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880|回复: 2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45期文学(段吉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当第一缕朔风到来的时候,山岗上的红薯片早已进入了村庄的梦境,而那些躺在窖里的红薯则扯起了均匀的鼾声,它们都在孕育着一个个温暖的梦境。有雪的夜里,站在红薯窖口,可以听到一场激情澎湃的讨论。那是红薯和红薯之间,红薯和大地之间,大地与苍穹之间的激烈辩论。如果内心足够安静,还可以听得到全村所有红薯窖里的鼎沸声音,里面有村庄骄傲的呐喊,有农人们绵厚的鼾声,还有季节翻身时骨骼扯动的声音。
红薯记
□段吉雄


当秋风甩着大步从田野里掠过而没有遇到一点儿阻拦的时候,季节已经开始在向着更深处挺进了。干冷的疾风中没有了瓜果的甜醇和农人幸福的喘息,随便一个转身都能掠过几座山头。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所有关于丰收的记忆全部都尘封于大地之中,等待着一场雪来慢慢撬醒。

一片褐色的植物瘫倒在地上,体内的绿液尚未完全流尽,远远看去,有点像这个季节傍晚的云彩。这是一片骄傲的红薯地。从一根细小的茎长成一窝窝硕大的红薯,除了大自然的馈赠和包容,植物本身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都让人瞠目。而现在,那快要把土层都撑破的红薯已经在蠢蠢欲动了。是的,不能再等了。作为整个田野里最后的守护者,它们见证了小麦、绿豆、玉米、芝麻等等农作物的成长和成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红薯有资格给每一种农作物写下鉴定语。

那些曾经葳蕤的红薯叶此刻被农人们堆积到了一边,小山一样。孩子们在上面翻滚着,嬉闹着,几只小山羊淹没其中,专门挑一些新鲜的叶子,抓着季节的尾巴最后享受着汁液鲜嫩的新鲜草料。玩累了,吃饱了,小孩儿和羊就一起躺在叶子上面,在秋阳里各自咀嚼着一眼就可以望穿的心事。一堆堆凸起的土堆里都埋藏着秘密,究竟有多么大的惊喜,此时谁也不知道。镢头跃跃欲试,早就忍耐不住了,从农人的手中滑出,带着风声朝着土层奔去。

挖红薯,也是一门技术活。农人们眼睛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能精确地测量出镢头和埋藏在地下的红薯之间的距离,双手则指挥着镢头按照预设的轨道准确急行军。一镢头下去,镢头的利刃贴着红薯的皮肤滑过,中间隔着一层细薄的土层,这一下先把红薯叫醒。第二镢头则是从右边再次呼唤,等到第三次挥膊的时候,红薯彻底告别哺乳了将近一年的大地。这一别,养育之恩永记心间,从此虽天各一方,但思念却深深地刻在了生命里。

一双粗大的手提着红薯的根茎,轻微一抖动,那披着一层薄薄细土的红薯像一个个新生的婴儿雀跃起来。圆润的身体把粉红色的外衣撑得鼓鼓的,椭圆的形体憨态可掬。清洌的秋阳在红薯细腻的皮肤上来回翻滚,一不小心就滑倒在上面,顺势就跌落到农人的汗水里。有白色的浆液顺着红薯的茎部渗了出来,浓稠得像是封存了一个世纪的烈酒,奶白色在阳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给萧条的田野披上了一袭高贵的风衣,浓烈的鲜嫩再次游弋在每一处田间地头,收获的气息瞬间又沸腾起来了。
太阳被这热气腾腾的场面再次刺激得心潮澎湃,梦回到了个把月前的秋水长天。田地里,红薯已经堆得像小山一样,你拥着我,我抱着你,来回不停地挤搡着。一把嵌有菜刀的长条板凳走了过来,农人们趁着晴天把红薯切成薄片,晾晒成红薯干,这样就可以把收获转化成一片片银色的记忆长期存放于村庄。

嚓,嚓,嚓……红薯与刀刃摩擦的清脆声喧嚣起来,随之升腾的还有浓郁的甜浆味,这声音和气味让已经趋于安静的山谷又苏醒了。喜鹊兴奋不已,来回折腾着向路过的风报告着她发现的一切;麻雀歪着脑袋,趁着农人不注意,叼起一块细碴起身就跑。忙碌的人们哪儿管得了这么多,吃吧,吃吧,在大自然面前,每一个生灵都是平等的。丰收的季节,就是应该一起来庆贺。

