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7993|回复: 7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4期文学(苏瓷瓷/段吉雄)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25 18: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苏瓷瓷的诗
□苏瓷瓷


◎冰冷的孩子



一个孩子拍着皮球,砰砰的进入庭院
我在后面种满了苜蓿,紫色 抱住小小的身影
童年的棉袄开了花,我的孩子迷了路
红色的弹珠和未成型的小名,都走出了梦境
那是个雪天,那是你叫我的那天
“妈妈!”
细碎的齿痕咬着心头,白色下 太阳发芽
你牵着气球,拐进了街心公园


我没有睡着,有一种甜腻的味道封住了眼睛
在这样的黑暗,摸到你软软的小指头
那是 最温暖的地方
我快化了,像蛇一样的 柔肠寸断
抱住你 抱住了生命中最饱满的果实
是一个女人永远的历史
蓝天、野花和逃亡的日子,都在你的手里
你在田园乱爬,播撒 我一生的芬芳
有一天,你走了 我老了
我还要这片土地 拾起自己曾经的姓名


这里没有出口,我知道你在不停乱撞
你想找到指挥交通的警察叔叔,找到 一张温柔的脸
温柔的脸?孩子 我们不是为彼此活着的
在睡梦里,我渴望为你牺牲一百次,可我终究成了犯人
你阖眼的冬季,我去寻找那白茫茫的刑场
而后接受候鸟的宣判
可是 大雪下小小的坟,在我的胸前越堆越高
我 没有乳汁,没有皮肤
原谅你贫穷的母亲吧
你为了我 向左走;我为了你 向右走


你一直在哭,一直哭
我一脚深一脚浅的奔跑,在你的身体里
做个小偷,经过肮脏的道路
你活着只是为了我腮边的皱纹,哭泣
它内疚的长满全身
我为此而老 。你招着乌鸦飞上枝头,叫着饥饿
永远都吃不饱的孩子 你在惩罚我
夜晚 我说 你的哭泣、说我忘记你住的地址
你爸爸 却说 椿树又生育了一个疯子
绿叶翻身而睡,街空了,你还赤着脚拿着讨饭的钵子

◎有故事的人
上班的时候收到一个短信
他说  他在去神农架的路上
我说  我很羡慕你
他说  他童年时在医院厕所看见一个死婴
我说  生活 就是厕所里的游戏
他说  工作是我活着的借口
我说  活着和死亡  是一条路的前门和后门
他说  他吃的很饱
我突然饿的说不出话
那个有故事的人正骑着汽车
从一颗米粒中探出头

◎慢慢的
慢慢的,指关节开始移动
它要长出鲜花
慢慢的,哑开始说话
他要出卖整个世界
慢慢的,我开始风骚
我要成为最迷人的小妾
慢慢的,他从少年变成老人
而他依旧是他


--------------------------------------------------------------------------------------------------------------------------

杀猪轶事
□段吉雄

腊八一过就是年。过年,在农村最隆重的事莫过于杀年猪了,这在小时候是一件能轰动半个村子的大事。即便是现在,依然也算得上是一件重要的事。

才进入腊月,就接到老家的电话,催促回去帮忙杀猪——杀猪匠稀缺,好不容易约到的。我和几个在市区的兄弟约好,周五下班后,乘着一丝月牙回到老家。以扫除一路的疲惫为由,加上平时难得聚到一起,我们几人凑在疙瘩火旁推杯换盏。说到明天的事,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动手。后眼见全村没有一丝灯火,天冷得连狗都懒得吱一声,几人方才散伙睡觉。

次日天还未亮,杀猪匠就上门了。平日里哪里起过这么早,加上酒劲未散,我们被叫了半小时才一个个摇摇晃晃爬起来。院子里,一口能装两挑水的大锅里,开水正剧烈翻腾,杀猪匠所有的家什全部摆好了,磨刀霍霍,杀气腾腾。

兄弟几人到齐后,我们撸起了袖子,准备去猪圈里拉猪。其实,这也就是我们回来的主要目的,杀猪时,没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是无法把一头几百斤的猪制服的。我们几个挟昨晚酒劲未散之余威,想着分分钟就能把那头看起来笨拙的猪撂倒,所以都十分轻松。

