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1086|回复: 5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10期文学(苏瓷瓷/樊启鹏/周斌)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3-11 10: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们一起去濮阳(外一首)
□苏瓷瓷

我找到那个位置了,在红蓝相间的血管中
静静的躺着,倨傲的像个花园,抖出满城野草
那里有黑土和孤独的孩子,他背对着我,慢慢忧伤
有一点荒诞的地方,当云层都降落,白鸽带走了我的眼睛
我想  真的很久没有看见岩石了
那时  濮阳在我的手下,我的眼皮一直在跳


我是一个不懂节制的人,摊开光滑的肌肤
受着火柴一根根沙哑的划过
而那些木头里的光芒
在门外安静的流动。一个无关与我的夜晚
我把自己折成纸片
白白净净的躺在濮阳的怀里


我想过生命里可能出现的兄妹,他们在城内蛰伏
等着敲钟的老头,撞碎白头
在满城雪飞时,买豆浆的孩子走过车站
热乎乎的清晨裹住了我们的脚板
各地的兄妹爬在火车上方,随着冰凉的金属
呵出第一个冬天


我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出行,有私奔的心情
虽然没有罗密欧,路上却一直有金色的香甜
像是母亲的乳汁,但比她遥远
我们要去那里,把自己带回家
失散多年的伤感重新入梦,拿起水杯,看到谁?
我抱着一壶开水,随着车厢去濮阳
罗密欧赶到时,桌上有小小的玻璃碎片
有小小的潮湿

◎他
——给我的爸爸

他是一个常年住在阴天的人
所以 我不能拒绝发霉
在我出生时,他已经关上了所有的门窗
还有那些安排好的童话
童话里有孤独的男孩和他暴戾的后母

他拖着这个故事走动,不打伞
尾巴湿漉漉的挂在墙上
“你是我爱着的唯一的女性”
他甚至不爱我的母亲
而我,是那么歹毒的女人

终于把我喂饱了,他才慢慢练习开门
对那些当年杀死他的人说:我们都要学着宽容
我早已学会了 我出生时手里有刀
现在,它被我消化
我已经习惯为了任何人而干掉自己



冬日尽管很少见到太阳,可下雪、下雨的时候,不是总知道要在睡觉前洗个热澡、泡一泡怪兽的脚吗,也就够了。软香温玉的睡眠也许并不依赖于床,而是知道为内心构筑暖巢的小松鼠知道为睡意松绑了。
倾斜的床
□樊启鹏

天冷,换新床单、枕套,还加丝棉被,又铺了一层底褥子,就差把十斤棉花裹在身上,然而寒气是驱走了,一阵忙碌下来,睡眠也驱走了。

烫了牛奶来喝,核桃味的,补脑养胃,入睡依然困难。失眠像大雪掩映里的九层宝塔,古老、孤独,风雪遮不住,还有点沉重的样子。

失眠不全是冷的缘故。睡不下来,或者睡不安心,是焦虑种子发芽,是很多心事在局部的脑窝里被月光照成明晃晃的鱼鳞,很多情感板结,高温化不开,低温更坚硬。比如,美好的天气与人迟迟不来,工作老也做不完,时间不够用但好像又浪费得特别多,还有,与朋友交往的界限与尺度拿捏得不很好。为人太过斟酌、敏感,竟然连睡一个好觉的勇气都丢完了。

失眠好像还因为缺乏安全感。有安全感可以换酣睡感。如能缩回变成孩子,总可以得抱一抱、拍一拍,就便不能如孩子,想象变成猫、狗,少一些前思后量应该睡眠稳定一点吧。睡觉要哄、要唱儿歌,还要读好听的句子来自我宽慰,还要一个公仔抱在怀里,寒冬里的艰难岁月如此度过,“冷”这个温度字眼真是渗进了灵魂。
抱团取暖,现在特别流行说这个。但床好像更多只属于一个人,即使有两个人,因为话赶不到一块说,床总会倾斜。

