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9279|回复: 0

[散文] 审判樊思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9-29 15: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审判樊思善

贾斯炜



2004年学生的毕业季,毕业生答辩的第一天是周六,我四点钟准时来到办公室,最后审核当天答辩应该提的问题。

大约在六点多钟时办公室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开门时见一背着个烂书包,大约十六七岁,衣服脏兮兮的小年轻瑟瑟缩缩地站在门口。见门打开了,眼神就飘忽不定地看着我,我遂问道:“小娃子,这么早干啥子?”

可能还是害怕,这娃子看着我不做声,打量这娃子觉得不是什么坏人,就让到了办公室,给他倒了杯水后问道:“吃饭没有?”

这娃子不答复,我接着问道:“哪儿的人?”

“湖南的。”

“什么时候到十堰的?”

这娃子又不说话了。

“来十堰干啥子?”

“帮我哥哥请个律师。”

“怎么不到湖南请?”

“他关在十堰。”

“什么事情关的?”

这娃子又不做声了。

我看看时间,此时已经快七点了,便问道:“有手机没有?”

“没有。”

我递给这娃子了五十块钱道:“拿出去吃点东西,晚上七点左右来这里找我。我姓贾。”这娃子不敢接,我便说:“没事儿的,拿着……”匆忙地到学校去了。

晚上六点半我在办公室对面下了公交车,老远看到这娃子在办公室一楼楼梯口站着,我快速穿过了马路,问他:“怎么呆在下去,不在办公室等?”

“上去了,别人说你还没有回来,我就在下面等你……”

到了办公室,我直接问道:“你哥哥到底犯的什么事情?”

“盗窃。”

“现在在哪个阶段,也就是说在公安,还是检察院,还是法院?”

“不知道。”

“你哥哥叫啥子?”

“樊思善。”

“你叫啥子?”

“陈强。”

“说实话你跟樊思善是什么关系?”

这娃子又沉默不语了。

我说:“要想请我帮忙,必须如实的给我说明情况?否则……”

这娃子想了想说:“没有关系,只是在长沙一起打工认识的。”

“你是哪儿的人?到底叫啥子?”

“也是湖南的。真的叫陈强。”

“是不是跟他一起搞盗窃的?”

这娃子低下头不语了。

“打工好好的,你们为什么不打工了,来十堰偷东西?”

“都下岗了。”

“那樊思善关了多长时间了?”

“三、四个月了。”

“你为什么没有被关?”

“他每次都不让我进屋,在下面看着,说是出了事情至少可以保住我。那次是他开锁的时候正好被从楼上下来的保安逮着了……”

我想:关了三、四个月了,应该是已经到法院了,就给当时的副庭长陈良计打了个电话过去:“你们庭里面有没有一个叫樊思善的盗窃案子?”

“湖南人是吧?”

“是的。”

“案子就在我手上,昨天才分下来的……”

在阅卷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情况,这樊思善所有盗窃只是现金,且单笔的数额都不大,这种情况在这些年办理的盗窃案件中还是不存在的事情。于是决定一定要搞个究竟出来。就决定为他提供法律援助。

会见时,这樊思善是这样回答我的:“我是个孤儿,陈强两三岁时母亲也去世了。他初中毕业后到长沙打工和我在一个单位上,我们就认识了。

“去年工单位裁员,我们来到十堰后没有找到工作,两个人就到处乱跑。有一次从一家门前过,刚好出来一个人,门没有关,我向里一瞄,里面桌子上有两百块钱,觉得屋里没有人,刚好我们身上也没有钱了,我赶快进去拿走了。

“我从小都喜欢掰弄锁,回去了就商量干脆先搞这个事情算了。”

“在盗窃过程中遇到过金银珠宝没有?”

“遇到过。”

“为什么只偷现金,不拿金银珠宝?”

“我们只是为了维持一时生活,也没有想到靠这发财……”

“你们盗窃时陈强跟你一起负责什么?”

