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6438|回复: 0

[散文] 交换一下好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5-15 17: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交换一下好
贾斯炜

从成立十堰楚郧法律事务公司以来,主要是从事法律援助服务。
这些年发现,有少数当事人在你为他办完法律援助服务后还跟你办上交涉,而更多的是从此不知去向。更有甚的是援助完结,受援助人也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利益后,再将矛头对准我们,找我们再搞一点儿。
才开法律事务公司时接了一个案子,六十多岁的一对老夫妻来到我办公室,说是下岗职工,还养活着一个外孙子。原因是女儿十几年前不幸早逝,女婿不仅独占共同财产,还抛弃了外孙子,现在外孙子由他老俩口抚养着。
听了他们老两口的诉说,觉得这女婿太不像话了,那个时候的法律规定,诉讼时效是法院主动审查的范畴,就只收了他们一千完的差旅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收集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没的证据。
证据收集完毕,就以他们夫妻俩及外孙子为共同原告,将他们的女婿告上了法庭,要求分割遗产。
法院最终采纳了我的观点,判决与他们的女婿分配了女儿的遗产,同时要求这老夫妻俩及外孙子三人共同承担了一千八百元的诉讼费用。
这夫妻俩拿着判决书找我,要我跟法院理论。
我说:“因为是分割遗产,不是一般的债权债务关系,不存在谁胜,谁败的问题。所以法院要求你们承担一点诉讼费是合理的。”于是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不久,看到一个党校的教授在一家电视媒体上说我们公司成立违法,接着我就收到了法院向我送达的他老夫妻俩及外孙子对我的起诉:要求我赔偿他们一千八百元的诉讼费、误工费等。
刚好那一天的电视我的很多朋友也都看到了,朋友向我询明那老俩口的关系后,给我说那个老爷子可是个县级干部,根本就不是什么下岗职工。
我因此想到了那个教授虽然拿着国家的工资,但又与我同在社会上从事法律服务工作,以前我又没有与他交往过,他怎么会在媒体上公开说我的公司成立违法了。于是在我的老师的支持下,决定把这个官司打到底。
一审法院完全支持了他老俩口的诉讼请求,我上诉到了中院,中院认为,一审判决非常荒唐,就发回重审了。同时给了基层法院一个函,说是属于新型案件,虽然发回重审,但建议不作为错案处理。
这次一审法院驳回了他们的起诉,二审做出了维持。
接着,他们又起诉我“欺诈”,其中一个理由就是按照规定,我收费应该是至一万一左右,加上差旅费至少也应该收到一万三左右,而这个案子我只收他一千块钱的差旅费。这次的审判长法官非常明确地给他解释说:“人家给您提供法律援助是没有过错的,您的这个推理是错误的。”因此,建议他们撤诉,他们坚决不撤,后来这个法官就给他们驳回了,他们又上诉了。最终我用了五年的时间来打这个官司。
虽然如此,这些年还是坚持法律顾问、咨询、一般代书全部免费,但更多的时候是事情办理完毕,接受援助的当事人都销声匿迹了,很少有利益得到保护之后回看我一下的。纵然还有人认为是为了博得名声才这样作的,甚至遇到当事人认为给他免费打官司、处理他的法律事情是为了增加我的社会影响力,因此我应当感谢他们的。
同时,由于大量的免费事务,办公室成了真正的公共场所,甚至是遇到不少当事人要求我把门关上单独陪他们聊天。
长期这样,正常生活及其他事务实在是无法开展下去了,我想是不是这样让人家完全无偿接受我们的服务并不一定是好事。
正在思考以后怎么兼顾援助和有偿,在两者之间找个平衡点儿时,去年冬天我在一个杂志上看到一篇以《感恩》为题的文章,文章声明了事情发生的地点,人物:大致意思是美国的一家美容店,老板能够正常生活之后将对单纯理发的人全部免费。
这天一个当兵的人来理发,理完后交费,老板说单纯理发不收费。第二天这个老板娘收到了这个军人的一盆玫瑰花。
随着免费理发业务的开展,这个店子经常收到一些礼品,也有上门帮忙打扫一下卫生、烧点开水、清洗用具的等等。
然而,问题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出现了很多中国人来理发,理罢就走,下次再来。后来发展到中国人在这里排起了长队理发。慢慢地店子只能给中国人免除理发,不能经营其他业务了,店子也因此支撑不下去,只好宣布重启理发收费模式。
从此,中国人很少有来理发的了,店子也慢慢地恢复正常经营。
看了这篇文章后,我在想是不是也开始慢慢地缩小援助范围。想到了这做了起来,没有特殊情况的都无多有少地收点儿服务费。
一听说收费,有的当事人说直接说以前都不收费,现在凭什么收费;有的当事人说“说个话、写球东西还要收费”,总之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种种说法都有。
去年的12月26日我在《一天的幽怨》写到两件有关法律援助的事情:一劳动者给人家砌了半天墙委托我向人家要一万二千块的事情,我给他咨询说明,没有事实、道理和法律依据,便拒绝了替他打这场官司的委托,最终这人以我的挂牌是法律服务机构,拒绝为其办案耽误了他的时间,最终索取了我两百元。
另外一个是号称O七年委托我们公司给他打的官司,说是当初收了他三千块钱。我说按照他拿到手的十八万元,不说风险代理,就是正常代理,三千块仅仅是正规收费的四分之一。
他说因为他是我的一个外甥女儿女婿,作为亲戚“如果是给他免费打的官司他就可以不找我扯皮”为由,向我们要求退给服务费用的事情。
凡此让人哭笑不得的当事人几乎是隔三差五地都能遇到,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但凡来要求免费的,能不能让他给我做点事情,哪怕是帮我收拾一下桌子上的材料、打扫一下卫生,看看人家会怎么反应。
今天上午,一青年人来到我办公室,拿着材料咨询我,我审查了一下,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扯皮,但觉得对方也有问题,官司还是可以打的,就将各方面的风险及有利的地方给他说了。
因为看上去怪可怜的,我就没有说咨询费的事情,将材料返还给了他。他接到材料后道:“那你帮我先整理一下材料。”
“整理材料是要收费的。”
“我是精准扶贫户,哪有钱?”
“这样的,不收费也可以,我整理材料得两个小时,今天我办公室人员有事情没有来,办公室到现在还没有打扫,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打扫一下……”
“知不知道我是精准扶贫户呀?”
“你刚才说了呀!”
“说了还要问我收费?”
“可以不收呀,给我打扫一下办公室,最多也只需要十几分钟呀!”
“你自己不会打扫?”
“我不是要给您整理材料吗!”
“妈的个屄,老子是精准扶贫户,不写了去球,老子去找政府……”摔了我的大门骂着走了。
俗话说:两好隔一好。如果我们都只想他人无偿地对自己好,自己不愿意无偿地与他人交换一丝好和话,可能在这个社会中谁最终都不会得到好的。
二O一九年五月十五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