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768|回复: 3

[散文] 留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0-29 10: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留    饭
贾斯炜

外公家的药铺原来是在郧阳府的西菜园依山而建的。
据长辈们说,外公家族对孩子们从不懂事的时候起就要进行常规文化和怜爱众生的教育。伙计们黎明起床的时间,也是孩童们起床读书的时间,药铺打烊吃完饭后,所有伙计不论老少男女都要听先生授课,讲述做人处世的道理。
包括“惜鼠常留饭,怜蛾罩灯纱”的先哲理念,外公家庭都列入了对子女及伙计们的教育内容。因此,为了防止飞蛾赴火,焚身可吝,外公家所有灯必须罩纱。为了防止老鼠受饥,每天晚上都要放置一盆饭到老鼠出入的地方,正月是老鼠开始交配的季节,按照郧阳的说法是正月初七老鼠出嫁姑娘,所以在正月间还要给老鼠们加餐的,也就是在他们的饭食中放入少许肉丁。
那年头儿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外公家药铺自然也是门可罗雀,入不敷出,上上下下,包括孩子们都是定量供应,不得饱食。
这天丑时,火房一阵叫打之声传来,外公的父亲急忙披衣而来,见伙计们正围殴着一瘦的皮包骨头十几岁少年。询问原因,伙计们说:“这小子翻墙进来,把这几天给太老爷专供的肉和馍全部撩①上了,所以……”
这娃子自己没有吃,外公的父亲想,现在讨吃的,只要是自己能讨一点儿就不错了,这孩子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吩咐厨子:“油油儿地做点儿白菜粉条汤,热几个馍……”说着把这娃子拉到了餐厅,一起坐于案旁。
不一会儿,一海碗②热乎乎的汤和七个馍端了上来。这娃子吃了两个馍,就不吃了,却只顾狼吞虎咽地把一碗汤一口气喝了下去。外公的父亲指着剩下的馍说:“再吃,吃饱。”
“已经吃饱了……”
“哪能呢?年轻人过一门儿,吃一盆儿的。何况……”这娃子低下头不说话了,外公的父亲继续问道:“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不得过的坎儿?”
这娃子犹豫了一下道:“嗯!”
“说说啥情况?”
“我娘她……”
“噢,这事儿,厨房还有的,你先吃饱了再说……”说着叫来厨子到边上交待了一番。
不一会儿,厨子递上来多大一包东西放到案上:“老爷,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好了。”
这时,这娃子已经把七个馍吃完了,外公的父亲问道:“吃饱了没有?”
“饱了。”
“这世道只要自己能吃上一口饭已经很不错了,难得你想到瘫倒在床生病的娘。是个好娃子,孝顺有良心,赶快回去给你娘做点儿白肉粉条汤、馏两个馍,吃完了尽管再来……”
第二天一大早,伙计们搬来了一堆砖,挑来了两挑石灰。外公的父亲问:“干什么?”
伙计们说:“加高厨房后面的院墙,防止小偷翻墙进来偷东西吃。”
“路上有饥人,家中有剩饭”,外公的父亲吩咐伙计们说:“不要彻墙,用这些砖和石灰,在昨天那个娃子翻墙进来的里外都砌上台阶,免得人家翻时摔着了。以后每天晚上都要留点饭,灶里填上小火把剩饭温着……”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年夏天,老天爷两个多月滴水未下。这天天刚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作为医生,这种事情是常见的,外公的父亲立即穿上了裤子,光着膀子开门来了。
门一开,一清瘦男子身后跟着三四十个年龄相仿的男子,没等外公的父亲反应过来,这人道:“老爷,这里不宜久留,最多只有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了,马上收拾贵重物品离开这里……”
“你是?”外公的父亲正要询明原委时,这人道:“不说恁门多了,快点……”说着手一招,上来几个壮汉驾着外公的父亲,跟着一清瘦长者向郧阳府北方而去了。
此时,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出来围在了院子里。眼看着外公的父亲被驾走,这年轻清瘦人道:“大家都赶快跟着老爷离开这里,留下几个知道柴府贵重物品放置地点的人……”
说话间,“咔嚓”一个炸雷,这时柴府上下这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头顶上已经是乌云滚滚,唰时大雨倾盆而至。
这干人马抬的抬、扛的扛、背的背、抱的抱,拼命地向北方跑去。大伙离开药铺三四百步时轰隆一声巨响,接着沉闷的隆隆声从药铺方向传来。清瘦长者招呼大家停下,清瘦年轻人跑上来给外公的父亲深深地作了一揖道:“老爷受惊了!”
“你是?”
“十四年前,翻墙偷吃你东西的那个娃子……”
“你这是?”
“从您那里拿回肉、粉条、馍后在家照顾母亲,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她老人家的命,您的东西还没有吃完,她老人家就撒手而去了。
“后来我将偷吃您东西的事情说了出去,那些要饭的就时常和我一样,去您府上。他们说您在我翻墙的里外都修了台阶,天天锅里都留着热饭。
“后来我就拉起了这些流浪的弟兄……
“现在国难当头,我们不能再祸害自己人了,弟兄们决定一起到前方打鬼子去,您是大家的恩人,所以就带着这些弟兄们来跟您告个别。
“老远看到药铺后山上黑压压的像乌云一样的向北方飘去,快到您府上时又见成群结队的老鼠向北方跑去,”指着那个清瘦老人说:“军师说,‘像乌云的东西是飞蛾,这里如果不出所料,一个时辰内必然要出大事的,不宜久留’,所以我们就……”
原来可能是天干日久,后山经突如其来暴雨灌注,土质顿时与山体剥离,半座山坐了下来,把外公们在西菜园的药铺从此埋入了地下。
这个清瘦年轻人帮外公们在北门坡安顿下来,建设好新的药铺后,赶赴到抗日前线去了。
从此,柴家后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做什么生意都会为飞蛾罩纱,为老鼠和饥人留饭。
【注释】①撩:兜在怀里。
②海碗:大碗。
二O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凌晨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1 10: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苏东坡的原话是,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他修佛算是一个“姿势分子”,所以有“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的笑谈。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2 15: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疲倦飞翔 发表于 19-11-1 10:01
苏东坡的原话是,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他修佛算是一个“姿势分子”,所以有“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

