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7275|回复: 1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39期文学(周玉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9-30 10: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循着消逝的晨钟暮鼓,听瓦松与屋脊耳语,嗅黄酒香酱香……闭着眼睛往回走,我看见了小小的自己,在木板屋排成的古朴小街上,穿件染坊染的朱砂红小褂儿,有时手里拿着网鱼的破簸箕,有时拎着个空酱油瓶儿,有时捧着个大猪油饼子……欢喜跳跃着朝街里跑、往城里跑。
从前有座城
□周玉洁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讲故事,讲的什么呀,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这是我小时候念过的口歌儿。才学会的时候,可喜欢啦。念经、转车轱辘、转磨似的来回唱,奶奶听烦了。

奶奶说:“小洁子,你可住嘴吧,换个百家姓、三字经念念也行哪!”

我想一想,就换了,换成自己编的,“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城,城里有个老奶奶,在给她的孙女儿讲故事,讲的什么呀?”

奶奶笑起来。我拽住她的手指甩跳绳似的左一下、右一下荡她胳膊,朝她不断说:“讲的什么呀?讲的什么呀?……”

奶奶握住我的手,把我握定住,“莫把我老骨头晃散架了,去喊你妹妹,回来了讲。”

我欢天喜地跨出门槛,找妹妹去。

我五岁的时候,我姐姐七岁,我妹妹三岁。姐姐的眼睛看不见,她天天都待在家里坐着,除了我们领她出门,她哪里也不去。小小的妹妹倒是在家待不住,稍不留神她就出去了。每次我出去找妹妹,都得碰运气,不知道她会在哪家院子,哪个胡同,和哪些孩子在一起。

我出门朝东,沿着小街走。一抬头,望见小街尽头,天上一层层的云,云旁边是远远的天主堂的尖尖顶,隐约能看见尖顶上的十字架。天主堂有多么远啊,走完下西关街、过三关台、过西河桥、走过西街转角,转进西街,路过老舅爷的中医铺、路过小姑姑家,再往前才是天主堂哪。可我却能看见它,眼睛好像长了翅膀,比腿快得多。

天主堂旁边有鼓楼,鼓楼西边是鼓楼道子,鼓楼道子东北边有百货大楼,百货大楼再往东有东关……我走着走着,把找妹妹的事忘了。心里开始念,“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城,就是房县城呀。从前有座城,城外边是山,山外边有啥?”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山外边有啥,我连房县城的地理位置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每一座城,每一座山,都有地理坐标。直到我见过地图和地球仪,上了地理、历史课,才开始慢慢积攒我家乡这座城的知识。

我小时候以为房县有多大,天底下的世界就有多大。我觉得房县这座县城大到无边,街长,木桥也长,脚走得累了,才走到西河桥中央。抱住桥上的木栏,踮脚低头看河,水流在脚下滚,鼓起波浪,我头晕目眩,木桥像艘船在水上荡漾。抬头望远,南边的凤凰山似在眼前。扭头西看,二郎岗也看得见。视线尽处四周全是山,一转千仞峰远远围着,圈成一个大大的山峰绵延的圆环,县城在圆环里,有山环绕守护,我们的城是多么牢固,多么安全。

房县的5110平方公里土地,平坝、丘陵占17.1%,而高山占44.4%,高山区占38.5%。中部以县城周围的马栏河谷为中心,形成一条狭长的断陷盆地,我们的城就在这盆地里,它并不大,城关镇的总面积只有7.6平方公里。而那时我的眼睛能看到的山也并不高,它们背后还有更多山,上龛乡的关家垭山海拔有2485.6米,我站在城中的小木桥上看不见。

我们的县城曾被灰黑色大砖垒砌的城墙围着,城的东、西、北有三道关,景春门、绥福门、南门、承恩门这四道城门都建着高高的城门楼。城中央,有座古楼,人们每天日出日落时能听见古楼上传来的千声鼓。十一声一叠,三百三十三槌一通……朝古楼一望,便望见古楼上挂的匾,全城的小孩子自牙牙学语时就先认得那匾上的八个字——“唐封古迹振聋发聩”。

城里有文庙、武庙、城隍庙和万寿宫。后来,扩建城关镇,城墙拆了,城门楼拆了,庙、宫也荒了……在城里站,空阔凄惶不惯相。东关、西关、北关这三道关也没了,关名儿还照旧。人们在已没了“关”的东关、北关进出过往。西关住的人,朝西街里走,旁人问“您哪儿去”,总还是照旧地答“进城”。

1974年我出生的时候,县城里有五万人,城里有7条街,民主街、和平街、建设街、西大街、南大街、东北街、东关街、北关街。到我7岁时,街名已变成东方红街、反修街、反帝街……我那时老也分不清人民公社、生产大队这回事,只知道邻家的叔叔伯伯每天早上都带着农具去生产队。他们有菜园地,我们家却没有。我爸爸那时在乡下道班,当养路工人。我妈妈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去西街的印刷厂上班。

通往县外的只有三条古驿道,到了1985年底,我长到11岁的时候,我们县里才有778公里能通车的路。我知道爸爸在山中的道班里搅沥青、炸山、砸石头,我们都等着他们修出更长、更多通往外界的道路。

那时候我们住在下西关,西关那条横贯东西的长街也是古驿道之一,最西段是小西关街,中段是中西关街,东段是下西关街。街上全是黑褐色的古旧木板房,从东到西,一家连一家,清一色的双扇木板门,木格子雕花窗棂和装着小窗的阁楼。房顶上整整齐齐的黑瓦间,长满了胖乎乎的瓦松。飞檐上爬着陶制的貔貅和麒麟,像龙又像兽,气派地盘踞着简陋房子的檐角。

小街上有很多古老陈旧的铺子,王家铁匠铺、宋家染坊、三省祥银匠炉、李家黄酒坊、杨家酱铺……它们默默地驻守在黑瓦的檐下,生意清淡、门庭热闹。

一条广播线连着每一家,播李谷一的歌,或说着我们这帮孩子不懂的话,广播里这么说:“我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国务院领导下,进一步贯彻执行改革和开放的方针……”

循着消逝的晨钟暮鼓,听瓦松与屋脊耳语,嗅黄酒香酱香……闭着眼睛往回走,我看见了小小的自己,在木板屋排成的古朴小街上,穿件染坊染的朱砂红小褂儿,有时手里拿着网鱼的破簸箕,有时拎着个空酱油瓶儿,有时捧着个大猪油饼子……欢喜跳跃着朝街里跑、往城里跑。

那是我的童年,我的城啊!我以为我再也回不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童年的城了。但,每当我开始回忆,开始书写,它们就又回来了。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0-2 08: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谁不说俺家乡好?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