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5104|回复: 0

[小说] 祭 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8-6 09: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贾斯炜

吉瑞母亲是个残疾人,他出生前的两个月父亲在三治上被炸死了,因为是“工伤”,政府给其买了口棺材帮忙安葬了。
俗话说有后娘就有后老子。同样,也可以说有后老子就有后娘。为了不让吉瑞有后老子,母亲始终没有改嫁,一个人拉扯着吉瑞,还让他上了学。
因为吉瑞母亲是残疾人,只相当于半个劳动力,队上评的工分是五分,挣不到工分,母子俩多以野菜度日,过年也只是象征性地吃点面食。
穷人的娃子早当家,那时的小学是五年制的,吉瑞很懂事,小学毕业后就坚决不读书了,回家挣工分。可能是社员们照顾他们,就给吉瑞评了三分。
吉瑞母子住在独庄上,这天中午他们放工回家,看见一男一女,城市打扮、夫妻模样的两个人在山上刺架里找东西,便好奇地上去问:“找啥子?”
男的答道:“找一种叫‘地出溜’的草,不知道你们这里叫啥子。我父亲得了一种怪病,目前只有这种草可治,但这种草生长期短,前后只有个把月,现在只知道云南一个地方有,也不好找。去年朋友寄了点儿过来,今年写信过去说是没有找到。听人家云南人说的这种草的生长环境,我们觉得你们这里应该适应它,就来碰碰运气……”
吉瑞母子询问了这种草的形状后,吉瑞兴奋地道:“我们房前屋后多的很。”
吉瑞母亲道:“下午刚好队上放半天工,你们现在跟我们去。确认一下我们门上的是不是你们说的那种草。”指指吉瑞道:“要是是的,就让我儿子帮你们薅,我给你们做饭……”
这夫妻俩来到吉瑞家一看,前后都是地出溜,欣喜若狂,三个人立即开始薅了起来,这吉瑞见城里的阿姨叔叔只是间在薅,觉得怪怪的,就问:“怎么这样的薅?”
这男的道:“让它有足够的种子,明年能正常生长呀!”
吉瑞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再说,这些年有了吉瑞的帮忙,母子俩日子本身也好多了,农村人本来就好客,回到家,吉瑞妈擀了多大一杆硬爽爽的面条儿,招待这城里来的客人。
中午吃完饭,这夫妻二人拿出三块钱,递给吉瑞妈道:“吃饭就不说了,这三块钱是买你们这些药的……”
三块,这可是吉瑞母子俩从来没有见到的数字呀!
吉瑞妈先是一愣,马上道:“野草草子,长那儿也没的用,要啥钱?”
吉瑞跟着母亲道:“不要钱,不要钱,明年这个时候,你们有时间就来薅。要是没得时间,没有来的话,我们给你们薅好了晒到那,等你们来拿就是了……”
不巧,第二年的这个季节,男的意外事故,住进了医院,女的要护理他就没有成行,一直到三个月后才出院,早已过了薅地出溜的季节。女的突然想到了吉瑞说过如果没有去就薅了晒到等他们去拿的话。
夫妻二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到了吉瑞家,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吉瑞母子真的给他们晒干了保管着。
中午吃饭后,男的让女的一起出去了一会儿,进来后,男的对吉瑞母亲道:“让吉瑞到地区物资公司上班行不?”
这山里人能到大队企业上班都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到地区去上班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夫妻二人见吉瑞母子疑惑地看着他们,妻子道:“是真的。”指指那男的道:“我们这口子就是地区物资公司的经理,手续你们不操心,大队、公社、县里、地区的手续公司直接给你们办……”
到了地区,物资公司就直接安排吉瑞学习开车去了,不久,物资公司买了轿车,这吉瑞也就理所当然地当了司机。
吉瑞不仅成了城里人,还有了万众瞩目的好工作,当然追他的好姑娘也多了起来。但他唯独相中了本单位的小出纳——花儿,当然这小花儿也排在追他的行列中。二人在经理夫妻的帮助下很快拿了结婚证,举行了婚礼,第二年顺利地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儿子四岁时,单位派花儿出门学习两天,第二天晚上花儿回来的班车进站时,老远见到貌似自己姐姐的秀儿张望着这辆班车。随着班车的临近,果真是自己的的姐姐秀儿。花儿将头伸出窗子喊道:“姐姐!”秀儿低着头没有理花儿。“怎么了姐姐?”秀儿看了一下窗口又低下了头,花儿隐约觉得出了什么事情,没等车子停稳就跳了下来,跑向姐姐,见姐姐两只眼晴红的像烂杏子似的:“姐姐你到底怎么了?”