新婚小夫妻靠床事取暖,事了,彼此心事反而愈堆愈重,终靠蜜汁式的语言为兴奋松绑,然后针管推进一剂安眠药。中年夫妻还有床事么,那么,是一多半睡得好还是一少半呢,床倾斜的方向朝着丈夫还是妻子,不得而知。老年人是不大睡得好的,床很早就拉他们上去,然后很早就发信号要他们起来。父亲六十多了,每天5点半准时起,然后半包烟抽到天亮。

一个人在床上辗转,与床谈合作、谈利益分配,即使是常睡的那一张,也要它能识别你的合理体温与情绪。夏天不宜太烫入床,冬天不宜太冰入床,开心得无以复加不能入床,悲伤过度也不能入床,因为床不认你。强制登床,要看自我驯服的结果,否则不期然会被床掀到地下。陌生的床有容易征服的,也有特别桀骜不驯的,比如亲戚家的床、酒店的床,膈应与适应同时存在,床的倾斜的程度其实归根究底还是人。失眠易得,熟睡难求。

人服帖于床,床自然与人互相融洽,那样梦也会少一点。人不能避免不做梦,可梦多了是睡眠的负担。人生有那么多达不成的愿望要在梦里兑现,也不能让梦变成会长胖的石头,压得自我喘不过气。

为床松绑,把大石头击碎,小石头碾成粉末,有助于平衡许多焦灼的夜晚。至于内心那头不断索求的怪兽,还是把它引到磁场放光的地方,让它参与温暖、朴素和平和的建设,让它知道有一种爱是献给自己的。

冬日尽管很少见到太阳,可下雪、下雨的时候,不是总知道要在睡觉前洗个热澡、泡一泡怪兽的脚吗,也就够了。软香温玉的睡眠也许并不依赖于床,而是知道为内心构筑暖巢的小松鼠知道为睡意松绑了。




请教
□周斌

感冒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尝试着找一些方法,或尝试某种方式,转移一下注意力。

回来的有点晚,在临街的拉面馆儿里吃了碗面。刚拿起筷子,老板忽然过来跟我说,请教你个问题。我说,请讲。

这孩子的作业怎么辅导啊,我教不了,现在简直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他说。

因为经常在这儿吃面,老板对我很熟悉,虽然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但时不时的,会东拉西扯地聊上几句天,扯扯闲篇。

他女儿7岁。我想了一下,然后把我所理解的,在孩子一年级期间我大致所经历的、所要注意的、我大概的做法,谈了一下体会。

店里的客人有点多,他是否在认真听,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是全力以赴的,跟他在讲我自己的体会。虽然,我自己在这方面做的也不是很好。但是,我真的努力在做。

他给我连连道谢。

不一会儿工夫,我的面条也吃完了。我忽然看到眼前这个空碗,倒是有种感触:其实,很多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可能就是一个空的容器,也可能是一个盛满东西的容器,如果说,我们有所想所思,我们清空,并设法装上你所不知道的东西,眼前这个世界不定瞬间会发生明显的变化。

比如,他虚心地听我讲了我的看法,我相信,同样的问题,他可能还问了其他的人。或者,十个人中间有一两句话可能对他有帮助,并假设这对孩子的成长是有益的。我想说的,也可能是这么一个虚心请教的态度。

方法千万条,管用的也许就一条。道路千万条,到达目的地也许就一条。只有不停地追问,不停地探索,我们才可能找得到那一条最近的路、那个最好的方法。逆向套用尼采的一句话:当你追逐光明的时候,光明也在追逐并照耀你。

至少,当我思考这些问题时,感冒症状仿佛不再强烈了。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6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3-13 08: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年后的《十堰周刊》是越来越有看头。子羽的文笔是越来越老练,读过他不少文字,对两性关系也看的很透彻。春暖花开,该出去走走了。走出经典,遇见良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3-15 15: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3-16 09: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3-18 11: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