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5989|回复: 3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43期文学(潘能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0-29 09: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风,吹向江口
□潘能军




精准扶贫入户的那一年,我刚动完腰椎间盘手术,身体还处在恢复期,因此我随身带着腰靠,系着腰带。尽管这样,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还是令我的腰椎隐隐生痛。

头次见到户主张海红,他一脸紫红色的笑,有些尴尬,有些生疏。女主人热情招呼我们。我一进门,就觉得很亮堂:堂屋墙上贴着各种画条,显得很有文化气息。女主人说,这都是女子贴的,她爱臭美,喜欢花花绿绿的画。我连连说,挺好看的。我惊讶于他们尽管贫困,但不失爱美的天性。我问,你女子呢?女主人说,她已嫁人,现在外地打工。我说,你那么年轻就抱外孙了,有福气。是客气,也是安慰。他们的贫困是显然的,城里人一看,就会觉得屋子里没有几样值钱的家当,未免显得寒酸。

头一次下去很匆忙,主要是对接。我只是知道他们有五口人,女子、外孙,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尽管女子已嫁他乡,但没转户口,外孙的户口自然也随其母。这样张海红家的户口本上就有五口人。实际上他们只是三口之家。

另外我知晓,他家划为贫困对象,是因为张海红盖自家房子时从房顶摔下来,导致腰椎受伤,不能干重活。

说起腰椎,我们同病相怜,就有更多的话题。我头头是道给他介绍一些护腰的常识。这样我们之间的距离,一开始就很近。



这些年,我记不得去江口村的次数了。每次去张海红的家,我都会站在离他家不远的江口眺望,江水飘渺,一望无际,偶尔有打渔船在天边漂浮。青山静默。

张海红的家就在江边。从乡村大道下车,走一段沙石泥土路,才能走到他家门口。若遇到下雨天,脚下泥泞,身上难免溅上稀泥。他们夫妻俩总在门口迎接我。每次我都会问,为何不把这条路修一修。张海红顿时慷慨激昂,说这条路应该纳入扶贫计划。我问驻村的同事,同事说,这一家过去应该搬迁却没有搬迁,独家住在此地,政府不可能帮他修这条路。张海红讪笑着,搓着手,支支吾吾地辩解。我问他为何不搬迁。他说,我就想独门独院,你看多清静,那些搬迁到居民点的,住进楼房的,有啥好?住在一起矛盾多。他还偷偷向我透露,关键是他不想丢弃他屋前屋后的土地,当然,还有渔船。他还说,没钱用了,我可以去江里网鱼,可以马上换来现钞。说完就笑,嘴角露出一丝狡黠。

如果想修门前的这条路,他不是完全没有这个经济能力,但是他要等政策。他相信,政府总会帮他解决。他的妻子一看也是那种手脚麻利、能说会道的女人。靠等政策修这条路,也是遥遥无期的。为此,她的妻子干脆每天跑到镇里村上去闹,她的理由是,如果不修这条路,她家今年几千斤桔子就运不出去,运不出去,就会全烂在园子里,这个损失谁负责?而这些桔子是一家人的重要经济来源。这话确有无奈,也含着威胁。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村里人照样懂得闹的好处。张海红也往村里跑,不闹,说理,夫妻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但也只是得到模棱两可的答复。

三年后终于等来了好消息,政府已把他家门口的泥沙路纳入了修筑的计划。我在电话里几次询问路修得怎么样了,他只是简短欣慰地告诉我,快了快了。因为他已经看到另一处与他情况相似的村道在修了。等到我入户的夏天,车到他家的附近,只见一条新修的水泥路,一直通到了他家门口,并且把他门口的稻场也硬化了。有了路,整个家貌变了样,人也精神了不少。我自然为他高兴。这条盼了多年的路,解了他心结。不久他就买了农用车辆。扶贫修路,比什么都实惠。张海红说得有些得意。



张海红的门前有一片桔园。这是传统种植项目,但是桔子分大年小年,每年的价格也相差不小。可恼的是,这些年从国外传来的一种桔虫,如果治理不到位,会损失惨重,而治理,就须分时分段喷药,花钱不说,还十分辛苦。

今年十一小长假,我们想去附近乡村转转,妻子说,那不如去你扶贫的那家看看。于是,我和妻子驱车两个多小时去江口村。走到他家门前,只见大片桔林,已挂满累累果实,有不少已经泛黄。我们在桔林观赏,发现地下掉了一层发黄的桔子,我从地下捡起一颗,嘴里还抱怨他们,怎么还不赶紧采摘,是不是太懒了?我剥开桔子正要品尝,张海红走过来,赶紧制止我,说,吃不得。然后他把地下的桔子剥开,只见从桔瓣中钻出一条白色的虫子。他痛心地说,这就是从国外传来的害虫,每年他家都损失上千斤桔子。