秀儿吭哧一声哭了起来:“还是回去再说吧!现在就到我家。”
花儿和姐姐一起回到了姐姐的家,正好姐夫和外甥都没有在家,花儿急切地问秀儿:“姐姐到底怎么了?”
秀儿哭着道:“你还是走吧!”
“到底怎么了,快说呀!急死人了。”
“回去问你家吉瑞吧!”
“吉瑞怎么了?”
“他……他……”
“他怎么了?到底出了啥事儿?”
“那天我到你们家,他说你出门学习了,孩子们在外面玩,他就……”
“他就什么了?”
秀儿抽泣着打开箱子,找出了一个撕破了胸罩和裤头儿:向床上一扔道:“他说着就强行把我……”说着解开脖子的扣子用力向下扒胸罩:“你看,撕我胸罩时还把我这儿也抓伤了,裤头上还有……”
吉瑞虽然对秀儿说的话全盘否认,但花儿还是相信了自己姐姐的话,很快他们还是离婚了。吉瑞将两个孩子送回了乡下老家由母亲照顾。
不久,秀儿邀请花儿参加一个饭局,到了雅间,一个五十几岁的男子已经等在了那里。秀儿介绍说是她所在机关的王领导,今天是他的生日。花儿虽然觉得这个人及今天的事情怪怪的,但见这男子绅士风度,还是个领导,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再说自己这些日子都住在姐姐家,一个人回去和姐夫单独在一起也多有不便,反正是已经来了,便留了下来。
花儿本来从来都是不喝酒的,但在这绅士和姐姐的劝说下,还是喝了点红酒。没想到半杯下肚就不省人事了。半夜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睡在这个同样也是赤身裸体的领导身边儿……
花儿仿佛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他人设定的圈套,连夜回到了属于自己和吉瑞的家。
第二天晚上,秀儿来到吉瑞家,砸了他们家的所有东西后,又冲上前撕抓吉瑞,吉瑞一闪,她直接撞到了门方子上,倒地就没有动静了。
吉瑞到底是跟着领导跑四外的人,处变不惊,掰开秀儿的眼睛看看后,又拿起她的手腕摸了起来,一惊,对花儿道:“姐姐好像不行了……”
花儿先是一愣,接着道:“你快点跑,这儿的事情有我来顶……”
“不行,一人做事一人当。再说了宁死当官的老子,不死叫花子娘。”
花儿拿起菜刀怒道:“再不走,我这就……”说着将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在吉瑞心中,任何事情都不能对经理两口子隐瞒,就慌慌张张地来到了经理家,经理听完他的陈述后,立即写了一封信后,给吉瑞说:秀儿从十几岁就给那个干部当情人到现在,当时这个干部同时也想通过他打花儿的主意,但他总是以种种理由拒绝了,所以他至今还只是一个经理,没有得到提拔。
经理要求吉瑞立即带着这封信抄小路到火车站,交待到了那个城市直接找那个人就行了,任何时候都要按照信中说的身世介绍,千万不能给任何人透露此前的身世、工作等所有信息。
吉瑞害怕连累经理夫妇,坚决不走,经理道:“留得青山在,何怕没柴烧。你如果不走,王干部是不可能放过你的,其实秀儿的两个孩子都是王干部的,与你挑担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百分之百的最终会认定是你故意杀死了秀儿,也就是说你是必死无疑的……”
从此,花儿也疯疯癫癫起来了,甚至是连羞丑都不知道顾了,不久也失踪了。两个孩子上学前,吉瑞的母亲也去世了,两个孩子就被一个香港籍外国人“收养”了。
五十年后的这年清明节,一对华侨慈善家和畅、依然夫妇携带家眷三十余人回乡,对吉瑞和花儿,包括秀儿在内的已故亲人进行祭奠,这一活动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和媒体的大力宣扬。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