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658|回复: 4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15期文学(段吉雄)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4-12 11: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田野的心事
□段吉雄



村庄的春天实际上是从一个梦开始的。

那是一场绿色的、酣畅淋漓的邂逅,仿佛是等待了一个世纪。风依然火急火燎地赶着路,像是受了谁的重托。火盆里的火势改变了方向,和立春前完全相反,开始从下面朝上漫延。地下温度起来了。紧裹在身上的棉袄已不再那么亲热,似乎还有些累赘。于是,从脖子上开始,绑得紧紧的纽扣一个一个地被解开。

冰封的田野顺着农人解扣的力道一下子温柔了岁月,瘫倒在还有些生硬的春风里。俯贴在地面上的麦苗露出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顶着一头的白霜,寂静地数着风的步数。实际上,心里高兴着呢!去年冬天的几场大雪让她着实睡了个好觉,没有了虫子和蚂蚁的骚扰,她连梦都是纯洁的。被雪水犁过的土壤也像梦一样酥软,绵长,躺在里面想怎么睡就怎么睡,腿想怎么伸就怎么伸。唉呀,一不小心,她把腿伸到了地层下面,等到回过神来,身上已经开始嘎嘣作响了。到了晚上,田野里变得更加热闹起来,这里正在发生着一场战争。有麦苗的拔节,蟋蟀的呓语,麻雀的争吵,还有土地翻身的铿锵。当然,还有山岗没完没了的哈欠。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此起彼伏,从耳朵里钻进去,再从心海里跳出来。

一块块黢黑的石头仿佛松动了,大概是被那哈欠声给吵醒了。身下干枯的茅草、蚂蚁草自去年冬天和朔风斗争失败后,似乎还沉沦在沮丧之中,乍一看还是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但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们的根部有些发涨,透过被撑破的外衣,里面露出了一丝青色。在阳光照射的地方,有鹅黄色的细芽眯着眼,警惕地刺探着消息,细微的风走过,它便急忙缩回身子,生怕被人发现。它们醒过来了,是的,别说是一场寒风,就是能毁灭一切的火焰和洪水,都无法摧毁它们旺盛的斗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山的下面,土层深处,一场新的战役正在发芽,只等到惊蛰过后战鼓擂响时,它们又会从四面八方揭竿而起,聚沙成塔,再次踏上争取希望和自由的征程,历经三伏的淬火和秋风的检阅,继续战斗,生生不息。

在地下庞大的巢穴里,蚂蚁们贮藏的食物消化得差不多了,供养了它们一个冬季的财虫、介壳虫和角蝉能量也消失殆尽,需要去补充能量了。尽管邻居们都还在梦中,但蚂蚁们却不能再睡了,地面上去年打下的江山在一场大雪后全部归零,生存秩序被打乱,需要重新建立。那些身强力壮的青年蚂蚁们成为了开辟江山的第一批志士,它们舒展着筋骨,磨光了牙齿,挥舞着强壮的手臂,顺着洞口就来到了地面。留下一部分修缮被摧毁的家园,剩下的就出去迅速圈占领土,在所到之处用屁股投上气味或者排上粪便,宣布着自己的主权。做完这些后,它们就开始寻找食物,迅速补充体力,操练队伍,做好捍卫领土的准备。

池塘里游动的鸭子最先感受到了水温变暖,而牛则靠灵敏的嗅觉闻到了春天的葱茏。一个冬季的干料似乎让它们忘记了汁浆丰腴的味道,厚实的胃已经适应了干巴的稻草。整个冬天,它们除了睡觉,就是咀嚼,有时候连梦里都在咀嚼。不但咀嚼着从那两个胃里反回来的草料,也咀嚼着秋天风光的日子和峥嵘岁月。雄健的身体吸引了多少农人的啧啧声,稳健的步伐让那群小母牛禁不住惊呼,于是在忙碌的间隙,一场浪漫的邂逅就避免不了了。嘎吱嘎吱,它咀嚼的声音越来越有劲。一股久违的浅香随风从窗户里潜入,似有却无。它伸出粗大的鼻孔使劲嗅了两下,闻到了,那是从山岗上飘来的蚂蚁草的味道,是春天的气味。尽管淡得几乎可以忽略,但仍然让它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窗户外面构树的一抹新绿顺着温顺的阳光闯进了它的眼睛,刺痛了它干涩的眸子。哦,春天真的到了!一个冬季的蓄养早已身强力壮,肩膀上那坨肉隆起的肉包里贮藏了用之不竭的力气,那一垄垄睡着的土地正在等待着它去叫醒。扭过头,看见主人从岁月深处拿出还在沉睡的铁铧,蘸着春色磨去它身上的斑斑锈迹,直到阳光在上面打滑的时候,他们一起去田野里翻开大地,寻找时光留下的记忆。

田边上,原本平整的土地被锄头梳理成一畦一畦的,这里种豆荚,这里种白菜,那里种黄瓜,农人在心里盘算着。土地被翻了很多次,细得像面粉,软乎得用手轻轻一按都能留下印迹,趁着季节允许,人们在上面泼上了一层农家肥,整个院子里便充斥着自然的气味。晒上两三天,等那些粪水完全和土粒融合到一起时,选择一个艳阳的午后,农人把一颗颗种子播下,希望就同时种下,在今后的几天里,它们沐浴着春阳同时发芽,扎根。做完这一切,剩下的就交给时间了。如果想让它们快点发芽,那就再蒙上一层薄膜,这样即使是春寒料峭的夜晚,种子们也不觉得孤单。那层薄纱不但阻挡了寒气,也把月光邀请来了,暖暖的土层里,一粒粒细小的种子迅速裂变,探头,伸腿,三两天就急不可耐地钻出了地面。

看到土层上泛起了绿色,农人用粗壮的指头把薄膜抠出一个小洞,把风灌进去磨砺它们。嫩黄的身体似是承受不起这嚣张的世界,软绵绵地倒伏在地,不用紧张,这是成长的必要磨砺。风松一下紧一下地扯着,雨也快步赶到,滴答滴答地弹奏着曲子,那畦绿地从嫩黄开始,一顶幼芽,两片鹅黄,三片细叶,一点一点地长成了满地的翠绿。沿着早已搭好的架子,快速地爬上顶梢,去寻找靠近太阳的温暖。农人们无暇去每天观察,只是在繁忙的日子里偶然一回首,才发现那似乎昨天才种下的豆荚已是一片繁华。

老牛踱着稳健的步伐站到了山顶,满地的芬芳让它干涸的胃微微打颤,它顾不得去啃下鲜嫩的绿草,强忍住盘旋在嘴里的涎水,冲着不远处的牛群吼出冰封了一个季节的思念。之后,狂奔了过去……
看呐,漫山葳蕤。
听呐,声音鼎沸。
闻呐,一世芳香——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4-12 13: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4-12 15: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4-12 16: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我放了多年的牛,至今却未写出这么牛气的文章。

点评

你估计在观察别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9-4-12 18:00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4-12 18: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