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540|回复: 4

[小说] 扶贫 (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0-11 14: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扶贫


烈日当空,知了在树上“吱吱”地叫个不停。新任前山镇镇长黄新几天来马不停蹄地亲临所辖村组,入户了解贫困人口初步核定情况。

“黄镇长,那面山坡下的几户是我们要走访的最后几家贫困户,这大热天的,辛苦你了。”走在前面的黑山村支部书记李月明往额头上摸了把汗水对紧跟在身后的黄新镇长说。

黄新镇长扶了下眼镜框,顺着李月明指的地方瞅去,迎面看到三间歪斜的土木瓦房墙皮脱落,瓦片稀薄,腐朽的黑椽子头七长八短地裸露在太阳地里,一边山墙裂着一尺多宽的大缝,要不是顶着一根粗木杠,山墙恐怕早就倒了。黄新镇长叹了口气,收回目光,提了下后脊背汗湿的衬衣,迈起快步走到了支书李月明前面。

“李三娃,镇里的黄镇长来看你了,还躺尸着。”黄新镇长和支书李月明进门后,李三娃正光着上身,穿着个大裤头,蜷缩着躺在堂屋里一个破席子上。李三娃听到喊声,蔫不拉几地转身起来坐在席子上,双手抱着头,喉咙里不停地干咳着,李三娃用手擦着眼角的眼水,边咳边嘶哑着声音说;“镇长好,镇长好。”

“咋了,李三娃,是不是感冒了?”支书李月明见李三娃满脸通红,走近前弯着腰问李三娃。

李三娃慢吞吞的说:“这热感冒难缠得很,已经得住半个多月了。”

黄新镇长站在李三娃身边,问李三娃买药吃了没,李三娃吞吞吐吐唔啦了一句没听清楚的话。

黄新镇长在屋里转了一圈,眼下看到的让他心里凉了半截,屋里脏兮兮的散发着霉味不说,隔墙两边放着两张简陋木床,一间屋子床跟前立着个装着大镜子的老式穿衣柜,一台带着疙瘩的电视机灰包包的放在不大的木柴桌上,屋里再没个像样家具了。黄新镇长看了李三娃一眼,心想,这李三娃不过五十来岁,正值壮年,人又不瘸不拐、不傻不痴,咋会把日子过成了这般光景!

坐在席子上的李三娃这时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两只膀子抖动得像要散架。吭吭咔咔干咳了一阵儿,支书李月明见李三娃要吐痰,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叠卫生纸递给他,李三娃接过纸巾,双手拿着纸巾在嘴上抹了两下,折叠好纸巾在嘴边来回擦着。黄新镇长看到李三娃手里的纸巾上沾着点点殷红的鲜血。

黄新镇长心一软,随手从手提包了掏出了几张百元面额钞票,递给李三娃说;“这六百元钱是我个人给你的,你抓紧时间买些药吃。”因趁中午都在家,还要走访村里其他贫困户,临走时,黄新镇长和李月明支书再三嘱咐李三娃抓紧看病,就和支书李月明到另一家走访去了。

村里初选的贫困户经过村民民主评议,支部复查公示后,各村呈报的贫困户汇总到了镇里,镇党委政府经过调查核定后,开始着手研究这些贫困户的扶贫方案。一天,黄新镇长正在办公室里翻看全镇贫困户花名册,只听门外楼梯间里有人嚷着说要见黄镇长。黄新镇长放下花名册走了出来,镇政府的秘书小王说;“这就是黄镇长,有啥事你给他说吧。”

“黄镇长,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你可是到过我家里,是不是贫困户你亲眼看到的,那帮村干部明一套暗一套,有脸的选上贫困户,没脸的给拉下来。”黄新镇长一时懵了,想不起到过谁家。

“黄镇长你忘了,我是黑山村的李三娃呀,一个多月前你到过我家,见我日子过得恓惶,还给我了六百元钱呢!”黄新镇长这才想了起来。

黄新镇长走进办公室,在办公桌上一张张找到黑山村的贫困户花名册,按着指头查了两遍就是没见李三娃的名字在上面。

这个李月明咋搞的,李三娃的家庭情况那么糟,咋就没他的名字呢?贫困户的认定是党的精准扶贫政策重要一环,谁也不能滥用职权胡来!黄新镇长放下手头的事,下楼来到镇政府院子里,“吱溜”一下发响了摩托车,转身对李三娃说;“走,我送你回村!”

