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818|回复: 2

[其他] 带着咒语出生的孩子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15 21: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出生那年正赶上计划生育,娘亲显怀时,她已五六个月了。
      娘亲从单位安排好的医院偷偷跑出来,家人也下了保她的决心。
      她的胎教就从受别人的冷眼和奚落开始,经受无尽的世态炎凉与人情冷暖。
      家里人个性固执,蒜皮鸡毛无休无止,身怀六甲的亲娘在一次劝解中从土坑上摔下去,没有摔掉她,也注定了她将背负起咒语的命运多舛。
      娘亲将她生在路上,冷十月的深夜,一把钝剪刀艰难咬断了她与亲娘唯一温暖的联系。
      奶奶将揣在怀里已冻成紫色的她交给护士,“啪啪啪”几个响亮的巴掌,她痛知有感,像是迎接的仪式,她用“呱呱”的哭声来回应。
      她睡在襁褓,“吊眼睛会唱戏啊,这娃子手捧两本书……”一位远房黑大姐说说笑笑。
      三岁时,她奔跑着撵姐姐,一跤下去,摔折了右腿。六岁时,立起的砍柴刀划开她的脚踝骨,透过皮肉可以看见粉色的骨头。八九岁那年,她低着头跳方格,隔壁突然出现的端着箩筐的老太太撞伤了她的鼻梁骨。
      托唯一的口福,她吃得厚重壮实。为了探索和好吃,每根手指上都留有印记。
      每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的,她却独得不到应有的恩赐和怜悯。
      当她一一对号入座,发现自己一无事处。爱好与特长将她一次次抬高,现实与局限又将她重重地拉回,让她撞得鼻青脸肿已然头破血流,直到认清自己。想唱歌没嗓子;想表达,却混乱的逻辑与跳跃的含混不清;想弹琴,却长着粗细不匀如杵如豆的手指;想跳舞,在艰辛甩掉一身肥肉才发现,在骨不在肉的悲凉。
      改变不了的现状让她始终处在转型中,慢慢地她学会了妥协,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她越来越勤奋,却始终不敢张开嘴。那一颗牙,被她倔强地舔,最终长在了旁列,突兀滑稽尤如一粒老鼠屎。每个人都有改变自己的勇气,而在她意识到这一点,努力想改变,却失去了校正的机会。
      她不怨天地,不艾他人,只想从头开始。
      但事事关系,血脉相连,当她一次又一次从糟糕中抬起头,却发现被身不由已的带入下一处沼泽。
      “我是那个被诅咒的小孩吗……到底还要被磨难到何时?”她无数次地问天,泪水几近枯干,她已然无畏。
      没有天使,没有灵力,没有答案。当问天得不到回复,她只相信自己。
      她的一颗心,在经过无数磨难之后,坚定而透彻。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别人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她得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下)

        巍巍峨的雪岭山峰,她正焦急地盘旋在峰岭上空。俯看莽莽苍岭,无处安身又无计可施。
        她屏气尝试,一再无往而返。“下不去啊,下不去啊……”她急速思忖,如临渊的斑羚,又如近水的乳狗。
        高处不胜寒。
        百炼成钢的坚硬和决断,不到用武之地不为草木所接受,然被假以它名,毫无防备地指向自己。圆滑和世故在项背诋毁,再朝她喷吐出伤饬的口沫。
        犹如云霓之望,她迫之切之想落于平地,尽乎乞求的想归于平淡。在这雪岭之上,她看不见自己却有如飞翔般的体验与感受。
        有个声音问她:“你是怎么上去的,又将何处安身?”她竖耳倾听,安静犹如云丝雾被,轻轻悄悄的填进了心。
        循着问题,她在渐渐恢复意识。当日光敲开眼,那一刹那她的全身都被唤醒。安然无恙!她竟安然无恙了……逃离了无处安身的艰难抉择,她好庆幸此刻竟如此美妙。
        毋容置疑,能在浑噩之时引她走出绝处逢生的是思考和自省。当自由插上了翅膀,思想就如同活水,即便被现实拘禁,她也依旧能飞上天。
        她去看望鲁迅先生。
        阳光下先生的画像坚毅深刻,她一笔一笔细致勾勒,“临书多得古人意”见画如见人。先生说:“凡事总需研究,才能明白。”先生的思想熠熠生辉,但先生成就了先生,她才是真的自己。
       真的自己是思想之体血肉之躯,真实的迟笨。真实不是无知,真实更要无畏。“众人皆醉我独醒”,既生就一副傲骨,独往独行,就注定前行的路蜿蜒崎岖,布满荆棘,而她只能摸爬滚打,这是为人性也是为她打磨的路。
        那一年,她认识了海伦.凯勒,一个从不幸到伟大的奇女子。
        听海伦娓娓诉说着故事及故事中的故事,那些语言文字,那些重塑生命的启发,她的脑海编织出一幕幕生动的画面。海伦的现身说法告诉她:永远要懂得知足,懂得感恩,懂得心灵的富足。
        懂得放下,才是人生。
        那个带着咒语出生的孩子,立志不枉这一生,别人可以做的,别人做不到的,她都要试一试。
       “这娃子会唱戏,手捧两本书……”,襁褓中的她听到召唤,像是做了一个美梦,打了一个甜甜的哈欠,转而“呱呱”哭了个欢畅。
       奶奶循着信号提起她的小屁屁,“啪啪”轻柔拍着,嘴里爱怜的念叨着:“这是个屎尿娃娃哟!”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21 17: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21 17: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