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7028|回复: 2

[散文] 茗茶者说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22 18: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茗茶者说

             《茶经》上说;  “  要解口渴,就喝汤水;要排忧解闷,就喝酒;要清醒头脑,就喝茶。”
   

         上世纪80年代初,刚走向社会的我,家境虽不殷实,为清闹醒神却奢侈虚伪地有些附庸风雅,偏偏就爱上了普通人家并不鲜见的那口茶。
      

         那时喝茶谈不上“品,”更不懂什么红茶,绿茶,春茶,夏茶。
     

        茶源主要是当地乡政府在离家30里地的二龙山搞的一个集体性质的乡办茶场,场内人员是轮流坐庄,每年适时从各大队抽调人员,扛上被窝卷和粮食前往进驻。开荒、种茶、采茶、加工。因全是乱兵上阵,靠“混工分”吃大锅饭的百姓,没有专业制茶技术,也没有相对科学的加工流程。不算假冒伪劣,至少算是粗制滥造,出产的茶俗称“大把抓”品质十分低劣。茶,基本是山里茶场附近有点头脑的少数百姓批量买下,再利用中午或雨天空闲,偷偷到山外走村串户上门推销,严格的说,那年头叫转手倒卖的“二道贩子。”我常会隔一月半载花三块五块买一大包,得空冲泡一杯,学着古人的样子兀自读书“品茗”。寻思冥想着“一瓯解却山中醉,便觉身轻欲上天”的美妙佳景。若有同僚乡党上门,渴了,也会毫不客气地就一个大杯咕咚咕咚痛饮一番,喝完再续。直到把杯内的残汤给涮的清汤寡水无色无味,仍舍不得倒掉。那种茶,似茶非茶,没经包装,也没有专用茶名,更不说自己的商标了。一经冲泡,呈严重的深褐色,如同放进了大量黑砂糖,汤水看上去比浑水摸鱼的水还浑。入口,苦味不醇,涩味不正。那种阴阳怪气无法言说怪怪的味道量你无法品出一丝缠绵的茶香,即便如此,条件限制,我还是津津乐道必喝无疑。
   

       我喜欢茶的苦与涩,主要是想通过这种味道来寻求舌尖上的刺激,少有解渴生津的欲望,更多的则是用以释放内心对在农村昏昏浩浩平庸无聊的日子。  那时候的农家,也只有过年或遇红白喜事才会掰指头算着,拿出六块八块钱称上二两、半斤碎树叶般的茶,做为待客之道。平时若遇客家串门,直爽的主人会说“到屋里喝点水!”果真渴了进屋,要么提来“茶瓶”倒出不热不凉漂浮着一层油脂的温水一碗,要么拿起葫芦瓢从水缸舀起半瓢,站在旁边咕嘟咕嘟一饮而尽。稍见世面的主人会笑盈盈拐个弯,说,“走,到屋里喝口茶!”
      

       其实,“茶”难寻踪迹风尘不染。不过还是单纯的温开水或凉水而已,当然,人好水更甜。
     

       乡下人很难有烧得起蜂窝煤炉子的,也就省下了买烧水壶的费用支出。仅有少数细心的家庭主妇做饭时,会顺便从黑乎乎的大铁锅里,起出两瓢油腻发噎的开水装进脏兮兮的暖水瓶内。家人真的渴了,没那喝开水的习惯。哪像现在农家,客人落座,主人倒茶是开场白,是最基本的礼遇。家家饮水机、电烧壶,比比皆是不可或缺。
      
        当时,我喝茶所用的茶具也是和父亲喝黄酒共用的一个大搪瓷缸子,上面印着月牙状“农业学大寨”的五个红体字样。紧挨下边是三垱麦浪翻滚金光璀璨的整齐梯田,听说三垱麦浪,代表的是“三线建设”,具体不详。背景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蓝天白云,看那肥实硕大挺拔的麦穗,当生“望梅止渴”美意。尽管搪瓷缸外围留有斑斑驳驳被撞击脱瓷的痕迹,内壁早被酒,茶,污垢侵蚀的失去了洁白的本色,但在外人看来仍不失一种“素瓷传静夜,芳气清闲轩”的高雅享受。
      

        不知不觉,我喝出了茶瘾,似乎一日无茶,生活便索然无味。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经常出入乡镇机关的我,可能受外界“高端”环境的熏陶,破例花2块钱从合作社买回一瓶玉脂般透明的橘子罐头,不为吃罐头,专为获取一个玻璃茶杯。在我提着滚烫的开水冲泡茶叶时,玻璃杯竟哗啦一声四分五裂,连同茶叶斫丧贻尽洒落一地。母亲心痛地责怪说;“哎呦,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吧!”时日,心有不甘的我又绞尽脑汁抠出一块八毛钱买回一瓶上小下大呈椭圆形的白木耳罐头,罐头给家人分享,杯子成了伴随我N年的心仪茶杯。
      

