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724|回复: 1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27期文学(张伟/梅花蕊)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9-7-8 10: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张伟的诗
□张伟

张伟,1992年生,十堰人,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有作品见《诗歌月刊》《中国诗歌》《南方文学》《草堂》《散文诗世界》等刊。

◎江北机场途中作
你上车了,你要前往一座
新建岛屿或者平原。途中
环形之海不断坠地,发出
玄思之响。这是更迷人的
下午。车内的播放器诞下
黑色石块,人群中充满了
氧气与报纸,它们是遗产
也是桨木。城市多少次
亮起,冲出产业的泡沫
流经速朽的自助车场
奇异的蓝天、贯通的气流
你手里是购票信息,你
不断核对时间、审查座位号
补习遗忘的知识,你避免同
司机交谈,窗帘成为荡起的
裂隙,而饥饿成为亘古的
长城。通勤车辆高速运转
继而窥见不同的边境,长江
大桥很快成了渺小的纸线
与周围的高架线都界限不明
也可能,我们才是那只被
弃置的海蟹,早被遗忘了
风景、历史,才是最后的
胜者。播放器的演奏者
对此忽然缄默,闪烁罂粟
“镜面下导电,工人提示”

◎小酌
——兼致L、H

你试图探身靠近幼年时期的
一棵樱桃树,但所获甚寥
你一吃,再吃,直到一根鱼刺
穿透上颚。陆续来了几个人
坐下,等待他们的食物。你仍在说
天色更黑了,行星按照自己的轨道
运行,从梵高的世纪就是如此。今晚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在新千年的
光源下我们终将取得豁免权,继续
容纳着一些常见的南方水果。店家起身
升起蓝色帐篷。盘中的鱼翻了个身
你继续说,但杯中的酒已告罄
喉咙里发出伐舟的声音


-----------------------------------------------------------------------------------------------------------------------------
在时间的缝隙里行走,只是希望能从浮世风烟中揽一份情怀,于市井人情里添几许诗意,如此而已。花木鸟兽浸染性灵,有些爱,止于唇齿,没于岁月。
梅语
□梅花蕊

公园里的梅树并不多,种的时候也不知是有心或是无意,东几株,西几株的,没个章法,以腊梅居多,所以湖边的两株朱砂梅和绿萼梅就格外醒目。花开时节,一株身着绿衫飘逸脱俗,一株红妆娇艳顾盼神飞。两株梅并行而立,惹来路人回首眷顾。

对那株绿萼尤其青睐,娇而不艳,比别的梅花更多了一份清逸和风雅。它的花期最晚,总怕过了,频频探访,却始终是结结实实的花骨朵。今日再去,花苞又长了些,如蚕豆般大小,鼓胀鼓胀的,好像随时会裂开。终是拗不过季节的脚步,却羞羞答答。春要花木冬日醒来,原不会在一枝半枝上慢下功夫,而是铺天盖地,千树万树。没事,我耐心等,你慢慢开。“梅花开尽百花来”,你我再见时,又是一年待来春。

边上的几株宫粉已开得如火如荼,只是红粉淡妆,似是有气无力,比红梅少了几分血气,比桃花多了半缕艳色。没有雪的日子还可勉强,如若落雪,便会被稀释得没了颜色,给人一种漫不经心之感。目前它和腊梅作为第一波早梅,都已渐渐退隐,给后来者让出舞台。我喜欢事物的极致:要么白衣胜雪,袭一身清丽与古典,于漫天飞雪中暗香盈袖;要么就红的檀心似血,就像绿萼边上的那株朱砂梅,凭着一袭红袍傲然于料峭寒冬,轻易就入了赏花人的眼,再也挪不开。再远处的几株腊梅,已开得过了些,略有败色。但仍努力发散着香气,冷而不淡,清而不散,若有若无,丝丝缕缕,沁心入骨。合着早春二月的天气,更觉清冽寒冷。

我的网名和笔名都叫“梅花蕊”,用了近二十年,出自文及翁的《贺新郎》:借问孤山林处士,但掉头,笑指梅花蕊。那时怦然心动,若干年后却有些后悔:这梅花看似婉转清扬,内里却蕴着一份寂寞无依的孤独,开在寒冬,瘦枝清影,成日里欺霜斗雪,女子以此为名会有孤苦之数。

陆游的梅花就在荒野红尘外开成了一首平平仄仄。这剪清寒瘦梅,宁择孤芳自赏也不惧风尘无主,一任明月为伴,落花成泥。说是品格,其实无奈,谁叫它生在驿外断桥边呢。人迹罕至之地,自然是静静开,悄悄落了。从古到今的诗词歌赋,心中韵致无不发自其时,其情,其感。而我的这朵梅花,伴我走过十数载光阴,遍尝人生七苦,却始终见不得尘埃污浊,说不出违心言语,做不到与世同步,这点倒是与梅性相同。

有不少摄影师架了器材,围着梅树上下打量,在他们的镜头里,梅便有了不同角度的风骨和气质,疏影横斜或闹梅探春,拍了又拍,从不厌倦。

摄梅不如画梅,有幸得到王乃明老师赠予的梅花图。王老师现场作画,胸中有丘壑,运笔如神助,盏茶功夫,一支瓶中红梅便跃然纸上。另一位画家有不同的看法,他觉着画梅不着色,以淡墨留白最能显其神韵。催了多年,等了多年,某一日把画送了来,很用心的画作。上面题了诗,落了款。小心收藏,束之高阁,它们都是我珍藏的限量版。

画梅必要咏梅。诗意的中国文人把文以载道的传统发扬到了极点,万物皆可托情,他们不仅赋予了梅花灵魂,性情和生命,并与其相知如镜,视若知己好友。林逋的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苏轼亦有言赞曰:“先生可是绝伦人,神清骨冷无尘俗”。可惜十堰梅园太少,稀稀疏疏不成规模,总有隔靴搔痒之感。有机会定要去杭州的孤山和苏州的梅海酣畅淋漓一番。

春秋更替,红尘如戏,我们在时间的缝隙里行走。学着古人寻梅探梅写梅,难免有附庸风雅之嫌。清闲无事时,只是希望能从浮世风烟中揽一份情怀,于市井人情里添几许诗意,如此而已。花木鸟兽浸染性灵,有些爱,止于唇齿,没于岁月。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P 禁闻视频 t.cn/Rxl1r5o 金正恩心想,那次我们阅兵,你们让***来,就站在我爹俩旁边,事后证明他是坏人,这不故意羞辱我们么?我要以其人之道还之,这次派崔龙海去,等他回来…  发表于 7 天前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