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5557|回复: 4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3期文学(赵国章/樊启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18 17: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每逢杀了年猪,大方好客的父母一定会盛情挽留在场帮忙的乡邻,并将我们小院本家所有当家的长老请到家里做客。满满两桌子叔伯邻居,大家难得一聚,真的是一醉方休。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还顾不得吃饭,她拿出一摞粗瓷大碗,分层装上冒尖的肥肉猪血萝卜块,让我们分送左邻右舍。
杀年猪
□赵国章


吱一一

随着猪们最后一声高亢“悲催”的嚎叫,年味拉开了序幕。

父亲拿出“大公鸡”,开始发烟。杀猪匠“灶王爷”把两面带血明晃晃的“过命刀”,放在猪身上正反擦净,搁回竹篮,坐下来喘口气,点根烟。他说,一天两头,少数时候三头,这是今年腊月杀的第十八头猪了。所有在场帮忙的看热闹的男男女女,会吃烟的,这时都会接到一支烟,点燃,或蹲或站或坐,嘻嘻哈哈。

杀猪匠年过花甲,身板高大魁梧,慈眉善目,红光满面,说话温和,看面相,无法把他和“杀”联系到一起。按辈分,是我们本家爷辈,大家都喊他“灶王爷”,他笑呵呵有喊必应,到底啥来历,没追究过。

我家年猪都由他包场。杀猪的时候,他总是上穿一件油乎乎的斜襟空筒黑棉袄,腰系一根辨不清本色的大围巾,下穿一条白裤腰的棉裤,能明显看出上下大针脚缝制的线路,和棉袄一样的家织布,大裤裆大裤筒。脚蹬一双从脚背处开口的“抱母鸡”棉靴。这大概是他杀猪时的标配。

他很快抽完一支烟,起身,撸起袖子,拿刀趁热从猪的后爪处割开一道口子,用指头粗的金属铤杖,顺豁口插进皮囊,从猪腿到后胯,直至抵达猪的脑门,然后拽出铤杖。

灶王爷左手握猪脚,右手拇指食指提起割开的一小块皮毛,摆正马步,屁股凸起躬腰成60度。嘴巴对住吹蹄口,气沉丹田,腮帮子鼓起,开始吹气,换气时,他的前后脚一扬一踮,颇有韵致。他吹气的时候,两个男人则轮流挥舞起擀面杖,从下到上从左往右,来回嗵嗵嗵,用力甩打猪体。不一会功夫,整个猪身包括四蹄耳朵膨胀发达起来,魔幻般变成了超级猪猪侠。

杀年猪从来不缺帮忙的。

厨房里烧水的女人一声高喊,“水开了——”,男人们旋即将开水拎出,灶王爷负责掌握水温,烫猪的烫猪,刮毛的刮毛,刮不净的则用蜂窝石一通狂冲,七手八脚,有说有笑约莫半个小时功夫,原本油墨丑陋的“猪八戒”,摇身一变成了雪白丰盈的“白龙马”。再经卸头,开膛,,收拾完零碎,众人搭手抬举,将猪身倒挂于金钩,灶王爷支起膝盖,从猪脊背处挥刀割下,分边过秤。这时候,男主人会从窗台上拿起纸烟,再给每人打一梭子,喝水的自己倒,抽烟喝茶闲聊,好不热闹。

乡下杀年猪,人们最关心的是杀了多少斤,扒了多少油,肉膘厚不厚。到了零刀碎块的时候,杀猪匠都会习惯性地问声当家的,“咋个弄法?”当然,会首先割下十余斤上等大肥肉,交给女人撂进大锅熬上。

其实,那时候乡里农户真正能杀年猪的为数不多,我们家年年有猪杀,得感谢父亲母亲运筹帷幄精心操持。不杀年猪的人家,别人杀猪的时候,或多或少,总得割上几斤,一年到头,客多客少,对一家老小也是一种交代。主人家酌情留下自用的肉,剩余的就让给左邻右舍。灶王爷刀法准,无论三斤五斤,张三李四说个数,他一刀下去八九不离十。掌秤的、记账的、打号的各尽其责。所谓打号,就是掌秤的报出斤两后,“文化人”用折断的一截扫帚棍,蘸上墨汁,在肉上写下数字。而户主则对应买肉的户名、斤数,算出价钱,当场记在本子上。乡邻们过年割肉赊账居多,一般把肉提在手里,都要笑呵呵交代一句:“明年有钱了给哦!”主人家总是说;“行行行,啥时候有了啥时候给。”

