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197|回复: 1

[小说] 义子念久儿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义子念久儿
贾斯炜
念久儿的义父姓常,念久儿本是个孤儿,准确地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是不是一个真正孤儿,只知道自己的家可能在这座城市附近的大河往上起很远很远的地方。
念久儿对父母及家的原始记忆只是家里有很多很多的书,好象记得父母说都是些医书。再就是父母经常被一帮人拉出去,回来后总是遍体鳞伤的,有时甚至是回家后很多天还不能起床,原因好象是给什么反动派治过病。
念久儿大约是五岁这年,一天晚上一老人,大约是自己的本家子,突然到他家。说是那帮人马上就会来抓她的父母去斗。并且说可能是有去无回的那种,希望他的父母安排好念久儿。
父母给这老者跪下请求,一定想办法救救他们的久儿。这老者稍事思考,抱着念久儿急急地跑回家,一只手抱着念久儿,一只手拎个大木盆,猫着腰轻手轻脚地顺着漆黑的小河沟而下。
他们刚刚走出不到半里路,村庄上一片火把径直向念久儿的家而去,老者不敢出一声,气都不敢出的下到了沟底儿。
不一会儿,传来了父母杀猪般的残叫声,老者怕念久儿叫喊,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嘴巴。不长时间,父母的残叫声慢慢的小了下来,又慢慢的没有了。人群也渐渐地安静了一会儿。没有安静多久,就是开始有了糟杂的,隐约可辨的声音:“狗日两个肯定都是装死的……”
“给反动派看病时咋就不怕死……”
“我来看看……”
“真的死球了……”
“死了去球,早就该死了,死有余辜……”
不知道过了多久,人声慢慢地也静下来,火把也慢慢地没有了当初的熊熊,剩下星星点点的光影也摇曳着各自散去了……
老者四下观察一番,可能是确认人们都安然后,继续猫腰顺河沟而下。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一轮新月初上,此时已经到了小河沟口,外面是一片开阔地带,好一片山河月色。老者猫腰的程度更大了,几近是贴着沙滩前行的,但速度很快。
远处,如眉弯月挂在树梢上,不远处平面上银波荡漾,老者把大木盆放在地上,将念久儿放到大木盆中,自己爬在地上推动着木盆前行……
不久,前面是一宽阔的大河,老者小心翼翼地将木盆推向了水里,又立即向怀里面拉来,对念久儿道:“永远不要说你姓啥子,哪里人,更不能提起你的父母,没有被人救起来之前,千万不要呼救,不要动,一切都看你娃子的造化了。另外要记住,如果躲过了这一劫,一定要像你父母一样,作个堂堂正正,世间最善良的人……”说着用力地将木盆推了出去。
不知道漂了多久,也不知漂了多远,反正是苏醒,睁开眼睛时,念久儿见到的是瘦得只有皮和骨头,满脸糊的分不清鼻子、眼睛、嘴巴的一“奶奶”抱着他,和一群类似的人卷缩在一个潮湿的,地上铺着乱七八糟的稻谷草,放着各种破瓢、破碗的桥洞里面。
一连几日都是“奶奶”专人照顾着念久儿。不久,奶奶就和大家一样,带着他到外面寻“食物”,遇到不易坏的“干食”是没有人独吞的,大家都会统一集中起来以备下雨和没有要到“饭”的人,大家还管这种生活叫作什么主义来着。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四年。
有一天,一个老爷爷提议:“念久儿也是个大男人了,应该以后慢慢地让他独立出去讨食。说不定还会混个出头儿之日。”这一提议通过民主表决后,得到了包括“奶奶”在内的所有人的赞成。就这样大家循序渐进地引导念久儿独立的出去了。
一天早上,念久儿来到奶奶经常讨食的,一大片砖瓦房的杂院儿里面讨食,听到一小孩撕心裂肺的叫声,循着声音跑过去,门关着,便立即推开门,见一小女孩左腕鲜血直流,小桌子上一些裁剪的纸片和一削铅笔的刀刃带着血的小刀,不假思索地抱起这小女孩向外面的医院跑去……
来到医院,医生说这孩子动脉血管割破了,再晚来一点可能就没有命了。