旁边有一块空地,从泛白的土坷垃就可以发现腾出有一段时间了,地表的水分都被秋风带走了。农人提着一篮子白花花的红薯片朝着这边走来,立定,呼气,双手抓紧箩筐,一声暗喝,箩筐绕着腰从左到右画下了一个半圆,之后戛然停止。那些白花花的红薯片欢呼着,带着湿漉漉的青春,在空中摆出一道优雅的造型,蹦跳着跌落在干燥的地面上。接下来的时间里,它们将在阳光和风的合力帮助下,把体内的水分迅速排完,养分伴随着季节一同进入冬眠,待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会在村庄里演绎一场精彩的饕餮大戏。

暗褐色的土地披上了白色的外装,白得晃眼,连太阳都有点受不了,一路小跑朝着西山逃去。在整个秋天的画卷里,红薯片最后出场,却献出了惊艳的一卷。当火热的激情流逝后,一切都会趋于平静,白色让整个季节和田野都安静下来,安之若素。那堆小山般的红薯已经消失一半了,农人拍了拍手,用手抹了一把沾满了红薯浆汁的嘴,站起身来揉了揉饱胀的肚子。长条凳子的刀口下面,白色的汁浆已经把一小块地都洇湿了,有纵横几列的蚂蚁队伍正在附近忙碌着,不时还有浆汁从刀口、凳子上朝下滴,把正在忙碌的它们淹没在白色之中。不过,经过一番挣扎,最后还是从黏稠里面爬了出来,顶着一身匆忙四处寻找自己的队伍。

房前屋后的红薯窖睁着大眼睛向着山坡眺望着,一肚子的望穿秋水。离地面丈余深的窖底里,两个宽大的侧窑已经收拾得干净清爽。经历了夏的淬火和秋天的洗礼,里面的黄土温顺得像母亲的胸膛,没有虫兽的足迹,只有来自地层里古老的气息和温暖,那些红薯躺在这里面过冬简直再好不过了,任凭外面千里雪飘,或者冰冻三尺,那都与这里无关。而且,越是外面寒冷,里面越是温暖怡人。

一担藤条筐在农人的肩膀上荡着秋千,甩下一路的欢声笑语,红薯就从山坡上滑进了村庄里,来到了红薯窖口。一个盛满了混合物的大盆正在夕阳下端坐着,里面混浊的液体露出宽厚的笑容。一瓢瓢的药水从头上浇下,浇完一遍后,就再来一次,农人的目光就顺着瓢里的水一次次地抚摸着那些红薯,所及之处,写满了无尽的温柔。

一条紧张的绳子把满筐的红薯小心地送到了窖底。那里,女人已经等候多时了,像是迎接归来的孩子,她轻轻把竹筐移到侧窑里,用双手把里面的红薯一个一个捧出来,然后再轻轻地安置在地上,顺着窖体摆成一排。一边摆还一边歪着头打量着,看到哪个站歪了,伸手拨弄一下。那眼神,那模样,哪里是在摆弄红薯,分明是在伺弄熟睡的孩子。一排摆完了,回到起点,在第一排的上面沿着错茬再码一层,还是那般的温柔,还是那样的小心,一投足,一举手都是轻手轻脚,生怕弄痛了它们,吵醒了它们。

当第一缕朔风到来的时候,山岗上的红薯片早已进入了村庄的梦境,而那些躺在窖里的红薯则扯起了均匀的鼾声,它们都在孕育着一个个温暖的梦境。有雪的夜里,站在红薯窖口,可以听到一场激情澎湃的讨论。那是红薯和红薯之间,红薯和大地之间,大地与苍穹之间的激烈辩论。如果内心足够安静,还可以听得到全村所有红薯窖里的鼎沸声音,里面有村庄骄傲的呐喊,有农人们绵厚的鼾声,还有季节翻身时骨骼扯动的声音。





Responsive image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庹总
赞 1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发自肺腑的说一句:真好看,把小时候看过的场景述活了!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