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5206|回复: 0

[散文] 诉不完,故岸情 ...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7-4 09:57:36 来自wap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诉不完,故岸情
                                                  文   肖江
“一江汉水满河碧。南水北调是大计,亿万国民受其益。北上大地,千里穿越,万民迁移。

谁知移民离家苦?华发离乡为国计。别离泪满襟,自此归乡为客人。苍苍路,茫茫水,回望故乡无故人。但愿年年今朝时,仍不忘,旧情事。”

                                              ——题记

        在南水北调迁移后的许多年中,每每回到故土,总有一种情绪在心底悄然滋生。这或许是一种叫“乡愁”的东西,在我的脑海中生了根,发了芽,从此挥之不去。

        每一次归乡途中,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柳陂镇了。走近柳陂时,那一片片的绿柳,沿堤而植,倒映在碧绿的湖中;那一群群的白鹳,自由自在的飞翔在柳陂湖上蓝色的天空;那十七孔拱桥横贯东西,把柳陂的新城与老城紧紧的连在一起,焕发出新的生机。这是南水北调之后新的景象。那千亩良田随着汉水的上涨,永沉水底,成为历史;那几千移民为了祖国的建设与发展,背井离乡,成了故人。

        望乡无故人哟!

        横穿山脉,逆流而上进入了辽瓦地界,辽瓦店子遗址就在眼前。公路两旁以前密密麻麻的黄墙黛瓦,现在已是瓦砾遍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所覆盖。未迁移的百姓也被后靠安置在了一起,一排排的小洋楼拔地而起,多了一些城市的市井之气和整洁,但却少了乡村的一丝儿灵性及生气。每每目之所及,脑海中浮现的尽是辽瓦店子以前仄狭的地段上林立的商铺,杂乱无章而又热闹繁华的场景。

        前行不远,便是早已遗弃的辽瓦中学旧址。辽瓦中学哟,我们这里八十年代整整的一代人,在记忆中绕不过去的情结。我在此求学有四年之久,对此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太深的感情。朝阳初升的汉水河畔,夕阳晚归的橘子树林,我多少的爱恋和青葱岁月,都在这里懵懂发芽、茁壮成长。漫步在辽瓦中学的旧址,满目的残垣断壁在风雨中飘零;曾经一排排整洁的房屋,只剩廖廖几间伫立在半山坡上,见证这所学校的兴盛与衰败。辽瓦的移民动迁之后,这所辽瓦地区唯一的中学经历了生源的锐减,万般无奈之下和柳陂中学合二为一,辽瓦中学从此退出历史舞台。为数不多的适龄中学生,则要奔赴二十公里左右,前往柳陂求学。在长满杂草的偌大操场上,我孤零零的站在中央,观望废墟一片的场地,感概良多。曾经的生机勃勃之地,变成了现在的了无生气。回忆中,仿佛又听见朗朗的读书声,飘扬在汉水故地;回忆中,似乎又见到青春飞扬的我们,在校园中满场飞奔。回望处哟,我那放肆的青春,已成难忘的记忆,充斥在这一片片瓦砾中,仅供追忆。

        再溯水前行不远,在碧水中一座葱笼的孤岛默立在江中,细数着岁月的峥嵘、见证着历史的变迁。这座叫韩家洲的孤岛,我曾去过数次,那都是在二OO二年之前。它有太多的故事流传,九里山上活埋母的传说,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已是耳熟能详。未搬迁之前,岛上百十余户百姓,尽是韩姓后裔。他们固执的坚信,他们就是汉初名将韩信之后,尽管这无从考证,但这种精神却让我敬仰。老韩同志是我的同学兼老友,他们世代居住在这个岛上。九十年代的时候,岛上居民在垦地时大多都无意间挖到过古墓,拾到了不少宝贝,可是却损坏了大批精美的文物。趁着周末的时候,我们扛着锄头,意气风发的走向地间山头,准备掘出一座古墓,却是让人笑话的不行。虽未能掘出期望的古墓,但我和老韩一起见到了许多的秦坟汉墓,到处是一个个被挖出的墓坑或是墓洞。秦砖汉瓦、战国钱币、破损的陶瓷、生锈的箭簇,在这个方圆九公里的岛上随处可见。还有那柄青铜碧玉剑,现在静静的躺在十堰市博物馆中,供人们观赏。这把剑当年还惊动了市公安局和文物稽查队,当时这把七千元被文物贩子买走的古剑,将要运出十堰时被查获。后来专家考证为战国时期之文物,在1998年时已价值三百万元。随后市局在韩家洲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文物收缴行动,古墓的盗挖现象才得以遏止。通过这些厚重的历史文物,可以知道韩家洲在两千多年前的重要性。凌厉的剑光下,仿若两千年前的刀光剑影就在眼前,震天的喊打喊杀声就在耳边。这个古战场成了麇楚相争的军事要塞,随着楚灭麇,这个古战场才得以平静,周围的百姓得以休生养息。