奥威尔憎恨一切政治欺骗,尤其是用文字来糊弄人民的伎俩,所以他自己用一种诚实、真诚的文字来写作。
奥威尔说“好文章就像一块窗玻璃。”与其他的知识分子用貌似深奥的花言巧语讨好权力不同,他从不谄媚权力,他的文字清晰、准确、简洁,如同一扇明净的玻璃窗。透过他的文字,可以看到他所生活的那个真实世界和他的真诚思考。
奥威尔的卓异之处就在于并非仅仅用小说来影射个别的人与政权,而是直接揭露语言的堕落。在奥威尔眼里,语言是掩盖真实的幕布,粉饰现实的工具,蛊惑民心的艺术。他坚信,“在一个语言堕落的时代,作家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在抵抗暴力和承担苦难的意义上做一个永远的抗议者。”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2 15: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疲倦飞翔 发表于 19-11-1 10:01
苏东坡的原话是,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他修佛算是一个“姿势分子”,所以有“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

奥威尔在《政治和英语》一文中,列举了当时英语写作几大弊病:僵死的隐喻;东拼西凑,添枝加叶;装腔作势的措辞;不知所云的词语。虽然这里讲的是半个世纪以前的英语文风,但是读过奥威尔对这些问题的注解之后,就会发现在当下我们的语言里,上述问题不仅仍然存在,而且被国中那些装逼作怪、卖弄显摆之徒弄得甚嚣尘上,仿佛不如此就不知识、不高深、不现代似的。
浅薄无聊,滑稽可笑。
好的语言,真实浅显,清澈透明,亲切自然。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