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192|回复: 1

[公告] 十堰周刊2018年44期文学(若离/樊启鹏/赵向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2 15: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四月与九月
□若离


◎四月的故事
桃花开过
槐花开过
杜鹃花也开了

然而
即便啼血
即便用尽整个春天
四月的故事呵
依旧不能唤醒

像隐忍了一冬的种子
满怀心事
又寂寂无声
它在等 喊出你的名字
那一刹
风满城 雨满城

◎九月的故事(一)

如果不记下点什么
那么这个九月和每个九月一样
灰飞烟灭 不留痕迹
和那些我心心念念 牵挂的 珍爱的一样
永不再来
背对未来 纠缠过去
我是一个倒着走路的人  
幸运的是  一切都会过去
不幸的是  一切都会过去  
悲伤与快乐都无法驻足 只能如风吹过
痴人才说梦  傻子才悲伤

然而就算记下又怎样
握不住流云  握不住流沙
握不住流水  握不住流年
而我所有的  只是继续流离
而这个九月还是和所有九月一样
灰飞烟灭 不留痕迹

◎九月的故事(二)

我可以冷落整个暴躁的夏天
却怎能在心爱的九月里沉默
秋天让我恢复柔软
忽而想去捡拾我那平庸的人生段落

一段被埋进泥土
在黑暗里蜷缩
那些挣扎 那些忐忑

一段被放上小船
从流飘荡 纵其所如
那些迷茫 那些无措

一段被弃置沙滩
潦草肤浅 步履凌乱
那些荒唐 那些轻率

一段被投入炉火
激烈尖锐 鲜血沸腾
那些固执 那些狂热

心爱的九月呵
每年此时
我都踏入同一条河流
思绪如水 竹篮空空
既没有闪光的快乐
也没有沉重的疼痛

------------------------------------------------------------------------------------------------------------------------

天才的虱子
——读张爱玲“天才梦”
□樊启鹏

回忆是一种力量。弗诺伊德曾在《梦的解析》一书中阐述,童年记忆对于一个人影响之深远,是在成年以后仍然记忆深刻的。童年是一个人性格形成的基础,也多少对于一个人选择从事某种职业及具备某种理想有着推动作用。张爱玲的《天才梦》就是用回忆的方式向我们展示她的童年到少年主观印象里记忆深刻的事物。“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这是十九岁以后的张爱玲借别人的话来评价自己,她自己也许并不怎么觉得,她的语气含带着一丝轻蔑。“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一个“除了”的排除法,一个“别无”的没得选择,就叫她“除了天才的梦之外”,同样“一无所有”。

沿着这轨迹,她假想“如果”,加上“一点美国式的宣传”,她就要成为“神童”了。可“神童”并不快乐,因为她要在“满清遗老”面前,摇摇摆摆立着,读那“亡国恨”,读那“后庭花”。她别无选择的开始使用她的天才,七岁写第一部小说,八岁去和“乌托邦”见面,去描绘天才的理想社会,可是这个八岁的“神童”,终于也是“然而不久我就对这伟大的题材失去了兴趣”。

九岁的“音乐”和“美术”也照旧没有成功,叫她“踌躇着不知道应当选择”,却并没有叫她有天才的发展,只给予她“色彩”、“音符”和“字眼”的敏感。十六岁,在她母亲意识到,一个女孩子应逐渐成为女人的时候,她已经失去太多学习做女人的机会了。她的天才并没有给她的生活带来方便,相反只让她“怕上理发店,怕见客,怕给裁缝试衣裳……”,并且“在一个房间里住了两年,不知道电铃在哪里”,“天天乘黄包车上班,依然不知道那条路怎么走”。如她自己的坦白,“在现实社会里,我等于一个废物”。

无论是“藤椅上的满清遗老”,还是“一个失恋自杀的女郎”,或者“暌违多年的母亲”,这些名词前面的定语,所要呈现的是一种“不自由”、“不快乐”。她在待人接物方面显示“惊人的愚笨”,不是没有根据的。这一篇自我剖白,从童年到少年的整个梳理,充满了一种自我嘲讽的冷峻。这散文也同样类似于一篇短小的自传体和总结,以十九岁少女的角度,陈述关于“天才”的鲜为人知的童年幻想及事迹。它还包括“天才”在童年时期因为没有做“天才梦”而保留的儿童天性。

《天才梦》的特点在于,她虽然是以主观视角切入,但主观参与评价不多。很多时候,作者都抱以冷眼旁观的态度。她以一种冷漠的理性来反省和自辩,来推翻许多人对她“天才”的赞扬。她并不悔过和自责,只是极其认真地拾遗拣漏,并尽可能还原某些回忆在当时那种情境下的真实心理。

