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6298|回复: 0

[小说] 有钱难买女人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9-7 15: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有钱难买女人噘①
贾斯炜

在红椿坡有个说法叫:“有钱难买女人噘,女人噘噘快活些。”所以外面有个说法是:红椿坡但凡成器的男人都是女人噘出来的。
听父辈们说:我有个太爷,一天太奶奶没有噘他,但必然晚上睡不着觉。有一天太奶奶回娘家了,这个太爷晚上说天也无法入睡,半夜三更地爬起来,敲开了老太爷的门,老太奶奶问啥事儿?他说不知道咋搞的睡不着。这老太奶奶顿时噘道:“你太狗日的,是不是周女儿今天没有噘你,你狗日的的不舒服?真是个屄贱东西,不挨噘都发躁……”
没想到被老太奶奶一顿臭骂后,这个老爷回家往床上一倒,满足地打起了呼噜。
还别说,这红椿坡的女人不管是从哪儿娶来的,大都勤劳、善良、聪明、烈燎②,在家庭中的地位也都很高,这一点,在远近都是闻名的。
贾秀才肩不能挑半斤,手不能提四两,说的老婆却是桑树垭陈家大家子的姑娘,百无一用是书生,秀才除了教个书,别的都做不了,也做不来。偶尔想帮老婆做做家务,老婆一方面嫌弃他笨手笨脚的,一方面觉得读书人就要从事与读书有关的事情。这里里外外老婆一把手,时间长了不免受老婆的嘟囔③。
这年正月间,洞河张家孩子到了读书年龄,张少爷便对外招聘先生,老婆让贾秀才去试一试,贾秀才坚决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能力。秀才娘子噘道:“你是猪脑子,读书不用读书搞啥子?人家猪没人教都自己学会拱土找东西吃。……”
没办法,这贾秀才只好去试一试,这一试还真的试上了。张家和贾秀才约定每年腊月十五以前结算工资。秀才娘子要求除了什么四书五经之外,还要教一些她指定秀才教的东西。
转眼间,冬月十五晚上,贾秀才苦丧着脸回家了,老婆问怎么回事,秀才战战兢兢地掏出一把铜板放在老婆面前,“张少爷只给了这一点工资。”
老婆一查,“怎么就这一点?只有说好的三股之一。”
“今天下午张少爷验收我一年教的情况,让娃子写一千个字,娃子只写到三百多个,所以少爷说我没有教好。说是我没有教好,只值正门多……”
“你到底用心教人家娃子没有?”
“用心了。”
“良心说偷懒没有?”
“真的没有?”
“娃子聪明不?”
“聪明。”
“我平常给你说的那些东西,你都教人家娃子没有?”
“教了。”
“教了就好办!我看你就是榆林嘎达一个……”捣着秀才的头:“那明天就……”如是给贾秀才交待了一番。
第二天,贾秀才带着老婆一起又来到了张少爷家,张少爷见秀才娘子也来了,惊奇地问道:“这是干什么来着?”
秀才道:“结工钱。”
“工钱不是昨天都给你结了,还来做啥子?”
“没有结够呀!”
“是你没有教好,只值那么多。”
秀才娘子道:“不对,是你验收有问题。”
“啥问题?”
“我们周围这么多读书人,你见过谁家的娃子五岁能写上千字的,就是你张少爷,出了名的聪明人现在二三十岁了能写一千个字不?”
“我不是你家贾先生教的呀!贾先生今天教的是我的娃子,不是我。”
“那好!今天再来出题,你先做。”
“贾先生教的是我的娃子,今天考我干啥子?”
“你也是读书人呀!”
“那贾先生肯定只出娃子会的,我不会的。”
“那我今天来出题,如果是你会做,娃子不会做,工资就昨天给的算了,如果你和娃子都会做那就给一半的工资。如果是你不会做,娃子会做,就必需全部给。”
“怎么个考试法?”
“为了防止我和秀才提前商量好的题,少爷您随便拿个东西来,我根据这个东西出题。”
张少爷一听这秀才娘子的话,觉得她不知道天高地厚,遂得意了起来,进屋拿了鸡蛋出来递给秀才娘子:“我说秀才娘子,请你就按照这个鸡蛋出题!”
秀才娘子略加思索,看了看周围,指着稻场里特别平整的一个地方道:“就在这儿把这个鸡蛋立起来。”
张少爷立了半天,怎么也立不起来,秀才娘子对娃子道:“你来立。”
见这少爷的儿子接过鸡蛋,看了看后,将大头儿向地上一磕,立住了。秀才娘子对张少爷道:“这叫不破不立,你儿子正门小都懂得这个道理,说明我家秀才教得好……”
“就这一个题目不能说明问题。”
“那就麻烦张少爷你再拿个东西来。”
张少爷想反正这个鸡蛋已经破了,我来看看你秀才娘子有多大的本事。就又将这个鸡蛋拿出来交给了秀才娘子,道:“还是这个鸡蛋。”
秀才娘子接过鸡蛋,想了想后,还是指着那个地方道:“还是在这个地方,不能用刚才的方法,让鸡蛋立起来。”
张少爷本来想为难一下这秀才娘子,没想到这秀才娘子拿着这个破鸡蛋,对张少爷道:“还是这个鸡蛋,还是这个地方,不能用刚才的方法,再立起来。”
少爷拿着这个破鸡蛋,抓了半天脑颗也想不出办法来,不服气地道:“你自己刚才说的不破不立,现在又不让用刚才的方法了,怎么立?”
