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254|回复: 0

[小说] 弱水一瓢饮(五) 文/肖江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8-9 11:05:58 来自wap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弱水一瓢饮(五)  文/肖江
                                       7

    当他看见略施粉黛的弱水一身黑衣的拉着女儿过来,和昨日的邋遢完全不同时,心想这才是弱水该有的模样,皓天又一如初见那般激动了起来。

    弱水施施然的走了过来,指着萧皓天让女儿叫叔叔。

    “叔叔好!”余忆萧眨巴着圆溜溜的黑眼珠,向萧皓天怯怯的叫了一声好。

    皓天看到这个和弱水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姑娘时,顿时心生欢喜,摸着她的头道:“乖,都这长么大了,那年我看见你时……”皓天意识到说错了什么,马上住了嘴。

    弱水立即紧紧的盯着他的眼,萧皓天难得的在弱水面前有了一丝慌乱,急得用大拇和食指夹住鼻子。

    弱水只是盯着他并不说话,眼圈开始泛红。萧皓天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好好,弱水,我实话实说总可以吧。那年我实在忍受不了想你的苦,偷偷地回来看你。你正好和娟子一起领着孩子,你好像看见了我,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我便躲了。”

    弱水眼泪流了出来,女儿看看妈妈,又看看皓天,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萧皓天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弱水。弱水擦干了泪水,拉着女儿向公园里面走去,皓天亦步亦趋。

    “你知道女儿叫什么名字吗?女儿,你告诉他。”弱水低垂着嗓音道。

    “叔叔,我叫忆萧!回忆的忆,萧瑟的萧!”余忆萧响亮的说道。

    “忆萧、忆萧!弱水,原来你一直不曾忘了我!”萧皓天呢喃着,霎时眼帘起了层水雾,他越擦雾气越重,最后珠子般的落了下来,洇湿了地上的尘埃。

    “叔叔,你怎么哭了?”余忆萧问道。

    “没有,叔叔只是高兴!忆萧,来,让叔叔抱抱你!”萧皓天含着泪,把站在弱水身边的余忆萧抱了起来,高高的举过头顶旋转了起来,忆萧“咯咯咯”的笑出了声,银铃般的声音划过天际,留下一长串“咯咯咯”的声音在山林间回荡……

    弱水看着他们二人,眼前仿佛出现了幻像,一会儿是余刚,一会儿萧皓天。她怔怔的不知所措……

    “妈妈,走吧,我们进里面玩。”已被皓天放下的忆萧把弱水叫醒了过来,弱水有些怅然若失看向刚才的方向。

    数九寒天的公园,此刻显得格外冷清,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对男女,急匆匆的从身边穿过。忆萧很识趣的独自去玩了,留下一对欲言又止的男女。

    萧皓天看见了几株迎风怒放的腊梅,黄色的花朵把这个寒冬装扮的诗意盎然。他便拉着弱水走过去,弱水在梅花旁站定,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腊梅的芬芳仿佛已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

    片刻后,弱水睁开眼,望着皓天开了口:“那年,我离开你是有苦衷的。我妈妈她……”

    皓天伸手堵住了她的唇,“我全知道,你不要说了!都怪我当时没有能力,更没有了解你来替你分担,那也有我一半的责任!”

    弱水泫然欲泣,皓天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拥住。这十年的相思,在这一刻化为浓烈的、分也分不开的拥抱……

    其实,爱情里不只是信任,还有倾诉!你不说,他不问,久而久之,便会形同陌路,变成互相折磨人的东西。

    弱水离开了皓天的怀抱,“说说你吧,你不是车房俱全、妻女俱美吗,怎么还忘不了我这个黄脸婆?”

    萧皓天道:“我能有什么好说的!那年离开你之后,我南下去了广东。出过苦力,做过技工,写过文字,当过小老板。后来遇见了一个女人,结婚了又离了,因为孩子不是我的。我觉得她可怜,离婚后房子给了她。然后静下来想想,我今生的挚爱只是你一人。我明白了之后,坚持着宁缺勿滥的原则,就一直单着。”

    他叙说的那样平静,好像别人的经历一样。但弱水知道,在二十一世纪生存的八O后,哪有那么容易。过了就过了吧,谁的人生不经历些风雨,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到底。

    “等等,”若水道,“你写过文章?那你写没写过《挚爱》一文?”

    “写过,”皓天应道,“不过我用的是网名。”

    难怪那么熟悉,原来还真是他写的。

    弱水不再言语,只是低着头慢慢向前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湖边。冬日的湖水一如既往的绿,但绿的有些瘆人。几只鸳鸯不知寒冷的交颈而浮在湖面上,湖光映着山色,鸳鸯戏着绿水,在这冬日倒是另一番景色。正静谧间,萧皓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先白头,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弱水不由得痴了。她知道这阙词的凄美。金老先生的《射雕英雄传》中,几人都成了词中人。当时看电视时不懂,身临其境中,皓天念过时,终于懂了词中意,可是自己和皓天仿佛也变成了词中人。

    他们就这样痴痴的望着,旁若无人。其实也本没有人,来打扰这对痴男怨女。

    “弱水,我觉得,现在也还不迟。趁青春未老,趁时光正好,我们,我们还是在一起吧!”皓天对着弱水痴痴的说。

    这算什么,求婚吗?弱水心底暗想,这现在也不是时候呀,余刚才走几个月,难不成让别人戳脊梁骨?不行,虽说我也想再续前缘,但至少得等到余刚头周年过了再说。弱水在心里一番天人交战,总算有了些主意。

    萧皓天见弱水沉默不语,不由有些心急,以为又像十年前那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便急吼吼地道:“弱水,我会好好待你,决不有二心。以后家中一切你说了算,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至于忆萧,我会把她当亲生女儿,会加倍呵护她,让她快乐长大……”

    弱水见萧皓天急吼吼的模样,和十年前一般无二,眼角眉梢都藏着些笑意,不过有那么一丝狡黠。

    “好呀,萧皓天,我可没逼你,我已经用手机录了下来。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但得有个约定。我要为余刚守孝一年,明年阴历七月过后,我才有心思想这些。这样吧,在九月九日重节这日之前的八个多月,我们互不相见,也不要电话联系。这既是双方的思虑之期,又是对各自的考验。九月九日这天,在十年之前我们在城西山顶看红枫的地方相见。如若任何一方未到,那便算了,或许我们终是有缘无份;反之,我们再续前缘。怎么样,皓天,接不接受这个约定?”

    萧皓天听到弱水这一长条约定,心中又开始说你这磨人的妖精了。答应就答应呗,还这么多条件,好吧,权当好事多磨。

    “好,我答应你,”皓天续道“十年我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八月之约?来吧,击掌为誓!”

    弱水笑语盈盈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皓腕轻扬,和他早已举在空中的右手轻轻一击,一声“啪”的脆响响彻云端……


待续(五)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