杀年猪的时候,我会获得一个特别的“礼物”。我爹让灶王爷从猪内脏里摘出“猪水泡”,实际上就是猪尿包。他会趁湿吹起像西瓜一样大小的椭圆,装进一颗苞谷籽,再用两尺长的线绳从上口处扎紧,给我当气球玩。轻轻一摇一拍,便发出呼噜噜咚咚咚的鼓乐声。有了这个玩意,我在小伙伴中感觉走路都会带风。从年内玩到年外,直到鼓胀透明的水泡已经变成风干肉皮,仍然视若珍宝。

每逢杀了年猪,大方好客的父母一定会盛情挽留在场帮忙的乡邻,并将我们小院本家所有当家的长老请到家里做客。满满两桌子叔伯邻居,酸菜烩猪血、蒜苗回锅肉、柴火豆腐、新鲜时蔬……配以老黄酒,大家难得一聚,真的是一醉方休。

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还顾不得吃饭,她拿出一摞粗瓷大碗,分层装上冒尖的肥肉猪血萝卜块,让我们分送左邻右舍。

那些年,好手艺的杀猪匠不多,很吃香。灶王爷简单填饱肚子后,收下五角工夫钱,客套一番,就用“铤杖”挂上他那吃饭的行头,上面绞着一副大肠,匆匆转向下一户。


-------------------------------------------------------------------------------------------------------------


坏事情
□樊启鹏

他并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么糟。他已人近中年,本该不这么冒失的。他是老司机了,上车以前,他都看好了倒车路线,但不知怎么就挂错了挡,结果轻踩油门那一下,哐一声,额头磕在方向盘上。好在磕的这一下没出血,只是有点隐隐发痛,巨响不出于头部,而是面包车头部与消防栓的亲密接触。

此刻,挡风玻璃上水势一波一波。他摇了摇脑袋,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闯祸了。面包车撞坏一根消防栓,车头的两个大灯都碎了,车头前挡板整体脱落。

很糟,比预想的糟多了,他凭个人努力根本止不住消防栓的喷涌,甚至近不了消防栓周围一平米的区域。白花花的水在不可控的压力下,先是向四周散开,渐渐淹没了半个车轮,等他想从附近商铺借个什么东西来弄一下时,水流已经漫到了一百米开外。

他在水里走了好几个来回,一会到五金商店想借撬杠,至少保住车,一会到小卖部问水务公司的电话,也向旁边修三轮车的老师傅征求意见和帮助,但水来得太急、太凶了,不一会就把两百米外的小巷给淹没了。好在还有下水道,但依然抵不住急流。向东,急流已经流入菜市场,尽管有护城河,水位却仍在持续升高,要没半个膝盖了。

三轮车老师傅收拾东西已来不及,鞋子全部渗水,旁边高处躲水的策略完全无效。他站到寒冬的凉水里感觉腿都麻了,浑身冰凉,但心里的焦躁和急切却如一团火在烧。

他短暂地埋怨过自己:中午并没有喝酒啊,上车前还检查过胎压,看过油表的,几十年开车怎么就会挂错挡啊?意识到无计可施,他已经不再劝附近的人躲着走了,只是站到深水里,直愣愣地看那个消防栓,等待管口呕水的节奏慢下来。

没人责怪他,等大家想寻找罪魁祸首时,已经看到了如小潭般的汪洋迹象,也看到了他的狼狈。大家都在等待最终结果,看水究竟会造成多大影响。

透过公交车窗,乘客们寻找水的边界。乘客看见他时,兀自发笑,起初还以为是挖断了水管。几十年难得一见本区域内涝的人,站在水里玩起自拍,把这当成了游戏。守着破损面包车的他,突然苦笑了一下,似乎已经想好了给妻子的答复。妻子或许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看到他冻成茄子色的腿和没有血色的脸,总会心疼地拿一条热毛巾,替他准备干衣裳,也会原谅他的“中年犯晕”。

生活里好多不可预见的坏事情,有时候,坏的程度超出想象。但坏过以后,激动、急切转为平淡、冷静,仿佛就不那么害怕、焦虑与不安了。就像这个老司机,在尽自己最大能力处理事态没有效果后,他选择承担和接受后果,做好了应对接下来事情的准备。

有人告诉他,已经给水务公司和消防打电话了。没多久就来了消防车,来了专业人员,总管关闭了,水退的比出的快,有人给他送去了一杯开水,他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声:“谢谢!”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20 19: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谢谢庹总厚爱,问好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21 16: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祝贺二位文友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21 21: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祝贺两位!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