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5104|回复: 4

[散文] 念 恩 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1 21: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念恩记


                                                                 施恩不记,受恩不忘。
                                                                                       一一题记
这是茫茫人世间的一个小小的故事,却是一段漫长的历史时光,和属于一位文化人的一片氤氲缠绕的感情世界。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
旷野茫茫,隆冬的寒风呜呜直叫,像刀子一样四处乱戳。山城一所小学院内,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衣着单薄,神情恐慌地蜷缩在教室外一个墙角。时值寒假,校园里一片死寂,只有满墙的大字报和横竖张贴的口号标语被冷风吹得如招魂幡似的哗啦作响。家住乡下的尚师傅从部队炊事班复员后,经学校一名同乡教师介绍,临时在这所学校食堂帮厨。因未结婚成家,假期就自报留下护校。
尚师傅和往日一样在校园里巡视了一圈,走近一排平房教室前,那个瘦削的少年正打着哆嗦两眼求助地望着他。虽说才来这里几个月,学校里二十多名教师餐餐在食堂里打饭,每个老师和跟校住读的孩子尚师傅记得一清二楚。尚师傅一眼看出那是高校长的儿子,他对这个孩子再也熟悉不过了。尚师傅扔下手里的扫把,几步跑上去,在细问缘由并得知这孩子在门口冻了一夜的经历后,一把把孩子揽进他宽大的怀里。
就在前几天,高校长被几个红卫兵造反派装进麻袋里,拖到操场上像踢皮球一样毒打过一顿。这些遭天杀的,一个教书先生犯了啥错,竟招来如此大祸!尚师傅躲在角落里攥着拳头,两眼湿润。高校长在百货公司上班的妻子本来身体就不好,经不住如此惊恐打击,病的住进了医院,几天后,夫妻相携跑到在沙市工作的霜木老师的大姨那儿,言说治病,其实也是暂躲一下运动风暴。住在城郊一个心地善良的远房亲戚,把他们两个很难自理生活的孩子带到家里寄养。谁知大孩子高霜木嫌人生地疏,住了没几天,一倔从城郊亲戚家跑回学校,想回自己家里,门锁着进不去门,伤心、委屈地蹲在那里。
尚师傅拉着孩子回到自己的宿舍。让孩子坐在床沿上,从床头扯过从部队复员带回的军大衣,严严实实地裹在孩子身上,然后,随手关上柴门出去了。不一会儿,尚师傅嘴里吹着热气,两手掐着些柴草推门进来。
尚师傅的宿舍一边是一排平房教室的红砖山墙,另一边就着一堵护坡石墙,前后墙是用土胚砌成的,稀拉拉几根歪斜木杆支撑着上面单薄的瓦片。这间小夹道房,原是学校的一个柴房,尚师傅来了后,学校没地方安置,自己就把这间柴房收拾干净住下了。
屋里飘起了一股股青烟,没干定的细树枝在草草柴的猛燃下泛着水光,折断的枝棒头“沏沏”地冒着小水泡。草柴燃尽后,枝棒柴冒着青烟熄了火苗,坐在床沿上的孩子被烟子熏得不停地咳嗽,尚师傅憋着喉咙,几步上前打开柴门,屋里的烟子顺着门往外直串。尚师傅两手按在地上,双膝盖偏跪着“噗噗”不停地吹着湿柴棒,草柴火忽明忽暗,尚师傅脸上像燃着了一团火,一会儿就把湿柴棒燃着了。
小屋里满满地装着热气,坐在床沿上的孩子两手推开军大衣,舒心地坐在那里,随手翻看着一本小人书。
尚师傅总算消停了下来,搬来两个自己用木板儿柴棒钉的小凳,让孩子坐在火堆前看书。孩子的布鞋在火堆边烤热了,冒着白烟,尚师傅让他脱了鞋袜,拿过两只鞋子翻过来一看,针线钠的布鞋底子全湿透了,袜子也被洇湿到了脚底。急忙躬身从床底下拿出来自己一双棉布靴子,让孩子先撒拉上,又随手搬来一个小凳,把鞋底子靠在凳子腿上对着火烤,尚师傅又拿起孩子的臭湿袜子,在堆火上边揉搓边翻烤。布鞋底子不冒白烟了,尚师傅拿起鞋子,手伸进鞋子里摸摸看烤透没,一摸,鞋帮子前积了一道硬土块埂子,手指头抠都抠不动。心想,孩子的鞋子弄成这了,脚趾头顶得咋穿得成啊!尚师傅就拿着鞋子底朝地面使劲猛磕,震得指头顶大的土块钉子顺着鞋帮滑落出来。就这样磕磕,摸摸,扣扣,总算把积在鞋帮子前的土块埂子抠干净了。
