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885|回复: 1

[公告] 十堰周刊2018年48期文学(张泽雄)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1-30 17: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客居图
□张泽雄


◎水墨词

变暗的水。等。梦魇里的蝌蚪
被黑暗折断
你一生擅长的枯荷,只折叠秋冬。四月,我听见了
册页中的蛙鸣——

灰,晦暗。一朵残荷出使
纸上布满风和废墟。沉,失联,折戟,或放逐
一幅水墨被曲折的意念捕获。一颗颗失血的头颅
正映日空悬。苍茫……

游历的时间,被一尾鱼控制、贯穿
沿途。一只只变空的灰眼,放下卷轴
尾翼拍出惊悸。以一串水花
揣度生死。暗礁与水中倒映的云朵,它们交换出了
一滴墨的全部密语

从宣纸上停滞、洇开——
那只飞蝗,那些不能触碰的触须和薄衣
覆盖了我一下午的想象。灾难之前,生命依然脆弱
简单。一只空蝉的回音,一副鱼骨
退到一颗水珠里

汉水隐藏的墨象。一棵颀长的树
伸进水底。一个纸上先知,他把逶迤的枝叶
谢在路上。光秃秃的,一树干枯
像是站在风中的遗迹
在等水漫上来。我看见,幕后那个提词的人,缄口
端坐树上。他不知道,汉水穿城之后的肤浅
与枯萎——

泼出去的山峦。瓮。莫名的混沌
与戾气。偶然的空白,是一种相遇。隙缝里
天机暗伏。悬崖边的树,早已埋葬云雾、闪电和惊雷
我仍然隐隐感到,极速的水墨
在昨晚的睡眠中抽搐——我在寻找湍急的河流
与梦里江山

写意的墨,从池塘里复苏
荷叶上的荡漾,仿佛漏掉的绿。生命被另一个人重译
岸上,偶尔的喘息
被我们接纳。与一片叶子重逢——庸常中期待荒芜
期待破碎的月光,递给生命一截缺憾与美
与纸上深渊……

◎客居图

梦泽之上,沔水一次次漫过屋脊
鱼腹中的家园。黑暗中,日子白茫茫的。逃荒路上
迢迢舟楫,与两只脚板的量度
手艺和回家的执念是他们预支的盘缠。露宿他乡屋檐
辗转,被异域的尘埃覆盖

一帧遗落欧洲街头的旧照。扛花插的女人
纸制的风车与花朵。临近黄昏,在异域的风中转动
三寸金莲。身怀绝技的人
留下平原和手艺,早沉在了水里。后人学会了将一张纸
压模、着色,不断翻新。折叠成钞

将日子折进一张张薄纸。脆弱的心里
蜷曲了半扎纸马与一个送信人。愈来愈远的远方
没有等到退水的消息。三棒鼓又起
三根木棒,是他们所有的道具。唱腔曲子——如同手中
轮回的木棒,一次次抛出又接住

迎来送往的都是泪水。那根花棒,被另两根
轮番击中、托举,神奇地停在空中,没有退路和注解
日子在棒花里生成、蜿蜒
有时道具变成匕首或镰刀,明晃晃的。一次次把天空割伤留在心口的隐痛,替阴雨天找到证据

靠一些“雕虫小技”,在日子的边沿乞求
多少无奈、羞耻与不安。怀揣一片树叶上路,晾干
研成粉末——传说中的牙虫。我不想
被一只虫子蒙蔽,牙齿已经洞悉了它的伪足。那根银针
与筷子里的机关,已被自己揭露

收起故乡的那片树叶,他们仍从牙齿里
转身。一生与一只虫子为敌。那个手持禀帖的乞人
在俄罗斯,在十月革命中献身
月光洗去脚尖的尘埃,梦中的栀子开在一碗清水里。更多的人在路上、在他乡的动荡中丢掉了姓氏