“只是叫他在外面看到,要是发现有不安全了就咳嗽一声。”

之后,我把陈强带到承办法官那里投案自首,陈良计将相关情况反馈给了侦查机关。

侦查机关会同检察机关讨论后,认为陈强是未成年人,且情节显著轻微,通过批评教育后,决定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会见完毕樊思善之后,我一直想见一下所有的被害人,就将这一想法告诉了法院。承办法官陈良计觉得可行后,我就逐个地走访了起来。

一老年被害人说:“当时回家见门口里面的地上有土,我第一感觉就是家里来了小偷,当时有一千三百块钱,我一看人家怎么还给我留下了五百块,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丢失。觉得就七八百块钱也就没有报案。今年后来警察来了我如实地说了这个事情……”

一高档小区的三十来岁的女受害人是这样表述的:“五千多块钱现金全部拿走了,一看珠宝盒也打开了,当时心里一顿,想到五千多块钱是小事,珠宝价值可是七八百万,一检查,虽然翻动了,但一件都没有少……”

还有一个说:“那天中途我有事情回家,路上等在要解手,回来开门了随手将手提包向地下一放,没有顾上关大门就直接进厕所了。

“解完手后出来,就没有见到包了,我赶快向楼下跑。下到一楼就看到了我的手提包,赶快打开一看,钱包里的六千多块没得了,四十多个证件都原封不动的……”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总共八个被害人,只有一个没有给樊思善出具“谅解书”。

再次会见樊思善时,他说:“给人留下五百块钱的原因是,觉得那家人非常贫穷,如果都拿走,人家可能没有办法生活……

“没有动别人珠宝的原因是珠宝太值钱……

“现在的人离开了证件是没有办法的,所以要把人家的手提包放到显眼处,不远的地方……”

我当场表扬了他:“你还挺有职业道德的。”

我马不停蹄地到这樊思善老家调查他平时的表现,得到的答复:“是个好娃子,就是命不好。……”并由基层组织及派出所给出具了樊思善的“品行及表现证明”。

那个时候的刑事案件不像现在一样,法官还要征求检察官的量刑意见,我将这些材料装订成册及自己的书面意见提交给了检察官。

法院的开庭时间定在上午,这天上午开两个庭,第一个是个抢劫案件,旁听的有四五十人,等到我们时还有二十来个前一个案子的旁听人员没有离开,这陈良计道:“下面的这个案子不方便公开,请旁听人员退出法庭。”

法庭调查结束后,陈良计没有直接宣布进入辩论程序,板着个脸问道:“被告人樊思善,北京人比十堰人富些不?”

“富些。”

“上海人比十堰人富些不?”

“富些。”

“那广州呢?”

“也富些。”

这陈良计把卷宗往审判台上一扳,一本正经地道:“你不就是为了偷钱吗?来这小地方能偷个啥子?”

这话一出口,人家年轻的美女检察官明显地忍不住了,这陈良计又没有下文似的盯着樊思善……

美女检察官突然抬起手中的卷宗把面部堵着,“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陈良计继续问道:“被告人樊思善,你说老婆,也就是你们那里说堂客没有?”

“没有。”

“堂客都没说,还不搞正道,还想不想说个堂客?”

这樊思善不语。

“说!想不想?”

“想!”

“想说堂客以后准备怎么办?”

“好好做人。”

“以后准备做什么?”

这樊思善一时答不上来,陈良计继续道:“这掰弄锁可是个技术活,‘天干三年饿不死手艺人’,这么好的技术你不用来谋生,而用来偷盗,可惜不?

樊思善无语。

“快说,可惜不?”

“可惜!”

“现在开始法庭辩论……”

我根据卷宗材料及自己掌握的情况,提出了对樊思善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建议。

在最后陈述中,检察官说:“建议法庭考虑辩护人的观点。”

审判委员会顺利通过了对樊思善的缓刑判决意见,法律文书生效后,陈良计带着我,亲自到看守所为樊思善办理了释放手续,问他:“愿意工作不?”

“谢谢领导!我愿意。”

陈良计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封信交给樊思善道:“按照信封上的信息,将这封信交给张总,他一定有话给你说的……”说着掏出钱包:“这是你和陈强的火车票和二百块钱,路上小心点,这二百块钱是路上生活费用……”

今天上午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贾教授,您好!”

“您是?”

“樊思善呀!”

一个早年的当事人电话过来,我顿时觉得非常惊讶! “你现在在干啥子?”

通过电话了解得知,这樊思善释放那天陈良计给的那封信,是给在上海的一个战友的,樊思善和陈强到达上海后顺利联系上了这个人,方知他是全国最前沿制锁公司的张总。

制锁公司安排樊思善和陈强在职工宿舍休息了一天后就上班了。

由于这樊思善和陈强二人出色的技术、吃苦的精神、团体的意识很快成了公司的骨干。不久二人先后在公司找了对象。

今年公司的中秋答谢宴上,张总宣布了一项决定:任命樊思善为广州分公司经理,陈强为副经理……

二O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