尚师傅保持着部队的生活习惯,宿舍虽破旧狭小,屋子里的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从老家带来的棉花被子,家织布被里摸着粗糙,但钻进被窝里,一会就暖哄哄的。尚师傅每晚临睡前总是把孩子睡的靠墙这头被子折得宽宽的,孩子睡在被子上暖和不冒风,一夜酣睡到亮,自己这边勉强盖得住腿。就这样,这个孤独无助的流街少年,在尚师傅这儿过了个暖冬,尚师傅的善心美德,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第二年春上,已转到另一所学校读书的孩子,星期天如往常一样又来学校找尚师傅玩,来到尚师傅宿舍门外,只见柴门紧锁,问学校里的叔叔阿姨们,众口一词,都说尚师傅前几天辞职回老家了。孩子摸着铁锁,失落地站在那儿,久久没有离开,他在心里呼唤着--尚师傅,你在哪儿,你啥时还回来啊!
后来,影影绰绰听人们说,尚师傅是到别处找事干去了,推说回家结婚辞的职。当时人们见到尚师傅都“尚师傅、尚师傅”的叫他,加之那时年龄小,深受尚师傅恩沐的少年,根本不知道尚师傅叫什么名字。
我和高霜木老师是在一个文学论坛里认识的,因志趣相投,我们很快成了要好的朋友。那个受尚师傅帮助过的少年,就是五十一年前的高霜木老师。
霜木老师和尚师傅自那次离别后就再也没见过面。时过境迁,物转星移,然而,几十年前的暖心记忆,让霜木老师刻骨铭心,难以忘怀。曾听尚师傅说过,他老家是郧阳梅铺的,几十年来,霜木老师始终对尚师傅萦怀于胸,伺机探寻,但因尚师傅在那所学校呆得时间很短,当时的当事人多对他印象模糊,所以一直无果。前年,霜染鬓发,对尚师傅念情日切的霜木老师曾请一位有车的郧城朋友,专程到梅铺寻找尚师傅,车子转了好几天,几乎把梅铺所有姓尚的村户都打听到了,不是个子、相貌对不上,就是年龄、经历不吻合。难道尚师傅当年说自己是梅铺人,只是句玩笑谎言?
今年“十一”前,霜木老师在电话里说,很想到我的家乡郧阳谭山玩,他说,到谭山去,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找到当年的恩人尚师傅。
前两年,霜木老师和一些熟人在一起闲聊时,无意提到去梅铺找人无果的事,朋友们说,当年梅铺和谭山是一个区,叫梅铺区,这一带的人出远门了,就说自己是梅铺人。现在梅铺和谭山成了两个乡镇,去谭山镇那边找找姓尚的也许能有所收获。
我曾在谭山邮局当过邮递员,这里姓尚的大多集中在我投递范围的那两个村,对找到尚师傅,我满怀信心。
10月3日清晨,文友赵国章兄开车带着我们直达那个尚姓较多的村子。
以前,这个村子的几十户人家全部住在一个高山帽上,现在只有少数几家搬到了山下公路边住。这里山势陡峭,记忆里一条通往村庄的狭窄土石路七拐八拐盘山而上,晴天勉强能过一辆小型汽车,雨雪天气,崎岖路面泥泞不堪,骑辆自行车都得手推着下山。
车子开到山脚下,但见昔日的土石路已铺上了水泥路面,因国章兄学车时间短,仰望着山顶上的村庄,我们还是决定弃车徒步而上。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天空瓦蓝瓦蓝的,像用水漂洗过一样,静谧的山脚下树木葱茏。我们沿路登山而上,虽是中秋,太阳照在身上还是有些燥热,霜木老师脱下外套,精神抖擞,心情爽悦,好像尚师傅就住那山巅之上,马上就能见到似的。
山顶上面地势较为坦和,相连地住着几十户人家,我们直奔姓尚的那些家户。听说我们是来找人的,热情好客的老乡连忙从屋里搬来凳子让我们坐下歇息。霜木老师说了要找的尚师傅模样,这位尚姓主人挠着头搜寻着这个村所有类似尚师傅的人,但无一能对得上号。
尚姓主人随即扯起嗓子喊来两个七十多岁的族内人,几个人围在一起又逐一排查遍,仍摇头不定。大家眉头紧皱,仍各自继续搜想着。忽然,一个尚姓人插话说,住在前面退休的陈老师和郝家村(相邻的村子,那儿也有家姓尚的)有亲戚,喊他过来问问,看那儿有没有这个人。
陈老师我熟识,因那时隔天就要往学校送报刊信件,他管收发,在他家吃过不少次饭。陈老师听了霜木老师要找的尚师傅,稍一思索,就说尚师傅就是郝家村那个尚光龙!此人已去世七八年了。闻听此讯,霜木老师既高兴又痛惜:倘尚师傅还健在,当面在一起聊聊多好啊!唉,我来晚了!
“他人不在了,我也要到他坟上烧张纸!”霜木老师默默地说。