猪在圈里站着,大概它也感到了不祥,睁着大眼警惕地看着我们几个陌生人。叔叔说,你们不要进去,免得惊扰了它,我进去把它赶出来后,你们要注意抓紧。我们几人就遵从吩咐,分守在圈门口,看着叔叔进了猪圈。殊不知,生死关头,那头猪竟然连主人都不认了,不但不听招呼,甚至还仰起头来想攻击他。还是杀猪匠有经验,乘着叔叔和猪周旋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钩住了它的嘴巴,我们几人一拥而上,抓耳朵的抓耳朵,刁尾巴的刁尾巴。因为猪圈逼仄,容不下太多的人,而那猪此时已经确认了即将遭遇不测,不但大声地哀嚎,而且四肢紧绷,身子一直朝后面退。几人只好分成两帮,一帮在前面拉,一帮在后面推,好不容易才把它从猪圈里拉了出来。猪的叫声依然尖锐,但再看我们几个,浓睡不消残酒,一个个脸色已经或蜡黄,或胀红。

不行,不行,歇会儿,歇会儿。堂哥率先提出来,迅速得到大家的响应,当然,杀猪匠除外。他有些不解地看着我们一个个的,眼神好像有些轻蔑的意思。我反正当作没看见,顺势坐到一块石头上大口喘气。等到大家都平静下来时,我长舒一口气说,昨晚上喝得太多了。我话刚落音,兄弟几人异口同声表示赞同。
走。杀猪匠从嘴里迸出一个字。

到了院子里,地方宽敞多了,终于有了可以施展身手的位置。首先,要先把猪放倒在地,然后才能抬到案子上去。然而,面对着一头三百多斤的大家伙,我们几人折腾了几圈都没能把它按倒在地,第一轮对决下来,粗气直喘的我们面对着厉声嚎叫的猪,发出了一声感叹:没让它跑掉就行,下次一定把它放倒。立下了这样的誓言,就没有了退路。每二轮决斗开始,大家的决心明显要比第一次强硬,但几番斗智斗勇下来,猪仍然占了上风。这样可不行,我在心里坚定着这个念头,尽管胃里在强烈翻滚,昨晚喝下的酒在经历了剧烈的运动后,一阵一阵地往外蹿。也许是胃里太难受,以致于思维受到了影响,我看着一直坚挺的猪,竟然想到了旋风腿,并且付诸了行动。我把一条腿伸进了猪肚子下面,然后使劲勾住它那两条粗短的后腿,意欲将它绊倒。不料这猪的腿却灵活得很,一下就跃过我的腿,并且还狠狠地踩了我一下。我不好意思叫疼,龇牙咧嘴地紧咬牙关,抬起头,发现杀猪匠正盯着我,脸上是憋不住的笑,我估计他是平生第一次看到有人对猪使出旋风腿这门功夫。


眼看着兄弟几个力气将竭,堂弟使出了绝技,他一跃跨到猪身上,来了一个泰山压顶,用他那180斤的身躯将猪稳稳地控制在原地,我们几个人同时用劲,连猪带堂弟一起撂倒在地。脚背的疼痛加上胃里剧烈的翻滚,我实在有点控制不住了,但我又不能松手,否则那猪要是再翻腾起来,那可真是没得办法了。控制住了猪,剩下的就看杀猪匠的表演了,我只负责死死地在后面按着一条猪腿就行。

“猪啊猪啊你别怪,你是人间一盘菜,今朝扒皮又去骨,早上餐桌早投胎。”在杀猪匠的喃喃自语中,猪的嚎叫声由高亢变得微弱,我压着的那条腿渐渐静止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任务终于完成了,我再也憋不住了,急忙几步跑到一旁,“哇”的一下吐了起来。

咋的?你看不得血腥的东西?杀猪匠看着我的样子,走过来问我。我看看他,又看了看地上溅起的猪血,连忙点了点头。

嗯。

宿醉之下无完卵。我低下头,开始大规模出酒。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26 11: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9-1-28 08: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1-28 09: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苏大师的小说读的扎心,诗歌也这么尖锐,,读罢《冰冷的孩子》,怎么觉得自己犯了滔天大罪?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2-15 22: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我快化了,像蛇一样的 柔肠寸断
抱住你 抱住了生命中最饱满的果实
是一个女人永远的历史

来读大家之作!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2-16 15: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天堂鸟 发表于 19-1-26 11:59
老瓷的诗我从未读懂过,每读锥心。

在作为接受方觉得心中没底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给予者奥妙玄远,莫测高深,真实的情形往往是:给予者心中大概比你还没有底些。
大凡正常人,一定知道自己究竟想干什么、怎么干、干出的是什么。
所以,不要在“被”和“对”别人的评价里找寻存在的价值和获得自信,智者,应该从两种事物上建立自信:审美与独立思考。
共勉之。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