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133|回复: 0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22期文学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6-5 15: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专栏  我心虚拟④
最终的表达
□毛培斌


1.当年读鲁迅,算是匮乏低质年代的意外相遇,也无意为一种卑微成长提供了畸形的高度、深度和参照。他的忧愤、世故和恼怒,他的曲笔嘲讽,文化立场上的计较应激和反唇相讥,心事的浩茫深广,他那成熟纠结的师爷式心绪、意识陷入北方冬天和古纸堆的幽暗奔突,以及由此而来的拗口文本和有意安置的需要一个人在时间中的成长才能真正猜度的暗谜,在文字法度里缓释契之。只是困惑他起用了那么多笔名,又突地明白是多么合理的在世策略和文人的机会主义,文字之道在周旋里露出深思和心机。他似乎不大相信死后文名,不相信司马迁受辱后替代式的自信挽回及自尊选择。有可能认为,藏之名山就是文章埋没在无声的中国,一个相当冒险而且托大的文人退路,他不想因袭。而这个等而下之的精神寒伧匮乏、思想浅陋希缺的类本能的生存文明,值得寄托的真是乏善可陈。他看到了这处所有的写作及作者,以及他们揪心的未来。他们似乎拥有同一个时空,每篇文章在上一个及这一个媒介里心存侥幸,惴惴每刻,披阅增删自我审查,接受职业的挑剔杀伐和最大恶意的合法揣度。你的“不惮”我的苦笑,每每苟且自得,又旋即陷入困境、不知所终。

2.此刻世界的样子,你看到了,还有那处山川的疮痍,也是人性的结果。

3.黑塞说:“好读者所需要的书为数不多,有些农村妇女一生只拥有一本圣经。”这话也说中了当前中国乡村的一些精神存在。我在局部中国的底层看到过这样的中老年女性,“她们信主”,有人向我陈述一个事实。我看了一下前面的背影,她们在中国结构里,漫长地生存、忍辱、焦虑,这一刻突然就逸出,看见了耶稣看见了上帝。她们拥有一本圣经,向我分享时真诚、投入,精神结构异质、迷醉,我好奇又随喜地感受着她们的身心在信仰上的移植。其变化和高度,她们的后半生肯定会多次反省自己走过的生命。她们算是活过两次以上的人。她们可能更加善良、值得信任,或仍然琐屑平庸、家长里短,我有兴趣却没有后续跟踪。

4.我总觉得,信仰在中国是一个精神难题,是关于一个西方神祇的东方游历,类似于数学猜想,很高级没兴趣。比如我自己至今就无法建立一个确凿的信仰。我们在庙观在那些芸芸众生里,可能看到了虔诚,但不是信仰。信仰似乎是一本书就可以解决的,灵魂质地毋须过多依赖他物,博览群书的人虽然丰富却是面目模糊,也就练达而已。

5.快到终点时,要早做安顿,要把这辈子、上辈子的委屈、暴戾卸掉,否则你的不释怀汇成的量子纠缠和业力,会附着在下世轮回的面相上。

6.你肯定说过: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但在酒柜拿酒时你踌躇了几秒,放弃了茅台,仍按照和老婆的商定,喝碗房县黄酒即可。他乘“白马尿”的酒兴参观逡巡了你家装修,看见了茅台,他认为老X只是摆了几个空酒瓶,算是一种友情空城计。

7.一眼望过去,有天赋的都是别人家的孩子。虽说参与了可能性的呈现,但仍然是个观赏者。那种沮丧算是你掩藏极深的遗憾。

8.在一篇文章里看到《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的作者波普尔,关于“反对大词”的一段话,有些感触和警觉:“受过不充分教育的人的傲慢,就是夸夸其谈,佯装具有我们所不具有的智慧。它的诀窍是:同义反复和琐屑之事,再加上自相矛盾的胡言。另一个诀窍是:写下一些几乎无法理解的夸大言词,不时添加一些琐屑之事。大多数社科专业的智力标准都流于浮夸,并纵容虚假的知识,而这些人似乎都极渊博。
而另一个例子则相反,是关于一流知识的。其特征:人类在数百年里只有几次机会与根本重要性的问题相遇,如果你幸运地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而且你获得了重要性感受,你就有了表达这感受的冲动,当然你绝不会为了让大众理解你的表达而扭曲你对重要性感受的表达。维特根斯坦即如此。一个采访他的青年天才当时承认没明白他说的,想明天继续采访。但维氏表示只能完全重复这次表达,不能接受他对自己的重要性感受的最佳表达之外的任何表达,哪怕是为了让这位青年听懂。这些表达上的坚守姿态,表明言说不是信口而说,是话语借助你我在言说,是查拉图斯特拉被世界精神附体不得不如是说。而我们在庸常境遇里,先是自我内部妥协,然后换一种说法左支右绌让对方明白,其实是自己的表达草率、不周密,没有找到那个最终的表达。