黄新镇长没好气的问支书李月明;“李三娃的贫困户到底是咋回事?”

支书李月明见李三娃勾着头跟在黄新镇长身后,对黄新镇长说,还是让李三娃自己说吧。黄新镇长望着李三娃,李三娃支支吾吾半天没出一声。

支书李月明恼火的对李三娃说;“李三娃,你还是人不,黄镇长见你可怜,掏自己腰包让你去看病,你却经不住别人引诱,打一晚上麻将,把几百元钱输个净光。村里的贫困户开始有你不假,后经村民大会评议没你的份了!人家说,打起麻将那么有钱,这是贫困户吗?

原来,李三娃接到黄新镇长给他的的六百元钱后,只花了一百多元钱在村卫生室买了些普通感冒药喝,剩下的就这么白搭进去了。

黄新镇长“呼”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肺都气炸了。“好你个不成器的李三娃,那六百元钱是给我妈买救心丸准备的药钱,她老半个月前去世了,到现在我心里还像刀扎一样难受,如果没停药,也许她不会走这么快!”黄新镇长顿了一会,气愤愤地摆了摆手,扶贫不是养懒汉,李三娃,你没资格当贫困户!

支书李月明给黄新镇长倒了杯水放在面前,朝李三娃仰了仰下巴,示意他出去。

支书李月明稳了稳情绪说;“这个李三娃原来可是村里数一数二脑瓜子灵活人。早年农村刚开始实行卫生圈养猪时,他在村里第一个贷款修圈养猪,最多时养到上百头猪,两口子信心满满,决心大干一场,那时市里的报纸还来采访过他呢。后来的几年生猪市场不景气,贴进去了不少,他们夫妻二人没能扛住,贱卖了剩下的猪,随打工潮南下务工去了。李三娃媳妇个子高挑,面目灵秀,被一个小老板给诱骗跑了,至今不知去向。李三娃回来后从此一蹶不振,破罐子破摔,三天两头邀上一群狐朋狗友吆五喝六酗酒,或去麻将场赌一把,手里一点积蓄挥霍净光,这日子就一天天过成了现在这样。”支书李月明给黄新镇长续了点水接着说;“唉!他现在落魄成了个没人瞧得起的人,政府不帮他一把,他是永无出头之日的。要是能让他回头自新,莫说脱贫,说不定还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呢。”

黄新镇长对支书李月明说;“那你看着办吧,反正不能让群众心里有意见。对那些一惯抹牌来赌屡教不改的人,选上贫困户,也给我拽下来,这样的穷坑政府不填!”

村里的扶贫房建好后,李三娃跟二十多户贫困户一起住进了白墙青瓦新居,李三娃脸上漏出了久违的笑容。黄新镇长虽然工作繁忙,但没忘记那个让他几百元打了“水漂”的黑山村贫困户李三娃。常言说,给人钱财不如送人一技,李三娃有养猪的经验技术,现在国家养殖业政策这么好,把他这块钢用到刀刃上,这把刀势必锋利!

李营镇的副镇长赵前是黄新镇长的大学同学,两人同一年考上了公务员。又分在同一个县里,黄新镇长当上前山镇主要领导后,向县领导拍板求情,把李营镇的副镇长赵前调到前山镇给他当助手搭档,这两个志同道合的青年领导决心在扶贫攻坚战上立下战功!

一次闲聊时,黄新镇长和赵前副镇长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扶贫工作上。黄新镇长问起赵前联系的那个村贫困户扶贫情况。赵前镇长说;“其他的贫困户现在基本上都有了个脱贫致富的路子,让他头疼的是寡妇王春花家。王春花的丈夫几年前患癌症去世了,撇下两个不到十岁的女儿和王春花,王春花四十多岁,读过高中,人也踏实能干,苦于单枪独马又带着两个孩子,做不成个啥事,这不“六一”儿童节快到了,镇团委组织的向贫困儿童献爱心活动,有她女儿们的书包和文具,我准备明天顺便送去。”

黄新镇长忽然两眼一亮,站起身问赵前;“这王春花不知有意续婚不?”