秀才娘子对娃子道:“你来立!”
这娃子径直上来,用指甲在地上抠了个小窝,将鸡蛋小头儿向上面一放,鸡蛋稳稳地立在了上面。
秀才娘子对少爷道:“刚才叫不破不立,这次叫平则不立。”
少爷想了想道:“你这都是些不务正业的事情,不能说把娃子教好了。”
“那你再拿东西来。”
张少爷转身在房檐下拿了一个木桶过来递给秀才娘子。秀才娘子接过木桶看了看,道: “不能用桶在地上滚着比,只能根据底的口径……”说着拃了两三拃,道:“一以为一,现在在这地上画出桶底的围长。画好了我们来拿着桶底在地上滚着比一下,看看对不对。”
张少爷接过木桶,捣鼓了半天也捣鼓不出来名堂来,心想这秀才娘子肯定是故弄玄虚,四五岁的娃子不可能搞得到这些事情,反正是我无所谓,只要娃子做不到,你就不想拿到剩下的工钱,遂道:“不让在地上比,咋可能画得出来?”
秀才娘子将木桶交给了娃子,这娃子接过木桶,小手在桶底拃了起来,不一会道:“底径是一尺一。”说罢就在地上画了一竖,从这一竖开始又拃了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在地上画了第二道竖,道:“桶底围就是正门长。”
张少爷上前将桶底在两个竖线之间一滚,果真儿子说的是正确的。虽然觉得儿子确实学到了知识,但确实不想让秀才这么容易拿到全额工钱,心相:刚才用鸡蛋考两次,这次用木桶,我就再来考你两次,看你还有什么招。就又拿起木桶递给秀才娘子,道:“再考一次,还是这个木桶。如果出的题目娃子做不出来,你们立即走人,否则……”
秀才娘子道:“要是你做不出来,娃子做出来咋说?”
“立即给你们足额工钱,另外加一斗米的报酬。”
“说话算话?”
“你在哪儿听到过我张少爷说话不算的?”想了想:这贾秀才还真有他的,没想到儿子正门有本事了,接着道:“要是我儿子能做出你再出的题目,以后秀才继续给我家当先生,工钱翻倍。”
“好!那我出题了。”
“出吧!我张少爷说话算话。”
“刚才是在地上画桶底围的长度,这次换个方向,在地上画桶上沿的口径。来吧,张少爷!”说着将木桶又递给了张少爷。
张少爷掂量去掂量来搞不出个所以然来,道:“儿子,你咋样?”
娃子接过木桶,用小手拃起了木桶上围,不一会儿,放下木桶,在地上拃了起来,画了两个竖线后,又从一个竖线开始拃,很快又画了一个竖线后,将另外一头儿的那个竖线擦去道:“桶口径就正门长。”
张少爷半信半疑地拿来木桶,向两个竖线上一扣,愣住了……
这秀才两口子揣着足额的工钱,背着赚回的一斗米上路了。想到明年工钱还要翻倍了,这个年真是滋润呀!
秀才越想越得意,不知不觉问到了红椿坡,老远听到杨家三嫂子的哭闹声,秀才娘子说:“过去看看咋回事儿。”
两口来到杨家门前,见杨三嫂子披头散发地坐在地方,杨三哥气势汹汹地站在旁边:“屄婆娘,腊时腊月的张口噘老子猪都不如,闭口噘老子笨的不如驴……”
贾秀才上前对杨三哥拍拍自己口袋里哗哗响的钱:“我这钱。”又拍拍米袋子:“我这米,都是老婆噘出来的。知道不有钱难买女人噘,女人噘噘快活些,女人噘噘聪明些……”
“难道你都是秀才娘子噘出来的。”
“那是必须的……”
杨三哥想了想后上前将杨三嫂子拉了起来:“他妈,腊十腊月的,不哭了,进屋洗洗吧!……”
【注释】 ①噘:郧阳方言,骂人的意思。
②烈燎:郧阳方言,烈火燎原,好象大火在原野上燃烧,使人无法接近。比喻势力不断壮大,力量不可抗拒。 也作烈跳。形容一个人劲大,不羁,不安静,不文静,活动力强,活动量大,异于常人,具有反抗精神。兼有盛气凌人,我行我素,雷厉风行,霸道,不服管教,听不进别人意见,独断专行等,也褒也贬。
嘟囔(dū nang)指连续不断地小声自言自语,多表示不满。又说:嘟哝,嘟念,嘟呐,嘟噜。
O一九年九月七日于红椿坡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