这小女孩的父母中午回家,见到处是血,就是不见女儿,正着急的没有办法时,念久儿带着医生来到了小女孩的家……
念久儿回到桥洞,将今天的事情给爷爷、奶奶们说了之后,得到了他们的表扬,并决定将讨来的寸把长的一块肉全部赏给了他。但他只咬了指头顶儿大一点含在嘴里,却迟迟没有下咽。
爷爷奶奶们都问他怎么了,他说:“放心不下上午的那个小妹妹,想去看看。”
大家同意了。
说来也怪,念久儿一到,受惊吓,闹喝了半天的小姑娘马上安静下来了……
今天,念久儿知道了这个小姑姑的名字叫盼盼儿。
晚上,念久儿要回家了,盼盼儿又闹了起来,念久儿本来也想陪陪盼盼儿,但又怕家里的爷爷、奶奶们不放心,出来找他,于是安抚盼盼儿道:“明天早上我老早的就过来陪你玩儿……”
盼盼儿妈在一边也安慰了起来,得到念久儿明天一早就来的承诺后,盼盼儿终于安静了下来……
盼盼儿出院后,盼盼儿妈领着念久儿到剃头铺儿剃了个头发,到裁缝铺儿做了一套新衣服,这以来,这念久儿往日的蓬头垢面龌龊的小叫花子,马上成了一个机灵鬼儿形象……
念久儿带着盼盼儿和盼盼儿爹妈到了念久儿的家,爷爷、奶奶们先是一愣,又立即一拥而上,等大家安静下来后,盼盼儿爹妈给大家表明了来意:想收念久为义子。
“我们家念久儿出头了,我们家念久儿出头了……”大家狂欢了起来。
然,念久儿无论盼盼儿怎么哀求,就是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去,此时,从来不爱说话的奶奶大吼一声“赶他狗日走。”大家一拥而上,将念久儿从桥洞上仍了下去……
念久儿后来又来过几次这个桥洞,但每每都是被这里的爷爷、奶奶们一顿痛打后,扔下桥洞。
终于有一天,这个桥洞人去洞空了,从此,念久儿再也没有找到过这个家了……
念久儿和盼盼儿这兄妹俩双双先后上了学校,又一同下了乡,又一同考上了大学,又一同分配到了这座城市。
不知道什么原因,父母总是说些什么兄妹乱伦,什么近亲不能婚育之类毫无历头儿的话,给念久儿和盼盼儿听。
终于有一天,盼盼儿嫁给了一个官宦之家,第二年就为人之母亲了……
后来,念久儿、盼盼儿兄妹俩响应国家下海政策,双双又先后下海了。
知识分子还是知识分子,不多年兄妹俩的事业都成就了,但念久儿却还是没有成家。
这年中秋节,盼盼儿公婆家说是要搞一个什么“家庭外交”。
盼盼儿说:“我只是一个单打独斗的商人,没有能力,也不愿意掺和,也不想知道任何与官宦有关的事情……”就这样,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到娘家过节了。
兄妹俩见面,一番寒暄后,念久儿对盼盼儿说:“事业也算成功了,想为那些没有实质生活来源的老人和没有生活能力的人建个‘念慈院’……”
话没有说完就得到了盼盼的赞成,更让念久儿没有想到的是,盼盼儿也希望能为念慈院出份力……
三年后,在没有记者报道,没有作家鼓吹,没有官宦致辞,念慈院静悄悄地投入了使用……
此时,盼盼儿的儿子也学业有成,受聘在大洋彼岸的“明天大厦”……
这天,念久儿和盼盼儿正在议事,晃若经历过什么劫难的公婆,一个呆滞无助,一个蓬头垢面地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兄妹俩一愣,没及开口,公公便跪在了兄妹俩的面前乞求道:“盼盼儿,我的好闺女,爹妈对不住你呀!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儿子也没有了,你们兄妹俩赶快离开这里,跟我的孙子汇合!念久儿呀,叔叔、阿姨拜托你了,帮我俩老朽照顾好他们母子俩,我俩老朽拜托你了呀!赶快带着盼盼离开这里吧……”
O一八年十二月五日
黎明前于殷商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1栋2—603室。
相关联接:《刘欣收徒弟https://user.qzone.qq.com/729887056/blog/1543745023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