       后来,茶叶的价格也慢慢从十块二十块上升到每斤三十,五十,百二八十不等。每每望着白净透亮的杯子,冲泡一杯起起伏伏的生灵,一手托起,会心地端祥一会,浅酌一口略有回甘仍不失浑浊的茶水,却衬出社会底层那种超前诱人的滋味。一种飘飘然喜悦的心境,霎那间就氤氲在云深蝶舞的山水之间,疑似自己在雾里看花,借以古人“奇香袭春桂,嫩色凌秋菊”的诗句,当是美哉。
      

       盛夏的午后,酷暑难耐,村邻的男女老少都会不约而同地来到午后那片枝繁叶茂的老槐树下。乘着凉快吆三喝四,把年景与天气的闲话拉近,侃天南地北,侃土地庄稼,侃人间多少是非曲直。我少不了会端上茶杯提壶开水,谁渴谁喝,大家就一只杯子以茶传情,其乐融融。一杯干了,加水再喝,茶味淡了,再泡一杯。你一杯我一杯,越喝越觉酣畅亲热,几许疲惫甘苦随风而去,我们把周身的愁绪喝得踪影全无,然后在树荫下呼呼地睡去,直到睡完那个沉沉匮乏一潭死水的时代。
      

        世代务农的父母胆小怕事,死死把持着责任地生生不息春种秋收。我仗着有不断开放稳定的国家政策撑腰壮胆,磨破嘴皮说服他(她)们后,褪去一身尘埃,甩掉两脚污垢,踏上客轮甲板,在“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悦耳的歌声中,渐行渐远离开家乡,跨山覆水一路辗转,来到了我向往的城市,收入开始有了稳定攀升。时光流转,云水千年。茶,仍然是我生活依赖的知音。不过茶质开始倾向于一个“优”字,口感追求一个“香”子,意蕴讲究一个“绵”字,浓度趋向一个“淡”字。粗略悟出了茶到极致便是淡。
      

        但我从极普通的茶中,一品再品,同样感受到了茶之清欢。细细揣摩之后,一种清幽,甜润,悠远的感觉油然而生。三斟时,先前的苦涩荡然无存,那种苦尽甘来的心情随之而来,三斟之后喝一口白开水含在嘴中慢慢“把玩”后咽下,顿觉满口生津, “此时无茶胜有茶”。此说似乎有悖于鲁迅先生的“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清福”,但鄙人认为,没好茶喝,喝自然茶同样是一清福,关键是要懂得茶,纵然是在逆境中也能甘之如饴。
   
    “且到寒斋喝苦茶”,说的是一种悠闲泰然,清心淡泊的感觉。
   
      曾几何时,我与野菊花茶也结下了不解之缘。某年,时到深秋,连续几天牙病复发疼痛难忍。寻医吃药可能是缘于太过常规或是药不对路、条件反射,未能撼动牙魔。母亲说是“火气攻心”。于是呼,母亲试着拿出她从老家山上采回的野秋菊花,(经上笼蒸后晒干封装),浓浓的泡上一杯,让我喝下。我接过杯子一阵“牛饮”,接着如此连续两天“牛饮”之后,火退痛减。后来隔三岔五便会丢几朵进杯,倒入开水。静观,菊花上下舞动和茶叶一样几度沉沉浮浮,慢慢舒展开干皱的花瓣,菊花的真迹魔法般得以鲜活的再现。揭开杯盖,一股浓郁的菊香从杯中飘散出来芬芳四溢,喝一口苦中带鲜,滋味醇厚,顿感浑身的毛孔被慢慢打开。一丝淳而不寡的自然鲜美渗入体内,仿佛把茫茫原野的云海溪流都装进了胸中,深感这种幽香的苦味和茶叶的苦涩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一个多月前,我特意跑回老家,在漫山遍野的山上,采摘回一大塑料袋野菊花。像当年母亲那样,经粗略加工晒干收藏。和绿茶交替而茗,为的是顺着泥土的根系,追寻来自荒野天然的味蕾。因其甘苦,性寒,散风清热、清肝明目和解毒消炎,均来源于“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那种坚毅傲霜的品质。
   
      偶得半日之闲,抵过十年尘梦。自己亲自动手,洗濯茶具。泡上一壶三山五岳那亘越万古钟灵毓秀孕育造化的香茗,燃起一柱氤氲着禅机佛性安神定魂的檀香。一俯一仰,一饮一啜,将一杯苦菊喝到淡而无味,喝到水静无波,喝到明净清朗,也不失为一种境界。
      
       此时,我已不再是品茶,茶里春秋,我是在品味自然,品味四季风雨。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wap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