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925|回复: 0

[散文] 聚散定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0-26 20: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聚散定数

一、偶遇集市
    有一次我去集市玩,赶集的人从四面八方汇拢来,很多很热闹。集市上什么都有,我作为一个小孩,身上没有多少钱,只好满足于这里看看,那里逛逛。
    我站在一个卖扁担的女孩那儿看了好大一会儿。那都是些好扁担呀,每一条都清香四溢,赏心悦目。我好奇地问女孩,扁担是如何挑选的。她很认真地回答道“一般地说……”,当时她具体说了些什么要点,我如今已经记不起来了,但对这四个字我却印象深刻,永志不忘,因为这不是我们的话,我们这里的孩子从来不使用这样的词汇。
    她应该是从山里过来的。从她戴的那尖尖的有两根乌黑小辫从中垂下来的斗笠样式也能旁证这一点。
    这时微风过处,送过来一阵奇异的幽香,它与竹子清香不同,淡淡的,我猜想,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山里竹子花的香吧。其实我当时并没有看到她身旁有任何花。
    我向她买了一根短扁担,是她特意为我挑选的。这根扁担在以后的日子里帮了我很多忙,陪伴了我很久,直到我去远方上小学离开为止。
    这根扁担她没有收钱,因为我钱不够,她说以后再付吧。
    我喜欢这根扁担,也仰慕她的为人。她对我说的话,是一种书面语言,她对我这样说话,自然默认一个前提,默认我不是一个一无所知的鼻涕孩子。
    多年后的一个秋日,忽然又想起了她,这次我心头突然升起一种先前从来没有过的惆怅感觉。那未必就是所谓的单相思那种感觉,不是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种奇怪感觉已经非常接近歌德说过的“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女孩不怀春”那种朦胧烦恼了。
    这事还没有完。它后来在我的求学道路上起着某种神秘的启发与鞭策作用。
二、从小学到中学
    我上小学时,经常考不过别人,尽管我课外读得比同学要多得多。后来到中学时,这个问题在英语课一度很突出。实际上,很多人成绩不佳或者貌似很笨,不是因为他的知识不够,而在于他缺乏把知识运用于实际的意愿与能力。相对照的是,我有个同学却很会考试,也很善于理论联系实际,过广场时很多人都走直角边,他却喜欢走对角线,问他原因,他会惊讶地回答说“因为三角形两边之和大于第三边呀”。
    但人们却不认同他,都说他是书呆子。这与那卖扁担女孩的情形有点相似,人们在学校里都学过“一般地”,但我们村的大人平时从来不说,认为若那样说话会显得很可笑。可见在现实中,只有少数独往独来无视舆论压力的人才会自觉地在生活中运用书本上学到的东西。
    我一个网友告诉过我一件很好笑的事,她说她的妹妹(一位北大中文系教授)中学里字写得很蹩脚,后来转好。转变的原因与云有关。她妹妹当知青时有一次放羊偶然看到一片云,她观察了好久,从中受到启发,后来写字就大有长进。
    这表明,有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实际上存在催化剂与底物的那种关系。
    应该说我中学时代在学习方法上的观念大转变与那个卖扁担女孩有很大关系,正是她的言传身教以及我那书呆子同学的作为帮助我领悟到“书本联系实际”这个道理在人们求知道路上的举足轻重的地位。简单地说,对于任何学习,成败的关键就在于运用。以英语为例,传统上学英语一直是以语法和词汇为纲,重语法轻交际,后来又兴起结构主义,以结构和句型为纲,后来又兴起情景英语教育,一直发展到所谓的功能意念英语。而现在已经是语用学的天下了。很明显,这是一条从知识到运用,从书本到实践的发展主线。
三、长缨在手
    英语是语言,汉语是语言,而数学物理化学音乐等等,其实也是语言。这是因为,用语言学术语说,世上千变万化的事物与过程都可以分解为单个事件,事件在脑中的反映称为思想,而按马克思的说法,语言正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因此,世上一切都可以表示为形形色色的“语言”系统,尽管可能这些语言系统与我们的日常语言相去甚远。有趣的是, 不同的科学家各自发展了不同的语言,这些语言相互竞赛,争奇斗艳。
    比如,地球绕太阳转动这个事实,用牛顿语言解释,是因为地球与太阳之间存在万有引力。而用爱因斯坦语言来描述,是因为地球在四维时空中走短程线的缘故。当然,爱因斯坦语言更深邃精美,而牛顿语言更简洁实用。我们在普通低速世界不使用爱因斯坦语言,牛顿语言已经足够,正如我们村的人们不需要使用“一般地”这样的文化人才说的语言一样。
    一位伟大数学家的学生曾经在纪念这位伟人的文章中写道,我们很多人都能跑,也多少能清晰地思想,但四分钟内跑完一英里,写出G小调咏叹调那样的作品,则不是普通人所能办到的。我们最多是能手,而他们是天才。伟人们在大多数情形下的思维水平都比普通大众高出许多。纪念文章接着写道,公理化方法被视作这位伟人成功的奥秘。所谓公理化方法就是先选定几个最基本的不证自明的公理,此后一切都用演绎的方法从中推导出来。西方一直有这个传统,最早最辉煌的例子就是古希腊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我们东方缺乏这个传统,这也是我们科学在近代落后的重大原因之一。
    在我看来,或者说从语言学的立场看来,公理化方法也是一种语言,准确地说,它是一种生成语言的语言,是各种语言的源头。
四、重逢北国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东北的一所大学。我们的英语老师是一个美丽佳人,更让人羡慕的是,她还学识渊博。对任何学子来说,在大学一年级就能遇到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英语老师,真是莫大幸运。
    因为眼睛近视,又不喜欢戴眼镜,我去上大课一般都是远远地坐在后面最高处,一来可以傲视群雄,二来便于自己看书。唯有上英语课是例外。
    从第一眼看到英语老师,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很像一个人。世上难道真有那么巧的事吗?但是她那有如清泉滴石一样的语音,她那侧头思索时的体态,还有那时不时飘来的淡淡幽香,都极力在唤醒远去的记忆。我有时听着她的讲课,眼睛在书本上扫视了无数遍,思绪却飞回到了那遥远的时空远方……
    我有时真去想问问她,但最终都打消了念头。何必呢?她还会记得当年那个付不起钱的小孩吗?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受惠于她的还不够多吗?我亏欠于她的还不够多吗?她教给我的,恐怕我这辈子都无法报答。既然无法偿还,过去的就永远让它沉默吧。
    老师只教了我们一年课,二年级是一个帅帅的男老师。再后来,女英语老师突然调去北京了。那是在她结婚后不久,听说,她丈夫是个年轻有为的部队上的团参谋。
    她会唱歌,也酷爱花。幸好我们学校内大道旁都种有紫丁香,每当时令一到,到处都弥漫着无穷无尽的花香。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带走一束紫丁香,不知道她会不会唱“丁香花说我爱你”这支歌。我只知道我自己,我既不爱花也不会唱歌,我所钟爱和藏于心底的,只是一支很普通的葱翠色的小扁担。
(2018-10-26)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