蜜桔的品质对销路影响很大。我说起价格高、品质优的丑桔,这些年想必把传统蜜桔挤压得厉害。张海红说,是的。我说,你们怎么不对桔树进行改良?他说,哪有那么简单,资金、技术都要有保障。他不满地从桔树上摘了一颗,分给我们,说,我们的品质就已经不错。我品尝一下,确实味道甜,水分充足,皮薄。
因生活在水边,牲口、家禽的养殖,并不是他们的强项。有一年,政府帮他引进5头黑毛猪仔,因喂养问题,死了两头。他说,外地牲口,到了咱们这儿,水土不服。那一年他幸亏养了200多只土鸡。鸡是散养,屋前屋后,到处乱跑乱飞,一派农家的兴旺景象。我笑他家的鸡,难逮,跟飞禽似的。当然他最担心的是鸡瘟。不过,独家独院,临近江边,空气极好,还没发生这种灾难。

他还是喜欢下网打野鱼。晚上下网,半夜收网,凌晨在路边等鱼贩子。他说,江是他的钱罐子,因此手头还是比较活泛的。只有住在江边的零散住户,还保留着渔船,不时去江上打些野鱼。



为了看管门前屋后的果园、家禽、牲口,张海红上初中的小儿子从网上买来监控设备,整个家园的一草一木都在镜头的监视之下。我喜欢这个孩子,个头不高,有些瘦小,内向,跟城里同龄人比较,显得更成熟、懂事。我更喜欢这个孩子的动手能力。在他家的一个平台上摆放着一些机械零件,无线电晶体管之类的东西,他喜欢修理。安装监控,也是他自己动的手。我对张海红说,这孩子今后光学一门修理,即便考不上大学,也不怕找不到饭碗。当然张海红是希望他考上大学的,孩子是他们最大的希望。

张海红说起孩子的学习,忧心忡忡,因为孩子进市里高中后,学习显得很吃力。但是他们从不给他压力,总是宽慰他,孩子也因此得到一份安慰。这一点,我觉得张海红夫妇教子有方。贫困户的孩子上学有各种优惠政策。张海红已经脱贫,按照他现在的经济情况,供养一个孩子上学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张海红说,农村人最害怕的就是生病,生一场大病,随即返贫。幸好这些年,我们家人平平安安,只要不生大病,小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我几次批评他的“忍一忍”的健康观,我说,小病忍久了,易忍成大病。我几次下去,他都满口酒气。中午晚上都喜欢喝一杯,尤其是遇上村里的红白喜事,他一般都会喝得舌头打转。农村人喝酒,一是没节制,二是酒品质量也不好,这样对身体是有害的。上次下去看他,我带了一坛几斤装的烧酒,还有给孩子的书。他只顾望着酒坛咧嘴笑,而他的小儿子抱着书比他知足多了。



有次下去,任务是要在农户家吃顿饭。女主人忙了一上午,准备了她家最好的伙食。鸡鱼肉都是自家产的,土灶土锅,土鸡土鸡蛋,柴火饭菜,真香。我陪张海红喝了几杯,酒追话,话追酒。张海红面红耳热地掏着心窝子;而我就像面对我老家高考落选的农村发小,因此这项必选动作,农户也是喜欢的,时间长了他们把扶贫干部是当成难得的远客的。

那天进村,真冷,江风刮来,脸蛋生疼。

但从张海红家里出来,浑身热乎乎的,有酒的因素,更因他们好客的热情所致。在返回的路上,我又独自站在江口眺望片刻——风,吹皱了江面,似有烟波在远处飘逸……江口真美!

江口.jpg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0-29 11: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她的妻子干脆每天跑到镇里村上去闹,她的理由是,如果不修这条路,她家今年几千斤桔子就运不出去,运不出去,就会全烂在园子里,这个损失谁负责?而这些桔子是一家人的重要经济来源。这话确有无奈,也含着威胁。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村里人照样懂得闹的好处。张海红也往村里跑,不闹,说理,夫妻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但也只是得到模棱两可的答复。

关键是他不想丢弃他屋前屋后的土地,当然,还有渔船。他还说,没钱用了,我可以去江里网鱼,可以马上换来现钞。说完就笑,嘴角露出一丝狡黠。

拜读。真心话,我们老百姓最真实的一面,原汁原味没有半点瑕疵,读来亲切,朗朗上口。江口美,文更美。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0-31 11: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潘老师的文章真好!拜读了!学习了!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7 09: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潘老师的字一如既往的走心!好看!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