞动着婀娜的腰肢,在阵阵涟漪中顾影自盼,俏皮地吻醒了春水,吻醉了春风。

这是一个多情的早晨,四月的风像是来过,但又寻找不到她的影子。我想抓住她飘过的霓裳一角,却又被她从指尖溜走,倒是那时而钻进鼻子里的混和香味让我确信她来过,且就在身边。于是,我决定去寻找,寻找四月的风。

太阳刚从山顶处探出头来,满怀的心事无处释放,把脸憋得通红,身边的云彩借助她的力量为自己做了一袭七彩的靓装。远处的云团慵懒地聚在一起,伸着懒腰,打着呵欠,任凭那风有一下没一下地推搡着,慢慢地蠕动着。云彩下面的鸟儿飞得很是欢快,有的孑然一身,有的相映成趣,还有的组团翱翔,但无一例外,都是边飞边引颈高歌。它们在说些什么,无从知晓,可能是在呼引异性,也可能是与同伴嬉戏,但看得出它们的内心都是十分快乐的。因为这是四月,一个充满无限遐想和追求的日子。

在云端的低层,一只小鸟快速的舞动着强劲有力的翅膀,后被风托住站在了云端,俯览着花枝招展的大地。它的姿势雄壮有力,样子帅气张扬,应该是一只雄性的麻雀或者其他。渐渐回暖的日子使它体内荷尔蒙迸发,在风的催动下,它跃上了云层去展示自己的魅力。一声声悠长、散发着青春力量的啁鸣声,换来了不少异性的回头。借助于风的力度,它按下云头,一个俯冲,朝着那最美妙的回应声中飞去。那里有一片茂盛的密林,点缀着各式各样的花草,还有一条曼妙的河流,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伊甸园……

街道边,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正在摆摊。那些精致的小梳子、小袜子、小勺子被她从随身的袋子里小心捧出,摆放在已经铺得齐整的报纸上,过路的行人疾风一般,偶尔卷起了报纸的一角,老人连忙用一件物品压住,报纸又恢复了宁静。细碎的阳光透过树丛点缀在老人的身上,风轻轻掠过,阳光在老人身上舞蹈着,连同那些小物件一起翩翩起舞。摆放完这一切,她便坐在小马扎上一针一针缝着小鞋垫,神情专注,如同这个喧闹的城市跟她无关。尽管鲜有人驻足或者购买,但老人几乎每天都坚守在此,独守一份宁静和超越。不仅仅是四月的风,甚至是腊月的寒风都可以证明。

风没有停留,她继续穿行在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地方。院子旁边的枇杷树终于开始结果了,她尽力地想扭动遒劲的躯干,迎接着四月风的到来,只是满树的硕果让她行动不便。这是一场经历了风霜雨雪考验的爱情,这也是一场让人感动的约会。我从去年冬季都一直关注着她,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悖背而驰冬季开花,且周期很长。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原来她是在寒冬中实现涅槃,只等着春风到来时,便呈献出自己最饱满的心意。风从满树的果实中肆意而欢快的游弋,抚慰着每一粒枇杷果和树叶,没有偏袒,也没有歧视,把力量均匀到每一处能触及的地方。

四月的风穿过城市的上空,逐渐唤醒了整个城市的香梦,《我的楼兰》在车内写意地流动着,云朵那高亢激昂的歌声给这个温柔的四月增添了无限激情:想问姻缘借那一根红线,深埋生命血脉相连 ,用丝绸去润泽你的肌肤,我就在那个怀抱里缠绵……


---------------------------------------------------------------------------------------------------------------------------------

相隔万里,莫逆于心
□赵向前

◎画国画,难在留白。留白,贵在留得巧妙,并非就越多越好,“此处无物胜有物”,是一种境界。白从虚处生,气也从虚处生,所以“实处容易虚处尤难”。虚室生白,虚白全一性,要理解虚和白,必须要先养好气和神。

◎看《终南山的变容》,想起蒋勋讲陶渊明,说“悠然见南山”,“南山”指的就是陕西终南山,这个,实在是错得不沾边。看来,做学问,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严谨求真,发微博,也要尽可能不出现错字别字。

◎“随”有“随即,接着,马上”的意思,遂有“终于,到底,于是”的意思,“sui觉神清气爽”,我当时的想法,的确是接着、马上的意思,但“遂”好像要更书面一些,而且有诗为证,宋代邵雍《温良吟》: 君子温良当责备,小人情伪又须知。因惊世上机关恶,遂觉壶中日月迟。

◎清状元、书画家石韫玉有一联: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

◎晏子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佛教自唐以后也形成了以注重禅修为特色的北方佛教与以慧学为中心的南方佛教。南橘北枳,南慧北定,不一样的土壤,结不一样的果子,养不一样的人,自然也成就不一样的文化。

◎“有史以来,南慧北朴,皆是缘了汉时山南有一古庙,南山人靠卖香造箔盈利日月,北山人靠种地买香敬神日月。”山脉所滋养的文化一定是和山高山低有关,而山高山低又决定着人们对现代文明的接壤程度。那么文明程度决定什么呢?想起王东岳老师说的,文明程度越高的地方,幸福度一定越低的。

◎江西洪州马祖道一,湖南南岳石头希迁,学人参禅往来憧憧,不去江西便去湖南——所谓寻师访道行走江湖。

◎所谓“逸笔草草”,并非传神忘形。“逸”乃雅逸,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情愫。赵孟俯认为“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我觉得今人画画,更不能少了“文气”,不管你是什么主义,缺了文气,终究是耐不住看的,没有文气的“野逸”,其实,给观者所传达的也就只有“野”而没有“逸”了。

◎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花开花落春不管,弗意事休对人言。这个,还真是应当谨记在心。

◎想起《西厢记》上面说:“不会相思,学会相思,就害相思。”原来,什么事情都是这个样子的。

◎贾平凹先生说,人既然如蚂蚁一样来到世上,忽生忽死,忽聚忽散,短短数十年里,该自在就自在吧,该潇洒就潇洒吧,各自完满自己的一段生命,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了。

◎这几日,每晚睡前看《当下的力量》,说实话,要不是赳赳力推此书给我,我是从不看这类心灵启迪的书。看了几天,看得很慢,因为每次重新拿起竟然都有新的感受。刚刚没事翻看汪曾祺,看到他说“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突然就觉得,这个和埃克哈特·托利还是有不谋而合的地方啊。

◎“春天来了,我要一本情诗集。不要济慈或雪莱的诗,给我不太煽情的诗人的诗,怀亚特或是琼森,你看着办。书要小得能放进口袋,适合带到中央公园阅读。”看《查令十字街84号》,竟然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句。相隔万里莫逆于心,这种感情多么难得。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0 08: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0 08: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0 09: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1 20: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想起《西厢记》上面说:“不会相思,学会相思,就害相思。”原来,什么事情都是这个样子的。

◎贾平凹先生说,人既然如蚂蚁一样来到世上,忽生忽死,忽聚忽散,短短数十年里,该自在就自在吧,该潇洒就潇洒吧,各自完满自己的一段生命,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了。

◎这几日,每晚睡前看《当下的力量》,说实话,要不是赳赳力推此书给我,我是从不看这类心灵启迪的书。看了几天,看得很慢,因为每次重新拿起竟然都有新的感受。刚刚没事翻看汪曾祺,看到他说“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突然就觉得,这个和埃克哈特·托利还是有不谋而合的地方啊。

非常喜欢老师的作品,让我得到的好处很多。
祝贺老师的作品发表!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