陈老师说的尚师傅的家,就在我们来时路过的路边上,车子转回去十几分钟就到了。
尚师傅的老伴也后他去世了,两个儿子在附近建筑队包活做,各自忙着一家人的生活,兄弟俩临公路相连地盖起两层小洋楼,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尚师傅的大儿子接到孩子的电话后,不多时就回来了。大儿子找出一张父亲年轻时和他的合影照片,拿给霜木老师看,霜木老师不迭的说:对,对,他就是尚师傅,中等个子、眼大厚嘴唇、说话慢慢的,老爱笑······
国章兄带着霜木老师在附近的商店里买了火纸鞭炮和酒,我们一行在尚师傅大儿子陪同下,来到尚师傅坟前。霜木老师双膝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打开酒瓶盖,然后把酒瓶摆放在坟窑跟前,一张张地把叠好的火纸往坟窑儿里烧,神情凝重、声音哽咽着说:尚师傅,这些年,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你在那个萧瑟寒冬对我的大恩大德山高水长,让我终身难忘!本想找到你,与你把酒共聊当年和过往,没想到你却走了,你若九泉有知,今天也一定很高兴是吧?
尚师傅的儿子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好似尚师傅热情迎客的笑声。
小商店里没买到香,霜木老师面向坟头,把自己站成了一炷香,让满注感念之情的往事在袅袅的香烟里飘绕,飘绕······

附;(尚师傅年轻时和长子的合影照)

Responsive image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2 10: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钦佩高老师的学识、记忆、吃苦精神。
当朝,隐士甚少,他算得上一个。

点评

“陶渊明”式的悠然田园生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8-10-14 11:29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13 20: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之所以近几年找寻心切,的确心中时现一种隐隐的担忧~按盘算,尚师傅年龄当在70~75岁之间。最终果然天不遂人愿,听到的是死讯,见到的是坟茔!手捧照片确认无误时的那种难受,悔恨交加,五味陈杂,脑海中浮现的,依然是身穿没有领章的棉军装,头戴没有帽徽的栽绒棉军帽,在那个飘着雪末的寒冷清晨揽我入怀,纯朴善良的青年尚师傅的音容笑貌,并身临其境地真切感受到了当时尚师傅身上的体温和热乎乎的气味······逝者果真有在天之灵么?若有多好哇!

点评

高老师的思恩、念恩之情令我们所感动,只要人人都怀有一份施恩、感恩之心,这世界就是一个美好的人间。没想到高老师内心深处藏着如此柔软、温暖的情感!恕才疏学浅,未达意至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8-10-14 12:35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8-10-14 11: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赵国章 发表于 18-10-12 10:10
钦佩高老师的学识、记忆、吃苦精神。
当朝,隐士甚少,他算得上一个。

“陶渊明”式的悠然田园生活。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8-10-14 12: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卓尔老妖精 发表于 18-10-13 20:43
之所以近几年找寻心切,的确心中时现一种隐隐的担忧~按盘算,尚师傅年龄当在70~75岁之间。最终果然天不遂 ...

高老师的思恩、念恩之情令我们所感动,只要人人都怀有一份施恩、感恩之心,这世界就是一个美好的人间。没想到高老师内心深处藏着如此柔软、温暖的情感!尚师傅在天之灵定有感知的!恕才疏学浅,未达意至情。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