这回忆也许并不诚实,轻飘飘的,但作者游刃有余的笔体铺开了触角,并在作者不断扩大的“天才”生活里,融入了一种能够引发心灵共鸣的语言触觉和质感。造句上的冷冰冰,经过思考放大为内心的“憎恨、隐忍、克制、自怨自艾”,推导出的结论是:所有关于“天才”的梦都是假象。

天才需要基础,这些基础都出于有根据的发展,而非凭空生成,也不是捏造和杜撰。张爱玲用自己在遣词造句上的长处揭开自己在“人情事物”上的短处。对记忆里的人物、梦想、事迹,只平心而论叙述。她也许还带着一点对自己“天才”的恼怒,还带着冷漠和不重视,带着倔强和固执,但最终通过《天才梦》所要展示的却只是“一点天才的回忆”。目的更是显而易见,只是为了不成为人们口中的“天才”。

回忆的过程是痛苦又美好,“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是不能领略”,她认了。但还有很多生活的艺术能为她欣赏,如“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等。在这些“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她充满了“生命的愉悦”。可回忆总是她“不能克服”的“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的运行,不可能干净利落,总要沾满各式各样情感的灰尘,回忆往往精彩,又同时叫人觉得寂寞和难过。天才的诞生和成长并非一种简单的过程,他所要经受和承担的往往不止是一个“天才梦”那么简单。因此,做个简单的人,千万不要尝试去做个天才。


----------------------------------------------------------------------------------------------------------------------

绕很远的路,只为和她偶遇
□赵向前

◎如今能讲诗词的人,实在不多,能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顾随先生说,古人是表现,吾人是再现。古人画山水,脑中泛出的是真山真水,吾人画山水,泛出的是古人的画。

◎年轻时谁没做过那样的傻事,绕很远的路,只为能在她常走的路上和她偶遇。但真遇见了,也不过是多看几眼而已。那几眼的幸福无人能够体会,它只藏在少年孤独的心里。那时候真的很年轻,到现在,却早已想不起她的样子。

◎看徐文兵讲“精神”,他说,精神之间有炁。精炁神为人生三宝,精炁神学说就是中医最基本的哲学基础。想起有次朋友明建问我说,见好多人家里都挂有“精气神”的书法作品,不知有什么讲究和说法。我说,其实很简单,这个只能说明要么挂的人,要么写的人,他们身上缺少精气神,所以才缺啥补啥。

◎1967年,培根写了一篇“论友谊”,其中一段是这么写的:“世间有些人,他们的生活好像永远是在舞台上度过似的。这种生活对于别人是掩饰起来的,唯有自己可以明了。然而永远的掩饰是痛苦的,一个只顾荣华不顾天性的人可算是一个十足的奴才。”到现在,放眼看去,这样的人依然比比皆是。

◎昆德拉说,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由穿着高高筒靴和演出服的孩子在上面踩踏的一个舞台。他们在舞台上做作的说着他们熟记的话,说他们狂热的相信但又一知半解的话。

◎“每次心中有烦恼,无论身在世界哪个城市,我都一定到图书馆、书店去。找书本翻阅,虽然不一定给我带来答案,但每一次都让我知道,曾有很多人为同一个问题而烦恼,我绝不是第一个。 ”最近看新井一二三,很喜欢这个用中文写作的日本女作家。

◎“不冗谈,不宴饮,不狂欢,不昼寝,甚至不嗜读。设法早睡早起,大早在日光里慢跑……”朱天文《荒人手记》里的这一段,一度是我的一种向往,只是,真要做起来却实在不易。

◎梭罗说,我应该像攀摘一朵花那样以温柔优雅的态度生活。

◎去面馆吃面,见邻桌两个女的,一盘凉菜,两碗面,一人一瓶鹿邑大曲,不划拳不猜枚不大声说话,甚至我都没有看见她们碰杯,等我吃完出去时,一瓶酒见底了。除了惊叹、佩服,竟然还有点嫉妒,有点嘴馋,这种喝法,是我喜欢的那种。

◎博尔赫斯在《阿凡罗斯的探求》里面写到:“最具有诗意的莫过于一个人一个人画地为牢,把解释自以为艰难但事实上早已众所周知的问题作为奋斗目标。”

◎“人生如牌戏,发给你的牌代表决定论,你如何玩手中的牌却是自由意志。”傅惟慈在他的《牌戏人生》一书中引用印度政治家尼赫鲁的这句话读来的确是发人深思。最近非常喜欢这个自称“一个收集癖患者”、曾翻译过《月亮和六便士》的著名文学翻译家。下来,我准备找找他翻译的那本《狱中书简》来好好读读。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2 18: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赵作者的杂感,形式上有点儿像周树人的《小杂感》,每一段意思都不一样,但能连缀成篇。其实每一段都能扩展成一篇,这一段就是中心段了。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