9.上午(腊月三十)到武当山元和观(山门东),给岳父上坟烧纸。沿途车辆疾驰,镇上与十堰一同禁鞭,年节的喧闹氛围已是寂寞。墓地边的橘树也老了,品种蜕化明显,往年常摘霜冻后的桔子,也是一乐,现在上面枝梢多已干枯,只有下半截躯干上的绿叶还很皮实,泛出冬季茧色,随意揪一下往往脱手弹出。走下土山,原来沿土坡拙长的一片桃林,清明前后都会让我等心绪明丽,如今只剩下挖掘后的树坑。来到铁路边,阳光和煦,左边炊烟浮散引人探询,看见了这处木棒薄膜搭建的菜地棚子,本想进去聊聊,又忧其来历,旋想自己不是此地僚官,又惧彼此心态败坏,惹骚而徒增不快,只是猜测踌躇了一下,遂返至停车处,回城。

10.我在准备早餐。水池里剥洗莴笋叶,层层露出,又环环平淡。及至笋尖处,突然翠绿里晕染一圈蜡黄。我大量撕弃菜叶绕开它,最后在池底蠕动一条青虫,颀长,浑圆,真正的肉感。她在兼程,她曾拥有的那个世界。细观所在,除了她自己外,剩下的都是排泄。按说我炒煮时可以将她的所有文明一起吃下,再久长的王国也不值得惋惜。匆忙里略一踌躇,她的价值及其蠕染,就裹挟到了垃圾袋里。

11.我路过时没有想起你,那时我正在车窗内游戏,与几个陌生人,你熟悉的那种状态。一错过就想起了你的世界,就懊丧起来。两边的事物暮色里缄默,困惑时又一次忽略了山溪,但那婉转跌宕伴随我在人群里,沦陷又弥漫,哗啦又幽咽。我知道自己此时是一堵墟塔,没人在意隐晦的诔文。终于有人返程、沉思,只是一掠即逝,彼此走远。我等于没有经历,如果这样想,平庸和特别可以是一个层次。

12.我们以前的他们,曾经经历的一生,看上去不管如何似乎都有确定的意义和价值。而我们身处的这个物性被解析的时代,一切都无法建立,死亡让人尤为迷离,死亡本身已无法提供意义示范。在这个世界上年龄越来越大,见识的各种死亡就越丰富,我们无价值的抵御就既切身又局外,撑死样的活着的铠甲就越异样,你我被死亡着色的面相就越认命伤感。维特根斯坦认为:死亡不是生命中的任何事件,不是世界中的任何事实。只有至亲挚友的死亡,或某些大人物在同一时空的凋谢,方可在某层意义上“开启”我们,从而体悟世界及人的荒诞,放弃生命的可能性和侥幸玄想,见证人生在世的匮乏。人这种可能性掏空了你我的在世寄托。
必死性是意义起点。维氏认为,相信某个上帝意味着看到了人生是有一个意义的。他对一个不可言说、欲说还休的话题,又议又说,很是有违自己的“凡是不可说的,必须保持沉默”。而尼采则在现代性里看到“上帝死了”,福柯在后现代性里看到“人死了”,于是意义处于解构境遇,处于悬置飘浮状态,因为意义的终极生产者也已死亡,意义的携带者在次第或大片死亡。你是一个有极深宗教感的不信上帝的人,你有臆想过复活的上帝将会挑选上你吗?如果我们的人生有意义,这个意义也是我们努力倾注进去的,而不是与生俱来的。我们至少可以肯定,意义是越挖越多,正如人类至今对世界的探索使用。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