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7917|回复: 4

[随笔] 杀年猪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9 18: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吱一一
        随着猪们最后一声高亢"悲催"的嚎叫,年味由此拉开了序幕。
     
        父亲拿出提前买的"大公鸡"纸烟,撕开烟盒开始发烟。杀猪匠"灶王爷"把两面带血明晃晃的"过命刀",平放尚在颤动的猪身上正反擦擦,搁回他的竹篮原处,坐下来喘口气,点根烟。他自信的说,一天两个,少数时候三个,这是今年腊月杀的第十八个猪了。所有在场帮忙的看热闹的男女烟鬼,都会在继杀猪匠之后,接到一支烟点燃。或蹲或站或坐,嘻嘻哈哈,大家的话题首先是围绕年货,猪肉展开。

         杀猪匠是个年过花甲,身板高大愧悟,慈眉善目,红光满面说话温和的老头。看面相,是无法把他和"杀"联系到一起的。按辈分,是我们本家爷辈,大家都喊他"灶王爷",笑呵呵有喊必应,到底啥来历,没追究过。我们家每年杀猪全由他包场。老是上穿一件油乎乎的黑家织布,挽有布扣的斜大襟空筒老棉袄,拦腰系根米把多长,早已辨不清本色的大围巾。下穿一件白裤腰,能明显看出上下大针角缝制的线路,和棉袄一样的家织布,大裤裆大裤筒。脚蹬一双从脚背处开口的"抱母鸡"式棉靴,这大概是他杀年猪时的标配着装。
      
       他在很快抽完一支烟后,起身撸起袖子,拿来锃亮的刀趁热从猪的后爪处割开一道口子,用指头粗的金属铤杖,顺豁口插进皮囊,从猪腿到后胯,直至抵达猪的脑门后拽出铤杖。然后,灶王爷左手握猪脚,右手拇指食指提起割开的一小块皮毛,摆正马步,屁股凸起躬腰成60度。嘴巴对住吹蹄口,气沉丹田,两边腮帮子鼓出乒乓球型的圆状,呼呼吹一气左手一捏,换口气,接住再吹,他的两只大脚板不由自主十分配合,前脚、后跟一扬一掂。他吹,另两个男人则轮流挥舞起擀面杖,从下到上从左往右,来回嗵嗵嗵,用力甩打着活力四射的猪体。不一会功夫,整个猪身包括四蹄耳朵澎涨发达起来,魔幻般变成了超级猪猪侠。
      
        那年头,乡下农户普遍缺钱,但杀年猪从来不缺帮忙的。
  
       只听厨房里烧水的女人一声高喊,"水开了一一",很快,男人们用水桶拎水的拎水,杀猪匠负责掌握水温。帮忙拽腿烫猪的烫猪,哧,哧,哧刮毛的刮毛,拿蜂窝石冲的冲,七手八脚,嘴上有说有笑,哈着腰,双手忙的不亦乐乎。约莫半个小时功夫,原本油墨丑陋的“猪八戒,”摇身一变,成了雪白丰盈的“白龙马。”再经卸头,开膛破肚,扒出深藏不露的精华杂碎。然后众人搭手抬举,倒挂金勾于某个位置,杀猪匠支起膝盖,从猪脊背处挥动利器,咣,咣,咣几刀砍下分边过砰。这时候,男主人会从窗台上拿起纸烟,再给每人打一梭子,喝水的自己倒,抽烟喝茶闲侃海聊一阵。

        乡下杀年猪,人们最关心的是杀了多少斤,扒了多少油,肉剽厚不厚。到了零刀碎块的时候,杀猪匠都会习惯性的问声当家的,"咋个弄法?"当然,会首先割下十余斤上等大肥肉,交给女人撂进大锅熬上。
      
         其实,N年前,乡里农户们真正能杀年猪的为数不多。我们家例外,得感谢我的父亲母亲运筹帷幄精心操持,年复一年从不缺席。不杀年猪的十斤八斤或多或少,总得割上几斤。一年到头,客多客少,奢侈数日,对一家老小也是一种交代。主人家酌情留下足够的,剩余的,无论远近左邻右舍,张三李四,三斤五斤六八斤说个数。灶王爷刀法准,一刀下去八九不离十。掌秤的、记账的、打号的各尽其责。所谓打号,就是谁买的肉,专门有个“文化人”,在掌秤的报出斤数后,用折断的一截和圆珠笔长短粗细差不多的扫帚棍,蘸上墨汁,根据所称的斤数,在肉上写下几斤几两。不过,扫帚棍的一端,必须得人为的分开几个岔口。年幼的我,弄不明白为什么在肉上打号,都是采用扫帚棍代替毛笔来写。户主另外要对应买肉的户名、斤数、按实价算出总价钱,当场在本子上记一笔明细账,俗话叫“纸上无名叫不应”,”人无笼头纸上拴”。诸不知,那年头都是一个“穷”字惹的,乡邻们过年割肉赊账居多。一般把肉提在手里,都要笑呵呵交代一句;“明年有钱了给哦?”我爹总是乐此不彼说;“行行行,啥时候有了啥时候给。”旁边爱开玩笑的人也会实时怂出一句;“肉钱肉钱,球十四年。”

        印象中,我除了盼杀年猪吃肉外,还会获得一个特别的“礼物,”那就是我爹吩咐杀猪匠灶王爷从猪内脏里摘出来的一个“猪水泡,”实际就是装猪尿的尿包。他会趁湿吹起像西瓜一样大小的椭圆,装进一颗苞谷籽,再用两尺长的线绳从上口处扎紧,给我当气球玩。轻轻一摇一拍,便发出呼噜噜,咚咚咚的鼓乐声。有了这个玩意,我往往会赢得同龄小伙伴们的格外追捧青睐。从年内玩到年外,眼看鼓胀透明的水泡已经变成风干肉皮,仍然视若珍宝。

         每逢杀了年猪,大方好客的父母一定会盛情挽留在场帮忙的看热闹的,以及邀请我们小院本家所有当家的长老到家里做客。满满两桌子叔伯邻居,就着大钵子飘出鲜美的正宗酸菜烩猪血,蒜苗回锅肉,柴火豆腐等等自产新鲜时蔬若干,配以两盆子热乎乎扑鼻的佳酿老黄酒。大家敞开肚皮,好一顿激情满怀。

         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还顾不得吃饭,又赶紧拿出一摞粗瓷大碗,分层装上冒尖的肥肉猪血萝卜块。让她的子女们分别端给邻居每户一碗,说“喝点肉汤。”那些年,杀猪匠这样的匠人太少,很吃香。灶王爷在简单填饱肚子后,收下五角工夫钱,客套一番,就匆匆用“铤杖”挂上他那如古董般油光可鉴,装着“武器”的篾竹篮子,上面绞着一圈乳白色疙瘩的大肠头,朝下滴溜着,随着他脚步的起起落落,一走一甩,转向下一家杀猪农户。


         那是我的美好时代,是不可复制的时代,也是我憧憬未来的时代。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10 09: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9-1-11 15: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11 21: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4-10 13: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记得小时候,白天跟着杀猪匠一家一家的看热闹,到了晚上,合作社的大口锅炖肉,馋得人涎水直流......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