平原。一块可以忽略海拔的洼地
现已无水患。状元郎的后裔,习惯了另一种迁徙
沉在生活的底部,或浮上水面
都已无需再扎纸花。在他乡种植稻菽和乡愁,再箍一只
木桶,让月亮每晚游回井里

◎尘土诗

低矮,以肉身相搏。我的茅檐、亮瓦、湿
一江渔火,与流水接壤
你佝偻在尘埃里。倒影。不断喘息、咳嗽。愈来愈
暗的帽沿、嗓音和身体,总之难以启齿。借着江水回溯
水边只剩下一些时间的勒痕,和一页
母亲的遗嘱——

我不想打开。慢和疾病,身体里的铁器
和炊烟、指间的沙,自有其归宿
一地稻菽,与麦芒上的荒凉,把一锅稀粥煮沸。苇叶
艾草、秋兰、梅……它们贯穿你的一生。我把天空装进
一只瓶子里,从四月的边界,抵达你的核心
一粒尘埃会把天空布满

“时光是用来虚度的。”只有疼、黑暗、坠陨
让你锥心,记录。多少积尘
被我们打扫、终止。日晷上的阴影,会将昨天带走
那些匍匐,那些卑微和平庸,让多少相遇,彼此照亮
在冥想中返回,并捕获细小的意义,和天空
遗失的尾气——

火焰之后,所有软弱遁迹。坚硬、硕大
那个盛水的器皿,那些薄翼
握在手中的低音。松开一个埙孔,时光漫溢。碗
陶豆上的灯花。瓮、瓦罐。鱼和母鹿、天鹅。龙凤与鼎
取出火中的栗子、图腾,一粒尘土隐匿的尺度
被夏天耗尽——

稻草人守候的田畴。一个谎言
迫使空和虚无,在黄昏里收网。我拾到一枚
漏掉的金币,与麻雀的童贞,交予平原的宽敞、寂寥
树枝上的灰喜鹊和乌鸦
它们都是岁月的使徒。在尘埃里忙碌,吃五谷杂粮、饮露
再以一根落羽,占卜来生

生死悬置。裸在阴影里,没有人看清
手边的布纹与褶皱,更无人在意手中的秘密
苍山以远都是起伏曲折。被生命囚禁,你脱逃的内心
会不会成为树和野花
在别人的世界里攀援、搭景。我们被一次次虚拟、密谋
……多少汹涌止于尘土

◎圈祀录

城市的隙缝。一个漏掉的灯盏,一小块黑暗
被星星与月亮轮值。多数时光沉寂、幽深。它的仪式
只在初一、十五,像一个约定
被驱赶的纸灰无处安身。天将欲晓时全部撤走
只剩下一些白圈挤在地上

它们不说话。一丁点痕迹,很快就会消失
仿佛闹市匆匆过客,没有谁记下他们的足印
一片片正在滑向秋天的落叶
无数相似的形状,叠在一起,无名无姓。山峦依然
每一个时辰,缓慢、陡峭

从前的庙宇印在影壁上,让人唏嘘冥想
两棵拔地而起的古树,浑身被藤萝与红布条,攀援
纠缠。有人说,被火剥蚀的台壁
过于肤浅;一炷香灰,降低了城市的格调,增加了pm2.5
闹市中的一块寂静

人人都想取走,都想占领。它始终在那里
像一个遗址,没有停止呼吸,只是越来越窄小
一颗米粒,足以养活我们的一生
一个人内心的帝国,其实地盘也狭小。一个圈,比故土近
比墓园简单

它在百姓的日常里,它让离家人安心
一阵雨,一阵风,甚至一阵光,都可以擦去
第一次我只画了一个圈
是给祖父的,然后画三个、五个。现在我也画一个圈
一个大圈

让祖父、祖母、父亲、母亲
让所有先人住在一起。像他们曾经的老屋,我可以找到
所有的往昔和慰藉。点燃圈中的纸钱和冥币
在一堆灰烬前跪、合掌、躬身……再上一炷香许愿
仿佛自己回到了亲人们身边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2-3 10: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