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064|回复: 0

[随笔] 语言的起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1-4 09: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文/子羽


青宁学英语,打卡背单词,每日口语练习,半个月了。她以英语和我对话,完全跟不上,只好说,i’am so sorry。

她还学纳西族语言,买了一本字典,通过电话教我识字记音,记了一小时,一觉起来全忘了,有极大的挫败感。也想挽尊,试图回想出几个字词,徒劳无功,温习也没有材料,急人。

有兴趣无法坚持,看不到光,很多事会半途而废。无论学英语还是学日语,仿佛都只有过三分钟热度,很快就颓了,所谓兴趣后来发现也只是心血来潮。

幼稚园学识字,老师教拼音背拼音,联系不上字,死板板对着声母韵母背,心思走偏,不期然岔到别的路上遐想,还不如母亲教婴儿牙牙学语。那是喂饭式的,说对喂一口,说不对,碗就藏到背后去了。婴儿要吃,羊儿般“咩咩咩”叫起来。学习语言或许也需要建立这种条件反射。

小学开始记新字,记不住字时得写。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写错重写,罚抄千遍,苦行僧和劳役般的,一个本子写完就一个字,算是记住了。有个笑话讲“一是一横,二是二横,三是三横…万是万横”,横得多了,就成了熟人,互相都认得了,你是“山”和“水”,我是“日”与“月”。这是重复的结果。

初中学英语,也还是不断强化记忆。open对应“开”,close就对应“闭”,为什么,不懂,反正就是这样。后来看原声电影带双语字幕学,结果也是一塌糊涂。电影故事更有吸引力,字幕偶尔不要也行,演员肢体动作与表情对叙事是极好补充,那也成为了一种语言,很好理解。据说恋爱中,最好不要学英语,学会就鹦鹉学舌,LOVE、KISS瞎用,又不那么懂语境,于是“make love”也像“fuck you”,中国人太含蓄,说话总要收着点。

英语学不好,中文就比较上心,会从古汉字入手,文言文还是蛮有吸引力,遂学上了《说文解字》。庆幸年年把部首翻出来记诵,没有忘干净。《说文解字》540部首也可以背出100多个来:

一⊥示三王玉珏,气士丨屮艹蓐茻。
小八釆办牛犛告,口凵吅哭走止癶。
……

起初记《说文解字》很难,同样死记硬背,不认得也强迫,方法不对,也无乐趣。网易公开课上看武大教授讲《说文解字》公开课,从形声、辨意、象形入手,部首和字变得活灵活现,见字如面,抽象的变得很具象,想象空间无限,登时找到入门钥匙。课程结束时,得知还有歌诀、歌谣,按图索骥,再背部首时朗朗上口,不难了。

想到以前要有这方法,大概事半功倍。所以,后来记一些基本英语单词,也大多是通过音乐、绕口令、段子和整句来实现的。语言不孤立成为个体,在众多兄弟姊妹的包围中,才会产生爱与温暖,或是别的什么效果。印象很深如赵丽蓉老师唐山音“来是come,去是go,要打招呼喊hello”,英语韵脚押上了中文平仄,一拍即合,几个单词全记住了。

英语里,英式幽默比美式足,美式喜欢走下三路,英式多走形而上,英剧《黑镜》很幽默,也很冷,不止是高级,还考脑子的运转能力。

很明显,我对本国语言更有渴慕之心,无论是很潮的,还是很旧的,不同的词组互相般配,让自己像月老,保媒拉纤、成人之美;当然也像元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很骄傲。不止是流行性的网络用语,还有策论疏谏里的奏上示下;不止是五湖四海里的方言俚语,还有诗书礼乐里的名词术语,从一个语境跳到另一个,总会有新鲜感。顿时明了父亲所说“探亲不如访友,访友莫如闲谈”。

闲谈也是学习,听人说话,了解他们的语言系统,语言有诸多可能性的延伸,书也同样如此。许知远有访谈类节目《十三邀》,已经播至第四季,谈了40余人,期期不落。最近一期许知远对谈陈冲,她说“我喜欢没有实用性的激情”,这句话里带着天真,也带着纯粹,是语言不带目的性的时刻。

布罗茨基在《诗人与散文》中说,在日常生活中,把一个笑话讲两三遍,并不是犯罪。然而,你不能允许自己在纸上这么做;语言迫使你踏出下一步——至少在风格上。你有在和人说话时注意语言的表达方式吗?我有,因为发现那是一个起点,导向无数的未知。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