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174|回复: 0

[随笔] 沉默一课(公交见闻录十八)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人其实拥有自觉性,自觉方能自省。孔子三省吾身,也是出于某种自觉,但生成这种自觉不易,社会这个大师傅很宽容也很苛刻,你需要很多暗自揣摩,方明了生活三昧。

回归小城第三个年头,慢三步式的生活节拍匍匐在周围,看起来慢,因为是舞步,偶尔透不过气,坐公交车成了透气好机会。午后上下班,晴日甚好,坐公交车沿文明示范路一路来回看樟树,看马路宽阔延伸没有尽头,几分闲适油然而生。

车厢里很宽敞,乘客们坐得很散。突然,一只横出来的胳膊吸引了我。手的目标是垃圾桶里水未喝完的一瓶矿泉水。胳膊似乎不够长,又似乎座位离垃圾桶还有点远,够了两次才把那瓶矿泉水从垃圾桶里取出来。

在公交车垃圾桶里拾荒,是不是不太文明?这样堂而皇之拣东西,不脏吗?等座位上的人不经意侧过身子,我发现他是位谢顶老人。尽管午后气温高得要捂一身汗,老人仍然穿了深灰色中山服制式的外套,是许多年的老衣裳了。

节俭,是我的下意识判断。坐在车厢后部的几位女性微微露了一点一瞬即逝的鄙夷之色。然而,并不是节俭。老人侧过身子只是为了方便洗手,他拧开矿泉水瓶,左手倒水右手接,右水倒水左手接,两手互相简单搓了下,动作利索,但车厢后门的台阶处却留下一滩水渍。

有啧啧之声发出,声音很轻。我想,一定是先前上车时摸过什么油腻的东西,手上黏黏糊糊的,老人不舒服,刚好看到那瓶没有喝完的水,想到了就近解决。但公交车恐怕也是公共场合吧,这未免“不太讲究”吧。如果有人下车踩到那摊水,滑倒的危险性就大大增加了吧。

老人把空瓶子扔进了垃圾桶,又转回身正襟危坐了。我看看窗外,还有两站路我就到站了。心里想着应该在下车之前把水清掉,靠近后车门的地方有根拖把放在一个白色的空的料桶里。

这两站路挺难熬,陷入剧烈思想斗争,又想去帮着把水清了,又怕别人议论。到达第一站的时候,没有人上车也没有人下车,那摊水流开了,顺着惯性四溢到其他乘客的脚下。有人脸上露出不高兴神色,但并未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只是沉默。

公交车重又启动时,我打算去拖地了。有人却先我一步,正是那位老人。他动作并不灵便,一手去拿拖把时,这只手还抓着座椅借力。他是坐着拖地的,说是拖地,其实也只是让水显得不那么集中,但老人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当之处。他处理得很快也很及时,拖把还回原处时没放好,又向他倒回来,他只好再站起来,看准时机才算把拖把推放到准确位置。

有人提醒过他吗,好像没有,除了从车窗外涌进来的市井杂声,车里的人显然是物理学中相对静止状态,阳光灿烂,令人沉湎陶醉,老人做这件事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涟漪和反映。

下车时候,我发现水渍差不多完全干了。如果是冬天,走到下车处时,我大概会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过去吧。感谢好天气,也感谢一段沉默。这沉默里有过不少妄自揣测的误会和偏见,是因为观察的延续,以及想要了解其行为根本的动机驱使,才得以避免某种妄断的尴尬。

严格说来,有点惭愧,因为我的自觉意识显然没有老人来得快。一种及时发现自我过失,然后迅速改正的自觉意识,我也非常匮乏。公交车上,这位老人的沉默一课,就像墨迹完全渗进了生活这张宣纸,颜色很淡,几近模糊,却让朴素的日子有了一些国画成色。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