        光阴似箭,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这里再也没有了战争的硝烟,只剩九里山头的韩母墓,孤零零的眺望汉水的来路,历数它们的前世与今生。站在堵河口,眺望韩家洲头,只有青山一片,未见丁点人烟。望不了搬迁的那天,上船离岸已有一些距离,一只黑狗跃进汉水,头也不回的奋力游上岸边,任主人怎么呼喊再也不肯离岸,对着主人离去的方向“汪汪”大叫,船上泣声一片。自此人狗天各一方,各求安好。动物尚且恋乡,何况有思想有情感的人类?!老韩每念至此,总是双目微红,抬眼望天,不想让人看见他噙着泪水的双眼。韩家洲哟,你的传说还将流传多年!但你的子民呢,已流落在了远方,只有逝去先人的枯坟,聊以慰藉你寂寂的心灵。

        越过堵水,穿过西流,我的故乡——黎家店便横亘在眼前。村子早已变了模样,但那方山水还在,于是心心念念的家乡就在。

        搬迁那会儿,因那时年少,还未有太多的离愁。搬迁的前一天,要迁走的、未迁移的父老乡亲都携老牵小的去上祖坟,一遍遍的叮嘱哪个是太爷、哪个是爷爷的坟墓,生怕我们忘了祖坟的所在。在墓地上,上香鸣鞭之后,老一辈人久久不能平静,只因这一别后,还不知自己百年之后能否重归故土落叶归根?!这是故乡人的情结,也是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国人的情结。

        该离去的终归要离去!2O1O年9月早上5点上车离乡的时候,天刚麻麻亮,看见许多老人站在地上,怎么也不愿上车。他们老泪纵横的久久凝望着家的方向的时候,我多少还是有一点儿伤感。汽车一遍遍的鸣笛,老人们在儿女的劝说及搀扶下,满是不舍的登上了迁往远方的客车。汽车渐行渐远到再也看不见故乡的时候,老人们还是扭回头望着家的方向,擦着永远也擦不干的泪水,满是心酸的奔赴到另一处陌生的地方生活。

        而我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立归来之时,看见老屋不在,心里才生出凄凄然的伤感。老屋连同那道场,都成了一片绿洼洼的菜地。站在老屋场上,满目所见的,是苍翠的竹林、是衰败的枯草、是静如湖面的一江碧水。江边风大,有风吹过,是竹林沙沙的声音,是江面吹皱的丝丝涟漪!前阵一连许久的阴雨,使汉江暴涨,沿江公路连同百年古树,就静静的泡在江水中。望着江中古树,枯了又绿,我却多了些许孤独,就那样伤感的伫立许久。

        收拾收拾心情,驾一叶扁舟,泛舟汉水。许久不曾在故乡畅游,趁着闲暇,约上三五好友,在夕阳西下时来到梦中常见的故乡河畔。落日的余晖把这个小小村落掩映的如梦如幻、摇曳生姿。旧时光秃秃的山头已一去不返,随处可见的是树木成荫、芳草萋萋,一栋栋的楼房就这这样的若隐若现的呈现在眼前!驾着小舟在青山碧水间,荡桨缓行,只见白鹭成群,绿水成荫,河岸边银白色的沙滩早已不见踪影,儿时的记忆和眼前的所有已泾渭分明。霎那,儿时所有的美好全部涌上心头:蓝天白云、银沙碧水、鹰击鱼凫、渔舟牧歌……此景此情不复再见,所有的一切已物是人非,不仅潸然泪下!不知是感叹岁月的无情还是人间有情,这一切在此刻定格,成为人生最珍贵、最美好的回忆!

        回忆再好,已成过往!家乡的变革在新时代已是日新月异。但愿,在不久的将来,故乡经过留下来的故乡人努力建设,一定会变得更好,变得更加富饶美丽!一江汉水更清,送往北方滋养更多的生灵!!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