“这个倒不是太清楚,不过听村里人说,她丈夫去世后,有人给她提过两个,不知最后为啥没成。”黄新镇长说了黑山村贫困户李三娃的情况,看能不能把这两家撮合成一个家庭。

赵前副镇长轻拍了下桌边说;“嗯,没准能行,如果我们这个月下老当成了,就不是这两家脱贫的事了。”

由于李三娃的妻子近二十年无影无踪,李三娃自诉到法院,法院解除了他们的婚约后,李三娃和王春花正式办理了结婚手续。

惊蛰过后,天气一天天变暖,树木陆续吐出了新芽。锣鼓声中,黑山村生猪养殖基地正式揭牌。望着一排排崭新的猪舍,黄新镇长和赵前副镇长的脸上荡起了满意的笑容。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2 收起 理由
赵国章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0-11 15: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0-12 09: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0-18 16: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精准扶贫事关中国农村几千万人的生计问题,也是三农问题的一次系统诊疗,对于中国乡村的治理结构和文化伦理重建亦有巨大影响,其综合效应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呈现,这个题材应该会有更多作品出现。
贫困户不是群众评选而是组织识别出来的,按照“七进八不进”的标准,有严格的识别标准、工作流程和动态管理机制,该进的没进、不改进的进了,这个情况在初期登记时是有的,但是多轮复查后,我相信这种情况应该是完全纠正了,尤其是在大数据应用引入扶贫领域后。小说应该将这一点更艺术化地、准确地处理好。

乡镇长包括扶贫干部、帮扶干部在大面积入户走访的时候,看一眼就掏钱的事情绝不会出现,除非他们是一群毫无农村工作经验的糊涂蛋。作者有意这样处理除外,但是这一点在作品中无法逻辑自洽。后面撮合婚姻的事情,也还应该有一个必要的过度,李三娃的老婆跟人跑了,但他们的婚姻还在存续期间,他想再婚,需要民事自诉并经法院裁定解除婚姻关系。如果他住进了易地扶贫搬迁房,他的房子还有他老婆的面积,夫妻两人,面积是50平米。

这是一个扶贫先扶智的故事,也是一个扶贫不扶懒的故事,是一个很好的视角。我在乡下住了两年,忝为市直单位下派的驻村帮扶工作队长,看到这样的故事,仿佛又回到了那些一言难尽又余韵悠长的岁月,很亲切,多说了几句,若有冒犯,尚岂宽宥。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9-10-21 20: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感谢庹台长对这篇小说进行细致地评点分析,这对我来说是一次进步和提高的机会。周刊文学版对我不薄,几年前,我的第一篇稿子《父亲的挖撅》是经庹台修改后发表的,后来一些贴在板块的稿子多有经过你的指点才达到了发表的标准,这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无凝是一种幸运和鼓励,对此,我只有心存感激!
萌生我写《扶贫》这篇小小说,缘于前年一次回老家。那次和村里的老支书在一起无意闲谈,从他那里得知我们村五组有一家贫困户,扶贫干部到他家慰问,见他家经济状况差,自掏腰包给他了几百元钱,没几天,这个人就去牌场打牌把钱输光了,老支书当时说的气愤愤地。回来后就想依此写一篇文章,因不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好,终未写成。直到今年开始写小小说才想到了这个题材。给钱是有这事,小说中可能交待的前提条件少了,让人觉得这扶贫干部是不是有点傻,见人都给钱,那么多贫困户得多少给啊,使小说缺少了艺术的真实性;李三娃以前那么多劣性,为什么以后被选上了贫困户?李三娃这个人原本是个有头脑的进步青年,本质不坏,村里人是都知道的,因家庭变故才把自己堕落成了那个样子,村里初选有他,少数人有意见落选了,但毕竟他的家境是那样,他有养猪经验和技术,会带动村里的贫困户一起脱贫,选上贫困户后如果不在坐赌场,有悔过自新的表现,在农村来说,应该符合贫困户标准;最后两位镇长撮合李三娃和王春花的婚事,我个人觉得两位镇长都是大学生领导,应该知道婚姻法的规定,会让李三娃去法院和王春花解除了婚约再结婚,考虑到小小说的承载能量有限,就未过多的赘述。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回头我再根据庹台提出的凝问修改一下,看看是否合适。有些政策性的东西庹台可以帮我改改,在此不胜感谢!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